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修罗出.

仙道求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修罗出.

    很无语,早晨6点就已经起床,结果才写了几个字,电脑崩溃。好不容易恢复了之后,之前写的所有章节全部变成了乱码,只好重写。不多说了,疯狂码字中,这是一个一万两千字大章节,后面的更新还有很多很多。今天会把欠下的全都字数都补回来。

    在大梵天说话的时候,李福禄面色不住变幻着,看的出他在强忍着让自己平静,然而内心的情绪太过汹涌,却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成功。

    只见随着大梵天的话声落下,李福禄却是突然一声爆喝,身上焕出极为强烈磅礴的能量波动,扬手之间,天空顿时变得昏暗了起来,点点蓝色光芒仿佛星辰般在天空中闪烁着,并在众人眼中快扩大着,震耳的呼啸声不断震动着众人的耳膜,转瞬间,蓝色星光的真身终于出现在众人的眼中,竟是无数颗小山丘大小的冰蓝色冰晶,向着大梵天狠狠砸去。

    大梵天虽然恢复了修罗族本体,实力得到了不小的提升,然而其灯尽油枯的局面并没有得到改变,面对这么一个对手,李福禄竟是不顾其自身的尊严,没有丝毫的留手。

    面对声势如此浩大的攻势,大梵天却面色不变,狰狞的脸庞上竟还露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身上泛起无尽的黑紫色雾气,在他的控制之下,雾气竟是如同漩涡般旋转不停,下一瞬间,无数冰蓝色冰晶已经攻到了大梵天的身周,然而在冲入漩涡之内后,竟是不仅没能伤害到漩涡内的大梵天。反而搅入到漩涡之内,在黑紫色漩涡的带动之下在大梵天身周不断转动着。

    下一瞬间。黑紫色漩涡突然不见,然而李福禄的冰晶在漩涡地带动之下却是冲势不减,度更增。反而向着他身周的众位宗师和仙人傀儡们攻去。

    众人均没想到李福禄如此浩大地攻势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被大梵天所破去,不仅没能伤害到大梵天。反而让大梵天借力打力,转而攻向了自己等人,一时间均是有些手忙脚乱。

    每个蓝色冰晶都如一个小山丘般大小,带着莫大的威势和灵气波动,在大梵天地带动下威力更大,即使是布星书生、天含大师这般仅次于紫真仙人等人的宗师也不敢硬接。纷纷躲避。

    然而。紫真仙人、刘先生、张虚圣三人,却是不只想到了什么。相互之间对视一眼,竟是不躲不避。迎着攻来地蓝色冰晶而去,看那般模样。反倒像是想要测试这些蓝色冰晶的威力一般。

    然而,紫真仙人、刘先生和张虚圣还没有与蓝色冰晶相接触,一道蓝色光幕已经护在了他们身前,随着蓝色冰晶与蓝色光幕相交,轰鸣声阵阵,蓝色光幕也随着震动不已,险些就要破碎,看样子威力不小。\

    紫真等三人均是转头向着施展蓝色光幕的李福禄看去,却见李福禄并没有看他们,只是脸上的怒气更盛,手中指诀掐动不断,顿时,一道磅礴奔腾的蓝色河流在他身前凭空出现,怒号着向着“黑皇崖”之上的大梵天攻去。

    看着大梵天身上再次泛起黑紫色雾气,在他地化为无数道防护结界抵抗着,李福禄却是没有丝毫停顿,弹指之间一道冰蓝色光芒隐入到蓝色河流之中。

    随着无尽葵水所化地河流冲毁一道又一道的防护结界,虽然最终还是冲到了大梵天之上,但在无数地阻挡之下威力已经殆尽,仅剩的余威已经再也无法威胁到大梵天,然而就在大梵天出手将仅剩地冰河化去之时,之前隐藏在冰河之下的那道冰蓝色光芒,却是突然暴起,向着大梵天激射而去。

