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一百一十三.布置与夺权.

仙道求索 第一百一十三.布置与夺权.

    虚圣究竟在想些什么?要做些什么?

    这般问,此刻在所有人的心中环绕着。

    或,除了张虚圣,没有任何人知道;又或,连张虚圣自己,都不是那么的清楚。

    种种问,也在张虚圣手下的“黯”组织成员心中不断积蓄着,只是对他们来说,张虚圣就是他们的天,他们的神,乃至于他们的信仰,虽然张虚圣这些日子斗志昂然满脸严肃的样子让他们很不适应,但他们依旧将这些问强压在心底。

    按张虚圣的话去做,不要问为什么,张虚圣一定是对的——这句话已经深深刻在他们的灵魂之中。

    此刻,所有“黯”组织成员均是垂手静立在张虚圣的房间之外,等待着张虚圣的召唤。

    自从“噬灵虫”重新出世之后,张虚圣在绝大部分的时间里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些什么,而自从徐清凡带着无数霞灵七岛修士来到人类联盟之后,张虚圣呆在自己房间里的时间愈的长了。

    “进来吧。”

    静立良久,张虚圣的话语终于传入他们的耳中,悠悠然,彷如叹息。

    推开房门,冥罗、~罗带着一众“黯”组织成员进入房中,分列数排,恭敬的垂手而立。

    “我让你们做地事情。你们都完成了吗?”

    张虚圣盘坐在床上。缓缓睁开双眼。问道。

    “均已完成。”

    冥罗答道。

    张虚圣点了点头。脸上那严肃地表情稍稍缓和了一些。隐约间。似乎可以看到之前熟悉地那丝孤傲矜持让人捉摸不透地笑意。

    “那么。你们退下吧。最后一战了。谁胜谁负。就在接下来这几天揭晓。你们要好好准备。不可怠慢。”

    “是。”

    冥罗等人恭声应是,就要退去。

    然而,在退去之时,冥罗却露出一丝迟之色,片刻之后,重新站定,向张虚圣躬身一礼,然后问道:“领……本来这些问题我不应该问的,但如果不问,我等做起事来又心中没谱……这些日子您的所作所为……您真地铁了心要帮助人类联盟了吗?虽然凭借着您的才智,仅仅一个月的时间,整个人类联盟都以您的意志为主,但实际上您这些年来在人类联盟中所展的势力,却渐渐的被紫真、徐清凡等人吞噬,您这些年来培养的新人类,也被仇杀了近半,到了现在,依然听命于您地只剩下我们原来的‘黯’组织成员了,而按照您的计划,修罗族基本上很难获胜,甚至‘噬灵虫’在短时间内也很难威胁到我们,难道您就不怕在帮助人类联盟重新获取神州浩土霸权之后,紫真、徐清凡他们卸磨杀驴吗?”

    张虚圣静静的看了冥罗片刻,眼中的神色愈加的高深莫测了。

    “我不是驴,那个磨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卸的,对我来说,世间万物,不过皆为棋子,当一枚棋子有用,我自然要重点培养,放心吧……别说对手只是紫真和徐清凡,即使对手是天,我也可以带着你们瞒天过海。”

    虽然张虚圣并没有透露自己的计划一丝一毫,但奇怪的是,听到张虚圣的话,所有人地心都不由的安定了下来,似乎在张虚圣的带领下,胜利已经唾手可得。

    只有冥罗,眼中闪过一丝莫名复杂之色。

    世间万物,皆为棋子吗?

    不由的,冥罗想起了当年,“黯”组织与“冥”组织相争之时,张虚圣毫不犹豫将“黯”组织抛弃地情景……

    在众人退去之时,~罗却被张虚圣留下了。

    “我这一生,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研究生命和灵魂方面了,我改造了无数生灵,让这些生灵按我地意愿随心所欲的进化,我甚至创造了新的生灵……生命、灵魂、时空,这三个原本不属于世间生灵的神通,我都精通了……”

    ~罗眼中闪过惑之色,不知张虚圣为何会突然说起这些,但依然静静的听着。

    “但是,尤其是生灵的进化与创造……这本应该是天道才拥有地权利,我不仅代天行事,甚至逆天控制天下大势,这是侵犯了天道最根本的权利——宿命。这段时间,我渐渐感到,天已不容我了。”

