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五十八章 .异变、疗伤.

仙道求索 第五十八章 .异变、疗伤.

    刚才钟家老五爆炸,钟家老四却也受到了一些不轻不重的伤势,正因为如此,本身所施展的道术神通却也被打断,“噬魂”之术也无意中被破去,钟灵随之恢复了清醒。该章节由网提供在线阅读

    这时的钟灵虽然实力大不如前,心态不稳,状若疯狂,然而毕竟之前贵为大乘期宗师,即时再无用,片刻之间也全然明白了究竟生了什么事。

    所以此刻赶回来,满身杀气,怒气冲冲。

    尤其是看到徐清凡已然不在之后,怒气更甚了。

    “老四,徐清凡那小子在哪里?你把他放跑了吗?”

    钟灵飞到钟家老四身前,疯狂的咆哮道,对于钟家老四身边身受重伤的钟家老五,却是视而不见。

    他和钟家老四这一脉本就互不对头,此刻又是有些神智不清,自然不会在意钟家老五的生死。

    听到钟灵的咆哮,钟家老四眼神竟是出乎意料的平静和柔和,淡淡的说道:“跑了,他很狡猾,这一次我没能斗过他。”

    “跑了??!!”钟灵听到钟家老四的话后愈加的反而愤怒,自遇到徐清凡以来他就霉运不断,积蓄已久的情绪爆着,此刻没有徐清凡来泄,却是全部倾斜到身边唯一的钟家老四身上:“你不是一向自负于心智了得吗?怎么就这么让他给跑了?是不是你为了救老五这个废物将他给放跑了?难道你就不知道轻重吗?你难道不知道我族地圣物就在那徐清凡手中?难道你就不知道我现在变成这番模样全是因为那徐清凡?就为了老五这个白痴你就将他给放跑了?”

    即时钟灵此刻如此的不客气与嚣张。钟灵的表情竟然依旧那么平静,一如既往,只是轻轻地辩解道:“我没有想过要放走他。只是那徐清凡太过狡诈……”

    虽然如此,但不引人注意的,钟家老四在喂食钟家老五疗伤丹药时。手却是不知为何有些颤,似乎强自按耐着什么。灵丹划过钟家老五的嘴角,滚落在地上,但钟家老四却是犹不自觉,不断地将丹药向着钟家老五嘴中灌去,也不管灵药是不是已经够了。

    隐隐的。某种可怕疯狂地气息自钟家老五的身上渐渐蔓延,再配合上钟家老五眼中脸上那无比平静甚至儒雅的神态。给人的感觉竟是如此的恐怖。

    但已经理智不存地钟灵却是不停钟家老四的解释,此刻犹自咆哮着。

    “这次之所以没能将徐清凡抓住,全是因为你,老祖宗知道以后,你就等着雷霆之怒……”

    然而,钟灵地这句话还没有吼完,却是噶然而止,似乎突然堵在了喉咙中,不断的出“咯咯”的怪异之声。

    却见钟灵此刻不可思议的盯着自己身前的钟家老四,似乎在这一刻才真正认识了这个人一般。

    而钟家老四原本脸上眼中的平静却是再也不见。短短的一息之间。竟然全变成了令人惊恐的怨恨与疯狂。

    钟灵心脏、额头、脖子、四肢,腹部。此刻赫然插着七柄黑色的短剑,短剑之上泛着浓浓的黑色雾气,诡异而危险。

    “你怎么不说了?”

    原本钟家老四正蹲在地上喂钟家老五灵丹,此刻却是缓缓地站起身来,转身看向浑身插满短剑地钟灵,嘴角泛起一丝怪异的微笑。

    “你怎么不说了?”

    钟家老五又问道,声音依旧轻柔。

    突然,钟家老五地脸庞猛地狰狞了起来,血脉暴现,浮在脸庞之上,轻柔的声音也是变成了咆哮。

    “你不是很能说吗?你现在怎么不说了?”

