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九九八一命

掠天记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九九八一命

    太上道为他们的万年遗徒留下了一个难题,方行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一直只想获得太上道的传承,但却不想承担那责任的他,在获得了太上第九经之后,却现了这样一个大难题,太上道留的后手,根本就不是他可以自如的选择承担与不承担的,那根本就是一条死路,在得到太上第九经之后,他便已经明白了过来,只要他还想在修行路上继续走下去,便会走上太上道统为他安排的路,除非他悬崖勒马,再寻一人来代替自己,然后散去修为隐居

    也即是说,就此中断自己的修行路

    这种感觉,比他在天元时失去了修为的那十年里还要痛苦,因为那十年,不是他想失去修为的,心还在,只是没了本领,但如今,他若是后退了,那就连心也失去了,一旦选择了放弃,就真真正正的失去了所有的希望,以后再也不可能回头了,只能永远的消失

    但他若不做这个选择,就只能按太上道定下的轨迹,一步一步朝下走!

    而那条路的终点,是死路!

    甚至不仅仅是死路,还要搭上很多的东西

    这个问题实在难做回答,足以困扰任何一位修行者!

    但方行并没有考虑多长时间,甚至可以说,只用了不到三息功夫,便确定了下来!

    “我已经受够了那十年里不得自在的感觉了,再来一回怎么抗得住?”

    “哪怕是自取灭亡,也要疯狂一把!”

    “况且”

    “所谓的死路种种,也不见得就真是死路,在别人眼里看这是死路,那是因为别人走不通,但我是谁,我是帝子哦不,我是方大爷,在小爷面前,那就没有走不通的路”

    “你们这万古难题,不见得就能难到我”

    方行癫狂的笑声之后,很快,便又响起了阴狠的自语,像是在下定某个决心。

    然后,他冷冷大喝:“这条路,我走了!”

    在这一刻,方行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也是前所未有的霸道!

    有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绝然,自他脸上浮现,无比的坚定

    与此同时,他神魂之力暴涨,下方那个被八十一道铁锁紧紧缠绕的巨大本身,也在这时候忽然间睁开了双眼,第一次看到了这一片虚无的世界,看到缠绕在自己身上的九九八十一道命数,然后,血海世界的方行,忽然间抬起双手,结成了一个法印,在这天外天之间,方行也同样抬手捏起了法印,一股难以形容的滔天巨力从他身上崩了出来,浩荡无边

    “嘎嘣”

    那种浩然力量,迸,缠绕在方行身上的一条铁锁,霎那之间被他挣断!

    在挣断了铁链的一霎,方行的内心深处,似乎有种莫名的力量爆开来,这种力量一直就在,从诞生的那一刻就在,人人体内都蕴含着,但却被那九九八一命锁给封住了,但在这时候,方行挣断了那一条铁链,却像是为那种力量释放了稍稍的封印,泄露了一丝

    虽然只是挣断了一根铁链,泄露了一丝力量,却代表了一种绝然!

    也代表着,方行一步迈了出去!

    他朝着那没有任何希望的道路,跨出了一步!

    然后,就再也无法回头了

    可仅仅是迈出了一步,显然不足以填补方行的野心!

    挣断了一条铁链之后,方行反而脸上的狠劲更强了些,一咬钢牙,一身浩荡法力再度暴涨了起来,比刚才还要旺盛得多,那种种力量,皆是他平时积累下来的底蕴,在这时候,被他分毫不胜的鼓荡了起来,要去斩断更多的命数,说来也奇怪,在他号唤这所有力量的时刻,居然有一道剑光突兀的出现了,仿佛来自天外,带着一股子根本不容人抗拒的威严

    而以这剑光为中心,无尽的力量附着于上,却是化作了一口贯穿无尽虚空,有着可怖力量的长剑,在方行的意念掌御之力,撕裂剑下的一切,狠狠的向着第二条铁链斩去

    “嘎嘣”

    第二条铁链也斩断了,消失在了无边黑暗的虚空之中。

    再之后,方行甚至来不及去感悟什么,便再次挥剑,斩向了第三条!

    “哗”

    又一条铁链被斩断,方行的双眼之中,已经有血腥光芒在闪动!

    轰!轰!轰!

    周围的血海之中,忽然间被神秘气机引了三道通天巨浪,每一道血浪都有九百九十九丈高,那已经根本不算是血海,就像是有三道神秘的力量在这时候出现,影响了那血浪,居然使得这本来就完全由浮屠天意控制血浪,有了通天彻地之能,其势几若击碎苍穹

    “他的气机变了!”