    说着,张虚圣嘴角掠过一丝讥讽地笑意,似乎在讥讽天道的小气吝啬,而~罗却身体一震,他自然知道天不容人时,一个人会有什么下场。

    在凡世间,有一种说法叫做“天劫”,即一个人如若逆天行事,天会降下浩大威能,或罡风或闪电,将这个人从世间直接抹去,但修仙却知道,所谓“天劫”,是根本不存在地,如果真有“天劫”,“天劫”也是无形的,它将化为你地宿命,化为无数的巧合,将你一步一步推上灭亡之路。

    然而,此刻的张虚圣却依旧淡定,只是淡淡的笑着说道:“这些日子所生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基本上,所有的巧合,都属于不利于我们的方面,我这些日子的所作所为,其中一个目的,也不过是想瞒天过海罢了。”

    “主人……”

    ~罗担心的说道,却被张虚圣打断。

    “这些话,我只对你一个人说,其他人,我不相信,尤其是冥罗,他之所以忠于我,不过是因为我的强大罢了,而你,却是由我亲自培养,在所有人里,你对我最为忠心……”

    “主人,您有什么事,就让我做吧,只要能帮助主人您战胜天道,~罗我无怨无悔!!”

    ~罗眼中闪过激动之色,连声说道。

    “哪怕,这件事会让你魂飞魄散,不入轮回?”

    “只要能助主人您获得胜利

    宁愿魂飞魄散,不入轮回!!”

    张虚圣笑了,在这一刻,张虚圣终于变回了之前那个儒雅阴柔淡定而又掌控一切的逆天存在。

    “好,我现在,有一件事,只有你能做!”

    ~~~~~~~~~~~~~~~~~~~~~~~~~~~~~~~~~~~~~~~~~~~

    在冥罗等人担心徐清凡、紫真等人会卸磨杀驴之时,徐清凡和刘先生,的确是在商量着这件事。

    内斗,永远是人类最深刻的本能之一,即使徐清凡也是如此,因为在人类看来,哪怕外患再严重,也永远比不上内忧,更何况,这些年来,与张虚圣的接触中,他们确实早已看透了张虚圣的可怕与无情。

    此刻,徐清凡地屋中,徐清凡、刘先生、霞灵七岛的所有高手及徐清凡的所有弟子,齐聚一堂。

    “张虚圣这些日子以来的布置与安排毫无破绽,但我还是不相信他。”

    徐清凡在研究了整整一夜张虚圣这些日子以来的布置之后,虽然没有找出任何阴谋和破绽,但心中的不安却没有丝毫减少。

    刘先生点了点头,说道:“我也相信,但如果我们没有更加完美的计划地话,那么我们只能按他的计划行事。”

    徐清凡却摇了摇头,说道:“张虚圣的计划很完美,我们不需要也无法提出其他计划,只是,我们也不能只盯着张虚圣的计划,或,张虚圣是以此来转移我们的注意力,他真正的目的,却是放在其他的地方。”

    刘先生点了点头,说道:“这我也想到了,我在一个月之前,就安排我的人或明或暗,监视着张虚圣的所有手下,但从目前来看,张虚圣地这些手下一直是在按计划行事,从来没有其他的动作。”

    徐清凡沉思片刻之后,突然转头道:“振仙、振灵。”

    “弟子在!!”

    田振仙、田振灵出列,恭声应道。

    “你们尽遣‘天左营’,配合刘前辈手下的修士,监视张虚圣手下的一举一动,不得有误!!”

    “是!!”

    看着徐清凡地安排,张宁梅迟了片刻之后,突然说道:“师父,其实在我看来,张虚圣的计划是有很大问题地。”

    徐清凡和刘先生皆是一愣,说道:“有什么问题?”

    “太完美了,没有丝毫破绽,而这就是最大的破绽!!”张宁梅沉声说道,表情神态,已经有了一代智的风范:“张虚圣的计划,固然是一环扣一环,按他的计划,对付‘噬灵虫’固然不可,但想要战胜修罗族,却是胜率极大,但也正是因为太完美了,没有破绽,实则就是处处皆是致命破绽,也就是说,只要这个计划其中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哪怕是微不足道的环节,也能引起整个计划地崩溃……”

    听到张宁梅的话,刘先生和徐清凡皆是身体一震,彼此对视一眼,皆能看到对方眼中地骇然。

    是啊,所谓的完美,其实就是最不完美。

    刘先生缓缓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是啊,我竟然忽略了最重要地一点。”

    徐清凡则皱眉说道:“也就是说,这个计划,具体实施,必须是我们的人,甚至不能让张虚圣地人参与丝毫……”

