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大战之末.

仙道求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大战之末.

    “你还记得,当年我杀死你的时候,对你说过的话

    此刻柳自清虽说占尽优势,却是越打越是心惊,这个张虚圣竟然只是已经完全掌握了他的攻击规律,双手挥绕之间,每每能查敌于先,防其必攻之处,暴风疾雨之下,竟是一片悠然之色,更能悠然开口说话,似乎还有余力。

    这让柳自清不由面色铁青,却是没有回应,继续引剑向着张虚圣攻去,度更快,攻势更猛,自得到的不是“逆天剑”而是“天绝剑”之后,他已是不再奢望能亲手将张虚圣击败,他这般做只是为了让紫真仙人和刘先生看到留下张虚圣的希望,并亲自出手夹击。

    看此刻紫真仙人和刘先生看到争斗后的模样,似乎已经心动了,柳自清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占据更大的优势,彻底打动紫真仙人和刘先生,彻底打破他和张虚圣之间的平衡。

    张虚圣显然已是看透了他的想法,却丝毫没有着急,在柳自清没有回应他的问话后也没有丝毫的不快,只是一边抵挡着柳自清那疾风暴雨般的攻击,一边悠悠的自解自话道:“当时我对你说,你从某方面来说很像我,可惜你的潜力太低了,早早已是成了熟透了的果子,如果继续任由你成长,非腐烂不可,与其那样,还不如让我在你最灿烂的时候将你栽在。”

    张虚圣的话语仿佛带着魅惑的味道,随着张虚圣地讲话,当年那副让柳自清痛苦怨恨了一辈子的景象再次浮现在了柳自清地心中。当时张虚圣说话时那不屑的神色,事隔多年依旧刺痛着柳自清地灵魂。不由的,柳自清攻势更快。然而剑势却是变得凌乱了许多,张虚圣自然也是抵挡的越的轻松。

    “我越说你不成气候,你就越的不成气候了,刚才你猛地出现地时候,我当真是被你现在的形态吓了一跳。以为你终于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竟然找到了连我也没想象过的进化方式,但继续研究了一番,却当真是失望不已,你此刻的身体,固然是很难受到伤害。更是有了能达到这个世间极限的度,但却是永远地失去了进步的可能性,不仅如此。更是丧失了全部的攻击神通,仅能依靠法宝神兵来伤害我。难道你一直以来就是将所有地希望都托付在这些神兵法宝之上吗?果然就像我当年所说的那样,你已经成了一个烂透了地果子。再也没有丝毫的价值。很多法宝固然厉害,但它们都是由人类创造。说到底威力也无法达到人类本身地高度,人为本,器为末,法宝最多只是为修士增加一些实力和手段罢了,没想到你处心积虑这么多年,竟然忘记了最为基础的东西。”

    说话间,张虚圣嘴角笑意愈加讥讽,正如当年他第一次杀柳自清地时候。

    “更何况,你当真觉得以你现在的身体我就无法伤害到你吗?用自己的元神与体内的能量重塑身体,想法固然巧妙,但你忘了,天地造物,是经历了无数年的进化,变成如今的形态,自然有其道理,你这样的身体,如果对手直接对你的元神进行攻击,没有**的保护,你收到的伤害至少会增加三倍……”

    说话间,张虚圣突然不再抵挡,任由柳自清一剑向他袭来,同时双眼化为银白之色,强横的能量波动下,双眼周围的空间都为之扭曲。

    柳自清看到张虚圣不再防御,心中大喜,一剑就向着张虚圣头部袭去,然而在张虚圣双眼闪过银白之色的瞬间,柳自清只觉得身体突然传来一阵无不强烈的剧痛,本应该无法被伤害的身体,在一瞬间竟然险些崩溃掉!!

    手中地“天绝剑”已然刺到张虚圣额前一尺之处。明明在稍稍先前推进少许。就能将张虚圣地脑袋击成粉末。然而在身体地剧痛下。这一剑却就是刺不下去。

    当张虚圣双眼银白之色更盛时。柳自清终于忍不住出一声痛哼。身体向后退去。同时惊呼道:“《灭神**》。你竟然会《灭神**》!!”

