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一百零四章 .宿命、抉择(十).

仙道求索 第一百零四章 .宿命、抉择(十).

    却说在西沙之地的几场惊天大战都已经结束的时候,“炼狱冥杖”的杖头和杖身合并在一起的那一刻,遥远的东海之滨,那神秘的钟家老祖钟馗,原本正微闭着双眼,为钟家子弟讲道,讲到一半,却是猛地睁开了双眼,眼中闪过一丝骇人的精芒。

    此刻,钟家老祖正盘坐在东海之滨一处凡人的大宅中,身前两盘,却是盘坐着两排钟家子弟,静静的听着钟家老祖的讲道。

    至于内中原本的凡人,则早已经被钟家弟子炼化为受他们驱使的僵尸了。

    “老四他们……还没有将钟灵那个废物带回来吗?”

    却见钟家老祖沉思片刻后,突然问道。

    听到钟家老祖的问话,左的一名钟家弟子忙出列回答道:“回禀老祖宗,他们尚未回来。”

    “已经半年了……”

    钟家老祖眼神闪烁着,谁也不明白他此刻脑中究竟在想着什么。

    片刻之后,钟家老祖微微一挥手,他面前的那些钟家弟子们忙躬身退下。

    待钟家弟子全部离开之后,却见钟家老祖身形一阵恍惚,而下一刻,却是已经消失在这件间凡人大宅中。

    正道联盟的十四宗师与张虚圣之间的大战惊天动地,他早已感应到,但他却并不愿参与进去,但此刻“炼狱冥杖”竟是重现世间,手下儿孙却是太过没用,钟家老祖却是决定要亲自出手了。

    虽然用“洪”地身体炼制了一根新地“炼狱冥杖”。但在钟家老祖地心中。真正地“炼狱冥杖”依然是徐清凡手中地那一根。不仅因为那根“炼狱冥杖”是由他父亲地身体和灵魂为主体练成地。更是因为那根“炼狱冥杖”地威力远比他此刻手中地这根大。毕竟当年钟家祖师地实力要高于“洪”。而期间吸收地死气更是要多数倍……

    “看来。神州浩土地这些风起云涌。钟家要提前参与进去了……”

    身形消失前。屋中响起了钟家老祖幽幽地叹息声。

    另一边。当徐清凡细细地品味着死亡临近地感觉地时候。张虚圣地元婴却是带着他地本命精血。向着徐清凡所在地位置快飞来。

    张虚圣这次虽然受到重创。但心中已是有了应对之策。然而天道安排之下。竟是提前与徐清凡相遇。不得不说是天心难测。

    张虚圣地元婴一眼看去就好像一个缩小了十余倍地张虚圣一般。虽然修炼了无数种邪法。但元婴却是泛着洁白如玉地光泽。没有丝毫邪气。

    元婴之外,却是包裹着一团红光,正是张虚圣的本命精血。

    虽然失去了身体只剩下元婴和精血。但张虚圣逃跑地度反而更快,徐清凡为了躲避妖魔,花了十多天的时间紧赶慢赶的距离,张虚圣竟然只用了一天不到的时间就已经飞过了,不仅躲过了紫真仙人等人的追杀,相互之间的距离还越拉越远起来。

    只不过,以元婴赶路。虽然神。但太过危险,毕竟元婴本身极为脆弱。稍有不慎就会崩溃。

    只见张虚圣的元婴和本命精血飞到徐清凡所在位置地数十里之外后,本命精血化为浓重地血雾。将元婴团团包裹了起来,血雾蠕动中,渐渐凝结到了一起,片刻之后,莫名诡异的能量波动自血雾中传出,渐渐地,一道人影开始在血雾中出现,刚开始还很小,手脚五官不全,但随着血雾越来越淡,这道人影却也是越来越高大,手脚渐渐长出,待血雾全部不见之后,张虚圣赫然重现在天地之间。

    不是元婴,而是张虚圣真正的身体,与之前没有丝毫不同。

    别人身体被毁后,即使本命精血得到保存,也是需要收集无数天材地宝,花上数年乃至于数十年地时间,在他人的帮助之下才能恢复本体,然而毕竟是张虚圣,竟然如此轻易的就将本命精血重塑为新的身体。仔细的打量了一遍自己重塑的身体,良久之后张虚圣默默的叹息一声,突然自嘲的笑道:“算尽一切空聪明,张虚圣啊张虚圣,你可想到你也会有这么狼狈的一天?”