    说着,徐清凡抬头道:“刘前辈,明日您和我一起,把张虚圣所负责的所有事情的权利,全部夺到我们自己人的手中,接下来我们虽然要按他的计划行事,但绝不能让他的人参与到其中。”

    ~~~~~~~~~~~~~~~~~~~~~~~~~~~~~~~~~~~~~~~~~~~~~~~~

    待所有人都离去之后,徐清凡站在窗边,看着天外星空良久,面色沉静,古井无波,但深邃的眼神深处,却是波涛汹涌。

    良久之后,徐清凡叹息一声,从书桌上拿出一本棋谱,细细研读了起来。

    只是,心无法平静之下,却无论如何也看不进去,棋谱自翻开之后,虽然拿在手中,却一页未翻。

    “徐师兄,你该吃药了。”

    突然,东方清灵的声音在身旁响起,转头一看,东方清灵正端着一杯清茶站在自己面前,而婷儿则站在她的身边。

    自从体内生死二气重归平衡,但体内经脉丹田受损之后,徐清凡每隔十日,就需要服下一粒北海书生特制的药丸,徐清凡经常忘记,却总是让东方清灵提醒。

    徐清凡默默的点了点头,接过东方清灵递来的清茶,从袖中拿出丹药,一口服下,然后继续拿起棋谱,看了起来。

    然而,片刻之后,徐清凡突然一愣,却现手中棋谱竟是拿倒了,尴尬一笑,连忙翻转过来。

    看着徐清凡地样子,东方清灵不由一笑,问道:“徐师兄,你还在想张虚圣的事情吗?”

    “是,也不是。”

    “那你在想什么?”

    徐清凡轻声说道:“我在想,修罗族、噬灵虫,皆是人类的大敌,一场决战,随时都会生,而在这个时候,我却什么都不管,一心算计张虚圣,夺权斗心,再加上我之前的种种作为,诽谤阴谋、夺他人之势而壮己身……之前我,总是对凡世间那些外敌已经兵临城下,但城内依然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的人叹息不已,我现在的行为如若被后人知道,他们又会不会把我当成那些目光短浅的势力小人呢?”

    叹息间,徐清凡眉目中,带着一丝淡淡地疲惫。

    东方清灵眼中闪过一丝伤感,坐在徐清凡的旁边,肩挨着肩,轻声说道:“至少你的身边人都知道,你的所作所为

    都是在为了人类。”

    徐清凡自嘲一笑,说道:“一切都是为了人类……我没有那么伟大,至始至终,我都只是在自保罢了,就算是现在,也依然如此。”

    突然,徐清凡身体一僵。

    在他说话间,东方清灵突然头靠在他的肩膀之上,双手抱住了他的一条臂膀,似乎要将温暖传递到他的心中,稍稍缓解一丝他心中的疲惫。

    片刻之后,徐清凡身体松弛了下来,心无他念,只是觉得心情好转了许多。

    抬头之间,正好看到婷儿低头,离开了房间。

    而徐清凡和东方清灵的姿势,就这么保持了整整一夜。

    ~~~~~~~~~~~~~~~~~~~~~~~~~~~~~~~~~~~~~~~~~~~~~~

    当天空再次明亮,荣华山顶处钟鸣声不断响起,却是在召集各大宗师和各大门派掌门议事的信号。

    当徐清凡带着仇来到清虚殿之时,之前地疲惫矛盾早已不在,一如既往的淡定沉静,却见所有宗师掌门都已经坐定。

    这般聚会议事,基本上每天皆有一次,大战马上就要开始,事情繁杂,各种环节都要一而再的商量。

    待徐清凡和仇也坐定之后,一如既往的,这次聚会议事又成了张虚圣地一言堂。

    只见张虚圣站在清虚殿中央处,对着众人说道:“这些日子以来,我们已经收集到了足够的灵丹灵石,按修为和战场上地作用分到人类联盟所有修士手中,以备大战之时,在这里需要感激徐清凡道友,这些灵丹灵石,有一半是徐道友提供,否则我们准备不了如此之多。”

    说着,张虚圣对着徐清凡点头示意,而徐清凡也笑着对张虚圣点了点头。

    张虚圣接着说道:“为了减少修罗族的顾虑,雍州之地的所有机关阵法我们都已经隐藏了起来,但随时都可以动,这些修罗族在没有顾忌之下,也会提早进行总攻,毕竟我等的优势在于防守,而且时间也不多了。”

