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一百零六章 .应对与准备.

仙道求索 第一百零六章 .应对与准备.

    正高的棋手,从来不会急于结束一场棋盘上的战斗着极强的耐心,宁愿多花一倍的时间让这盘棋万无一失,也不远以降低成功率为代价着急的结束,哪怕只是为此降低了百分之一的成功率。

    徐清凡算是一个有耐心的棋手,为何和其他各大势力下好这盘棋,他准备了数十年的时间,并准备用数百年的时间和其他棋手一直周旋下去,直到结束。

    而张虚圣自然也是一个高棋手,他准备的时间比徐清凡多数百年,并准备用更长的时间慢慢与其他棋手玩——这里用“玩”这个字,似乎更恰当——事事都做到万无一失。随着时间持续,那个胜利的人最有可能是他。

    只是,天意弄人,在多方无意识的配合之下,多次巧合集中起来,打量了所有人的算盘。

    这盘棋,也因此结束的时间大大提前了。

    胜负之分,或同归于尽,似乎就近在眼前。

    自从成为一代宗师之后,徐清凡渐渐的养成了一种自信,觉得在自己实力心智渐成之下,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被自己改变,渐渐的也就不再依赖所谓虚无缥缈的宿命。

    所以说,命运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竟能让徐清凡这么一个宿命论变成这般模样。

    不过,在这一次,徐清凡对于张虚圣的种种异常,却是越想越觉得不安,总觉得似乎有什么极大的阴影正在将自己——乃至于这个世界——渐渐地给笼罩了起来,仿佛山一般的压力,让徐清凡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恐惧感和紧迫感。

    徐清凡这些年来经历的风风雨雨也不算少了,但这种情况,却只生过一次,那是他还是一名灵寂期修士,代表九华参加修仙界新人大比,那时,寰岛之上,各大门派的精英,在张虚圣算计之下,死了九成有余。

    而这一次地感觉。那种压抑而又不安地程度。却要比上一次强烈了十倍有余!!

    说起来。如果那场新人大比死地年轻精英不那么多。人类联盟现在数百名至少实丹巅峰期神智金丹期高手了吧?潜力增加一倍有余。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狼狈。毕竟那些都是修仙界新一代地精英啊。天赋心性比徐清凡高地。大有人在。

    或。在那里时候。张虚圣就已经预料到了今天这一切。为今天所生地种种而准备着?就像一个高地指挥。正邪修罗钟家等等多方势力。在他直接或间接地控制下。不断削弱着?

    想到这里。徐清凡心中对张虚圣地顾忌又加深了几分。而想到这次张虚圣宁愿被“玄晶宝库”封印六百年。也不愿在这期间回到“神州浩土”。却又被徐清凡无意中破坏。所引地一切。又更加让徐清凡心惊了。

    但找不到头绪之下。徐清凡却是终于想起了当年九寰大师为他制作地占卜神器——那个只能使用三次。但却不受天机屏蔽和他人干扰。准确率大大增加了地黑色龟壳。

    回想起来。前两次使用这个黑色龟壳。一次救了自己地性命。一次改变了九华地命运。而这一次。又能不能拯救人类一脉地命运呢?

    这正好施展三次的黑色龟壳,是不是代表九寰大师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切呢?而这个黑色龟壳,是不是也正是为这一刻而准备着的呢?就好像他把舍利留了下来,似乎早就预料到自己有一天会受生死二气的不平衡折磨一样。

    突然,徐清凡想起最后一次与九寰大师相见时,九寰大师那幽深却又宁远的双眼。

    徐清凡突然觉得,和张虚圣下这场棋地人,不是自己,而是死后依然影响着局势的九寰……

    随着经历地越多,知道的越多,修为境界地越高,徐清凡愈加觉得自己渺小了,这个世界,也愈加的莫测。、

    ~~~~~~~~~~~~~~~~~~~~~~~~~~~~~~~~~~~~~~~~~~~~~~~

    随手补上结界阻挡在房外,徐清凡默默盘坐在自己床上,眼神中复杂地思绪已经收敛,所剩下的,只是一片宁静悠远,如古井无波。

    而那方黑色龟壳,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徐清凡面前。

    随着徐清凡深深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吐出,缓缓的闭上了双眼,黑色龟壳之上,突然腾起了熊熊烈火。

    随着时间的推移,龟壳在火焰的灼烧之下,渐渐的出现了许多细微的裂痕,并连接起来,组成了一副莫名的图案。

    而另一边,徐清凡在占卜期间,脑中却是突然出现了一副画面,也不知显示的是什么,却仅仅只是一瞬间,就让徐清凡脸色变得无比惨白。

    良久……

    徐清凡缓缓睁开双眼,眼中的震惊已经收敛而去,所剩下的,只是深深的沉思之色。

    过了片刻,徐清凡似乎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低头向着那被灼烧的黑色龟壳看去。

    却见龟壳之上,火焰灼烧后的裂痕,组成了两个古纂字体。

    “轮回”!!!

