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九十四章 .宿命、抉择(二).

仙道求索 第九十四章 .宿命、抉择(二).

    却说在徐清凡狼狈不堪的躲避着那妖魔的追杀之时,远在数千里之外的“黑耀谷”中,张虚圣和十四位宗师之间的战斗却也是进入了白热化。

    “四灵天图”所得到的时间毕竟太短,虽然威力强大,但依然被紫真仙人、刘先生和李福禄三人联手所破去,但张虚圣本来就没有期望在这个时候就可以依靠“四灵天图”将紫真仙人等击败,他只是想用“四灵天图”来吸引紫真仙人等人的注意力。

    果然,随着四大神兽的投影被紫真仙人们所击败,就在紫真仙人等心神稍有松懈的时候,一直隐藏在暗处的张虚圣,终于出现了。

    “幽绕!!”

    随着这声呼喝,张虚圣一向淡漠阴柔的表情,竟也变得极为冷厉。

    “幽绕”,张虚圣三大绝学之,并前从未用此对敌过,谁也不知这一招的威力如何,或许,张虚圣本身也不知道。

    看着张虚圣就如此大咧咧的直接出现在自己等人面前,紫真仙人、刘先生和李富贵三人皆是微微一愣,却是毫不客气,就要施展神通将他一击而杀。

    然而,三人的神通还没有开始,就感到身后一阵莫名的能量波动,却是均是脸色微微一遍,转身向后看去,但那莫名的波动却是跟着三人旋转了一圈,竟是丝毫无法察觉身后产生莫名波动之物是什么。

    而其他十一位宗师却是均可以清楚的看到,三大宗师的背后,空间一阵波动,竟是缓缓的出现了三个黑洞。并随着宗师们地移动而移动的,跟随在三位宗师背后三尺之处,如影子一般,黑洞之内。散出浓重的邪异之气,鬼哭狼嚎声隐隐传来。

    三大宗师反应极快,相互的配合也极为熟练,既然无法察觉背后究竟是何物,那么就以攻破攻。

    只见李福禄双手一扬。顿时三道清冽地水幕突然出现在三大宗师的身周,作为防护。同时,紫真仙人的浩荡紫气,刘先生的“屠魔之刃”,均是攻向了身前的张虚圣。

    或这个“幽绕”之术只能在对手附近处施展才有效。面对两大宗师地合力攻击。因为距离太近地关系。张虚圣毫无躲闪之力。就这么被紫气和“屠魔之刃”击打在身上。两对天地邪气都有着诸般地克制之效。一时间。张虚圣体内地邪气被紫气和“屠魔之刃”不断绞杀着。即使是他。脸上也是露出了痛苦之色。

    但张虚圣却并不惊慌。对付这般情况他早有经验。

    只见张虚圣身周地空间一阵波动。而下一刻。他地身体竟然瞬间碎裂。化为无尽地血雨滴入了脚下地血海之内。趁势摆脱了体内地紫气侵袭和被刺入地“屠魔之刃”。

    看似普通地血液竟是带着不可想象地热量。一时间。竟将被冰封地血海重新解冻。随着血海解冻。无尽地滔天血浪再次掀起。向着天空中地宗师们狂猛击打而去。

    看到自己等人地攻击直接打在张虚圣地身上。竟然依旧无法有效地杀伤张虚圣。三位宗师地眉头均是紧皱。虽然早就知道张虚圣地“不死之身”极难对付。但也没想到竟然难对付到这般程度。

    不过宗师们也并不感到沮丧。他们知道。张虚圣地“不死之身”并非真正地不可杀死。他之所以成为“不死之身”。是因为他地体内蕴含着无数生灵地冤魂和精血。而每当受伤。张虚圣就将自己所受到地伤势转嫁到了体内地冤魂和精血之上。只要体内精血不完。冤魂不灭。张虚圣就不会真正地受到伤害。自然也不会死亡。