    “此外,在这十天之内,修罗族高手多次来雍州左近刺探,而在我的指挥之下,整个人类联盟也装作不知决战降临的样子,防守重心放在南方,伪装做在防守‘噬灵虫’,随时准备出动消灭‘噬灵虫’。”

    “这些日子以来,我们刺探修罗族方面消息地修士死伤惨重,但根据不多的情报,显然修罗族也在积极准备着与我们进行决战,因为‘修罗雕像’重归修罗族,当年被修罗族抢走地那些人类全部被改造成了半修罗,这些半修罗实力虽然远远不如纯正的修罗族人,但数量却远远多出,最重要地是,修罗族似乎抛弃了一贯的依靠实力横冲直撞地战斗方法,那些半修罗这些年来一直在操练阵法,从不多的情报来判断,他们所操练地阵法正是‘万仙大阵’!!显然,被抢走的人类修士中,有人把‘万仙大阵’的布阵方法告诉了修罗族。”

    听到张虚圣的话,众宗师掌门一阵骚动。

    人类之所以能与修罗族抗衡到现在,就是依仗着“万仙大阵”。如果修罗族也学会了“万仙大阵”,人类又该如何抵抗?

    看到一众宗师掌门似乎心有不安,张虚圣说道:“不过各位道友不用担心,当年修罗族掠走的那些人类,虽然数量众多,但绝大部分都是凡人,虽然有修士,但皆是低阶修士,他们对‘万仙大阵’只知大概皮毛,‘万仙大阵’真正的精华依然掌握在我们手中。而且他们的‘万仙大阵’匆忙操练,不像我们日夜训练,已有百余年之久,必然破绽极多,而根据这些破绽,我们会赢得更容易也说不定。”

    听到张虚圣地这些话,一众掌门宗师才略略松了一口气。

    “不过,此次修罗族的实力,必然不下于上一次大战,我们必须要多加小心!!根据我的判断,修罗族会在一个月内准备完毕,而我之前所设计的计划‘瞒天过海’,也要在半个月后实行。”

    想到张虚圣所设计的那个几乎完美的计划“瞒天过海”,众宗师掌门皆是精神一振,信心不由充足了起来。

    “此外,就是‘噬灵虫’的消息了。”

    听到张虚圣的这句话,所有的宗师掌门又皆是不由的神色一凝,毕竟到现在,对于‘噬灵虫’他们还是无解。

    “各位恐怕也能感受到,这天地间‘噬灵虫’地气息愈加浓厚了,根据前去刺探的修士回报,‘噬灵虫’自脱困之后,就一直向我们这里赶来,毕竟我们这里的灵气或拥有灵气的生物最多,这一个多月以来,‘噬灵虫’不断吞噬着天地灵气和天地灵物,所过之处,皆是一片荒芜,没有任何生物残存,而它呆过地地方,天地灵气也明显稀薄了许多。此刻这只‘噬灵虫’的身体,与我们上次相见,庞大了十倍有余。”

    “虽然它身体庞大,唯一地缺点就是移动缓慢,但那也只是相对而言,随着实力的增长,度却是越来越快,移动一步足有数里,此刻已经离开幽州、凉州,进入了函州之地,以它的度和度的增长,恐怕只需要三个多月,就能来到我们这里,在那个时候,它的度已经不下于金丹期修士,也就是说,我们必须要在三个月内解决与修罗族的战斗,否则金丹期以下地修士会全部被‘噬灵虫’吞噬,而吞噬了这些修士之后,‘噬灵虫’的度会不下于元婴期宗师……到了最后,在座各位没有一个能逃得过它地追杀吞噬。”

    随着张虚圣的话,清虚殿内地所有修士,神色愈加沉重了起来。

    “那么,

    ,你认为我们接下来的日子里,应该怎么做呢?”

    徐清凡终于打破了张虚圣地一言堂,问道。

    张虚圣点了点头,说道:“两点,第一,继续迷惑修罗族,装作要出击迎战‘噬灵虫’的样子,让他们判断失误。第二,则是我们这些宗师了,这一百多年来,都是那些中低阶修士在日夜操练各种阵法,现在我们必须也要训练一番了,因为中低阶修士所组成的‘万仙大阵’固然可以困住普通的修罗族人,甚至大部分修罗族高手,但惟独那个大岚天和阿修罗,即使‘万仙大阵’也奈何不了他们,而这两个人,就必须要我们来想办法阻挡了。”

    听到张虚圣的话,一众宗师皆是点头,当年大岚天和阿修罗的实力有多恐怖,这些宗师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不寒而栗。

    “其中,重中之重,就是徐道友你了。”

    张虚圣却突然看着徐清凡,说了这么一句。

    “我?”