    措不及防之下,冰蓝色光芒顺利地击打在了大梵天身上,只见一阵耀眼的冰蓝光芒闪烁中,大梵天身上的动作猛地一顿,一层又一层的坚冰在大梵天身上出现,片刻之间,大梵天竟是就这么被一个高宽皆有百丈的坚冰封印在中间,再也动弹不得。虽然离的远远的,但依然是阵阵的强寒之气自冰山之上泛起,扑面而来,功力稍弱者,只觉得体内的灵气都要被冻住了,李福禄这一击威力之强,可想而知。

    做完这一切之后,李福禄却是看也不看那被封印的大梵天一眼,转身对着身后的宗师深深躬身一礼,说道:“幸不辱命,这个大梵天最终还是被在下制住了,然而刚才在下还是小看了这大梵天的实力,没想到大梵天的神通竟然如此玄妙,被他借力打力之下,给各位道友凭添了许多麻烦,还请各位道友原谅。”

    听到李福禄的道歉,众位宗师纷纷表示没有关系,而紫真仙人、刘先生和张虚圣三人却是若有所思的对视一眼,转头间神色均已经恢复了正常,纷纷向着李福禄迎去。

    “道友不必自责,那大梵天身为修罗族少有的高手,对付他的时候遇到一些麻烦也是正常,道友能将他制住,对我等人类是大功一件,我等又如何敢责备道友?”

    紫真仙人拱手客气的说道。

    “道友的极地冰芒施展的越来越老练了,刚才那般手段,恐怕即使是在下,也要被道友所制住了。”

    刘先生也拱手说道。

    而张虚圣却仅仅只是对着李福禄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竟是一句话也没有多说,越过李福禄向着那已经被冰封的大梵天飞去。\

    李福禄原本还想对紫真仙人和刘先生客气的回应些什么,看到张虚圣的动作之后却是不由的脸色一变,身形一闪间,就已经挡在了张虚圣面前。

    “道友这是何意?”

    张虚圣笑着问道。

    “这是在下想问的,道友这是何意?”

    李福禄冷冷的问道。

    张虚圣问道:“怎么,李道友还怕我将这个大梵天放出去不成?有道友在,就算我将这大梵天给放了,大不了道友再将它封印了就是。一个灯尽油枯的修罗族,道友还怕他作甚?又或者。道友怕的其他事?”

    李福禄冷哼一声,说道:“我会怕什么?只不过张道友神通玄奇,心智高绝。大梵天固然不足为虑,但如果张道友会在它身上做上什么手脚。却足够拖延我正道联盟很长时间了。本来,张道友现在是我等地盟友,本不应该对道友有所怀疑,只是在下实在看不穿道友的目地,再加上道友之前的诸般行为,在下只好小心一些。如有得罪之处。却也只能请道友见谅了。”

    听到了李福禄的话,布星书生等人也均是不由地对张虚圣投以怀疑的眼光。

    李福禄说地堪称是毫不客气。并成功的引起了许多人对张虚圣的怀疑,但张虚圣却只是微微一笑。点头表示并不在意,然后就闪身退到了刘先生的身边。说道:“李道友小心些也有道理,只不过修罗族已经数万年未出,在下这还是第一次真正见到修罗族,心中好奇,大家也知道我喜欢研究这些稀有种族的身体,不过既然李道友这么说,在下就按耐一段时间就是,不过要先说好,待将修罗族全部解决之后,要将一些修罗族人的尸体送给我研究,如何?”

    听到张虚圣这么说,众位宗师皆是不由苦笑,如果抛开立场阵营,这个张虚圣倒也是一个有趣之人。

    听到众人没有回应自己地要求,张虚圣却也没有气恼,只是问道:“现在这个大梵天被李道友给解决了,我等该如何处置于他?”

