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一百零五章 .宿命、抉择(十一).

仙道求索 第一百零五章 .宿命、抉择(十一).

    “你是张虚圣?”

    徐清凡紧紧的盯着眼前这名突然出现的神秘中年文士,缓缓的问道,声音竟是出乎意料的平静。提供最新章节阅读>

    张虚圣,这也名字对现在的修仙来说,已经是代表着一

    即使你恨他,你也必须要承认他的不同寻常之处,即使你与他势不两立,你也必须要明白,他的经历、展,本身就是一段无法复制的传奇。

    徐清凡曾多次想过自己与张虚圣相遇后,会是什么情况,拔刀相向?据理力争?又或是转身逃跑?所有的可能都想了一遍,却是从未想过,竟然会如此平静的对待。高高在上的宗师,此刻在徐清凡面前,却仿佛只是一个平等的存在。

    马上就要死了,就算面前之人是张虚圣,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张虚圣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徐清凡,徐清凡的眼神平静无波,这份镇定和平和,没有丝毫作伪。

    看到徐清凡这般,张虚圣却也不再掩饰身份,笑着微微点头道:“确实是我,你是如何猜到的?”

    “有你这般实力的,天下之间绝对不会过十人,而有你这般特征的,天下之间却只有张虚圣一人。”徐清凡直视着张虚圣那幽深莫测的双眼,没有一丝畏惧,淡淡的说道:“最重要的是,你刚才说你在前不久差点死了两次,让我想到了此时差不多应该已经结束了的战斗——我正道联盟和张虚圣之间的战斗,能让你这般高手差点死去地。也只有正道联盟地各位宗师了。”

    张虚圣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你还记得我的面貌。”

    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张虚圣又问道:“对了,我那个大本营中,地牢之下的失败实验品,是你放出来的吧?还有三才大阵,也是你破坏的吧?”

    徐清凡微微一愣。问道:“你怎么知道?”

    张虚圣笑道:“在那妖魔出现的时候,我就猜到肯定是你混进来了。只是当时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能破坏那么大,正道联盟的那些老家伙们,这次能将我逼入绝境。你有一半功劳。呵呵,妄我一世算计,自以为算无遗策,却没想到竟是栽到了你手中。”

    “你不该小看我地。”

    随着谈话的深入,徐清凡心境却是愈的平和。转头继续看着面前离他似乎很近的夕阳,淡淡地说道。

    “是啊,我确实小看你了,不知不觉间,你竟然已经成长到这般地步了,无论是实力、心智,还是毅力。”

    张虚圣点头承认。

    “我坏了你的大事。你应该恨我才对。但是,我没有感觉到徐清凡突然说道。

    “我为什么要恨你?”张虚圣摇头。“人生因为意外才充满乐趣。全部都被我安排好了的命运,太过无趣。这一次我固然失败了,两次险些死去,但我并没有感到愤恨或懊恼,只是感觉到有趣,你知道吗?这种感觉我很长时间都没有过了,如果人的一生中,任何东西都得到的太过容易,那么生命也会变得无趣。有挑战和起伏地生命,才真正有意义。”

    张虚圣淡淡的笑着,说着,却也如徐清凡一般看着远方的夕阳,目光闪动,也不知究竟在想着什么,回忆着什么。

    接着,张虚圣不说话,徐清凡也选择了沉默,两人均是默默的看着夕阳,截然相反的两个人并肩坐在一起,气氛竟是出乎意料的和谐平静。

    沉默良久后,夕阳有一半已经沉入了地平线之下,徐清凡突然咳嗽了两声,喷吐出大量的血液,血液中掺杂着片片肝脏地碎片。眼神涣散,皮肤愈加地枯灰,在这一刻,即使是“圣灵舍利”,也无法有效的阻止他身体地崩溃了。

    伴随着小黑的惊叫声,徐清凡就要倒到地上,死神在这一刻终于来到了徐清凡面前,将要带走徐清凡身前地一切。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将死神的步伐稍稍拖延一时半刻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张虚圣。

    只见张虚圣突然伸手将徐清凡即将跌倒的身体扶住,他的双手与徐清凡接触间,一股柔和神秘的力量进入了徐清凡的体内,运转一圈之后,徐清凡惊讶的现,他身体崩溃的度,竟是被压制了许多,却是又多了一时半刻的苟活时间。

    “谢谢。”

    徐清凡擦去嘴角的血液,喘息的说道。

    “不用。”

