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六十五章 .故景、故物、故人.

仙道求索 第六十五章 .故景、故物、故人.

    看着眼前巍峨险峻的九华山,徐清凡心中情绪不由得有些起伏。该章节由网友上传,网特此申明

    南荒虽是生他养他的地方,但徐清凡却是对这里的印象更深刻,南荒的记忆几乎全是战斗、死亡、悲剧,没有什么好的,而这里的回忆,固然也有那些,但更多的,却还是师傅的严厉、师兄的照料、刘华祥的教导,与婷儿之间的亲情、与金清寒之间的友情……

    九华的浩劫,凤清天的叛逃,当时固然令人心惊,印象深刻,但在这些温馨的画面之前,却又是如此的平淡而不足提。

    “回来了呢。”

    徐清凡遥望着九华的模样,轻声喃喃道。

    虽然多年以来不断外出,居住的地方也不算少,但在徐清凡看来可称之为家的地方,依旧是后山那件不算特别的小木屋,当然,是在婷儿等人也在的时候。

    在徐清凡旁边,东方清灵的眼中也是划过几丝感叹,九华有着徐清凡太多的回忆,对她有何尝不是呢?

    感慨似乎只是片刻,但转瞬之间,两人竟是在九华山前已经静静悬浮了一炷香有余的时间。

    心中的起伏终于平复之后,东方清灵问道:“那么,徐师兄,我们该怎么进去呢?”

    徐清凡微微犹豫了一下,最终决定还是不要对东方清灵隐瞒。毕竟他此刻对东方清灵已经极为信任了,最重要的是,徐清凡一直对九华密道的秘密只存在于一两个人心中的情况感到不妥,在此刻正值乱世,每个人都不知道下一刻自己会不会死于斗法中,如果一不小心所有知道九华密道秘密的人全死了,那么这个秘密也就永远都成为秘密了。

    “你跟我来。”

    徐清凡说着。就向着九华山南面一处不起眼地小山丘飞去。

    东方清灵连忙跟在徐清凡地后面。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流露出若有所思地神色。九华封山期间。徐清凡曾在九华山外创下诺大名头之事。在九华已经成了一件公开地秘密。

    “今日所见之时。还请东方师妹保密。”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两人飞到那山丘之上。徐清凡转头对东方清灵笑着说道。

    东方清灵却皱眉问道:“徐师兄。这不合适吧?”

    徐清凡微笑道:“没关系。我相信你。”

    听到徐清凡这么说,东方清灵忍不住心头微微一暖,却是不再反对什么,只是默默的跟在徐清凡身后。

    却见徐清凡走到山丘之上某草木茂盛处,然后开始掐动指诀,手中指诀变化不休,化为一片幻影,在短短地数息间竟是变化了上百个不同的指诀,脸上神色肃穆。

    徐清凡本想着施展一遍让东方清灵记住控制的指诀。但东方清灵却是眼神时有瞄到徐清凡身上,徐清凡所施展的指诀,她却只是记住了六七成。

    却见在徐清凡指诀控制间。山丘震动,那草木茂盛处却是缓缓裂开,向着两边移动而去,大地移动,但大地之上的花草却是没有一丝受损。

    片刻之后,一个庞大幽深的地洞出现在两人身前。

    “我们下去吧。”

    徐清凡以为东方清灵已经将指诀记全,却并没有再演示一遍地意思,带头向着地洞深处跳去。

    东方清灵却并不了解徐清凡教她指诀的深意,本身也没有学习的意思。所以也就没有多说什么,跟着徐清凡跳了下去。

    随着东方清灵也进入了地洞之中,那裂开的地洞再次无声无息的合上,山丘之上,花草随风摇摆,不见丝毫异常。

    “给自己加羽落之术。”

    地洞昏暗且极深,东方清灵跳下去之后只感觉自己不断的下降着,放眼望去,只是一片漆黑。却是不见底部,心中略微有些慌,就在这时,徐清凡的声音在黑暗深处响起。

    听到徐清凡的话,东方清灵心中一定,忙给自己身上加上“羽落之术”,向下跌落的度顿时大缓。

    也不知过了多久,东方清灵只感觉脚下一顿,却是终于落到了实地之上。

    接着。只见数团火焰在半空中突然亮起。却是徐清凡将凤凰灵火施展了出来,火焰地光芒驱散了黑暗。地洞深处的情景,终于出现在了东方清灵的眼前。

    一眼看去,只是一个普通地地道,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地道底部向着四方各有一个通道,徐清凡控制着头上数团凤凰灵火带头走去,但却并不是通向九华的方向,却是反而向着相反方向的通道走去。

    东方清灵心中疑惑,但因为对徐清凡的信任,却是并没有问什么,只是默默的跟在徐清凡的身后。

    果然,大约走了一两里的距离之后,地道开始转折,七转八转之后,中间更有无数岔路,东方清灵却是已经不辨东西,但看着眼前漫长不见尽头的地道,东方清灵却是确信,她和徐清凡,已经渐渐向着九华地位置靠近。

    “其他的通道的尽头在哪里?”

