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她还是个孩子啊

掠天记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她还是个孩子啊

    “来的够快的……”

    方行在这时候也抬头看了一眼那大罗金仙,心想挑战的时候终于来了。【愛↑去△小↓說△網 .ai qu xs】

    青玄域主可是赤帝手下元老巨头,统御一方天界,方行又怎么可能没考虑过如何与他见面?他也早就知道,青玄域主人老成精,千年之前便识得帝流,却是自己扮成了帝流以来最大的挑战,面对青萝的时候,那丫头实际上也很有可能瞧破自己的伪装,只不过她心里有鬼,却一直都没有正眼瞧过方行几分,而她的态度,在某种程度上,也让方行想到了什么……

    方行,或说所有人眼中的帝流,在此时冷冷笑,并不开口,那位大罗金仙青玄月,却在这时候心里也冷笑了一声,目光淡淡的扫过了方行脸上,甚至还有一道神识探测了一下方行的修为,面上不动声色,淡淡笑道:“此前听人谈及,说帝子并未殒落,千年之后现身上玄城,老夫还不敢相信,如今亲眼见到了,才知所言非虚,于我赤帝一脉,实在可喜可贺!”

    方行点了点头,仍然不说话。

    在别人瞧来,倒是以为他这沉默,是对青玄域主深深的忌惮!

    “呵呵,千年之前,殿下见了老夫还会唤一声青玄叔叔,如今千年不见,却忘了我不成?”

    而青玄域主说完了客气话,见方行只是笑着,一声不吭,也不动声色的笑着道。

    “忘是忘不了,只是在想,你见了我是真个高兴,还是假的高兴!”

    方行终于开了口,神情古怪,似笑非笑的看着青玄域主。

    “呵呵,这还能有假?”

    青玄域主被方行这么一问,却也微微一滞,而后仍是满面堆笑的说道:“难道说……”

    “直说吧,青玄叔叔来找我,是想做什么?”

    方行此时盘坐在骷髅神宫上面,懒洋洋的,换了个姿势,笑着打断了青玄域主的话。

    “自然是来接帝子回大赤天的!”

    青玄域主非常不喜欢帝流打断自己话的模样,本来他还有许多问题要问,但方行抢过了话口,他也只好先回答,再徐徐回到自己的节奏:“殿下还活着的消息,已经传回了大赤天,实在是让人震惊啊,只可惜殿下不该这么长时间都不回大赤天的,否则消息早一会传回去,也能赶在仙帝封关之前,好教他老人家高兴高兴,现在……唉,别的话就不要说啦,三位仙尊也非常担心你,特谴老夫回来,要急着将你带回大赤天去,到仙帝关前叩……”

    “仙帝闭了关?”

    青玄域主的话里的深意,本来是想指责方行不孝,但无意中透露了出来的内容,却让方行心间一动,得到了一些其他的消息,心里倒是也松了口气,而后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头是一定要磕的,不过我还有些别的事要做,等忙完了再回去吧!”

    方行笑着开口,似乎在与青玄域主打商量。

    “胡闹!”

    没想到的是,他好声好气的商量,但青玄域主的脸色居然板了起来,显得极其不悦,以一种长辈训斥晚辈的口吻低喝道:“你千年之前冒然出手,自此消失,可知仙帝多么为你担心,如今好容易重现世间,不赶紧回大赤天去让仙帝放心,还在外面浪荡些什么,又有什么事情比起仙帝来更重要?跟我走吧,三位仙尊已有严令,命我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带你回去!”

    “哎哟我去,这是要用强么?”

    方行都忍不住呆了一呆,旋及笑的更为无语了。

    “这下坏了……”

    鹿叟等人也忍不住担心了起来,以青玄域主大罗金仙的修为,想要将方行强行带回大赤天去那可真是一点也不难啊,而方行本来就是个冒牌货,到了大赤天之后,不露馅的可能怕是也不大,心里都在苦苦想着,不知道在这等绝境里,究竟该用什么方法才能帮他脱身……

    “这老东西怕是真敢动手,强行押我回去……”

    方行微微眯起了眼睛,而后心也横了起来:“这可是你在逼我!”

    “回我自然是要回的,不过回去之前,却要先见一个人……”

    虚空寂寂里,方行沉默良久,才轻轻开口,像是深思熟虑了一番。【愛↑去△小↓說△網 .ai qu xs】

    “哦?你要见谁?”

    青玄域主也忍不住微微一怔,开口问道。

    方行目光忽然直直向他看了过去:“青萝妹妹为可没有随青玄叔叔一同前来?”

    “你要见青萝?”

    青玄域主目光陡然冷厉了起来,半晌才徐徐吐气道:“不妥吧?”

    方行歪了歪脑袋看着他:“有何不妥?”

