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七十一章 .大战既至(下).

仙道求索 第七十一章 .大战既至(下).

    “黑皇崖”,当年上万修士在此围攻魔祖,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之后,魔祖陨落,绝世魔宝“九魔珠”散落天地各方,而正道修士也是损失惨重,拒古书记载,“黑皇崖”是神州浩土第一高山,险峻无比,但此时看去,却只是一个平凡无奇的低矮山崖罢了,没有丝毫奇异之处,当年的第一高峰,正是在那场旷古绝今的大战中被毁成如此,当年大战之激烈,可见一斑。该章节由网友上传,网特此申明

    此刻,“黑皇崖”南面百里之处,正有大量修士缓缓飞来,修士们散落的极散,彼此之间相距数里,飞行间度极慢,各种探测类的秘法神通不断施展,似乎正在寻找着什么。

    这些修士,正是由范逍遥所带领的“星隐宗”修士。而他们此刻,却是在寻找“冥”组织的踪迹,因为相距较远,正道联盟的召集令他们还没有收到。

    虽然“星隐宗”并不是什么大门派,但因为“星隐宗”的掌门范逍遥的师傅布星联盟中仅次于紫真仙人、刘先生、李福禄的大宗师,所以范逍遥也是提前知道了“冥”组织要放“修罗族”复出的秘密。

    范逍遥的名字中虽然有“逍遥”二字,但性格却是很直,是好是坏都流于表面,当年恨徐清凡恨得天下人皆知,但在正道联盟被难荒妖兽包围之刻,却也是他不计前嫌将一众宗师的踪迹告诉了徐清凡,助徐清凡立下奇功,为人性格就可见一斑。

    当初得知那“冥”组织的秘密之后,范逍遥马上回到了自己门派的聚集地,没有丝毫的迟疑,带着门派内残余的修士,迅的离开了“荣华山”,在神州浩土各地查找了起来。

    时隔半年时间,范逍遥和他的门下修士依然是一无所获,心中不由的焦急了起来。连带着门下弟子们也招了殃。接连十三天有弟子被范逍遥训骂,一时间每个人都是胆战心惊。

    当年徐清凡恨“星隐宗”见死不救,一番算计之下,“星隐宗”的精英死伤大半,此刻跟在范逍遥身边一起搜查神州浩土地,算得上是高手的只有六七十名。其中有十一名为结丹期大高手,剩下的则全都是灵寂期修士。

    其中,李灵白则是其中佼佼,他是范逍遥的师弟,修为与范逍遥相当,修为地位,在“星隐宗”中仅次于范逍遥。

    这天,当再次有一名“星隐宗”弟子因为搜查不用心而被范逍遥训骂后,李灵白飞到了范逍遥的身边。宽慰道:“师兄,这些孩子们跟着你我在神州浩土各地巡查了这么长时间了,都是累了。有些疏忽是很正常的……”

    但李灵白还没有说完,却被范逍遥打断道:“什么时候都可以疏忽,但这个时候绝不可以!!”

    李灵白微微皱了下眉头。缓声说道:“师兄。半年之前您将我们着急起来。带着我们在神州浩土各地漫无目地地寻找冥组织地踪迹。一路上您表现甚急。究竟是何事生了?我问了您三次。你都说天机不可泄露。但已经半年过去了。我想您还是对我说吧。这样一来。我寻找起来也更加有目地性一些。”

    范逍遥皱了皱眉头。刚想拒绝。但最终却是叹息了一声。却是想到算算时间。随着修罗族复出地日子愈加地临近。这些事情也该让众人知道了。

    所以微微犹豫了片刻之后。范逍遥对李灵白说道:“你将众人召集起来。我有话要说。”

    李灵白点头应是。刚想要离开。却见一名“星隐宗”弟子向着他们两人快飞来。飞到范逍遥身前之后。顾不得喘息。先是躬身一礼。然后说道:“禀告掌门师伯。刚才公孙师叔在黑皇崖左近。现了数名身穿紫衣修士地踪迹。同时那黑皇崖周围有莫名地灵气波动。似乎是某种阵法禁制。公孙师叔不敢妄自行动。派我来请示师叔。”

    听到这名弟子地话。范逍遥和李灵白均是眼中精光一闪。“冥”组织地踪迹。终于找到了吗?