    徐清凡惑的看着张虚圣。

    张虚圣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徐道友你这些年来一定炼制了一件棋型控制空间时间类的顶级法宝吧?”

    徐清凡脸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突然一震,因为他炼制“天地棋”的事情,即使在霞灵七岛也少有人知,张虚圣又是如何知道的?

    难道……

    张虚圣似乎看穿了徐清凡所思所想,摇了摇头,说道:“徐道友不要误会,我没有在你身边安插奸细,只是当年你在‘玄晶宝库’内自爆之时,袖中法宝跌落,我曾在其中见到一块蕴含着强大时间空间之力的‘天地玄石’,和百余粒棋子大小天生带着禁制之力地‘神仙玉’,而到了你我这般修为,单纯的苦修已经没用,需要用其他方面来感悟进步,触类旁通,道友你所学的《生死诀》与《代天诀》,如若与其他法则归总,必为棋道,所以以此推断道友应该是炼制了这么一件法宝。”

    徐清凡眼中闪过一丝警戒,这个张虚圣的观察力和推理能力实在是太厉害了,厉害到让徐清凡都有些害怕。

    虽然如此,但徐清凡还是点了点头,表情一如既往的沉静淡定,只是问道:“那又如何?”

    张虚圣解释道:“在我们与大岚天、阿修罗战斗的时候,徐道友的这件法宝必然会起到大用,用来对我等其他人进行加持,对大岚天和阿修罗进行削弱,尤其是那个大岚天,他说实话厉害之处仅有一点,那就是他把度和力量挥到了极限,如果道友能用你地这件法宝稍稍限制一下他的度,并让我们的度加快一些,那么我们的胜率必然大增。可以说,在即将到来的大战中,徐道友你将是节奏的掌控,甚至指挥,所以自然是重中之重。”

    听到张虚圣的话,所有人皆是眼中一亮,而徐清凡稍稍考虑稍稍考虑了一下,也点头道:“既然道友这么说,在下自然责无旁贷。”

    张虚圣点了点头,环顾众人,问道:“我要说的就这些了,各位道友还有补充吗?”

    众宗师皆是摇头,他们想说的,全被张虚圣提到了,自然无话。

    “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我等现在就去训练一番吧,熟悉一下新的战法和彼此地配合。”

    而就在一众宗师跟着张虚圣准备离开之时,徐清凡和刘先生彼此对望一眼,齐声说道:“等一下。”

    “两位道友还有事?”

    张虚圣问道。

    刘先生点了点头,笑着说道:“确实如此,这些日子以来,人类联盟的所有安排,皆是张道友你的手下奔波实行,未免疲惫,对即将而来的大战不利,而徐道友手下地霞灵七岛修士,却是一直在休养生息,要我说,接下来的日子中,各种安排实施都让霞灵七岛地修士接手,而张道友的手下则休息一番,准备迎接即将而来的大战,张道友以为如何?”

    听到刘先生的这些话,所有人皆是身体微震,齐齐向着张虚圣看去。

    这些日子以来,张虚圣凭借着自己高的才智,不知不觉中成了整个人类联盟的领导和控制,人类联盟所有地事情,也皆是由张虚圣的人来安排实施,从某种方面而言,张虚圣控制了人类联盟地运转,而刘先生的这些话虽然说得轻巧,但实际上却是在夺权了。

    不过,对于刘先生地安排,所有人却都是赞同的,因为在他们看来,把人类联盟交给张虚圣,实在是太危险太让人不安了。

    只是,张虚圣好不容易做到了这一步,他会同意吗?

    出乎所有人意料地是,张虚圣竟然点头了。

    “其实刘道友不说,在下也会如此安排,这些日子,我的人确实有些疲惫了,今后人类联盟的所有事情,就交给徐道友了。”

    徐清凡点了点头,说道:“在下必然不会让各位失望。”

    于是,人类的控制权,就这么在几句话中交到了徐清凡手中,容易的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但谁也没现,紫真仙人眼中突然闪过一丝阴晦。

    曾几何时,他才是人类联盟的掌控,但现在,人类联盟权利的转移,他竟然一句话也插不上嘴。

    当徐清凡和张虚圣权利交接完毕之后,按照张虚圣的安排,一众宗师离开了清虚殿,向着雍州之外飞去,针对即将而来的大战,进行训练。

    但就在众人刚刚离开清虚殿的时候,一件谁也没想到的事情生了。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