    “杀了吧,以绝后患。然后马上寻找修罗族地踪迹。”

    紫真仙人看了李福禄一眼,然后淡淡的说道。

    刘先生点了点头,说道:“让我来出手吧,这个大梵天被李道友地极地冰芒所封印,在下倒有一个办法能不破坏封印将他给杀死。\”

    说着,刘先生袖扬之间,一个金斗就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中,眼看就要出手。

    看着刘先生手中地金斗,李福禄眼中闪过一道精芒,这个刘先生不愧是多宝真人,手中的法器,除了“黑龙辟邪钉”时常使用之外,其他地法宝就没见过重复的。这个金斗虽然不知有何功用,但那强大而又隐讳的灵气波动,却是证明这个金斗又是一个法宝中的极品。

    同时,李福禄心中掠过一丝莫名熟悉的感觉,仿佛这个金斗他应该很熟悉一般,只是短时间内,却是想不出来。

    “且慢。”李福禄突然阻止道:“这个大梵天身为修罗族的大长老,就这么杀死恐怕有些不妥,留着或者在将来有用。万一不久后与修罗族的战斗出现什么意外,我等或者还可以从这个大梵天的口中得到什么至关重要的消息。”

    张虚圣却说道:“刚才这个大梵天的诸般表现你也看到了,想要从他的口中得到什么消息,只是妄想,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将他杀死在这里才是上策。”

    说着,张虚圣脸上闪过一丝赞叹之色,悠悠说道:“更何况,每个修罗族人都是天生的战士,这个大梵天尤其是如此,对这种人而言,将他们杀死才是对他们真正的尊重,审问什么的,只是自取其辱罢了。”

    紫真仙人点头道:“我也这么认为。”

    看到紫真仙人也表示同意,刘先生手上金斗一阵金光闪耀,莫大的威势自金斗上传来,就要出手。

    李福禄眼神一阵挣扎,最后眼中不引人注意的闪过一丝决绝和凶狠之色,却是身体挡在了刘先生的身前,背对着六现身,淡淡的说道:“极地冰芒的封印并不向道友所想的那么简单,为了以防万一,既然这个大梵天是由我封印的,那么还是由我来将他杀死吧。”

    刘先生点了点头,却没有再次反对,只是那金斗却依然放在手中没有收回。

    接着,就见李福禄身上泛起冰蓝色光雾,无尽的寒气自他身上泛起。除了张虚圣、刘先生和紫真仙人三人,其他的宗师均是在逼人的寒气之下不由的向后飞了百余丈。身上灵光闪烁着,抵抗着寒气侵袭。

    然后,李福禄身上地气势不断攀升着。随着气势威压达到了顶峰,一点幽深的冰蓝色光芒在他地身前亮起。而这一点冰蓝光芒随着只有拇指大小,却是凝结着李福禄全身灵气而成,看到这点冰蓝光芒,众宗师只感觉心头间一阵压抑。\

    然而,就在李福禄即将出手之间,异变突起。

    只见那早已经被李福禄所封印的大梵天。双眼之间突然闪过一丝惊人的黑芒。转瞬之间,大梵天身周。原本庞大地冰山竟是就这么完全消失不见,同时大梵天身上的气势攀升。似乎那庞大地冰山,在一瞬间被李福禄所吸收了一般。

    下一瞬间。大梵天出一声惊天的咆哮,惊得天空风云变幻,大地也随着这一声怒吼而震动不已,然后就见大梵天带着莫大的气势,向着之前将他封印的李福禄猛地扑去,狰狞的脸庞因为愤怒和杀意而愈加的恐怖。

    李福禄此时正在准备某个神通,无力抵抗,看到这一幕不由地大吃一惊,连忙向着一旁躲去,却是将他身后地刘先生暴露在大梵天身前。

    此时众人就在“黑皇崖”周围不远处,而大梵天脱困之后又将度施展到了极致,身周泛着无尽的黑紫之气,浩浩荡荡,转瞬间就遮蔽了半边天际,仿佛一个远古魔兽一般,带着暴虐磅礴地气势,眼看着就要将刘先生没入其中,而张虚圣和紫真仙人却是仿佛早有预料一般,没有丝毫惊异,各展神通,闪身挡在了刘先生身前。

    只见先是一道紫霞突然凭空出现在大梵天身前,旋转着,波动着,看似虽然在数量上只有黑紫之气的一半不到,却是极为稳固,不断地将面前的黑紫之气化去,黑紫之气地破坏力极为强大,然而竟是无法突破紫霞丝毫。至柔克刚,却正是紫真仙人的手段。