    张虚圣知道,身体虽然得到重塑,但想要恢复原先的实力,却至少需要上百年的时间,体内千年收集来的冤魂和精血在这一场大战中消耗一空,此刻的他依然有着分神期顶尖大宗师的实力,但却再也不是之前那法力无穷无尽且拥有着不死之身的张虚圣了。

    不过张虚圣虽然自嘲,但语气中却并没有什么懊恼怨恨之意,似乎更多的只是对自己此刻的这般状态感到有趣。

    或邪恶,或自我,或无所顾忌引万人怨恨恐慌,但这般洒脱之意,天下之间却是没有一个可与之相比。

    微微摇了摇头,张虚圣一挥手间,身周黑光缭绕,当黑光散去后,**的身体上却是已经多了一件黑丝长袍,在西沙之地那狂烈的风沙中随风摇摆着,竟是有着几分安逸之意。

    待做完这一切之后,张虚圣就要向着继续向着远方遁去。

    然而身形稍动,却是似乎突然现了什么,出一声轻咦声,向着徐清凡所在的位置看去。

    张虚圣并没有现徐清凡,只是好奇那里为何会突然聚集着如此之多的“暗鸦”。反正向哪个方向逃跑也是逃跑,心中好奇之下,张虚圣却是改变了方向,身形一动,向着徐清凡所在的位置快飞去。

    却说徐清凡,此刻已是在小黑的帮助下。挣扎的从地上坐了起来。双手抱膝。静静的看着远方渐渐西落的夕阳,金黄色地阳光洒落下,荒芜危险地西沙之地,此刻竟是如此的凄美。

    面对死亡,没有人可以做到真正的坦然面对。至少徐清凡做不到,不过在经历了最初的恐慌之后。徐清凡的心境却也平和了下来。

    当真是前所未有地平和,在无限临近死亡的这一刻,徐清凡却是现,随着他地生命一起远去的,还有他生前的所有重担。

    九华的复兴,正道联盟的未来战斗,修罗族的复出和人类的处境,金清寒究竟怎么样了?婷儿什么时候能真正放开那封闭的心?张宁梅那独特的体质是否会影响她的将来?白羽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地懂事?

    这一切的一切,担忧,焦虑。压力,都随着死亡临近而消失不见,徐清凡那负重多年的心,此刻却是前所未有的放松。

    或依旧担心,但已经无可奈何,既然如此,何不放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或没有自己的帮助。他们依然会很好。

    徐清凡这般自我安慰着。

    细细品味着心中的宁静平和,感受着身体渐渐地崩溃和冰冷。双眼静静地看着眼前似乎突然放大了许多的夕阳,下意识地计算着。自己死亡的时间,究竟是在夕阳消失在地平线之前还是之后。

    小黑神色有些哀伤,跟着徐清凡这些年,它似乎也多了一些人类地情绪。

    此刻它清晰的感应到徐清凡体内的生命力快流逝着,日渐枯竭,皮肤渐渐失去了光泽而变得枯灰,双眼也渐渐失去了往日的光彩,面上神色虽然平静,但在身体崩溃之下,七窍却是不停流着鲜红的血液,平静之中自有一番独特的凄凉。

    “呱呱

    小黑叫着,那乌鸦般的难听叫声,此刻竟也是带着如此浓浓的哀伤。

    “老伙计,不用担心。”徐清凡将双眼移开面前的夕阳,转头看向身边的小黑,小黑正依偎在徐清凡的身旁。小黑习惯于站在徐清凡的肩头,不高兴时会用尖啄搅乱徐清凡的髻,但此刻,徐清凡的肩头却是连一个小黑的力量也承受不住了。

    因为嘴中不停涌出血液的关系,徐清凡说话有些不清,但他却不管小黑能不能听懂,依旧自顾自的说着。

    “这些年来,你帮我已经太多了,多少次都是你用身体帮我挡住了攻击?我这个主人没用,每每还要连累你为我受伤。其实,你身为妖兽,本就应该自由的活在天地之间,我收你为灵宠,却是限制了你的自由,还有,当年你吞食了小金的血肉后,与我的联系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紧密,不用陪我一起死去,这也算是我死前唯一欣慰的事情了……”

    语气平静,平静中还有淡淡的绝望。

    “老伙计,你知道吗?当妖兽进化为天阶之后,就会产生和人类同样的神智,而你现在离天阶已是不远了,你平时就灵性十足,想必产生了真正神识之后,会更加聪明,有时候我经常在想,当你有一天突破到天阶之后,有了和人类一般的思想和感情,我第一句话该如何对你说呢?只是,显然我已经等不到这一天了。现在我想的却是,当你突破到了天阶,心中会如何评价我这个曾经的主人呢?是怀念?还是怨恨我曾夺去了你两百年自由?”