    “先不要轻举妄动。灵白。随我去探查个究竟。”

    半年的寻找终于有了结果,但范逍遥的眼中却是没有喜色,反而愈加凝重了起来,微微沉吟了片刻后,对着身边地李灵白说道。

    李灵白微微点了点头,也不再理会之前范逍遥之前的吩咐,默默的跟在范逍遥的身后,向着“黑皇崖”的方向飞去。

    “师兄,你看那里。”

    待范逍遥飞到“黑皇崖”百里之外后,最先现不妥的公孙老,迎了上来,指着“黑皇崖”顶部,对着范逍遥说道。

    范逍遥施展“天眼术”后,百里之外的情景却是纤毫必现,却是可以清晰的看到,“黑皇崖”上,竟是密密麻麻站立这大量的紫衣修士,而那紫衣,正是“冥”组织地标志。

    同时,范逍遥还注意到,在“黑皇崖”百里之内,若有若无的传来一阵莫名的能量波动,波动虽然隐讳,却是给了他无尽危险的感觉。

    “师兄,我们该怎么办?”

    李灵白问道。

    “无论这里是否是冥组织大本营所在,我等皆不可打草惊蛇,先行行动,毕竟我等这次的任务只是寻找罢了,一会我用天涯传讯符将这里的事情禀告给正道联盟的各位宗师,而你则是收拢门下弟子,叮嘱他们千万不可迈入这黑皇崖周围百里之地,这里所布的禁制极为厉害。”

    范逍遥面色凝重,缓缓说道。

    李灵白微微点头,就要转身通知“星隐宗”的修士,而范逍遥则是拿出“天涯传讯符”,就要将这里地所见所闻告诉给正道联盟。

    可惜,还是迟了。

    刚才被范逍遥谩骂的那名“星隐宗”弟子,羞愤之下一心要按照范逍遥的要求认真快的探查,不知不觉飞到了队伍的前列,进入了“黑皇崖”百里之内的范围。

    然后,整个天地在这一瞬间似乎都隐隐震动了一下。那名弟子所在的空间突然微微一阵扭曲,下一刻,这名弟子已然化为了一阵血雾!!

    “禁制被动,快跑!!”

    看到这一切,范逍遥心中一惊,顾不得继续施展“天涯传讯符”。对着“星隐宗”的弟子呼喝道。

    然而,“黑皇崖”周围地禁制已经开始运转起来。

    只见“黑皇崖”上地天空,前一瞬间还是万里无云无比晴朗,然而在下一刻却是瞬间乌云遍布电闪雷鸣。

    同时,一股莫大地吸力自“黑皇崖”周围传来,许多临近的弟子,措不及防之下纷纷被吸入了“黑皇崖”地范围之内,下一刻空间扭曲,闪电劈下。均是在一瞬间神形俱灭!!

    范逍遥、李灵白、公孙老修为最高,眼睁睁的看着门下弟子一个个地被吸入到那片乌云之下被杀,却是莫可奈何。他们不要说救助这些门下弟子了,即使是以他们金丹期的修为,在那莫大的吸力之下,也是依然一寸一寸的在向着“黑皇崖”方向移动着。

    眼看着自己就要被吸入到乌云之下,那乌云劈下的闪电威力极为恐怖,只要进入那范围之中,范逍遥也是没有丝毫的防御之力。

    最终,抵抗不果之后,看着李灵白和公孙老纷纷在狂雷电闪下被杀。任何道法法器都是无法抵抗,范逍遥眼中闪过一丝决绝之色,再次将“天涯传讯符”拿出,匆忙间在上面记录了“黑皇崖、小心”五字,就施展秘法让它化为一道七彩灵光,向着“荣华山”方向飞去。