    张虚圣微微一笑。说道:“之前在我监视之下地张一。在很多年前突然不见了踪迹。我一直不解。以她地能力不应该有如此手段。现在想来。应该是受到你地帮助了吧?只有她。才能帮助你塑造这般身体。也只有她所习地对元神攻击最为直接地《灭神**》才能真正地对你造成伤害。倒是好算计。可惜。你不知道地是。当年我杀死张一地主人地时候。就已经得到了《灭神**》地全部口诀。甚至要比张一所习地更全……”

    听着张虚圣地话。柳自清就这么直愣愣地看着他。一副失魂落魄地模样。

    柳自清为了这次报仇。已经准备了很多很多年。花费了无数心思。他抛弃了自己地肉身构造了此刻地身体。他想法设防夺取着天下神兵。他将此刻地形势推演了无数遍……

    张虚圣与正道联盟相斗后“不死之身”被毁。与“冥”组织或修罗族相斗后体内能量损耗。与正道联盟决裂时匆忙地离开。及成功后心神放松地那一刹那。自己伏击地位置和时机。钟家老祖地支援。正道联盟众人地心态变化……

    这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预料当中,事实上,如果不是徐清凡的误打误撞,他就会想方设法向正道联盟通知张虚圣大本营的所在,并在大战之后极力促成双方的结盟。

    虽然有些意外,但一切的形式都按他的推演在进行,只是柳自清却根本没想到,自己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被张虚圣给击败了。

    多年的怨恨,无尽地努力。无数夜里梦中对张虚圣报仇成功后的快感,在这时候竟然都是显得那么地无力……

    了无生趣……心死若灰……这是柳自清第二次在张虚圣身上体验到了这种感觉。且要比第一次时强烈无数倍。

    “可惜啊,没能在你最灿烂的时候杀了你。却让你腐烂了这么多年,现在,也是你这颗腐烂地果子,化为尘土的时候了……”

    张虚圣似乎觉得对柳自清的打击还不够,脸上带着欣赏的神色。悠悠的吐出了一句在柳自清这一生中最受打击地一句话。

    “可怜而又弱小的家伙,你总不明白,驴子即使在努力,也终究赶不上骏马,驴子,拉磨就足够了。”

    柳自清身体一震。若不是他此刻身体的状态,保准会被张虚圣的话刺激的猛吐血液,事实上。在仇人在以为自己即将成功的一瞬间,将之希望击碎。在其功败垂成后进行无情地打击,欣赏着这些人脸上的诸般神色。一直是张虚圣最感兴趣的事情之一,也是这个世上不多地几件能让张虚圣感到兴奋的事情了。

    只见随着张虚圣地话声落下。柳自清脸上突然闪过疯狂之色,嚎叫一声就向着张虚圣再次扑去,仿佛一只受伤而又绝望的狼一般。

    张虚圣冷笑着,双眼中地银光却是越来越盛。

    正如之前柳自清所猜想的那般,虽然还有“噬灵虫”地威胁,但看到柳自清突然出现,重创了张虚圣,并将之缠住之后,紫真仙人和刘先生对视一眼,就要跟着出手,除非形势所迫,否则张虚圣这般祸害,两人是绝不愿就这么放任其离开的。

    然而,却是谁都没想到柳自清竟然在几句话的功夫就被张虚圣所败。

    看到柳自清自杀般向着张虚圣冲去,而张虚圣也要动《灭神**》下杀手,毕竟是自己的师弟,虽说已叛出师门,但紫真仙人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被张虚圣这般杀死,冷哼一声,喝到:“张虚圣,尔敢!!”