    紫真仙人们对于张虚圣的这般手段的应对方法很简单——先把张虚圣体内的精血和冤魂全部耗空就是。

    之前的几次交手,想必张虚圣体内的冤魂和精血已然消耗掉不少了。

    然而,就在紫真仙人等三人准备再接再厉,继续击杀张虚圣之时,张虚圣的“幽绕”之术终于启动了。

    “轰

    三声巨大的轰鸣声,突然自三位宗师身后响起,却是三位宗师身后的黑洞,突然爆炸了,爆炸所产生的威力极大,但所波及的范围却是极小,但这般威力压缩在狭小空间之内的爆炸却是更加恐怖,甚至因此出现了能量乱流,李福禄之前在三人身周所布的水幕也算是修仙界少有的防御神通,水灵气流转间能卸去大半的攻击威力,然而在这三道爆炸中,依旧击了个粉碎。

    爆炸不仅将水幕击碎,冲击力更是将三位宗师不由的冲飞了一段距离,身形间颇为狼狈。

    然而,就在三位宗师以为张虚圣的“幽绕”之术终于过去而松了一口气时,却均是身体一震,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同样露出这般神色的,还有其他那十一位宗师。

    原来,待爆炸过后,三位宗师的身后,竟然又是一阵莫名的能量波动,能量波动中,三个新的黑洞再次出现,并快扩大着。

    这次,三位宗师终于感应到了这三个黑洞的不同寻常之处,这三个黑洞出现之后竟是在不断吸收着天地之间的游离能量,因为与三位宗师靠着最近,所以三位宗师外放的能量被吸收的也是最多。

    而当黑洞所吸收的能量达到极致之后,就会产生极为强烈的爆炸,爆炸中,空间因为强烈的灵气波动而扭曲,却是产生了新的黑洞,继续吸收天地灵气并不断爆炸着。

    同时,这三个黑洞不知与三位大宗师产生了什么神奇的联系,不仅时刻跟随与三位宗师的身后,对三位宗师体内的灵气也是吸收地最为强烈。

    就在三位宗师在心中判断着这三个黑洞的属性之时。手上却是没有丝毫停顿,各自施展神通,将防御法宝、防御结界护在自己的身周。

    而就在防御刚刚形成之刻,又是三声轰鸣。却是三个黑洞再次爆炸了。

    这一次黑洞自出现到爆炸,时间比第一次要短,威力却反而要更加强大一些。

    同时,三个新的黑洞又是自三位大宗师地背后形成。

    感应到这些,三位宗师连忙加固补充着身周的防御。脸上却是露出了麻烦和凝重之色,这个“幽绕”之术确实极难对付。

    而就在三位宗师绞尽脑汁想办法对付张虚圣的“幽绕”之术时。三位宗师脚下的血海却是没有旁观,而是不断掀起万丈血浪向着宗师们狠狠击打而是,同时更有无数的血海傀儡自血海深处出现,有修士。有人类,还有许多不知来历地怪兽,对着宗师们围攻不已,虽然每次黑洞爆炸都要将这些血海傀儡杀死大片,但血海傀儡们却是毫不畏惧,依旧前仆后继着尽一切可能为三位宗师们制造着麻烦。

    而其他十一位宗师却是只能勉励对抗着张虚圣的“血河之术”,却是无瑕帮助三大宗师。且以他们地修为也确实帮助不了。

    就这样。三位宗师不仅要抵抗着血浪拍击和血海傀儡的围攻,更是要集中全力的防备着背后黑洞的爆炸。而黑洞地爆炸却是度越来越快。威力也越来越大,到了后来。简直是一连串的爆炸连成一片,毫不停歇,天地间轰鸣声不断,而随着黑洞爆炸的威力达到了极致,天地竟也开始了轻微的波动和震动。