    太虚宝宝大吃了一惊,下意识的道:“他明明没有仙命,修为怎么却提升了?”

    无怪他诧异,因为修行界里的常识便是,修行到了一定境界之后,便需要仙命才能继续修行下去,尤其是此时的方行,他根本就已经走到了圆满境界,若无仙命续接后路,那应该是寸步难行才对,但在这时候,太虚宝宝却分明感觉到,骷髅神宫里的方行,居然气机在暴涨,而且是一截一截的暴涨,瞬息间便连涨了三次,那种度,简直让他心生恐惧之意

    哪怕早就听浮屠怪树说过,太上道传承的弟子不需仙命,见到这一幕,也无比诧异!

    而在这时候,浮屠怪树也在大叫:“我哪知道,太上道弟子一向如此讨厌”

    不过嚷嚷了没多久,他却忽然间震惊闭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眼神极是古怪,半晌之后,他几乎带着哭腔大叫了起来:“天啊,为什么又感觉到了我的气息,你们这些蝼蚁,究竟把我当成了什么?生蛋的母鸡?守护佛宝的护法?炼剑的原料,还是不死的实验品?”

    声声悲凄,可真不是假装出来的!

    “看样子凭我如今的积累,也只能先斩断这三条命数了”

    而在太虚宝宝与浮屠怪树一个震惊一个大哭之时,方行也已经停了手,在他想斩向第四条铁链之时,那一道剑光之外的力量却已经消失无踪,而剑光也化作了护身法剑一般的东西,银蛇一般,不停的在方行虚空本相的面前游走,他亦稍稍冷静,知道如今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心下倒不甚遗憾,甚至觉得惊喜,凝神自悟片刻,他便笑了起来,笑的无比畅快!

    “太上道想让弟子们走上一条绝路,但这断头饭却给的很是丰盛”

    “虽然这一步迈出去,走上的是一条死,但不得不说,这条死路,真是平坦啊!”

    缓缓闭上了眼睛,他可以感受到的,在斩断了三条命数之后,他整个人的修为都已经向前迈出了一大步,普通修士拥有了仙命才过去的门槛,如今已经被他轻轻松松跨过

    这种修为上的提升,可不仅仅是力量的提升,更多的却是开悟与明了。

    望着在自己身边游走的剑光,他也忍不住低低笑了一声,摊开了手掌,那道剑光,便如同一条小小的银蛇一般,蜷在了他的掌心,甚有灵性,这却是他曾经在青云宗时,观玄棺斩图而得到的一道天意剑光,这剑光极难驾驭,只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才会为他所用,平时甚至是请都请不出来,可在他绝决的迈出了那一步之后,这剑光却主动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而更让方行觉得有意思的是,这剑光居然隐隐也与浮屠天意有所关联

    当然了,剑光只是剑光,只是一道剑意,却不是真正的剑,看不出具体的关系!

    方行也不理会这些,毕竟对于他来说,这道剑光,实在已可算是威力不凡!

    “呵呵,仙命”

    “原来仙命,说白了就是如此简单的东西”

    他收起了剑光,又喃喃自语,面带冷笑,轻嗤一声,回归到了血海世界,再睁开眼时,世界已大有不同,因心间有所领悟,整个人的气质也变了一些,此前的他,因收了帝流的肉身,气质锋芒,有时候反倒会被这肉身夺去,但如今,却是他的锋芒更胜肉身一筹了

    “呵呵,且不说将来如何,下面的事倒是有趣了!”

    方行自语,然后便再不犹豫,一步踏了出去,回归血海世界,他起身走出骷髅神宫,然后就看到了皆是一脸惊惧看着他的太虚宝宝与浮屠怪树,淡淡开口道:“走吧!”

    太虚宝宝呆了一呆:“去哪?”

    方行道:“当然是出去了,干点好玩的事情!”

    “哦!”

    太虚宝宝呆了一呆,急急的跳了起来,小跑着站到了方行身后,乖的无可挑剔。

    然后方行就转头看向了浮屠怪树,目光古怪。

    浮屠怪树忽然间就哆嗦了起来,惊骇的枝叶都在颤抖,带着哭腔道:“饶饶命!”

    而方行则在看了它半晌之后,才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放心,我不吃你!”

    浮屠怪树登时大喜,但还不等它说话,方行便又补了一句:“不过我有话要交待你!”

    浮屠怪树一呆,谄媚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您老还有什么吩咐?”

    “哼!”

    方行脸色忽然一沉,冷喝道:“记得给我保密,不然回头我弄死你!”

    “好嘞,您放心吧,打死我也不说”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