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截道仙班

掠天记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截道仙班

    各人自有各人的缘法,敖烈毕竟是真龙血脉,心高气傲,不愿一直受方行庇护,甘冒凶险前去磨励自身,但其他人却并非都有这恒心,鹿叟便决定留在方行身边,助他统御仙兵,不过也并未放弃寻求道心的希望,只打算一边修行一边参悟了,而欢喜蛤蟆本就是个妖类,更没有那等远见常识,它与文先生一般,能得仙命,成为长生仙人,便已经是喜出望外的大好事,道心通明之事不在考虑之内,都愿意留在方行身边,帮他炼兵炼阵,以作辅佐!

    而龙女,她如今的修为其实尚浅,连九劫也未渡过,还需要很长的修行之路,方行虽然将仙命给了她,她却也不急着成仙,心间打算,最起码也要修到了散仙巅峰之后再说

    至于那十位仙境里便追随了方行的求道者,根本就不愿多想,皆愿成仙!

    于他们而言,此时也不去想什么道心澄明之事,只愿追随方行。

    “既然各有各的决定,那就一起出去吧,以前冒然出现在三十三天,也担心身份容易曝光,可如今借着这浮屠天界的厮杀,却也正好抛头露面,不必再担心被人识破了”

    方行定下了大计,心间也自畅快,起身说道。

    如今他还可真可以放心的带这些人出去了,不必担心身份泄露,毕竟这浮屠天短短时间里死了十万散仙,可冒名顶替的太多了,而且他带了这三百仙兵出去,也无人有那功夫挨个盘查,鹿叟等人虽然来历神秘,却也恰被他们遮掩住了,便是真名示人,也难引人怀疑!

    “你的修行之事却又如何?”

    临出识界前,龙女有些担忧的问,如今方行手头上有这么多的仙命,按理说就该弥补自己的寿元,重归自己的肉身了,可她却留意到,他居然一点儿也没有换回自己肉身的意思,仍是打算继续冒充帝流,心下也不禁有些生疑,生怕这里面有什么自己不了解的古怪!

    “呵呵,暂时是不能取回肉身了,此事复杂,回头再说吧!”

    方行对这个问题也未多言,轻声的一笑,便带头离开了识界

    而如今,浮屠天存活了下来的三百三十余位散仙,皆已在方行的卷轴之上留下了名字,自此生死大事,便只在方行手中了,心里也在期待着,不知自己能否得到仙命,却未留意到,天空忽然间血茫茫一片,大雾遮掩,不见人影,再之后,他们中间,已多了数人

    “神魂留印,天命有归,自此之后,尔等皆为我截道仙兵,有功者赏,有过者杀!”

    方行身形现在崖上,冷声大喝,声传万里,大手一张,那一道在空中的卷轴便朝他飞了回来,落在了他手上,目光逐个扫了过去,而后脸色一板,严肃道:“忽然之间多了三百多人,也该立立规矩了,总不能都没名没份的,鹿老头,就先从你开始吧,今儿个小爷我正式邀请你入咱们截道,来给我做个二总管这可是光宗耀祖的事儿,你干不干?”

    “”

    鹿叟也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正经,整个人都噎了一下,下意识道:“大总管是谁?”

    “是一只大鹏鸟,在老家呢”

    方行有些不耐烦了起来:“人家可比你入门早,这辈份不能乱!”

    “总感觉这不算什么光宗耀祖的事啊”

    鹿叟没想到自己得到了邀请,身份反倒低了一辈,颇有些无语,但事已至此,还能说啥呢,仙命都拿了人家,自己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实现了,与这小子的因果也斩不断了,况且也知道方行邀请自己,实际上是真的相信自己,便挥挥大袖走上前去,拱手道:“多谢教主!”

    “哈哈,客气客气!”

    方行给他在卷轴上留了名,便又看向了文先生与欢喜蛤蟆:“要不你俩也做个长老?”

    那口气一看就有些信不过,可文先生与欢喜蛤蟆却不敢有半点怨言,也不敢像鹿叟那样多问些什么,急急从人群里站了出来,拱着手道:“承蒙教主厚爱,不敢有违,必尽心效力!”

    方行便也给他们留了名,然后又看向了那十位从仙镜之时便追随自己的人,这十人已经决定要为他效力,而且认识他们可是比较早,从信任程度上来说,他们十个也比这三百余散仙靠谱,给个名份是有必要的,便一番沉吟,封了他们十人一个护法的名头,追随左右。

    “来来来,老三,也不能忘了你,在你离开之前先定下来吧,你是我小舅子,天生就与我们截道断不了关系,今天姐夫我正式邀请你入我截道,坐第五把交椅,你看如何?”