    因为分心,范逍遥向着“黑皇崖”方向飞去的度更快,但看着“天涯传讯符”离开,范逍遥眼中还是闪过一丝安心之色。

    “可惜。没办法找徐清凡报仇了。”

    死之前,范逍遥遗憾的想到。

    接着,范逍遥突然双眼圆睁,内中皆是不可思议之色。

    却是“黑皇崖”左近传来的吸力实在太大,“天涯传讯符”飞了片刻之后,竟是以更快地度向着“黑皇崖”飞去,然后在一道闪电中化为粉碎。

    下一刻,却又有另一到闪电向着范逍遥劈来,瞬间劈散了范逍遥身周的护体灵光。而下一道闪电则是直接劈在了范逍遥身上。

    “啊

    一声惨呼。满是凄厉和不甘心的味道。

    就这样。“星隐宗”全军覆灭,死之前。连对手地模样都没能看到。

    一阵清风吹过,“黑皇崖”上空的乌云快消散,阳光重新洒落,一片平静宁和,所有的一切仿佛都没有生过。

    与此同时,“冥”组织大本营中,阴暗诡异的山腹之内,那血红色的雾气光霞,此时却是愈加的浓密,血池中血液翻腾,冤魂嚎叫,身处其中,三丈之外不见纤毫,带着强烈的邪异感。

    随着浩劫的持续,在各方面的联合打击之下,“冥”地实力却是愈加的微弱了。“玄”和“黄”已经明显的叛离了“冥”组织,其中张虚圣顺带着还杀死了四名他一向看不顺眼的“冥”组织的核心成员。

    而与正道联盟的交锋中,又前后被杀死了三名,包括“八荒殿”的大殿主蛮天,被徐清凡杀死的“盈”。

    “日”自被徐清凡等人击败之后,自此闭关于西沙之地,尚无付出之意。

    后来,“列”凤清天觉得“冥”组织对他再无帮助后,也是叛出了组织,并将阻止他的两名“冥”组织地核心成员杀死。

    最惨重的,却还是南荒妖兽之乱时,“黯”组织将无数妖兽引向神州浩土各处的“冥”组织秘密基地,一时间“冥”组织的成员,无论是底层还是核心,均是死伤大半。

    此刻,时隔数年之后,“冥”组织再次聚会商讨大师。但十六座恶魔雕像之上,却是稀稀落落的只盘坐着五名紫装修士。

    这五名紫装修士,正是此刻“冥”组织此时仅剩的五名核心成员。

    这五名修士,除了“冥”组织的两位深不可测的领头人“天”、“地”二老之外,剩下地,则是达到大乘期地“宇”、“宙”二位邪道宗师。以及在“冥”组织中地位最低,与凤清天同时加入“冥”组织,却是一向无灾无难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地“张”。

    即使是一向把“冥”组织当成利用工具随时可以抛弃的“天”、“地”二老,此时看着原本可与整个正道相抗衡地“冥”组织,此时落魄如此,心中也是有一些莫名的失落伤感,毕竟,即使只是工具,也是他们两人亲手制作出来地。

    而想到即将要复出的“修罗族”。“天”原本带着一丝犹豫的心中却是恢复了原先的一片淡漠,而“地”盘坐在他的身边,表情无喜无忧。谁也不知道他的心中究竟在想着什么。

    昏暗的光线下,气氛有些肃穆。场中五人心中各有心思,虽然五人都已经来到这里半个时辰,却是没有一个人当先开口讲话,诡异的山腹之中,一片沉默。

    “各位,这是我等最后一次聚会了。”

    终于,“天”当先开口说话了,当先打破了场中的沉默。

    “当初我将各位招入冥组织中。约定各位为我效力到三百年,不问缘由,而我则满足各位心中最迫切地愿望,三百年之期,此时只剩下最后一年,而最初的十四人,此时却是只剩下宙道友一位了。”