    黑暗中不断走着总是无聊,所以东方清灵随便找了一个话题,打破沉默。

    “不知道。”徐清凡解释道:“不过劝你千万不要去尝试,否则就回不来了。”

    东方清灵嘻嘻一笑,表示明白。

    闲聊间,两人进入了一个诺大的地洞之中,地洞之内依然有着好几处通向其他方向的地道,就在东方清灵以为还要继续走下去之时,徐清凡却是停下了脚步,再次掐动了手中指诀,接着就听两人头上的石壁一震轻微的震动声响起,抬头看去,却是一个通向地道上方的地道,依然悠长而昏暗,隐约有一点白斑让人注意。

    “到了。”徐清凡笑着说道:“我们上去吧。”

    东方清灵点了点头,和徐清凡一起向着地道上空飞去。

    这个笔直向上的通道足有数千丈之长,当两人好不容易飞到地道顶部之时。眼前霍然开朗,一片阳光无比耀眼,寒风呼啸,遍地冰雪。

    “这里是……?”

    东方清灵打量着眼前地情景,疑惑的问道。

    “九华山顶。”徐清凡答道,声音中却是带上了浓重的缅怀味道:“这里是当年刘华祥师叔的居所。师伯他性格有些孤僻,所以不仅是弟子,就算是九华的长老,在九华修仙数百年,也未必就来过这里。”

    说话间,徐清凡环顾着周围地情景,依然记得他和刘华祥平日里辩论下棋品茶的地方,只是那个地方已然杂草丛生,因为多年以来无人照料。院落中的奇花异草已经枯死大半,另外存活的少数也是半死不活地样子,没有了刘华祥这个院子也失去了当年地光彩。院落草屋也更破旧了,寒风呼啸中,摇摇欲坠着。

    “当一切事了之后,再回到九华,或每隔一段时间我就应该来这里一次,照料一下花草,修复一下屋院,毕竟,这里是刘师叔地故居啊。”

    徐清凡暗暗地想到。只是,他自己却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何时才能真正的清闲下来,这些年来麻烦浩劫无穷无尽,徐清凡简直认为自己的余生将要一直在不断的战斗算计中持续下去。

    在徐清凡感慨间,东方清灵则是走到了山顶边缘处,放眼望去,四下正是九华那熟悉的情景,只是多年未见,熟悉中又有了几分陌生。陌生中却又带着几丝亲切。

    “我们走吧。”徐清凡的声音突然响起,竟是带着无尽的萧索。“我要回故居看一下,你呢,是不是也要回你的居所看一下?毕竟好多年没有回来了,下一次回来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半个时辰之后我们在拘地崖汇合,如何?”

    “拘地崖”,正是九华这些年来拘禁白清福之处。

    听到徐清凡地话中有着不想自己跟随的意思,东方清灵有些失望,徐清凡毕竟还不是任何事都对她坦白。虽然如此。但东方清灵却还是懂事的没有询问,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向着她地故居飞去。

    而徐清凡则是再次回头看了身后那破落的院落一眼,默默叹息一声,在东方清灵离开之后,也向着后山他的居所飞去。

    飞行间,徐清凡低头默默的打量着脚下那熟悉又陌生的九华。

    熟悉是因为,整个九华,草木院落,风格雕塑,均没有什么变化;而陌生则是因为,九华山上,没有一丝人气,更无当年那熙攘热闹的样子,现在想来,当年一起离开九华的修士们,许多熟悉之人已经不在,王清风、盛宇山、以及一些九华长老,此外,还有更多徐清凡不熟悉的九华弟子。

    当一切都结束之后,整个九华,还有多少熟悉之人依然存在呢?