    而张虚圣却是身形一闪,却是丝毫不顾及黑紫之气的强大破坏力,下一瞬间竟是没入了那无尽的黑紫之气中。

    而接下来,更为惊人的事情生了。

    只见经过了如此之长的时间的准备,李福禄却是终于将他的神通准备完毕了,脸色苍白,嘴角溢出了一丝血液,显然这一招不仅耗去了他极多的灵气,更是透支了他的许多生命。

    然而,手扬之间,李福禄却是并没有将那点蓝色冰光攻向大梵天,反而射向了天际。

    随着这点冰蓝光芒不断的上升,其体积也在不断的胀大,当升到天空万丈之处时,已经成为一座巨山般庞大的冰晶。

    抬头看去,这个庞大的蓝色冰晶和天空中的骄阳并列在一起,仿佛天空中有两个太阳一般,只不过一个是火红色,带来了无尽的温暖,而另一个则是冰蓝色,泛出恐怖的冰寒。\

    “黑皇崖”临近与南荒,气候干燥炙热,但随着李福禄所施展的冰蓝太阳洒下无尽的蓝色光芒,仅仅弹指之间,方圆数百里之地顿时变得如北冰世界般冰寒。而冰蓝色光芒所到之处,整个天地全都变成了一片晶莹,足以逆天的寒气,让天地间的五行灵气都为之凝固。

    措不及防之下,即使是众位宗师也是身上泛起了一颗又一颗的冰晶,想要运功抵抗,却惊骇的现,在严寒之下,他们体内的灵气运转也变得极为缓慢,短时间之内,竟是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

    而百里之外正控制着“万仙大阵”的四千余名正道联盟修士,在这一刻更是身体不断颤抖着,头衣襟之间结出了层层冰晶,呼吸之间喷吐着道道白雾,然后化为细微的冰粒跌落在地上,如果不是有“万仙大阵”所化的无尽仙灵之气守护在他们周围,恐怕正道联盟的四千余名修士,只在一瞬之间就要冻死上千。

    更为恐怖的是,随着时间的持续,冰寒太阳的威力越来越强,众人的脚下,冰层也是越来越厚。“黑皇崖”附近,一场恐怖地暴风雪正在快形成着。

    这哪里是在攻击大梵天?分明是想要将整个正道联盟重创。

    这般威力的攻击。虽说李福禄明显透支了生命,但也远远出他本应有地实力,显然在之前。李福禄一直在隐藏着实力。

    就在这时,刘先生却是突然出手了。

    这段时间以来。刘先生对身周的异变不管不顾,只是不断的将全身灵气蓄于手中金斗之内,此时出手,更没有改变法宝,似乎他之前拿出这个金斗,并不是为了杀死大梵天。而正是

    只见刘先生眼中闪过一道慑人地精芒。一声爆喝,同时手中金斗却是传出了庞大的吸力。这般吸力对其他人或者物没有丝毫地影响,但天地之间的冰寒风雪。却是全部被金斗吸入其中,金光所到之处。在冰蓝太阳控制下的冰雪世界,却又快的恢复成了干燥炙热的原装,在冰雪世界中苦苦支撑的正道联盟修士们,也是快地得到了解脱。

    “蕴北灵斗!!你骗我,刘吉,你这个伪君子,这件东西果然在你手中!!”

    李福禄看到这一幕,不可思议地惊呼道,终于知道这个金斗他为何会有如此熟悉的感觉了。

    “蕴北灵斗”,是修仙界中仅次于“五行圣器”、“九魔珠”、“圣灵剑”这些传说级法宝地顶级法宝,是何人所炼制早已不知,只是知道为上古时期所炼制,因为没有攻击力,且功用单一,所以少有人知,其他人得到,几乎与鸡肋一般,然而李福禄却已经寻找了这件法器上万年,却没想到这件法宝竟是落入到了刘先生手中。\

    事实上,这些年来李福禄也多次向刘先生打听“蕴北灵斗”,但每次刘先生却均是一脸坦诚的说他不知道,一旦有消息一定为他找到,并亲自送到他地手中云云,但眼前这一幕却是明确的显示,刘先生所说地这一切都是瞎话了。

    李福禄如此在意“蕴北灵斗”,就是因为“蕴北灵斗”那单一且无用的功用,那就是吸收天地间的冰雪寒气,这般功用对他人来说确实是几乎没用,但对李福禄来说却是至关重要,因为这个“蕴北灵斗”简直就是他的克星。

    听着李福禄的怒吼,刘先生叹息道:“当然是骗你的。你早就应该想到的,对于这些极品法宝,我向来是极为吝啬的,如果有适合他人用的法宝我就无私的送出去,那我又如何能收藏如此之多的法宝?又如何被称为多宝真人?在凡世间,只有小气之人才能成为财主,而在修仙界,这个道理也是一样。”

    “伪君子!!你早晚要不得好死!!”