    说着,“天”对着坐在“宙”字恶魔雕像上的“宙”微微点头示意,而“宙”此刻却不知在想着什么。却是迟疑了片刻之后,才点头回应了一下。

    说话间,“天”却又转向了“宇”和“张”两人,心中却是不由地皱了下眉头,“宇”和“张”两人这些年来行动间一向卖力,所表现的也甚是忠心耿耿,但他却是自始自终都无法了解这两人的来历身世。

    “张”只是一名金丹期的高手,那还罢了,但“宇”身为一代宗师。浑身鬼气森森。功法奇异,不应是无名之辈。但“天”存在于修仙界中数万年,一向自讨对修仙界所有的高手都是心中有数,但这个“宇”,“天”却是从未听过,如果不是“冥”这些年来实力损失的太过严重,“天”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宇”加入“冥”组织中的。

    虽然经过这些年来的观察,“天”已经对“宇”、“张”二人已经非常信任,但此刻正是最关键的时候,有着两个陌生人参与,“天”心中还是有些隐约地不妥之感。

    不过最终“天”还是将不妥感隐藏在心底最深处,在这个时候,他已经别无选择了。

    只见“天”深邃的眼神看向“宇”、“张”二人,又说道:“两位虽然都是最近几年才加入了我冥组织,但在下与两位的约定也依然是持续到明年为止,而两位所需之物,这些年来在下也是尽力满足,从未拖欠。”

    说着,“天”又对着“宇”、“张”二人点了点头示意,而“宇”、“张”二人却是没有丝毫迟疑,均是点头回应。

    “天”再次环顾了场上除“地”之外的三人一遍,然后说道:“我等之间的协议将止,而我和地的大计也是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在这个时候,还请各位尽力相助。”

    “宙”听到“天”这么说之后,迟疑了一下,并没有开口,“张“一如既往的保持着低调沉默,而“宇”则说道:“不知我等应做何事,还请天前辈吩咐。”

    “天”缓缓的说道:“正道联盟这些年来步步相逼,集中力量寻找我等地踪迹,而那张虚圣虽不知此刻究竟是何打算,恐怕也会有各种针对我等的计划,我虽然并不畏惧,但这般最后关头,却也不希望因为他们而出现什么意外,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正道联盟找到这里的时间,恐怕是马上就到了。”

    听到“天”这么说。除“地”依旧闭目盘坐之外,其他三人皆是一惊,“宙”当先开口问道:“这里位置如此隐蔽,即使是我等,也是每次通过传送阵而来,却也不知具体位置。正道联盟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又会如何得知?”

    “天”的眼神突然变得极冷,缓缓的说道:“各位却是忘了张虚圣,各位虽然不知道这里地具体位置,但那张虚圣恐怕已经得知,以他地心性,绝不会让我地计划顺利完成,所以据我猜想,他一定会在最关键的时候将这里地具体位置透漏给正道联盟。看着我等和正道联盟拼个两败俱伤,而他则渔翁得利。”

    听到“天”如此说,众人皆是感到心中一寒。但想想张虚圣一向的表现,却是极有可能如此。

    一向沉默地“张”突然开口问道:“那么,我们就不能先行转移避其风头吗?”

    “天”摇了摇头,说道:“这里绝不能放弃,我已经在这里经营了无数年,而我的大计,也需要在此实现,所以即使正道联盟来袭,我等也只能坚守。”

    听到“天”的解释。“张”不再多说什么,恢复了一贯的沉默,头微微垂下,掩饰着眼神之中的闪烁。

    “却不知天前辈您想让我们三人如何做?”

    “宇”问道。

    “天”没有回答,反而反问道:“想必各位这些年来一定是非常好奇,这里究竟是哪里吧?”

