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血海茫茫无边

掠天记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血海茫茫无边

    经了青萝仙子的提醒,方行意识到了仙命或有逆转生死之能,毕竟连太虚宝宝这样的器灵都一心认定,仙命可以助它化人,修行之辈得了仙命,也可长生,那么刚刚去世不久,肉身尚蕴一线生机的魑儿,没准也可以借仙命重生,只不过,想得到仙命,自然没这么容易,要么,依着诸天升仙会的规矩去杀人,最终斩得生灵三万三,换一条仙命来,方行心里生出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它,但他很快便已经意识到,这其实是一条根本就行不通的路……

    一来他已经没有这个时间了,二来太过阻碍,让他也无隙去杀人!

    而第二个方法,便是直接进入天绝之地了……

    仙命是在那里诞生,那里自然便会有仙命!

    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此时也没什么别的路好走了……

    青萝仙子毕竟是堂堂太乙上仙,没什么好否认的,自己正面相斗,确实不如她!

    这个女人,没有给自己第二条路好选……

    既然如此,与其被她以大神通强行打落天绝之地,受一身的伤,倒不如多留一点力气,自己主动跳进去,也好让自己有些精力与底蕴,去应对在下方有可能会遇到的凶险……

    “贱人,在我归来时,你会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样的错误……”

    “你害怕帝流的归来,但现在,却在逼着本来不愿归来的帝子归来……”

    “嗖……”

    方行直跃入天绝之地,很快便已经身形迷蒙,似乎跃下了断崖,又像是直接消失在了这一片空间,而在远处,似乎受到了他的感应,那骷髅神宫遥遥飞来,化作一道神光追着他赶了下去,只是一瞬之间,他与太虚幻镜都消失在了那断崖之间,天地勾连的荡荡魔气中!

    “吼……”

    也在这一瞬,那断渊深处,似乎有某种存在在大吼,在欢呼……

    此前青萝等人都没有发觉那存在,但在这时候,却真切的感觉到了它!

    “可惜了,我倒不知道你还有这等胆量……”

    青萝仙子也怔了一下,然后一步来至崖边,低头看去,已不见任何身影,她的脸色也有些难看,对于她来说,这可不是意料中的局面,她更希望自己亲手杀掉帝流,然后将尸体抛下去,却不是眼睁睁的看着他主动跃下,毕竟虽然天绝之地乃是传说中的葬天之地,便是大罗金仙跃进去了,也不可能活着出来,但她还是有些不放心,不见帝流尸首,心总难安!

    “也罢了,若是天绝之地都葬不了你,本仙子无话可说!”

    青萝仙子眼神阴冷了一瞬,然后便长吁了口气,自言自语,像是在劝慰自己。

    “帝流在哪里?”

    “大胆贱婢,到了这时候,还要忠心护主么?”

    远处仙光道道,风君雨妾、神屠太岁等人皆赶过来了,一个个杀气腾腾。

    而青萝仙子则是脸色骤变,再次露出了那一抹凄惋之色,恨恨的转过了身去,飞身踏上半空,朝着那些人痛叱起来:“帝流大人已经走了,有我青萝在此,你们别想追上他……”

    天绝之地旁边,狂风呼啸,她被狂风吹得长袍荡荡,青丝绫乱,只显一脸忠诚坚毅!

    ……

    ……

    不知是上升还是下降,也不知是瞬间穿过了亿万里,还是一直都没有动过。

    方行跃入了天绝之地后,只觉得所有的感觉都混乱了。

    感觉中,自己便好像是狂风瀑雨中的一叶扁舟,身不由己,随波逐流……

    在这么混乱的场面之中,就连他,也只能抱紧了魑儿,闭起六识,护住自身……

    然后又不知过了多久,周围似乎稍稍安静了些,他才再度放开了神识,遍查四周。

    这么轻轻释放了神识,他的脸色,终于一变!

    如今的他,居然不是到了什么断崖底部,而是来到了另一方世界……

    此时的自己,赫然是位于一片怒海之上,遥遥不见边际,恶潮时时翻卷来去,拍击苍天,更可怖的是,下方这一片怒海,居然全是鲜血,红的耀眼,让人心生惧意的鲜血,那是真的鲜血,甚至在方行鼻端,都能嗅到一股浓烈的血腥气,直让人感觉作呕……

    血海之间,有无数的冤魂浮浮沉沉,异常可怖,使得这一片血海,成为了一种死亡般的象征,可那血海不仅代表了死亡,更蕴含着难以言喻的生机,死寂与生机,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便因着这一片血海的存在,诡异的纠缠到了一起,让方行感觉似乎在夹缝之中!

