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魔祖杀人法

掠天记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魔祖杀人法

    魔祖真不是个好东西啊……

    愈是运转了魔祖的神通法门,方行便愈是肯定了这一点。魔祖的剑道精要在天元时便已经传给了方行,但不到某种契机所在,方行也是无法挥并且将这剑道催动到极致的,不过如今倒是走了大运,赶上了这浮屠天,还真个让他看到了某种契机所在,让他有了这么一个环境了解这魔剑剑道的精要,甚至在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领悟到一种更为脱的法门……

    而魔祖的剑道,其实说起来也不甚复杂,这就是一种杀人法!

    与许许多多正面相较,强行胜,弱者败的法门不同,在这这法门面前,根本就没有强弱之分,只有不同需要宰杀的对象,最多的区别也只是有的难杀一点,有点容易杀一点就是了,总之无论是仙是神,都有破绽,寻见了那破绽,就可以一剑了却,当然了,这种法门自身也有最大的弱点,那就是一剑了却不了对手的话,自己就会陷入极大的凶险之中,有可能落败!

    太上破阵经里记载的武法,是堂堂正正,煌煌武道,而这魔祖的剑道,却是又补上了另一重道理,更多的是讲究智慧与修为之外层面的较量,方行能够一剑斩杀风君,便是借了风君心灵上的破绽,否则的话,对付这个修为极高的丑男人还需要废很大的一番劲的……

    当然了,雨妾居然是这么个反应,倒也真让他没有想到!

    活的太久果然不是什么好事,人情味都被无尽的岁月消磨光了,雨妾弃风君于蔽履,除了在绝望里痛苦死去的风君外,其他诸人居然丝毫不感意外,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呵呵,不过屠仙的感觉却也真的……够爽啊!”

    而这一剑斩了风君,方行却也是兴奋异常,直觉得有某种变化出现在了自己身上,在他身上,开始有淡淡的魔烟蒸腾了起来,而那一道犹如银蛇一般围绕着他转的天意剑光,也在这时候似乎沾染了些许血意,显得更灵活,某种程度上却也显得更为锋利了,方行心间明了,这正是魔祖法门的另一个特点,那便是以人修剑,斩得人愈多,剑意便会愈强,愈锋利!

    而在如今,他斩得可是太乙境界的上仙,或许论起实力来,神屠太岁与风君差别不大,但论起了底蕴,以及给方行带来的好处,那神屠太岁却无法与风君相比,最起码方行如今斩了风君,便立时感觉到了某种强烈到可怖的力量加成,这并不是来自于屠浮天给予的冤孽,而是魔祖的神通法门里便有的东西,化成了一种加持在了方行的剑光之上的特殊力量……

    由此倒也不得不说,魔祖确实是个奇才,别人经历了浮屠天的杀戮之后,估计一辈子都不愿再回想起来,但这厮却把这一类的经历当作了灵感,创出了他独具一格的剑道……

    “帝子,你何时成了这等鬼鬼崇崇的小人,可敢过来与我正面一战?”

    也就在方行斩杀了风君,惊跑了雨妾之时,远处一抹刀光狠狠斩了过来,却是青邪掌座关飞兴借着他刚刚斩杀了风君的间隙,急急赶了过来,刀光如匹练,直接漫过了长空,恶狠狠的朝着方行头顶斩落,在他身边的散仙一个个如苍蝇一般追赶,也被他抛诸于脑后!

    “我看起来像是会与人硬碰硬的傻子吗?”

    面对这一刀,方行也不敢怠慢,脚下踏出了逍遥身法,直迎着那一刀冲了过去,但也就在他整个人都被那一刀笼罩之时,却身形诡异的一折,居然就从那刀光之下窜了出去,然后青烟笼罩,直接消失在了虚空之中,而在关飞兴身边,那一批追赶着他的散仙里,却莫名其妙的多了一道身影,跟着他们一起大呼小叫,驾御着各种神通宝光向着关飞兴冲了过来!

    “可恶!可恶!”

    以关飞兴之能,也只是目光一凛,直气的七窍生烟,蓦地一声大吼,运转了全部仙力,刀光在这么一瞬间暴涨,居然化作了一道长河,突兀至极的浮现在了那一群散仙的上空,里面蕴含着数之不尽的刀光与凶威,仿佛是一条杀气汇聚的大河,崩碎了整片整片的虚空!

    “啊……”

    “快逃……”

    那一群朝着关飞兴冲了过来的散仙,一个个惊慌失措,赶在最前面的几个,直接便被关飞兴那可怖的刀光给抹煞,惨叫着从半空跌落了下来,另有一部分则是吓出了一身冷汗,转头就逃,作鸟兽散,毕竟迎着堂堂上仙的全力一刀,胆子再大的散仙也不敢硬接……

    “想逃?作梦!”