    说话间,身上威压猛地爆,就要出手。

    感应到紫真仙人的威胁,张虚圣微微一笑,说道:“算了,对一个腐烂的果子,我也没兴趣下杀手。”

    说着,张虚圣就没入到头顶之上的“灾云”之中,临走之前又对柳自清说道:“事实上我也不用杀你,我不知道你是如何从玄手中夺得这柄天绝剑的,但你今后要小心了,那个家伙在其他方面很好说话,但你骗了他的剑,从此之后就是不死不休你和他就是的局面了。”

    看着张虚圣就这么进入“灾云”之中,控制着“灾云”向着远方飞去,紫真仙人和刘先生皆是冷哼一声,奈何脚下有一个能吸收任何能量让自己成长进化的“噬灵虫”,以他们的修为根本不敢尽兴出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虚圣离去。

    “柳自清,你来我这里!!”

    紫真仙人神色复杂的打量了那失魂落魄的柳自清一眼,突然说道。

    然而柳自清仿佛没听到一般,只是愣愣的看了紫真仙人一眼,又看了张虚圣离开的方向一眼,竟然就这么离去了。

    而以他的度,再加上还有“噬灵虫”需要处置,一时间却也无人赶得上阻拦。

    在被徐清凡所骗,以为是张虚圣夺走了他族中至宝之后,他就同意了柳自清关于联合起来消灭张虚圣的提议,但柳自清因为身体的特质,可以隐藏在附近而不被人现,钟家老祖却不行,只得隐藏在战场百里之外。

    待柳自清动袭击之时,钟家老祖也驾驭着“死亡之云”向着“灾云”撞去,以宗师的神通百里距离固然只是半盏茶的时间,却没想到张虚圣竟然用更短的时间就击败了柳自清,待他好不容易赶到之时,张虚圣已经进入到“灾云”之中,向着远方逃去。

    “莫逃,还我宝物来!!”

    见到这般情景,钟家老祖不由暗骂一声柳自清无用,却是根本没有向紫真仙人和刘先生打招呼,直直向着张虚圣追去。转眼之间,一黑一白两朵庞大云彩。就已经消失在天际边缘处。

    看着张虚圣、柳自清、钟家老祖先后离开,刘先生突然长叹一口气。然后再次低头,打量着那正在张牙舞爪的“噬灵虫”。

    在这段时间里,“噬灵虫”依旧对着四周天上的一众人类修士攻击者,妄图将面前所有地人类修士吞噬,然而实力不足。在一众人类修士全力阻挡之下,却是接连徒劳无功,但即使如此,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噬灵虫”地身体似乎隐约又涨大了一些。

    知道柳自清是紫真仙人的痛脚之处,刘先生也就不再追问。看着脚下地“噬灵虫”。顺手将几个袭向他的黑色触角绞为粉碎,向着紫真仙人问道:“这个噬灵虫,攻又攻不得。留不敢留,我们该怎么办?”

    鹤道人插口道:“我们动屠魔。直接将这个噬灵虫化为虚无!!”

    紫真仙人此时已经恢复了平静,摇头道:“就怕万一没能将它全灭。反而让它吸收了屠魔的力量,又或者炸的只剩一丝肉末血滴。在我们以为它死后重塑身体……”

    “那我们怎么办?”天含大师皱眉问道。

    “就算暂时没有办法消灭它,却也决不能再任由它如此成长进化下去,启动万仙大阵中的变阵绝灵,将这里方圆三十里,化为一片没有丝毫灵气地地带,在启动变阵封神,将这只噬灵虫永远的禁锢于此!!”

    紫真仙人断然说道。

    众人默默点头,在没找到杀死“噬灵虫”的方法之前,这似乎已经是唯一的应对办法有所动作,却均是身体一震,向着北面看去,却见北方天际边缘处突然泛起一丝金光,尚在数百里之外,佛音仙乐已是不绝于耳,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屡金光快扩大,详细情景终于展现在众人的眼前。

    但见金光耀眼,金色莲花自空中不断飘落,无尽佛陀罗汉在天空中若隐若现。

    万般异象当中,却有一朵金莲尤为庞大,金莲之上,所站立之人正是面色威严气势磅礴地金清寒,和吕清尚。

    若说声势之大,修仙界所有宗师之中,当以金清寒为最,倒并非金清寒故意摆谱,只是在他将五行中金系神通和“净土宗”佛法合二为一,领悟了金莲大道的那一刻,这般异象就已是不可避免会伴随在他身周,所到之处,金光四射,皆为净土。