    说着,钟家老四快步走到了钟灵的身前,握住钟灵心脏处的那柄短剑,一阵搅动,却是将钟灵胸口之内的血肉绞成了粉碎。

    “以前,你是大乘期宗师,我不如你,所以忍你,以前,老祖宗老是护着你,所以我忍你,以前,你是家主,所以我忍你,但现在,你什么都不是了,你不过是个下贱的活死人,行尸走肉,老祖宗别说不在,就算在也不会护着你了,你凭什么还要对我嚣张?我凭什么还要忍你?”

    咆哮之间,钟灵突然握住钟灵仅剩的右臂之上的黑色短剑,往下一拉,钟灵的右臂瞬间断裂。

    “你知道你在我眼中的形象一直是怎么样的吗?”一番咆哮之后,钟灵的声音终于再次恢复了轻柔,只是脸上的表情愈加的狰狞,眼中的神色也愈加疯狂,再次将手握在钟灵腹部之上所插的黑色短剑之上,再次一阵搅动,却是将钟灵的内脏瞬间搅碎。

    “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个自以为是的白痴罢了,什么都不懂却是喜欢指手画脚,空有力量的废物,哦,现在你连力量也没有了,也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说话间,钟家老四却是握住了钟灵左腿之上的短剑,一划之间,钟灵的左腿断裂。

    “如果不是因为你比我和老祖宗的血缘上近了那么一层,被老祖宗一直扶持着,你怎么可能比我更快的进入大乘期?你怎么可能成为钟家的家主?你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凭借着你的血缘罢了,除了这些,你还有什么?就算老祖宗一直在扶持你,这些年来你又做了什么?你连一个结丹期修士都对付不了!!”

    然后,这次钟家老四却是握住了钟灵仅剩下的右腿之上的短剑,又是一划,钟灵仅剩的右腿也断裂了。

    而钟家老四却是拿起那柄短剑。开始在钟灵地脸上胡乱划了起来。

    “现在,我再也不用忍你了,我忍了整整五百年。终于忍够了,你这个废物死了之后,我就是钟家家主。钟家将在我的带领之下扬光大,我将证明我要远远的比你强。可惜,你已经看不到了。”

    钟灵四肢全断,体内地血肉内脏全部碎裂,脸上也是遍布伤痕,鼻子耳朵眼睛纷纷被刮成粉末。但因为身为僵尸的关系,却犹自没有死去。只是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疯狂地钟家老四。

    这是那个对自己一向顺从一向平静儒雅的老四吗?这是那个平时一向不显山露水地老四吗?这是那个从来不大声说话的老四吗?

    不要说钟灵,就算是钟家老五突然清醒,钟家老十一突然复生,也无法认出眼前这个钟家老四。

    忍受并不代表着没有情绪,或善于按耐,或心机深沉,无论钟家老四属于哪种,在终于不用忍受之后,却是终于爆了。

    而这种习惯于忍耐之人,其爆情绪之刻往往要比任何人都要可怕。

    钟灵正是这种人。更何况。在钟灵看来,钟家老十一的死全因为钟灵。钟家老五的身受重伤也是或多或少因为钟灵。

    看来,钟家之人或多或少都有迁怒于他人的习惯。

    当在钟家老四地疯狂之下,钟灵几乎变成一滩烂肉之后,之前的不可思议终于渐渐地收起,反而是被钟家老四接连的羞讽所激怒,事实上,钟家老四的话也确实说到了他的软肋处。

    羞讽变成了愤怒,愤怒变成了疯狂。比之前看到徐清凡时还要恐怖的疯狂,已然失去了最后的一丝理智。

    然后,一丝决绝之色闪过了钟灵的眼中。

    “是你逼我的。”

    钟灵喃喃的说道,声音极低,钟家老四却是没有听到。

    此刻,钟家老四却是将手握在了钟灵头上所插的那柄黑色短剑之色,头部,正是僵尸地命门所在。

    “死去吧,你这个废物,希望你下辈子会有用一些。”

    说话间,钟家老四就要搅动手中地黑色短剑,似乎下一刻就要将钟灵的脑子绞成粉碎。

    然而,一丝不可思议地神色自钟家老四的眼中闪过。

    那柄插在钟灵头部的短剑,竟是无法移动丝毫。

    同时,一股磅礴的死气自黑色短剑之色向着他的体内输入,死气如此的强大,远于钟灵应有的力量。

    “是你逼我的。”

    这次,钟灵的声音大了一些,钟家老四终于听到了。钟家老四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身体一震,不可思议的说道:“炼狱冥杖!!”