    听到刘先生这般毫不知耻的回应,李福禄接连怒喝道,连将他包围住的那其他十一位宗师也是丝毫没有理会,事实上,刚才那一招已然耗去了他所有的灵气,就算他想对付这些宗师,也没有丝毫余力了。

    就这样,紫真仙人抵抗着大梵天的黑紫之气,张虚圣没入到黑紫之气中后良久没有声息,而刘先生则是负责吸收着天地间的冰寒,相互僵持之下,时间就这么在李福禄对刘先生的怒骂中过去了。

    经过了三天的时间,大地之上的无尽寒气已然被“蕴北灵斗”全部吸入其中,天空中那冰蓝太阳虽然依旧在泛着无尽冰光,但大地之上却已是恢复了平常,只见刘先生手一扬,“蕴北灵斗”飞向了天空,继续吸收着蓝阳所射出的无尽冰光。

    天地虽然恢复如初,但众位宗师在之前所经历的寒潮之下,每个人的脸色都有些苍白,但看向李福禄的眼神却是更加冰寒,经过了这一切,再联想到之前的事情,所有的人都已经知道了李福禄的真实身份,就算不是一个伪装**类的修罗族,也是一个甘心受修罗族所用的修仙者败类。

    而刘先生则深深看着脸色苍白的李福禄,与李福禄那满是怨恨的眼神对视良久,刚想要问些什么,远方黑紫雾气内,却是突然响起了大梵天那惊骇而不可思议的声音。\

    “哈哈哈哈来如此,张虚圣,我终于想明白你的最终目的了。可笑那些人类修士们竟然还要与你结盟,却不知道你在将来对人类地危害还在我修罗族复出之上。你的研究,你所创造出地那个分身,你的所作所为。你是为了……”

    大梵天虽然大笑着,但更多的却是绝望之下地疯狂。然而他的刚刚说了一半,就噶然而止了,同时消失地,还有大梵天的气息。

    接着,黑紫雾气快消散在天地间,紫真仙人也不在与之抵抗。闪身回到了刘先生的身边。却没想看那个叛徒李福禄一眼,而是和其他宗师一起向着黑紫雾气看去。

    随着黑紫雾气全部不见。张虚圣在十四位宗师注视之下,施施然出现在天地之间。迎着十四道满含疑虑的眼神,对着众位宗师点头微笑。而大梵天的身体,却是不见了。

    刚才大梵天那说到一半的话语,却是给了众人一种莫名地危机之感。

    “你将大长老给杀死了?”

    李福禄呆滞地看着眼前这一切,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贯的平静再也不见,对着张虚圣咆哮着问道。

    张虚圣却没有回答李福禄地问话,只是飞到了紫真仙人和刘先生身边,对着两人笑道:“那个大梵天,已经被我杀了,他的尸体让我收藏,看在我这段时间以来如此卖力地份上,你们是不会反对的吧?”

    听到张虚圣地话,众人皆是沉默,张虚圣的实力之所以强大,就在于他对自己身体的诸般改造,一旦让他得到这个修罗族中数一数二的强者的尸体,将来实力还要更强。只是,虽然有心反对,但大梵天的尸体明显已经被张虚圣收走,就算是他们反对,恐怕张虚圣也会死皮赖脸的绝不交出,所以众人也只能沉默什么都不说。

    紫真仙人和刘先生相互间对视一眼,之前大梵天死前的话语让他们心中对张虚圣满是疑虑,想要询问,但知道张虚圣不肯能说出,于是均是无奈的叹息一声,向着在众人包围下的李福禄看去。