    张虚圣微笑,点头,平淡的谈话,仿佛两人是相识多年的老友。

    喘息良久,徐清凡终于平复了下来,看着面前的张虚圣,说道:“我曾有过很多次猜想,猜想你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却没想到你竟是这般的……”

    话说到一半,徐清凡停住了,不知该如何形容,或张虚圣这般一个邪道万年少有的宗师,在这一刻与他如此心平气和的谈话,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张虚圣却是站起身来,哈哈一笑,说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天下间没有一个人能真正的想明白,就算是我自己,也不了解我究竟在想着什么,是什么样的人。”

    “是啊,不可理喻、不知你下一步究竟会如何做,真的很难对付。”

    徐清凡也想和张虚圣一般站起来身来,却是现身上已是没有一丝力气,索性放弃,淡淡的回应道。

    “其实,你和我很像。”张虚圣突然说道:“或说,我和以前很像。无论是经历。还是性格。”

    “你只见过我一次,怎么敢说我们很像?天下间没有一个人敢说像你,你是仅有的,你太高看我,也太小看你自己了。”

    徐清凡说道。他所说的“只见过一次”,是指在百余年前,张虚圣伪装为“苦修谷”地大乘期宗师。帮他阻止了南荒“魔珠”之乱,在那个时候,徐清凡还将张虚圣当成一名可敬地前辈,但没过多久。张虚圣就亲手将九华一脉重创,险些除名于修仙界。

    “我们并不是只见过一次,事实上,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我曾多次观察与你。我对你的了解过你的想象,我对你的兴趣,也过任何人。我们都是出身于九华,都曾是九华的执事长老,我们都曾平凡,但我们都有别人所没有的潜力,你我地修仙都是前人从未走过的道路。还有。你和我很久以前一样,都是迂腐中带着坚持。重视责任,尊师重道……”

    “哈!!”听到张虚圣说到这里。徐清凡突然忍不住笑了。或许,濒临死亡唯一的好处,就是不再顾忌什么,想笑就笑。

    张虚圣幽幽叹息一声,叹息中似乎带着悠久的岁月,淡淡地说道:“我说过的,是很久之前。那个时候,你的师祖才刚刚拜入九华而已。那时的我或比你更加孤傲孤僻一些,更像是凤清天,但本质上,却是与你更为相似。”

    徐清凡不再嘲笑,确实,他曾听刘先生说过,在张虚圣叛离九华之前,在修仙界的声名很是不错,“是一个性格很好但有些迂腐地书生”。这是刘先生曾对当时张虚圣的评价。

    但张虚圣为何又会变成此时的这般模样?想来定有其原因,只是徐清凡此时却没有兴趣知道,只是幽幽的叹息道:“可惜,那只是很久之前的你,你终究和之前不一样了。而我也不会变成现在的你,说到底,我们还是不一样。”

    张虚圣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光彩,嘴角泛起一起若有若无地笑意,说道:“或,如果你经历了和我一样地事情,性格为人,会与我现在一模一样也说不定。”

    徐清凡却是没有听出张虚圣这番话中隐藏的某些含义,自顾自地说道:“你知道吗?之前我无意中进入你的大本营中后,看着那里地一切,你的种种布置,我总是再想,如果你是一个正道之士该多好?如果你是正道之士,在你的带领下,修仙界根本不会有这般多的浩劫与纷扰,可惜……”

    “有些事情,并不是想当然的。”张虚圣淡淡的说道:“当天道注定你入邪道,你也无力抵抗。”

    “不是的,只要你有这般想法,有这种决心,又如何会进入邪道?说到底,也不过是你控制不住你心中的邪念与野心罢了。”

    徐清凡摇了摇头,竟是在张虚圣面前,习惯性的说教了起来。

    张虚圣微微一笑,却也不以为意,突然说道:“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

    徐清凡回视了张虚圣一眼,咳出了几口血液,轻声说道:“你说,我就听。”

    “我说过的,在很久之前,我和你真的很像很像。那时,我很敬爱我的师傅,可惜,他死了,寿元枯竭,死于天命。然后我想,能不能创出另外一种方法,脱离修仙这般必须要辛苦提升境界才能稍稍延长一些寿元,但所延长的寿元却是不够修士突破下一个境界的怪圈,经过了多年的摸索,我就创出了我现在所修炼的这些秘法,夺天下精华于己身,让天下成为我取之不尽用之不绝的寿元……”

    “然后,你就被邪气所侵了?”