    分完了其他人,方行才有些认真的看向了敖烈,笑着开口。

    “才第五?”

    敖烈这脸色却比鹿叟还难看,他自然早就知道方行不会落下自己,如今一听自己的位子是坐交椅的当家,虽然名称不伦不类,但这位子代表的意义重大却是知道的,心下也很是满意,只是听说了自己才排第五,让他心里颇为不爽,觉得凭自己这关系,怎么也得排老二!

    “前面四个有人了,你就凑合下吧!”

    方行瞪了他一眼,却是不肯给他松口的。

    “那好吧!”

    敖烈被龙女推了一把,也只能上前,承认了自己是老五的事实。

    “再后面,就到你们了!”

    分封完了自己人,方行才看向了下方的三百余仙兵,目光一凛,直接道:“知道你们都在等着仙命呢,,废话也不必多说,仙命我有的是,但也不可能一次便满足你们三百余人,这一次先赏三条下去,并封为仙将,其他人也不必遗憾,跟着本教主,好处多得是”

    说罢了,便从人中指点了三人出来,这三人却也都是他有印象的,一个是那位半截兄,一个是在围杀诸上仙时最为勇猛的,还有一个却是方行留意到了,乃是实力最强悍的!

    这三人被择为仙将,自然感激不尽,尤其是半截兄外的其他两人,急急谢恩。

    半截兄的仙命已经给过,再给了这二人仙命,便已万事大吉,而其他没有得到仙命的,心里纵然还有些不快,却也别无选择,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一次能在浮屠天活了下来,便已经是万幸,况且,他们的神魂烙印都已经在方行的名单上了,也没有别的选择可作!

    “呵呵,我截道再添三百大将,可喜可贺,当然要大宴一场!”

    方行最是喜欢大吃大喝,如今自觉分封已定,便自识界之内搬出酒肉灵果,请众人同享,因这一场仙宴便在分封仙命之后,因此鹿叟等人倒专取了一个名目,便将它唤作仙命大宴,方行一听倒也觉得有趣,干脆便又拿出了一条仙命,让人痛饮,不可以法力炼化,最终酒量最强者可得仙命一条,这也实在是震惊了诸位散仙,觉得这位教主做事实在是有些儿戏

    不过仙命就在面前,谁不想要?

    一个个的,立刻就挽起了袖子准备开喝了,气氛倒是立刻热烈了起来!

    “我该称你作帝子殿下,还是教主大人?”

    正畅饮间,青邪掌座关飞兴却来到了方行身边,一脸的苦笑,低声问道。

    “还是叫教主吧,你叫我帝子殿下,总觉得像是在叫别人!”

    方行还真个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微笑回答。

    “教主为何还不杀我?”

    关飞兴倒也从善如流,直接接受了这个称呼,然后坦然问道。

    “事情还没问明白,当然不能这么着急杀人了!”

    “教主是要问那小女孩的事情吧?”

    关飞兴显然早就想明白了方行的目的,这次过来,便一切坦荡相告。

    方行拍了拍手:“说吧!”

    关飞兴倒是怔了一怔,苦笑一声,才正色回答:“她不是普通人”

    见方行皱起了眉头,知他有些不耐烦,急忙续道:“教主莫急,听我慢慢道来,那位小女孩,实际上我也很难说清楚她究竟是谁,与旁人猜测不同,此女并非我青邪仙王之女,亦非她的转世之身,实际上,她应该算是青邪仙王留下来的留下来的一个信差?”

    “信差?”

    方行这回可真是呆了一呆,凑到了嘴边的酒坛子都放了下来。

    “在下不敢相瞒!”

    关飞兴却正色道:“三十三天大乱已来,仙王征战,时有殒落,便是吾主青邪仙王,亦为赤帝所败,真身殒落,但临死之际,曾经释放一道神念,传训于我等旧部,只言自己已经将一个绝世大秘于当时路过她殒落之地十万里外的小女孩身上,并已将自己生前最为珍爱的旧琴给了她,我等青邪诸部,谁可找到此女,并将护送去祖地天元,便可拿到那具瑶琴,获得她留下来的传承地,亦可借此琴继承青邪仙王权柄,但凡青邪旧部,皆须拜琴主为尊”

    “难怪你一直想抢那琴”

    方行眉头皱了一下,紧跟着问:“那丫头身上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我不知道,说实话也不感兴趣”

    关飞兴苦笑了起来,摇了摇头,道:“青邪仙王临死之际传送而来的遗念,十分模糊,只说那秘密与天元祖地的某个计划有关,让我们一定要将那女孩送归祖地之后,才能拿到那琴,但说真的,那太遥远了,也太危险,我们无人打算送她回去,只关心青邪权柄”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