    另一边,听到张虚圣的话,李福禄已经可以想象大梵天尸体在将来的命运,怒吼连连,对着身周众人诅咒不已,同时,一股狂乱暴虐的气势自他身上泛起。

    感应到这股气息,竟是自爆前的前兆,除了紫真仙人、张虚圣和刘先生之外,众位宗师皆是脸色大变,就要躲避。

    “各位道友不用紧张,这李福禄是没办法自爆的。\”

    紫真仙人淡淡的说道,阻止了众人的慌乱。

    而张虚圣更是毫不着急,尚有余暇悠悠叹息着:“说起来,刘道友,这里就数你见多识广,我一直都没搞不明白,现在问你,这个自爆之术究竟是哪个疯子创出来的?创出来这般既无聊又恐怖的功法也不知道保密,流传到现在人人皆知,搞的每个修仙者在战斗到最后都要自爆一下,真是麻烦啊。”

    刘先生转头深深的看了张虚圣一眼,然后淡淡的说道:“前人创出这般功法,是为了在数万年前与修罗族同归于尽用的。那时修罗族实在是太强大了,现在仅仅两人就给我们添了这么多麻烦,当年修罗族数量近百万,有多强大就可想而知了。”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这般疯狂的功法是某个邪魔之士所创,原来正道之士中也不缺疯狂之人啊。”

    张虚圣笑嘻嘻的说道,话语间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讥讽。

    刘先生讥讽道:“我记得前不久你才施展过自爆之法。”

    张虚圣笑着说道:“你难道觉得我是个正常人吗?一个疯子偶尔自爆几次,也是理所当然的。”

    刘先生在正道之士中也算是脸皮极厚的了,遇到张虚圣,却也无话可说。

    而就在刘先生和张虚圣斗嘴之间,紫真仙人正在质问着李福利。

    “李道友,你能将你所做的一切都解释一下吗?”

    李福禄本已经准备要以自爆的方法来与紫真、刘先生和张虚圣同归于尽,为大梵天报仇,没想到酝酿了良久,然而“自爆之术”就是施展不出来。

    良久之后,他似乎现了什么。霍然抬头看向了刘先生,问道:“随灵针?你什么时候将这些东西刺入我体内的?”

    “很久了。在我们刚来到黑皇崖百里之外,我等正在商讨对策,而你却是正在莫名呆的时候。想来那个时候,你施展正在出窍之术。去找大梵天通报消息了吧?你一向沉默寡语,每次都是我出主意,紫真道友下命令,而你执行,久而久之,我们也习惯了这点。在商讨对策的时候不再询问与你。而你也利用这点冒险去找大梵天通报消息,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那时我和其他人意见生了分歧,询问你的意见时却现你依旧在呆。让我心中对你愈加的怀疑,索性就将随灵针刺入你体内。必要时候动,就是为了防止你在走投无路地情况下自爆,那样的话我正道联盟地损伤就太恐怖了。\”

    刘先生淡淡的解释道。

    事已至此,李福禄反而从最初的疯狂中冷静了下来,问道:“我看你们一举一动都对我有着极大地防备之意,我的突袭也早在你们地意料之中,你们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怀疑我的吗?”

    这次却是张虚圣代为回答。

    “不是,在当初我和紫真道友结盟之时,说到对付冥组织的计划之时,你的表现太过反常了。”

    “原来如此,你们都是心智高绝之辈,一有异常就会被现,这些年来我一向是小心翼翼,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生怕某一句话会露出破绽,却没想到关系则乱,我最终还是因为多话而坏了大事啊。”李福禄苦笑,自责道。

    “就算你没露出破绽,你的计划也不会成功的,这些年来,每次针对冥组织地行动都是失败,我早已经怀疑你和紫真仙人两人中恐怕有奸细存在,如果没有你地破绽,我一样会对你有所防备,只不过同时还要兼顾紫真道友,所以会麻烦一些罢了。”

    刘先生淡淡的解释道,同时对紫真仙人点了点头表示歉意,而紫真仙人则是微微一笑表示不在意。

    转头之间,紫真仙人向着李福禄质问道:“李道友,你李家世代都是正道中坚之士,为何你竟然会叛变向修罗一族?修罗族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这么做,对得起李家地诸位前辈吗?或者说,你根本就是修罗族人,潜伏于正道之中?”