    青玄域主实在是不愿再让青萝与这位早已今非昔比的帝子相见,免得以前那些恩怨耽误了她的前程,便想着倒不如把话说的严厉些,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已经有了计较,冷冷开口道:“青萝与帝释殿下已有婚约,说起来还是帝流殿下的嫂嫂,你与她不宜多见……”

    方行笑了笑,正要开口,青玄域主又淡淡跟了一句:“曾经是非种种,皆化尘埃,我也知帝流殿下曾经与小女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儿时之谊甚厚,但现在毕竟非比往日,帝流殿下便不要再留恋什么了,甚至提也休提,否则听在了旁人眼里,难免不说殿下无礼至极!”

    “额……”

    就连方行也没想到青玄域主会这样说,实际上他也没想到青玄域主对浮屠天内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否则的话,这个老东西大概就不会再冠冕堂皇的说这么一番话了,居然一时搞得场间气氛都有些尴尬了起来,就连方行手下的仙兵,也有不少人偷偷侧目瞧向了方行……

    毕竟堂堂帝子,被人这么说到了脸上,实在是颜面尽失啊……

    这特么可是你逼我的……

    方大爷向来都是个要面子的人,如今哪怕明知青玄域主对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这具皮相,心里也不免有火,干脆的心里一横,直接冲着青玄域主冷笑了起来,而后声音如雷,带着一股子狠劲儿,忽然间便开了口:“那若是我见青萝一面都算失礼,想着念着就算无礼至极的话,这个被我睡腻了的女人却嫁给了我大哥,岂不是更丢尽了我大赤天的脸面?”

    “嗯?”

    “额……”

    方行说话时运转了仙力,声音荡荡,扫遍四域,几乎让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一下,可算是惊呆了所有人……

    毕竟这个料,也爆得忒狠了些……

    千年之前,帝流殿下与青萝仙子关系匪浅的事情,并不是个秘密,甚至还一度成为了三十三天的佳话,可千年之前是千年之前,千年前旁人有多赞赏这一对,如今便有多不敢提及这一对,甚至连提也不敢提,可如今,方行却等若是抛出了一个炸药筒,一下子就把人炸蒙了,联想到千年之前的种种传闻,莫名其妙的,居然立时就有人深信了这件事的真实……

    须知道,哪怕有了婚约,帝释大人与青萝仙子也是相敬如宾,并未有逾矩之兴的啊!

    毕竟帝释大人与帝流大人不同,举动沉稳,循规蹈距,自不会私下苟且……

    因而在世人眼中,青萝仙子如今可是冰清玉洁之身!

    但谁又能想到,这个冰清玉洁的青萝仙子,原来在千年之前就已经被……

    “帝流,你胡言乱语什么,胆敢污我女儿清白?”

    青玄域主也反应了过来,忽然间一声暴喝,双眼都变成了血红色,甚至在他脸上,都有无尽的杀机凝聚了起来,恐怕若不是忌惮帝流身份的话,早就直接一掌拍过来了……

    毕竟方行说的话太狠了,这根本就是要一棒子把她女儿打死啊!

    “你在意你女儿清白,我却只在意我女儿的性命……”

    却不料,他大声,方行更大声,居然一脸的愤怒,额头青筋暴露,恨恨的大喝了起来:“那女人千年之前,与我山盟海誓,至死不悟,却没想到,我只是被镇压千年,她便投进了我大哥怀里,这倒也罢了,我帝子不愿强求于人,只会怪自己瞎了眼,可是让人没想到的是,她居然如此心狠,偷偷生下了女儿不说,还不养在身边,而是直接送死,任她自生自灭!”

    他越说越激动,最后时,眼眶都红了,活像是一个愤怒的父亲:“你还有脸问我为什么不回大赤天,我告诉你为什么不回去,因为我在找我的女儿,老天不负,我在巨石部落终于找到了她,可怜这小丫头堂堂仙帝之女,却遭受可怖禁制,如今都没有长大,我找到她之后,也不多说,只想进入浮屠天去找到仙命,为她治病,好好长大,但那个贱女人……她……”

    说着,方行手都颤抖了起来:“她居然又一次暗算了我,把女儿从我身边带走了,青玄老匹夫,现在本帝子告诉你我为何要见那贱人,因为我想要讨回我的女儿,我怕她蛇蝎心肠,会对我那可怜的女儿不利,消灭罪证,好继续做回她那个高高在上,冰清玉洁的仙子……”

    说到了最后时,方行满面悲苦:“毕竟……她……她还是个孩子啊……”

    这一阵子狂风暴雨,倒豆子一般说出来的秘密实在太惊人了,天都阴沉了下来!

    “居然……连女儿都有了?”

    周围无数的散仙,更是惊的眼睛都瞪大了,八卦之心熊熊燃烧……

    “主上……确实……确实有那么一个小女孩啊……”

    青玄域主身后的那位秃头老者,更是惊的眼睛都瞪大了,颤声向青玄域主说道。

    “滚……”

    盛怒之下的青玄域主大雷霆,回身便是一巴掌抽了出去。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