    随着钟家老四的话声落下,钟灵的胸口突然爆裂,一柄仿佛人类脊椎的碧绿色短杖出现在钟灵的体内,事实上,此时这根短杖,就是代替着钟灵的脊椎。

    正是钟灵离开之前,钟家老祖赐给他的不完整的“炼狱冥杖”!!

    钟灵确实倒霉,在他还是大乘期宗师的时候,虽然实力强横,手中更有“炼狱冥杖”这般强大恐怖的法宝,偏偏却是没有机会使用,来到南荒之后,虽然使用了“炼狱冥杖”,却依然不是烛阴的对手,接着本体被毁,却是没有实力使用“炼狱冥杖”了。

    此刻,钟灵理智尽丧,只想着杀死这个不断击他软肋并虐待与他的钟家老四,却是不再理会强行施展“炼狱冥杖”的后果了。

    事实上,在这个时候施展“炼狱冥杖”,钟灵虽然会获得无比强横的力量,但从此却是理智尽丧,灵魂为之沦落。

    但此刻钟灵却是顾不得这些了,他只想着要洗刷自己的耻辱。

    只见浓重的黑雾自“炼狱冥杖”之上蔓延而出,将钟灵和钟家老四包裹在其中,黑雾不断翻腾着,钟家老四那惊恐的嚎叫声不断的自黑雾之中响起。

    但这般惊恐嚎叫却是很快就衰弱了下来,并渐渐的不再可闻。

    良久之后。黑雾渐渐收拢,聚回到钟灵体内地“炼狱冥杖”之内,钟灵胸腹之间和脸上的伤势却是尽复。甚至被截断的四肢,也稍稍恢复了一些,只是身上脸上那纵横纠结地伤痕。让人视之惊心,而钟灵之前被截断在地上的四肢。乃至于身边的钟家老四,却是突然不见。

    而钟灵地胸口之上,却是多了一双充满怨恨与恐怖之意的双眼,竟那么像是已经消失了地钟家老四的双眼!!

    钟灵的双眼泛着黑芒,扭头不断看着周围的空间。突然现了跌落在另一头的钟家老五,眼中闪过一丝喜色。突然血口大张,张嘴之后,大张大嘴竟然占到了整个脸部地三分之二,磅礴的黑色死气自他口中喷射而出,射在了昏迷之中地钟家老五身上。

    片刻之后,死气收回,钟家老五的身形却是再也不见,如钟家老四一般,就这么消失了。

    吞噬掉钟家老五之后,钟灵那被截断的四肢却是有长出了一截。

    而钟灵的胸口之上。却又多了一双眼睛。怨恨而惊恐。

    就在这时,一群妖兽狼群出现在数里之外。感受到附近的危险气息,徘徊犹豫着不敢前进,却是被钟灵现,却见钟灵眼中黑芒大盛,身体缓缓漂浮起来,向着狼群快飞去。

    凄凉惊恐的狼吼声,开始接连在南荒某处响起。

    十天之后,一个身高近丈,模样似鬼似妖的怪物,最终成型了。

    只见这只怪物浑身满脸的伤痕,整个身体仿佛是撕碎了又被缝合起来一般,双眼泛着黑红色的光芒,浑身死气。脸上嘴巴极大,竟是占了整个脸部的三分之二,同时在他地身体各处,竟是有着多种妖兽地特征,蛇皮狼尾,牛蹄鹰爪,正是这些日子以来他所杀死的无数妖兽地特征。