    李福禄苦涩一笑,却是突然反问道:“李家的诸位前辈?你们可见过李家之人同时出现过两人以上吗?”

    听到李福禄地话,众位宗师似乎想到了什么,均是身体一震,不可思议的看向李福禄,紫真仙人当先问道:“你地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还不明白吗?”李福禄讥讽道:“修仙李家,从来没有存在过,李震是我,李悠环是我,李修还是我。所谓的李家,不过是我一个人罢了。你们人类将我李家当成了传奇,什么一代的实力强于一代,事实上,那只不过是因为我的实力在增强罢了。”

    李震是李福禄的父亲,李悠环是是李福禄的爷爷,而李修更是李家的祖师,虽然李福禄说的明白,但众位宗师却依旧都是感到不可思议。

    “这么说,你是修罗族人?”

    李福禄脸现缅怀之色,缓缓说道:“我当然是修罗族,不过是修罗族中势力最弱的冰氓族中最差的一个,也正因为如此,我当年没有被你们人类杀死,你们也没有丝毫的觉。\可惜,我的天赋太差了,连很多人类都不如,即使经过数万年的苦修,也只是和你们几个相当,否则,如果我的天赋更好一些,现在陷入绝境的绝不是我,而你们。”

    听到李福禄的话,众人皆是一阵心惊,没想到修罗族竟然在近万年前就潜伏在人类修士的高层中,用心可谓良苦。

    “可惜了。”张虚圣叹息道:“你们修罗族虽然强大,但本性却不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卧底这种事并不适合你们干,这番设计,最终还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失败了。否则你潜伏如此之长的时间,无论如何也不会怀疑于你的。”

    “是啊……”

    李福禄刚想要再说什么。突然脸色大变。

    只见他的身体开始快的胀裂起来,各处皮肤纷纷穿出根根银针,却正是可吸收灵气不断增加数量地“随灵针”终于爆了。

    一声低沉的轰鸣声响起。李福禄地身体炸裂了,漫天的“随灵针”自李福禄的体内爆出。然后在刘先生手招之间,无数地“随灵针”又再次化为一根,回到了刘先生的手中。而李福禄虽然地身体,却是纷纷变成某些奇怪的模样,向着大地跌落而去,想来将这些碎裂的奇怪部分组合起来。就是李福禄的本体了。

    潜伏在人类阵营中近万年。修罗族有史以来最为成功也是最为失败的卧底,就这么死去了。

    看到刘先生突然出手将李福禄杀死。众位宗师皆是不由的向着刘先生看去,眼中皆是不可理解之色。

    刘先生淡淡地说道:“你们还看不出来吗?这个李福禄之所以如此配合我等回答问题。只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罢了,既然所有地疑惑都已经明白。我等就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了,现在我等最主要的目地,不是为了审问李福禄,而是找出修罗族的踪迹。”

    听到刘先生这么说,众人皆是点了点头,只不过李福禄虽然是修罗族地奸细,但毕竟与众人相处了近两百年的时间,就这么将他给杀死了,连最后一句话也不让说完,众位宗师心中还是不免有些怪异。

    紫真仙人环顾了众位宗师一眼,说道:“修罗族修养之地应该是在黑皇崖之下,事情紧急,不容耽搁,现在我等就开始寻找进入地入口吧。”

    众位宗师皆是点了点头,化为道道灵光,和四百余名仙人傀儡一起,开始寻找起进入“黑皇崖”深处的入口来。

    而就在众位宗师寻找入口间,负责指挥“万仙大阵”的青灵子匆匆赶来,向紫真仙人禀告着“万仙大阵”的情况。

    在之前的争斗中,虽然有“万仙大阵”相护,但正道联盟依然出现了一些损失,有十六名修士在之前大梵天将那恐怖的黑洞施展而出后被吸入其中,死无全尸,另有两百余名修士死在李福禄的神通寒阳之下,不过因为这些修士都只是最近借助妖兽内丹进阶的虚丹期修士,总的来说,这一战正道联盟并没有伤及筋骨。

    紫真仙人听着青灵子的汇报,表情却是没什么乐观的模样,这仅仅是两名修罗族人,就让众人如此狼狈,如果不久后上百名修罗族强者齐出,又不知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阵内的各位修士体内灵气消耗情况如何?”