    徐清凡脸上突然闪过一丝笑意。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这就是天命吗?我费尽心思,诸般设计,但依然被张虚圣占尽了便宜,却没想到无意中得到的‘开天鼎’,打通了‘玄晶宝库’与‘神州浩土’之间的空间通道,竟是坏了张虚圣的大计……这下好了,天下间的所有棋手,都在这一系列的变故中沦为天意之下的棋子,各自的命运,只能靠自己拼搏,只是……却也不

    故之下,整个神州浩土无数生灵,又有多少还可

    悠悠叹息间,徐清凡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精芒。

    “柳道友、白师兄、王泽刚道友,仇,请四位到我房中来一趟,有事商量。”

    徐清凡的声音不大,但霞灵七岛范围之内,所有人皆是听地清清楚楚,仿佛说话之人就在自己身边。

    ~~~~~~~~~~~~~~~~~~~~~~~~~~~~~~~~~~~~~~~~~~~~~~

    此刻,仇正在他的玉衡岛上,默默训练着自己手下的天右营。

    这一次的行动,虽说对天右营而言基本上获得成功,也杀死了数倍于他们的修罗族人,但是天右营却也是损失严重,残存下来的,不过十一人,其中的六大高手,更是只剩黄泉百鬼、七刹二人。

    此刻,仇正监督着天右营修炼,这次回来,虽说又补充了几人,但与全盛时期相比,却也是远远不如,为了支持自己的复仇计划,天右营的实力更是微不足道,为此,仇这些日子眉头都是皱着的。

    天右营地修士,讲究地就是贴身搏杀,血溅满身,只攻不守,虽然威力强大,但杀敌三千,却也自损八百。

    此刻虽是训练,但相互搏斗之时,却也毫不留情。

    此刻,在仇面前搏杀的,却是七刹和另一名天右营修士。

    随着其他四大高手的前后死去,天右营之中,实力在七刹之上的,只有黄泉百鬼而已,所以很轻易的,施展音攻音惑之时,没过多久就击败了她地对手。

    在七刹回到仇的身后之后,仇微微地点了点头,表示赞许。

    七刹的实力进步的很快,尤其是与修罗一族血战之后,进步堪称神。

    看到仇的动作,七刹那一片冰寒的眸子中,突然闪过一丝亮采,但瞬间逝去。

    接着,七刹似乎想起了什么,神色间出现了一丝犹豫。

    “有话就说。”

    仇那阴幽幽的声音突然响起。

    “少主,您……为什么要杀十二大罗?还有……之前岛主身体崩溃,那个时候霞灵七岛上论实力数您最高,您为何那么尽力?要知道,岛主对您一直都带着鸟尽弓藏地心思。”

    七刹犹豫着问道。

    仇突然一声冷笑,问道:“这些话,是黄泉百鬼让你问的吧?”

    七刹微微一愣,表示默认。

    “黄泉这个家伙,总喜欢躲在阴暗处力,之前我之所以杀十二大罗,就是因为十二大罗和你说了同样地话,而十二大罗之所以跟我说同样的话,也是黄泉百鬼挑拨地,呵~二大罗一生谨慎,沉默少语,竟是在最关键的时候说了错话……”

    听到仇地话,七刹脸上一片惨白。

    “不用担心,你这个时候说这些话,我不会对你如何了。之所以杀十二大罗,却是因为那是特殊时机,你们太小看我师父了,你们记得前段时间,柳自清一直离得我远远的,手上还转着一颗珠子吗?”

    “记得。”

    “那是我的魂珠,当年我接受师父改造之时,他不仅在那颗眼珠上面下了极强的禁制,还下了合毒,并收去了我一些魂魄,只要柳自清把那颗魂珠捏碎,不仅我会神智迷失很长的时间,死神之眼上的禁制、合毒皆会作,师父他老人家,在自弃身体时,就把所有的情况都想到了。不过,就算没有那颗魂珠,我也不会在那个时候做些什么,他毕竟是我师父,而且我们如果想找修罗族报仇,也必须要靠他。”

    听到仇的话,七刹先是一愣,接着眼中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神色,轻声喃喃道:“不是因为那个婷儿就好……”

    “你说什么??!!”

    仇豁然转身,紧紧的盯着七刹,斗罩下的黑暗中,两点血芒暴闪。

    然而,就在这时,徐清凡的传音到了。

    仇深深的看了七刹一眼,突然转身向着玉衡岛飞去。

    “这句话,如果我再听到第二次,你就去见十二大罗吧。”

    ……

    “只要,十二大罗身边还有你在……”

    随着仇的身影消失,七刹幽幽的声音终于响起。

    ~~~~~~~~~~~~~~~~~~~~~~~~~~~~~~~~~~~~~~~~~~~~~~~~~~

    当仇来到徐清凡房中之时,柳自清和白清福、王泽刚已经到了。

    一如既往地恭敬严谨,对着徐清凡躬身行礼,又在徐清凡挥手间退到了一边。

    然后,仇就听到徐清凡对着柳自清、白清福说道:“柳道友,白师兄,从此之后两位所负责的事情就要仔细分明了,一内一外,白师兄,你将全面负责霞灵七岛内部的事物,包括训练、接引、炼制、管理等各方面的事宜。至于柳道友你,则全面负责对外,我把天左营全部交给你,并且会在今后尽量扩大天左营的规模,‘灾云’也全给你,你在今后所负责的事情就是渗入人类联盟之中,尽全力破坏人类联盟中普通修士与张虚圣极其手下的关系。并且大肆扩散霞灵七岛的名声,尽量把人类联盟的力量引到霞灵七岛来,无论是低阶修士还是高阶修士,哪怕是凡人,我全部都要!!”

    “岛主你是说……”

    柳自清眼中闪过一道兴奋之色,却又有些迟的说道。

    “这盘棋既然已经乱了,那么我们就不管其他地,该怎么走就怎么走,我估计随着修罗族

    联盟这场大战地持续,双方伤亡的加重,最终的局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