    很简单的一个故事,徐清凡已经猜出了结局。

    “是的,邪气入侵神智,不知不觉间,我的所作所为开始脱离了控制,张华陵也算是一个人物了,他用的是我摸索了数百年的秘法,依旧被邪气所侵。更何况当年我纯粹是靠自己摸索着前进,不知不觉间,邪气入侵神智已深,当我觉时。以及无可奈何了。当年想为天下修士找一条新路的想法。更是早已不见。”

    张虚圣摇头叹息。

    徐清凡沉默片刻后,却是摇头淡淡的说道:“你不要把自己说地那么伟大,也不要和掌门师叔比,他至少和邪气对抗了上百年地时间。”

    张虚圣微微一笑,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做过努力?”

    “你努力过?”

    徐清凡反问。

    张虚圣一脸自嘲的笑意,缓缓的说道:“世人都以为我张虚圣是一个疯子,做事不可理喻。不断的像疯狗一样咬着那些强大却是对我毫无威胁的人,比如说正道联盟,比如说钟家,比如说冥组织。但对于那些暂时还不强大,将来却是很有可能威胁到我的人,却总是轻易的放过,甚至尽力帮助他们成长,比如说凤清天。比如说张一,再比如说……你!”

    徐清凡静静地听着,对于这些,他也感到奇怪而不可想象。

    “曾经我以为,我这么做,只是为了打无聊的生活,寻找真正的刺激。但有一次。我的一个朋友,代号为玄地人。却是明确的指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寻死!!在那一刻,我却是突然才明白,当真是如此,我所做的一切,确实是在寻死。很久之前的张虚圣并没有在邪气入侵下彻底地消息,他不断的影响着我,影响着我寻找着比我强大的对手,影响着我培养我的敌人,直到我被彻底毁灭的那一刻,因为他比任何人都了解,我对这个世间的危害有多么大。”

    徐清凡听到这里,不由的一愣,对于这一点,他却是从来没有想到过,张虚圣所做地一切,所追求地所有,竟然是自我毁灭?

    “那你明白了之后,就没有阻止过?”

    徐清凡问道。

    张虚圣微微一笑,反问道:“为什么要阻止?我之前就说过,这样的人生才会意思。”

    徐清凡撇了一下嘴,在邪念和自我毁灭地执念之下,张虚圣想法确实与他人不同。

    “可惜。”张虚圣却是叹息道:“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人能杀死我,能阻止我,之前紫真刘吉等人联手,我曾以为我马上就要死了,可惜,他们还差一点。”

    说话间,张虚圣却是转头看向了徐清凡,眼中闪烁着莫名的神采,仿佛孩童得到了向往已久地玩具。

    “通过这一战,我却是想明白,能将我张虚圣毁灭的,只有张虚圣本人,或另一个张虚圣。我不可能杀死我自己,我脑中还有很多对你们来说很邪恶的想法没有实现,所以,或我可以制造出另一个张虚圣,与一个和自己很相似的人做对手,一定很有意思。而你,和当年的我是那么的像,如果加以某种改变,或会成为另一个我也说不定。”

    听到张虚圣这么说,徐清凡终于警觉了起来,挣扎着无法起身,跌坐在黄沙之上,紧紧的盯着张虚圣,戒备的冷声问道:“你什么意思?你想要做些什么?”

    张虚圣嘴角微微浅笑着,在这一刻,双方之前那淡而平静的气氛再也不复存在,而张虚圣,也重新变成了之前那神秘莫测无所顾忌的邪道宗师。

    “这是天道的安排,否则,为何会在我出现了这般想法之后,就会遇到你呢?”张虚圣浅笑着说道:“你刚才似乎对我在邪气入侵时没有作为,变成了一个邪道之人很不以为然,那么,现在就让我们看一下,当你遇到这般情况的时候,你会做些什么,你是否能保持住心中的善念?或和我一样变成现在的这般模样?”

    “你究竟要做什么?”

    徐清凡心中泛起了不详的预感,冷声问道。

    “你应该还记得这个吧?说起来,我们就因为这件东西而第一次相遇的,我也是因为这件东西,才开始关注于你。如果不是这次看到你,我都忘了我还有这么一个收藏品呢。”

    说话间,张虚圣双手微扬,一颗拳头大小的黑色珠子突然出现在他手中。

    随着这颗黑色珠子的出现,徐清凡身边的“逆天剑”突然出了一声兴奋的长鸣声,上面魔气大涨。

    “九魔珠原来它还在你的手里。”

    徐清凡一字一顿的说道,似乎已经想了自己之后所面临的命运。

    ps:线已理清,更新加,明天开始爆,从小爆到大爆,爆啊爆……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