    紫真仙人又问道。

    “这个还好,有仙灵之气守护在诸位道友的身周,使他们灵气恢复度远强于之前,虽然施展了几个大的变阵,但此时已经回复的差不多了。”

    青灵子回答道。

    紫真仙人沉吟片刻后,转头看了一眼正在“黑皇崖”周围到处寻找却依旧没有找到丝毫踪迹的宗师,对青灵子下命令道:“通知万仙大阵内的诸位修士,全部向黑皇崖靠近,在黑皇崖之外三十里外重新布阵。”

    青灵子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之前在百里外布阵是为了对抗“诛仙弑神大阵”,此时却没有离的这么远布阵了,将阵法施展的空间压缩之后,“万仙大阵”的威力还会大增。

    而紫真仙人下一个命令却是将青灵子下了一条。

    “待布阵完毕之后,你负责指挥万仙大阵,全力一击,将这个黑皇崖从大地上抹去,这般寻找太浪费时间了。”

    于此同时,“黑皇崖”地底千丈之处,随着大梵天的气息完全消失,那血池就开始不断的剧烈波动着。

    大梵天本来就是修罗族的第一智者,大长老,这次更是将他们从数万年的封印中解救而出,感应到大梵天的死去,每个修罗族人都是愤怒不已。

    只不过,血池并不是全部都在剧烈翻涌着,从空中看去,左半边血池不断的掀起道道血浪,拍打在周围的石壁之上,让整个地**都为之震动不已,而右半边血池却是经过刚开始的翻腾后就恢复了平静,只是在右边血池肆虐的余威之下不断波动着。

    良久之后,左边血池突然传来了数道爆喝声。

    “你们这群懦夫!!缩头乌龟!!大梵天长老为我等牺牲,你们竟然还能如此心平气和!!”

    “你们不配称为修罗,连那些弱小的人类也要比你们强十倍!!”

    “只剩下两三成实力没有恢复,有那么重要吗?”

    “你们不去报仇,我们自己去!!”

    随着道道怒喝声,十余道巨大血影突然从血池内飞出,各自飞到血池周围的恶魔雕像上,灵光闪烁中,十余道血色人影就这么消失无踪。

    “你们怎么看?”

    在这些血影消失之后,血池之中突然传来数道无比冷厉的声音。

    “虐族的人全都是莽夫,他们这么做才是对不起大梵天,之前大梵天的嘱托竟然这么容易就忘了。我等必须要恢复全力才能复出,这数万年来的封印不仅让我们实力大减,更为重要的是体内元气大失,如果不补充回来,我们的不死之身也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

    “无所谓了,虐族的人我早就看不顺眼了,就这么让他们去也好,为我等恢复实力争取一些时间。”

    “那些人类,你们怎么看?”

    “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罢了,不过布阵之后稍微麻烦一些,但我等全部恢复了实力之后,依然不足为虑。”

    “那三个最为强大的呢?”

    “不容小觑,已经可以与我们最为强大的战士相抗衡了,可惜数量太少了。”

    “我说的是他们的智慧,那个叫紫真的,指挥若定,整个人类修士在他的手中被捏成一团,那个叫刘吉的,反应敏锐,观察力很强,手中法宝层出不穷,还有那个张虚圣,更是深不可测,待我等与他们相遇之后,还是小心微妙。”

    “哼,在我等的绝对实力之下,他们就算智慧再高又如何?”

    就在众位修罗族人谈话之间,地**突然传来了无比强烈的震动,虽然尚在地底千丈之下,但恐怖的灵气波动,即使这些强大存在,也是无比的心惊。

    “虐族那些家伙的气息……消失了?”

    良久之后,血池中传来一道不可思议的声音。

    ps:一万两千字,级大章节,是昨天晚上的更新。另,一会之后还有更新。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