    “哈哈哈哈,你终于到了……”

    也就在方行意识到了自己身在何处之时,一个声音,忽然自血海之上卷了过来。

    那声音不知来自何处,像是远在天边,但传了过来之后,居然没有半分减弱,尤其是在听到了这个声音时,方行居然身心皆荡,这声音像是从天灵盖直接传进来的,而非双耳!

    “这是什么鬼地方?”

    方行也是吃了一惊,极力打起精神来,冷声喝问。

    “哈哈哈哈……这是我的世界,这是天绝之地……”

    那声音几乎随着方行这一句话刚刚说了出来,便紧跟着响了起来,狰狞大笑。

    “那你又是什么鬼东西?”

    方行皱着眉头,眼神古怪,透过骷髅神宫极力远眺,似乎想要找到它!

    “吾乃……放屁,你才是鬼东西!”

    那存在刚刚大喝一声,旋及便是痛骂:“吾非人非鬼非神仙,非佛非魔非妖怪,无魂无魄无肉身,无知无觉无生灭,永在三界外,不入五行中,茫茫宇宙吾先醒,混沌造化由吾生,你这不入法眼的蝼蚁,不知道理的愚种,肉眼凡胎,痴顽之心,焉可识得吾之真身?”

    “难道你是……”

    听那存在说了这许多,方行却是大吃了一惊,似有所悟,震惊叫道。

    “咦?莫非你还有些灵性,猜到了吾之真相?”

    那存在也是一怔,旋及大喜:“快快快,说出来,说出来……”

    “难道你是王八蛋里还没生出来的王八崽子,所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方行挖着鼻孔,一脸鄙夷的问了出来。

    “你……你……你……大胆!”

    那一方存在闻言,立时大怒,而方行也心间一凛,想看他会不会被激怒现身。

    但很意外,那一方存在,根本就没有任何现身的意思,盛怒之下,整片血海都倒卷了起来,铺天盖地,巨浪袭卷,天地之间,居然出现了一种诡异的黑风,漫漫拂过血海,所过之处,好像整座天地都已经扭曲,方行更是觉得那种力量直接包裹了自己的全身,他这一具肉身根本就已经是强横无边,但在这力量撕扯之下,居然抵御不住,有种要被撕裂的感觉!

    “苦海无边,肉身横渡,绝处有生机,灭处见光明……”

    血海之上的浩荡力量,让方行吓了一大跳,有种不知该如何抵御反击的感觉,但也就在这时候,在他的身周,却浮现了一种淡淡的白芒,蕴含着无尽的慈悲佛理,突兀的出现,包裹住了他的全身,血海之上奔腾的黑风与怒浪,居然皆被这白色的力量所逼退,他整个人在此时也像是一尊佛陀一般,莲花一般的白光将他护在里面,抵御着不停袭来的黑风怪浪!

    “是那种在渡化浮屠天冤孽之后出现的力量……”

    方行大惊,旋及心间一宽。

    在他渡化浮屠天妖魔之时,便有这种力量开始在自己身边浮现,升腾在自己身周,如渊似海,只不过这力量虽然强大,他却不能纳为己用,因此还觉得这力量有些没用,却没想到,在这血海之上,居然是这种力量突兀的出现,帮自己抵御了那漫漫天地间的黑风与怪浪……

    “嗯?佛门念力,你这连仙命都没有小娃子,居然也是佛陀,拥有广大信徒不成?”

    那血海深处的存在分明有些意外,旋及更怒,更多的黑风与怪浪从血海深处狂涌了出来!

    就连血海之中,也开始有无尽的妖魔鬼怪,挣扎着爬了上来,围着方行撕扯。

    它们居然在用一种最笨的法子,要撕烂方行身周的念力,污灭他身一身宝光!

    “喂喂喂,刚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怎么还急眼了?”

    方行却是大吃了一惊,分明能感觉到自己周围的念头,正在缓慢的减小,可见那种力量乃是会不停消耗的,而那血海之上的黑风与怪浪却像是无穷无尽一般,这样下去,念力耗尽之时,便是自己肉身直接暴露在这血海天地间之时,吓得急忙变了脸色,陪笑了起来……

    “呵呵,开玩笑?”

    “平等人之间的玩笑叫玩笑,蝼蚁与大象玩笑,那叫找死……”

    “你连吾是谁都不知道,又哪里来的胆量敢与我玩笑?”

    那一方存在的怒火却不见减轻,反而血海之上的黑风怪浪更加汹涌了起来,直惹得海天相接,方行被吞没在了里面,身周念力正在飞速的下降,声势可怖让人心间发寒生凉……

    “哎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呢你……”

    方行这一惊可是不小,只吓的急急大叫了起来。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