    更恐怖的是,这人的身体各处,遍布着无数的眼睛,人类的,妖兽的,红色的,绿色的,完整的,碎裂的,眼神之中的神色均是怨恨而惊恐,一眨一眨,恐怖至极。

    这个仿佛来自魔界的妖魔,此刻却是茫然在南荒游走着,没有灵智,也不知自己该干些什么,隐隐间,总觉得似乎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完成,不得解脱。

    似乎,还有一个给他带来屈辱的人没有杀死。

    似乎,那个人名叫徐清凡。

    但这个怪物却是记不清了,只是茫然在南荒游走着,等待着下一刻会遇到什么。在钟家老五被杀的同时,徐清凡也是从短暂昏迷中清醒了过来。

    之前在施展“天遁符”转移的瞬间,徐清凡却也终于在严重的伤势下昏迷了过去。

    随着徐清凡的昏迷,他的两具分身也失去了控制,化为两道光芒,融入了徐清凡的体内。

    而东方清灵依旧是昏迷不醒着。

    可以说,在这一刻,就算是一只最低级的妖兽也能将他杀死。

    幸好,徐清凡还有小黑。

    还昏迷之前,徐清凡就向着小黑传去了命令,在徐清凡昏迷之后,小黑虽慌不乱,两根爪子分别抓着昏迷中的徐清凡和东方清灵,寻着一处隐蔽的山丘后方飞去,将两人给藏了下来。

    然后,小黑就不断叮啄着徐清凡,并通过相互之间的心灵感应不断呼唤着。

    这也是徐清凡之前的交代,徐清凡此刻身受“尸炼”诅咒,虽然身受重伤疲惫至极,却是根本不敢继续昏迷下去,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下一次清醒之后,自己是人还是一具僵尸,神识是否还清醒着,还存在着。

    在小黑忠诚的坚持下,徐清凡呻吟一声,缓缓的睁开双眼,这么一个细微的动作,在这一刻,竟然是如此的艰难。在放松下来之后,之前所积蓄的疲惫和痛苦,如洪水般涌来。

    徐清凡第一眼看见的,是小黑那冷淡中似乎带着一丝关切的注视,心中微微一定。

    然后,喘息着,呻吟着,徐清凡双手撑地,缓缓的坐了起来,浑身疼痛,冷汗直流。

    之前徐清凡曾一口气吞食了大量的疗伤圣药,然而伤势过重,药力消耗极快,此刻伤势似乎即将无法控制了。

    在这一刻,徐清凡才现自己究竟受到了多重的伤势。

    前后被钟灵和一众僵尸们那恐怖的力量击中多次,徐清凡的内伤极重,内脏经脉都有些碎裂之象,右胸的伤口大而深,几乎穿胸而过,即使是现在,依然血液直流,那钟家老十一的“暗”之法门,也是让徐清凡身上受了多处暗伤和毒伤。

    每一种伤势都可令人致命,徐清凡现在还活着,只能说是一个奇迹了。

    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令徐清凡担心的,却是自己所受到的钟家“暗”之法门——“尸炼”。

    此刻,诅咒之后所感受到的麻木之意,已经开始向着徐清凡的脑部和四肢蔓延了。

    徐清凡皱了皱眉头,缓缓的从袖中再次拿出一些疗伤灵药,接连吞下。

    就在徐清凡吞药之时,东方清灵也清醒了过来东方清灵之所以清醒,是因为感到了不适,浑身黏黏的,湿湿的。

    睁开眼后,却现自己的白衣竟然被血液染成了血衣,不由惊叫一声,片刻之后,却现自己并没有受伤,血液并非自己的。

    环顾四周,在下一刻,东方清灵看到了徐清凡,也看到了徐清凡身上那触目惊心的伤势,又是一声惊叫。

    “徐师兄!!”

    她终于知道自己身上的血液是谁的了。

    ps:恩,两更合一,大章节。求月票。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