    关飞兴狠狠咬牙,目光死死盯住了那群正在逃走的散仙,迈开大步,急急赶了上去,刀光如匹练,纵横半空中,赫然是要将那些散仙赶尽杀绝,连同着躲在了他们里面的方行一同斩杀,一边追赶,口中还在大喝:“帝流,若不想死,还我青邪一脉至宝来……”

    “什么至宝?”

    可也就在关飞兴那一刀恶狠狠斩了出去之后,却突兀的有一个声音在下方响了起来,刚才那几个看起来被关飞兴这一刀斩杀,正向下跌去的散仙尸里,居然有一个忽然间“活”

    了过来,身形一道剑光突兀之极的出现,由下而上,狠狠的朝着关飞兴肉身刺了过来!

    “此子奸猾!”

    关飞兴直接吓出了一身冷汗,他注意力只在那些逃开了的散仙里,只以为方行躲在他们之中,何曾想到,这厮居然是躲在了“死尸”里面?此时他的刀已经斩了出去,一口仙气吞吐,正是旧力已近,新力未生之时,迎着这一道剑光,实在是凶险到了极点,直惊的他大叫一声,索性将手里的刀都扔了出去,而他整个人则身形强行扭转,斜斜向着左上方窜去!

    “嗤!”

    方行由下而上,与关飞兴的身形交错而过,一道大腿带着一溜儿血花飞了出去,而逃到了百丈之高的关飞兴此时也不知是吓的,还是痛得,已经冷汗满额,呼呼喘着粗气!

    “这简直就是防不胜防啊……”

    关飞兴明显心有余悸,对方行的痛恨到了极点,但也多了一股子恐惧之意。【愛↑去△小↓說△網 .ai qu xs】

    时至如今,他总算承认了方行的可怕。

    那种层出不穷,难以意料的刺杀,实在是太可怕了!

    偌若是正面相斗,他真个不会怕方行,但在有这么多的散仙围攻的混乱局面里,却总是可以给那厮营造出种种可以善加利用的机会,自己稍不留神,那就是丧命的下场啊……

    他总算明白了这厮为什么现身之后,便先要挑起诸散仙对他们的围杀!

    “对了,我还没有问你,我那个小瞎子丫鬟呢?”

    方行此时也像是刚刚想到了一个问题,皱着眉头向他看了过来,却是到了这时候才想起了小盲女来,当时事突然,他跃入天绝之时也顾不上她,不过想想,这小丫头肯定会被关飞兴保护了起来,一时半会也不见得会有什么凶险,制定了这关飞兴,再问出来便是!

    “丫鬟?你居然把她当丫鬟?”

    关飞兴都呆了一呆,旋及冷笑起来:“你可知道她是谁,就敢把她当丫鬟?呵呵,都说帝流狂妄,如今一见你果然狂的不着边际,不过也罢,你既然命青萝将她带走,那却是你们所做的最大错误,那是引祸烧身,哈哈,我倒是迫不及待看你们后悔的表情了,现在废话少说你最好将我青邪一脉的至宝交出来,否则的话我青邪一脉将会不惜一切,也要……”

    “也要什么?”

    方行一听得青萝仙子带走了小盲女的事情,整个人立时大怒,表情一狠,直接朝着关飞兴再次冲了过来,口中同时大骂:“连个孩子都看不好,这样的废物还有什么用?”

    “那他妈能当孩子视之吗?”

    关飞兴大惊复大怒,反手便是一掌挥了下去,滔天仙芒如暗潮狂涌。

    “哎呀我靠……”

    方行迎着那仙芒,却是大吃了一惊,身不由己向下急坠。

    直到了这时候,才意识到在真正的修为与力量上,自己终究还是与那些太乙上仙差着不少的,他虽然走上了太上道统与众不同的修行之路,但也不是一步登天,如今自己挣脱了三条命数,只能算是正仙境界,而若想在力量上与太乙境界的上仙硬拼,恐怕至少也要斩断九条命数之后才行,刚才自己却是太过得意,实在是有些小瞧了太乙上仙的神通力量了……

    “机会难得,杀……”

    也就在方行身形下坠的一霎那间,正于不远处窥视这片战场的雨妾,以及一直神情淡淡,仿佛置身事外一般的仙君重霜,同时大喝出手,而后一道王座划破长空,带着森然霜气直向方行迎头镇压了过来,所过之处,大地都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冰霜覆盖了万事万物!

    就连雨妾在一瞬间挥拪了出来的雨滴,也在他的霜气加持下,化作了千百柄银光闪闪的利剑,交织纵横如大网,铺天盖地的向着方行刺落了下去,竟是一恍神间便跌入了绝境之中!

    “妈的,这魔祖的杀人法漏洞太多了,也不爽利,那倒不如让你们看看……”

    而在这时候的方行,也正狠狠咬着牙:“……小爷我自创的屠仙法!”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