    “我死了之后,炼狱冥杖就留给你了,它可以让你变得强大,让你的族群变得强大。”

    “不过,老伙计,我能最后求你一件事吗?我离死不远,修仙界的纷纷扰扰再也与我无关,正道之中,心智实力胜我之人无数,那些将来的事情也用不着我担心了。现在我唯一放不下的,却是我那三名弟子,尤其是婷儿的安危,在我死后,你能将他们送到两只着说着,突然一阵心悸,似乎有什么不好地事情马上要生了。

    微微一愣,闭目感应片刻,接着却是脸色大变,从袖中拿出一颗珠子,那颗珠子原先为蓝色,而此刻却是已经全部被红色所侵满。只剩下一点点蓝色,在某处坐着最后的抵抗。

    这颗珠子,正是九华掌门张华陵之前曾交给徐清凡的魂珠!!

    此时魂珠几乎已经全部变成了红色,这也就意味着,张华陵在抵抗挣扎了上百年之后,就在这一刻,神智终于被邪气所控制……

    经过了最初的惊骇。徐清凡却是又快的平静了下来。

    “屋漏偏遇连连雨。”徐清凡摇头苦笑。“可惜。现在地我却是什么都做不了了,只希望。李宇寒能按我的计划行事,在掌门师叔作恶前阻止他。不过,没有这颗魂珠……”

    徐清凡沉吟道,但片刻之后却是摇头将心中突然出现地担忧抛开,以他现在的状态,即使在担忧,但是于事无补了。

    然而,就在徐清凡叹息之间,一个温文尔雅中带着几分阴柔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

    “原来是你,竟是将那个妖魔杀死了,怪不得如此狼狈……”

    听到这道声音,徐清凡身体微微一震,转头向着声音来源处看去,却见一名身穿黑丝长袍的中年文士,双脚**,静静的悬浮在地上三寸之处,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自己。

    这人竟是不知何时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身后不远处,而徐清凡周围近三千只“暗鸦”,竟然没有一个觉他的到来!!

    黑衣中年文士看似无害,但小黑那妖兽的本能却是马上觉了眼前之人平和之下所隐藏的危险,这般危险还要远远过之前他们好不容易才杀死地妖魔。

    小黑的身体战栗起来,突然几声尖叫,在小黑的控制下,天空中无数的“暗鸦”猛地向着来人攻去。

    近三千只“暗鸦”集体冲来所产生的威势将有多大?恐怕稍小一些的门派,就会被这“暗鸦”群瞬间灭去,然而这名中年文士看着天空中向着自己逼来的黑云,脸上却是没有丝毫地紧张之色,反而微微一笑,低声轻语道“溢夜!”

    随着中年文士话声落下,众人地天空中,却是突然化为一片暗夜,暗夜的范围之在众人头顶之上数百丈之外,之外地范围依旧是夕阳黄昏,而那些数量众多的“暗鸦”们。在暗夜出现地那一刻,就已经失去了方向,不断的出惊慌失措的叫声,在黑暗中茫然盘绕飞行着,但无论它们如何飞行,却均是无法飞出这片夜幕的范围之内。

    轻易的在瞬间困住了近三千只“暗鸦”这般手段只能说是惊人,然而来人却是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对着徐清凡点了点头笑了一下,然后就不顾小黑的威胁,施施然走到徐清凡的身边,然后学着徐清凡的样子就地而坐,双手抱膝,动作之间,自有一番洒脱自然。

    徐清凡安抚了险些要暴起伤人或暴起被伤的小黑之后,然后静静的向着中年文士问道:“你是谁?”

    来人正是张虚圣,这些年来这个名字对徐清凡来说可谓是如雷贯耳,然而除了当年九华浩劫曾在激战空暇间远远的看过一眼之外,这还是徐清凡第一次见到张虚圣,再加上张虚圣夺回心脏之后气势大异,徐清凡却是认不出来。

    张虚圣却是没有回到徐清凡的问题,反而饶有兴趣的问道:“恩,身体崩溃,灵魂消散,可是施展了解体**?”

    待徐清凡点头之后,张虚圣点了点头,说道:“是啊,那个妖魔对你而言实力还是太强了。你现在快死了,心中的感觉是怎样的?”

    问话间,张虚圣脸上露出了好奇的神色,似乎对这般话题极感兴趣。

    “你突然出现在这里,就是想要问我这个问题吗?”

    徐清凡回问道。

    如果是平时,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神秘人,徐清凡无论如何也会小心翼翼心惊胆颤一番,但此刻徐清凡离死不远,来人再神秘再强大,对他也没有任何关系了。却是再无顾忌。

    张虚圣丝毫没有生气,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只不过前不远,我又两次差点死去,我想知道一下,是否每个人死之前的感觉都是一样的。”

    前不远有两次差点死去?

    徐清凡似乎想到了什么,紧紧盯着来人,一字一顿的问道:“你是张虚圣?”ps:二合一大章节。这几天的更新关系到整本书的转折,虫子心中有些忐忑,小心翼翼,今天,或还有明天的更新会少一些,待全部的线都理清之后,最迟后天,虫子会继续爆。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