    这般想着,徐清凡的心口莫名地慌了起来。

    常年无人照料打扫,此时看去,整个九华杂草丛生,灰尘遍地,更显荒芜萧索。

    暗思之间,徐清凡终于飞到了他在九华后山那曾居住了上百年的洞府。

    打开外层阵法结界,内中的情景模样依然如故,但和九华的其他地方一般,杂草丛生,灰尘遍布,透着一股荒芜萧索的味道。

    “呱呱

    小黑对九华山顶的屋院环境并不熟悉,但这里却也是它出生成长之处,故景重游,却是兴奋的呱呱叫了两声,虽然声音依旧如乌鸦叫般难听至极,但徐清凡依然可以听出小黑的兴奋之意。

    伸手轻抚了一下小黑略带冰凉之意的背羽,徐清凡漫步向着院落深处走去。

    先向着院落中岳清儒地墓地默默躬身行了三礼,然后徐清凡向着自己的屋中走去。

    推门而去,烟尘跌落在徐清凡的身上,在徐清凡的护体灵气震动下又向着大地跌去。

    而徐清凡却是已经收起了之前的感叹之心,快步走到了屋中竹床之前。

    当年徐清凡创出“毁灭之风”这般破坏力强大的神通之时,曾无意用“毁灭之风”在屋中大地之上钻出一个近丈长宽百余丈深的地洞,想要填平并非容易地事情,后来徐清凡索性就将那被封印的“逆天剑”暗藏于此。

    将竹床搬开。徐清凡深吸一口气,顿时就见徐清凡身周地空间一阵波动,混乱狂乱地气息自徐清凡身上散而出,在下一刻,徐清凡身体却是已经化为了无尽的“毁灭之风”,凝结在一起。向着脚下地大地快钻去。

    此刻徐清凡施展“毁灭之风”,无论是威力还是控制力,比当年强了何止一倍?百丈深长地地洞转瞬间就已经挖出,感应到“逆天剑”的气息之后,又瞬间恢复了本体,只见一层薄薄的土层覆盖在“逆天剑”之上,“毁灭之风”却是没有与“逆天剑”接触丝毫。

    徐清凡站在地洞深处,看着脚下的“逆天剑”,微微犹豫了片刻。最终却还是下定了决心,弯腰伸手,将“逆天剑”拿起。

    “破!!!”

    却见徐清凡飞出地洞之后。施法让“逆天剑”悬浮在半空中,手中指诀连掐,接着轻喝一声,手指轻点之间,一道黑白交融的光芒向着“逆天剑”击去。

    接着,一声轻微的轰鸣声响起,却是“逆天剑”之外的封印结界破去,原本看上去平淡无奇的“逆天剑”,在这一刻虽然模样未变。但气息却是迥然,一股冰凉阴沉的气息缓缓地散而出,瞬间就充斥在整个屋内。

    徐清凡缓缓伸出手,将“逆天剑”握在手中,只感觉一股邪恶而沉静的力量,从“逆天剑”上散而出,沿着徐清凡的手臂向着徐清凡地全身扩散,随着这股能量扩散到全身,徐清凡只感觉一股狂暴嗜杀的念头开始在徐清凡心头蔓延。

    这股力量。正是令修仙闻之色变的魔气!!

    虽然邪恶的念头充斥了心头,但徐清凡并没有刻意压制,反而缓缓的闭上了双眼,细细的感受着这股念头的强弱和细微之处,良久之后,才将它压制了下去当年徐清凡之所以放弃“逆天剑”,一来固然是因为“逆天剑”吸血噬魂的恐怖邪恶之处,但更重要的,却还是因为徐清凡只要一拿起“逆天剑”。在魔气地感染控制之下。心中就会产生诸般邪恶的想法而不可抑制,对徐清凡影响极大。

    当年的徐清凡还不到实丹期。而此刻的徐清凡已然是达到了金丹后期。

    拿起“逆天剑”之后,心头的杀戮之意依然如故,但此刻徐清凡的心境稳固远胜于从前,经历了如此之多的事情,意志力之强大更是不可同日而语,这股杀戮邪恶之意,徐清凡却是已经完全可以控制。

    只是,这柄“逆天剑”几乎还没有成长起来,当它吞噬了无数生灵的血肉灵魂之后,内中魔气将强大无数倍,对施展的控制影响也随之增强,到了那个时候,徐清凡是否还可以将之轻易压制?

    虽然心中有着这般担忧,但徐清凡却还是默默地将“逆天剑”收起,毕竟如果修罗族当真复出,那么如果没有“逆天剑”,面对随便一个修罗族,徐清凡恐怕连自保之力都没有。

    现在只能祈祷正道联盟可以即时阻止“冥”组织了,“逆天剑”能不用就不用。

    一切事毕,再次浏览了一番自己的故居之后,徐清凡不再迟疑,再次运转洞府之外的阵法结界将之封住,然后转身离开。

    “拘地崖”是九华后山的一处悬崖峭壁,而拘禁王清福等人的地方,正在“拘地崖”之下。

    虽说“拘地崖”与徐清凡的洞府同在九华后山,但彼此之间却是相距甚远,徐清凡花了一炷香多的时间,才赶到了那里。

    “拘地崖”之外,东方清灵已经默默等待了不知多长的时间,仿佛根本没有回她的故居一看,或只是停留了片刻就已经来到了这里。

    看着默默等待地东方清灵,徐清凡歉意地一笑。东方清灵却并没有徐清凡花了如此长的时间在做些什么,只是问道:“徐师兄,我们现在就去见那王清福吗?”