    而三位宗师却是就这么被包裹在爆炸所产生的烟雾霞光之中,一时间竟是只有防御之力。

    更让三大宗师所沮丧的是,黑洞爆炸的威力来源,竟有一半是他们本身地灵气,随着黑洞爆炸威力愈大,度也愈快,他们三人体内地灵气消耗的也是愈多。

    “幽绕”之术不愧是张虚圣三大绝学之,竟然在占尽上风地情况之下,被张虚圣仅仅一个神通就逆转,且长时间内没有应对之策。

    时间就在三大宗师一心防御中不断持续着,虽然为了摆脱张虚圣的“幽绕”之术而快在天地间飞行着,但“幽绕”之术竟就是跟在他们身后三尺之外,无论如何也无法摆脱,仿佛与他们已是连为一体。天地被张虚圣地“溢夜”之术所化的夜幕所包裹着,内中众人不知日月黑白的流转,但估摸着时间,三大宗师就在这不断的狼狈防御中,过了三四天的时间。

    大乘期宗师体内的灵气无穷无尽,但这般快消耗着,竟然也是在不知不觉间只剩下了一半多。

    更让三大宗师焦急的是,随着黑洞爆炸度愈加快,血浪和血海傀儡在爆炸中反而无法威胁到三大宗师,于是张虚圣却是击中全力,控制着“血河**”向着另外十一位宗师攻去,虽说以一战十一,但在实力的差距下,却是大展上风,十一位宗师虽然合力抵抗着,但形势已经是岌岌可危。而三位宗师身后的爆炸威力太过强大,为了避免误伤,他们竟是连支援都莫可奈何。

    当紫气所化的防护罩再次被黑洞的爆炸所击碎后,紫真仙人毫不迟疑,扬手间又是一道紫霞护在了他的体外,转头向其他两人看去,却现护在刘先生身后的防御法宝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而李福禄则如他一般,防护罩刚刚被破去,才再次补上。

    “两位道友,如何?”

    紫真仙人沉声问道,这三四天来虽然狼狈,但却也并非是一味的挨打,而是默默的探索着这“幽绕”的玄妙,思考着应对之法。

    “不知如何解去,这般持续下来,估计以我们的修为,也是只能坚持七八天的时间就要被这幽绕之术所伤,而其他十一位道友,在张虚圣全力攻击下,恐怕还坚持不了七八天的时间。”

    李福禄这些天想尽了一切办法来破去身后如影附随的“幽绕”之术。却是没有一次有用,此刻回答紫真的问话时,语气间却也带着一丝沮丧地味道。

    紫真仙人转头看着张虚圣与其他十一位宗师之间的战斗,突然冷哼一声。说道:“威力越大的神通,被破去后对施展所产生的反噬也就越大,只要我等将它破去,这场大战也就胜了一半了。而天下没有无法接触地道法,我就不信这个幽绕之术就无法可解。更何况。这个神通威力如此之大,那张虚圣施展出来。绝对不会轻松,要付出什么大的代价也说不定。”

    说话间,在连续十余个黑洞出现并快爆炸下,之前的紫霞被炸碎。紫真仙人再次扬手出一道紫霞护在自己体外。

    “《代天诀》!!《逆天**》!!”

    三天以来一直沉默不语的刘先生突然说道,声音中竟满是钦佩。

    “刘道友,你说什么?”

    紫真仙人忙问道,刘先生的声音在接连地爆炸中模糊不清,竟是连他也没有听清。“这三个黑洞说白了就是空间扭曲所产生,当空间扭曲到一定程度后产生爆炸,并在威力强大但范围却极为狭小的爆炸中产生了新地空间扭曲。而能将空间扭曲到如此程度的。据我所知。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融合《代天诀》和《逆天**》这两种截然相反的道法。而也只有这两种功法,才能改变天地规律。强行让那三个黑洞与我等连接在一起。”

    “什么?!”