    如果某一天,这些异象全部消失,返璞归真,那也就意味着金清寒的修为,至少已经达到刘先生、紫真仙人这般层次了。

    可惜,金清寒紧赶慢赶,当他来到这里后,最终还是没能参与到战争中来。

    看到金清寒地威势,九华众人隐隐传来一些欢呼,这些日子以来,张华陵死去,徐清凡入魔,九华备受打击,总觉得别派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异,在这个时候,他们太需要一个新地支柱了,而达到了宗师之境的金清寒,无疑是最好地人选。

    与金清寒交流恭贺一番之后,众位宗师加入到“万仙大阵”当中,按紫真仙人所说的那般,先是施展“绝灵”变阵,将方圆三十里内地灵气皆是排空,没了灵气供应,“噬灵虫”顿时暴躁不安了起来,似乎饿虎溺于水中,鲨鱼被拖到了大地之上,不断冲击着周围,想要离开这里。

    然而,“万仙大阵”的防御却是极为稳固,却是让它根本无法破开。

    接着,“封神”变阵施展而出,一道蒙蒙白雾将方圆三十里之地全部包裹在其中,将“噬灵虫”困在了其中。

    观察了一段时间,看到紫真仙人的办法奏效,正道联盟所有人皆是长出了一口气。

    如果当真任由这个“噬灵虫”继续成长下去,或者当真会变成数十万年前那般,身体庞大到占着大半个神州浩土的局面不可。

    而在这段时间内,青灵子也将这一战正道联盟的伤亡统计了出来。

    “前后共有八百余位道友死去,其中有五百余名道友为虚丹其,两百余名为实丹期,七十余名为金丹期。”

    听着青灵子的报告,紫真仙人长叹一口气,这一战正道联盟可以说是败了,虽然灭去了“冥”组织,但修罗族依然被放了出来,虽然赶在修罗族元气尽复之前展开了大战,却依然只消灭了近五十名实力最弱的修罗族,而那些修罗族真正顶尖之士却是全部逃走,到了最后更是被张虚圣逃走,其间还放出了“噬灵虫”这般绝世妖魔来。

    大战结束了,但修罗族随时可能展开的报复以及那猎杀人类的威胁,张虚圣今后可能产生的变化,乃至于暂时被压制的“噬灵虫”,都让紫真仙人忧心重重。

    “来不及叹气了,我们要做的事情还有更多。”

    另一边,刘先生冷声说道:“刚刚经历了大战,修罗族不会太快就展开行动,现在我们要做三件事,第一,向着神州浩土各处派出修士,将残留的凡人全部聚到荣华山左近,历经浩劫之下,凡人的数量只剩下全盛时期的一两成了,决不能再任由修罗族对他们进行报复了,第二,收集大量资源,稳固荣华山的防御,以防御修罗族或者张虚圣的反击,第三,集中精英修士,练习万仙大阵,如果这次我等操控的万仙大阵更熟练一些,局面就绝不会这样了……”

    说着,刘先生也叹息了一声,说道:“随着那些修罗族人对我等的猎杀,张虚圣今后实力的涨大,神州浩土,就再也不是我们的神州浩土

    另一边,李宇寒也在跟吕清尚金清寒二人交流着双方离别后的经历。

    待李宇寒从吕清尚和金清寒二人手中接过徐清凡给他的掌门令和记录着《无相诀》和《代天诀》的青简之后,神色复杂,良久之后缓缓的说道:“一切都按计划行事,在回到荣华山之后,我九华就可以为自己正名了。”

    周围众人皆是点头。

    李宇寒终于又忍不住向金清寒问道:“徐师叔和白师叔,他们真的不回来了吗?”

    金清寒看着天际远方,淡淡的说道:“既然已经决定隐士,自然就再也不会出现

    ps:第三更和第四更合二为一的大章节。(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章节更多,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