    徐清凡点了点后,淡淡地笑着说道:“是啊,将他说服之后,我们就要离开了。毕竟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

    东方清灵点了点头,跟在了徐清凡后面向着“拘地崖”深处走去,同时说道:“说起来,我们和王清福已经有百余年未见了,也不知他现在如何。”

    百余年的时间,独自守在一处狭小的房间之中,周围一片昏暗,连一个聊天的人都没有,能好吗?

    徐清凡默默的想着。口中却突然说道:“白师兄,他其实是一个好人。”

    听到徐清凡地话,东方清灵微微一愣。之前白清福在九华的人缘甚好,但在得知他是张虚圣的奸细之后,每个人对他的都只有诅咒和侮辱,而徐清凡却是唯一一个还肯称他为“白师兄”的人。

    默默的叹息一声,东方清灵没有再说什么,就这么跟着徐清凡向着“拘地崖”下飞去。

    “拘地崖”是九华历代拘禁门内叛徒和在修仙界罪大恶极的地方,其防备自然严密,外围的机关阵法无数,但徐清凡身为九华的执事长老。下任九华掌门,对这些自然无比熟悉,指诀掐动间,阵法机关却是已经关闭,大门开启,面前一片是昏暗地坦途。

    依旧是施展出几团“凤凰灵火”漂浮在头顶,照亮了周围的环境,徐清凡带着东方清灵,向着拘禁地深处走去。

    因为关系到张虚圣。所以白清福被关在“拘地崖”最深处,事实上,数千年来“拘地崖”被关押着无数,但却是无人关心,均是不知生死,反正“拘地崖”内房间足够,一间一间的关人就是,当最后一间也被拘禁了修士时,第一间房间被关之人早已经化为一具枯骨。这也是各个大门派地惯例。除非是非常重要之人。否则拘禁之后就不再理会了。漫步走到了拘禁地最深处,徐清凡面前是六面巨大厚实的玄铁门。指诀掐动间,其中一面铁门缓缓的打开了,一间不足一丈长宽的小屋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凤凰灵火略微驱散了房间中无尽的昏暗,房间中的情景大致已经可以看到。

    房间内的摆设很简单,只有一张简陋的床铺罢了,床上却是盘坐着一道人影,正是百年未见地白清福。

    感应到有光芒出现,白清福有些不适应,眯着双眼打量着眼前的两道人影,当年宽大白胖的身材已经消瘦了许多,当年那白净的脸庞此刻满是胡子拉杂,平添了四五分颓废之意。

    而徐清凡和东方清灵也不开口,只是默默的打量着眼前的白清福,与心中的记忆相比较,已是判若两人。

    经历了百年的黑暗,良久之后,白清福才缓缓适应了眼前的光亮,看清门外两人是谁之后,白清福微微一愣,接着却是突然一笑,说道:“终于有人来看我了。”

    只有在白清福笑得时候,还可以略微看到几分往日地光彩,依旧是那么的洒脱随和,总算是驱散了几分身上的颓废之意。

    “白师兄,久违了。”

    徐清凡看着眼前的白清福,却是心中微微一惊,却是震惊于白清福修为的增长,远远出乎与他的意料之外,当年白清福还只是灵寂初期,但现在的他,已然是无限的接近于实丹期了。

    看起来这白清福的进度连东方清灵也比不过,更别说徐清凡金清寒之类了,但要知道,东方清灵之所以有如此地成就,是因为她有门派不断供应地诸般灵药,后又进入了“九极洞”中修炼了二十年,更是被一位金丹期长老灌顶。如果没有这些,别说东方清灵,就算是金清寒也不一定会比白清福进步更快。

    但转瞬间徐清凡却又恍然,百余年的时间,无事可做,一心一意地只是修仙,心无他物,等于闭关百年,自然进度极大。

    另一边,白清福听到徐清凡依然称呼他为师兄后也是微微一愣,但片刻之后脸上却又恢复了笑意,淡淡的说道:“是啊,久违了,但不知,我被关在这里多长时间了?”

    ps:三合一章节,六千多字。明天早晨还有一个六千字章节。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