    “宇”、“宙”、“张”三人纷纷点头,他们这些年来确实极为好奇,虽有过查探行为,却是无法得到结果。

    “这里就是黑皇崖下三千丈之地。当年魔祖,就是陨落于此。”

    说着,“天”微微转头看了旁边的“地”一眼。

    听到“天”这么说,众人又是一惊,一是没想到这里竟然在“黑皇崖”之下,二是没想到众人竟在地底三千丈之下,之前众人一直以为这里只是一个天然的山腹,挖地三千丈,制造出如此庞大地洞。这般工程。可谓是自古少有。

    “天”不理三人的惊讶,又说道:“我已经将冥组织剩下的外围修士全部召集起来。此刻已然聚集在黑皇崖之上。虽然这些年来我冥组织屡遭创伤,但依然还有修士共计结丹期修士两百名,其他低阶修士约五百名。另外,我已经在黑皇崖外布上了当今修仙界威力最大地诛仙屠神大阵,有此阵法相助,三位道友完全可以在挡住十余位宗师全力攻击半年之久。我的大计还有三个月就会完成,我想请三位道友助我防守三个月时间,三个月后,我自然会通过传送阵,送三位离开,从此我们之间恩怨两清,如何?”

    听到“天”的话后,“宇”、“宙”、“张”三人皆是一阵沉默,虽说有着“诛仙屠神大阵”相助,但让他们三人抵挡整个正道联盟,三人心中还是没底。

    “我反对。”

    沉默片刻之后,“宙”突然说道。

    接着,就见“宙”站起身来,袖扬之间,四五本古书出现在他地脚下。

    “这几篇功法是当初我加入冥组织时你给我的好处,现在我将它们还给你,你放我离开冥组织,你我恩怨两清,如何?”

    听到“宙”的话,“天”冷冷一笑,说道:“道友当真是好算计,这几篇功法道友早已经练成,更是凭借着他们达到了现在的修为,这个时候将它们还给我,倒是打得好算盘。“宙”却冷笑道:“阁下才是好算计,我不管你的大计究竟是什么,但想来最后定然能保你们一命,这个时候却是让我们三人去抵挡那正道联盟十四位宗师,即使有阵法相助,与寻死何异?这些功法我固然练过了,但我这些年没为你做事吗?”

    说话间,“宙”的身周缓缓泛出了阵阵黑雾,将“宙”包裹在其中,看着那些黑雾,“宇”和“张”均是身体一阵。

    “绝对防御结界”,名字虽然通俗,却是邪道最为厉害的防御手段,极难练成,练成之后,即使是分神期的顶尖宗师,想要破去也要花费半天功夫,难怪“宙”竟然敢当面否定“天”的命令,原来还有这般手段。

    同时,“宙”脚下灵光隐现,却是开始启动传送阵法要离开了。

    就在此时,异变突起。

    恶魔雕像下地血池,突然射出十余道血光,这些血光的威力竟是如此之大,每一道都不在一位宗师级修仙全力一击之下,“绝对防御结界”虽然防御力极其强横,依然抵挡不住这般强大恐怖的攻击,下一瞬间,“绝对防御结界”和“宙”就同时化为了灰灰,而“宙”在死前,却是连惨叫都没能来得及出。

    “两位以为如何?”

    “天”将目光转向了“宇”和“张”,原先的客套却是变成了阴沉,缓缓问道。

    “宇”和“张”依然处于震惊当中,片刻之后才缓过神来,忙躬身道:“自然遵命。”

    “天”满意的点了点头,两阵灵光闪烁后,传送阵法动,“宇”和“张”二人已然到了“黑皇崖”顶部,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黑衣修士,相互之间相视苦笑。

    “道友怎么看?”

    “张”问道。

    “我们还有选择吗?拼命吧。”

    “宇”的声音倒是平淡无波。

    同时,地**之内,“天”看着“宙”死去的位置,冷冷一笑,转头对着空荡诡异的血池说道:“多谢各位了。”

    “长老客气了。”

    “应该是我等谢长老才是。”

    “长老也是为了帮助我等。”声音纷纷传出。

    而“地”自始自终都是闭目盘坐着,此刻突然缓缓睁开双眼,向着血池看去,眼神幽深难测,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这里日子,我等待了多久?终于来到了。”

    而“天”却并没有注意到“地”,此刻正在缓缓叹息着。ps:三合一章节。昨天码的太猛,有些透支状态,今天恢复一下,只有这么一个大章节。明天依然是近两万字的大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