    听到刘先生的话,其他两位宗师均是大吃一惊,虽然刘先生地解释并没有破绽,但两人均是感到不可思议。

    《代天诀》正是九华一脉的至高功法,讲究在一定时间和一定范围之内,人与天地合为一体,代天行事,成为一定范围时间内的主宰。而《逆天**》却是当年魔道的至高功法之一,功用与《代天诀》相似,但原理却是凭借着自身的修为在一定时间和一定范围之内扰乱天地规律,并为施展所服务。

    这两个功法可谓是正魔双方之间对天地至理领悟差异的缩影和最直接的体现。而张虚圣竟然能同时施展这两种截然不同地至高功法,怪不得紫真仙人和李福禄会本能地感到不相信。

    但再想想,能将空间在如此狭小的范围内扭曲到如此程度,也只有这两种功法同时施展,两种天地规律相互对抗,才能达到了。

    想通之后,紫真仙人问道:“刘道友既然能想到这些,可也想到了解决之法?”

    “两个。就看你们要牺牲我和其他十一位道友中地哪一个了。”刘先生冷冷的说道。

    “第一个办法,等!张虚圣同时施展正魔双方地两种至高功法,彼此之间又截然相反,绝不能坚持多长的时间,据我顾忌,只要我等再死守三两天的时间,张虚圣就再也无力持续下去,到时我等的灵气虽然消耗甚多,但张虚圣只会消耗更多,我等要对付他,也更加容易。只是,在这一两天中,恐怕其他十一位道友要在张虚圣的攻击下牺牲一些了。”

    说着,刘先生转头看了一眼在张虚圣的攻击下变得岌岌可危的其他十一位宗师。

    “第二个办法呢?”

    紫真仙人问道。

    刘先生冷哼一声,说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第二个办法,就是现在破开这幽绕之术,但却要将我牺牲了。”

    “怎么说?”紫真仙人神色一紧,连忙问道。

    “不必担心,我不会死去,我有办法破开这幽绕之术,但却会因为消耗太多的心神和灵气,需要昏迷一段时间,到时我们只剩下两人,三才阵顿破,实力优势不再明显,而你们两个还要照顾我,又会畏手畏脚,实力再打折扣,张虚圣逃走的机会大增,当真是好算计。”

    听到刘先生这么说,紫真仙人沉吟片刻后,却是一咬牙,说道:“还是选择第二个方法比较好,却是要麻烦刘道友了。却不知刘道友可能会昏迷多长的时间?”

    “我哪知道?”

    刘先生一翻白眼,说道。

    紫真仙人却是再次一咬牙,对李福禄说道:“李道友,一会刘道友破去幽绕之术后,还请你施展全力拖住张虚圣不让他逃走,在此期间,我会全力将刘道友酒醒,并助他恢复实力。”

    刘先生冷哼道:“救醒那还罢了,我全身的灵气一旦耗空,可是那么容易就可恢复的?”

    紫真仙人说道:“当年师祖仙逝时,曾给我留下一颗九转玄丹。”

    听到紫真仙人的话,刘先生不由一声怪叫,表情波动比当初被张虚圣夺去“四灵天图”时还要大,说道:“九转玄丹?当真有这种东西?到底你是多宝真人还是我是多宝真人?”

    紫真仙人不利刘先生的怪叫,看了一眼远方那些愈加狼狈的宗师们,说道:“事不宜迟,开始吧,刘道友,我知道你现在在想些什么,你放心,在你昏迷过后,就算拼上一条命,我也绝不会让张虚圣伤害到你。听到紫真仙人的保证,刘先生表情也变得肃穆,缓缓的点了点头。

    然而,三人急于应对张虚圣的“幽绕”之术,却没有现在他们的脚下,翻腾的血海中,竟是缓缓的浮现出了一张诡异的脸庞。

    这场脸庞被垂直黑长的长所遮蔽,不见面容,只能透过黑隐隐看到两点绿光闪烁着。

    正是张虚圣手下的头号战将,神秘莫测的黯罗。

    真正的危机,才刚刚开始。

    ps:二合一章节,求月票。月底咯,只剩最后一天,月票不投就没用了。恩,明天开始新一轮爆,**也终于要来了。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