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你好老岳丈

掠天记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你好老岳丈

    论起胡说八道来,方行认了第二,又有谁敢认第一?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再加上那精湛的演技,自己都信了七八成……

    至于其他人,甚至包括了青玄域主在内,可就更分不清真假了,甚至直接被方行的胡说八道搞晕了,毕竟里面有太多可以让人联想的东西存在了……毕竟帝流殿下千年之前确实和青萝仙子关系匪浅,那么二人早就做了逾礼之事也是有可能的吧?而做了逾礼之事,那生出了一个女儿来也确实是有可能的吧?更何况,场间可是有不少人见过帝流殿下维护这个小女孩的模样,而青萝仙子自浮屠天归来之后,带回了那个小女孩的事情也确实有人见过……

    顺着这种想象,那简直就是愈想愈精彩了,跟唱大戏似的!

    当然了,放在聪明人的眼里,漏洞也极多,比如说青萝仙子是怎么做到了生下了一个孩子,却没有被人发现?她将这孩子扔了,此女又是怎么活下来的,而且活了千年之久?帝子殿下归来之后,又是怎么找到她的,更甚至说,那小女孩若真是帝子殿下的血脉,那倒也确实与仙帝有关系,可当初她照出来的血脉,却分明是仙王血脉啊,这又有什么解释?

    当然了,漏洞多归多,却并不影响很多人相信他!

    传言就是这么个玩意儿,真不真假不假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趣,劲不劲爆……

    而这,也正是方行为青萝准备的一份大礼!

    他可不知道青萝与帝流究竟有没有过逾矩之举,不过这可不防碍他施展自己的计划,还记得当初在龙界之时,他无意中说出了一番青萝皮肤很滑的话,红芉仙子便立刻起了杀机,从那时候起,方行便已经猜到了一点什么了,后来青萝仙子非得追杀入浮屠天,不怕被人说她对帝流旧情未忘,却仍然要杀掉自己,只能说,她想掩饰一个比旧情未忘更大的秘密!

    还有什么比旧情未忘更大的秘密呢?

    那自然是冰清玉洁的元阴之身了……

    毕竟帝释是什么人物,那可是大赤天一脉惟一的太子,继承赤帝传承的存在,他的道侣,同样也会与他一同君临大赤天界,王母一般的存在,又怎么可能留下瑕疵与污点?

    而既然青萝不愿留下污点的话,那方行就给她放大一些污点!

    你千方百计要隐瞒这个秘密,那我就干脆的把这件事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来……

    是真是假我不会理会,只需要有人信就好了!

    “住口!”

    青玄域主是明白的,愤然一声大吼,犹如雷电一般,喀喇喇震碎了片片虚空。

    所有人心间都为之一颤,杂七杂八的念头都丢了不少……

    而这时候的青玄域主,则根本就是怒发如狂,道道阴云都受他思绪影响,密布空中,电闪雷鸣,喀喇喇时时撕裂片片虚空,望着方行的目光,甚至已经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机,愤然怒吼道:“帝流,我看着你长大,以前虽然凶狂,却从不会这么卑鄙,如今你无凭无据,居然信口开合,满口胡言,凭空污我女儿清白,这等做法,就不怕丢了仙帝大人的脸吗?”

    大罗金仙发火,谁人不惧?

    就连他御下的诸位太乙上仙,都在这时候战战兢兢,心慌意乱了……

    毕竟,这可是一个一念之间,便可以灭杀场间所有人的存在啊!

    就连鹿叟也暗暗叫苦了起来:“面对着这等存在,你激怒他又没好处,何苦来哉?”

    可显然方行想的与他不同,天生胆子就比天大,在青玄月分明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即将摧毁理智之际,他反而冷笑一声,不仅不退,还更向前踏出了一步,指着青玄月的鼻子破口大骂了起来:“凭空污你女儿清白?亏你说得出口,本帝子金口玉言,作不得数么?”

    青玄域主阴森冷笑:“你红口白牙胡说一通,用心险恶,漏洞百出,还不算污蔑?”

    “胡说一通?”

    方行冷笑了起来:“本帝子可是有证人的!”

    “证人?”

    青玄域主怒极反笑:“随便找个人来便算证人么,老夫随时可找十个八个证明帝子在胡说八道,谁手下没个死士,帝子殿下真以为这等小手段便可以颠倒黑白,取信于人么?”

    “哈哈,我的证人可不是死士……”

    方行笑了起来,忽然间俯身敲了敲脚下的骷髅头骨,道:“老五,出来跟你爹打个招呼!”

    “嗯?”

    青玄域主脸色顿时微变,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然后,他便眼睁睁的看着在方行脚下的那个骷髅头骨大开的嘴巴里,走出了一个俏生生的女孩,生得明**人,虽如花疱一般未曾完全长开,但天生媚色却已初现,此时被方行忽然间叫了出来,脸色还有些迷茫,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在看到了不远处的青玄域主之后,整个人都吓了一跳,下意识想要逃回去一般,而青玄域主在这时候,也彻底惊呆了……

    “我刚把咱们的事情跟你爹说了……”

    方行悄悄传了一道神念给她,然后挺起胸膛大喝道:“丫头,你说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魑儿这可真是吃了一惊,她实际上一直躲在骷髅神宫之中将养,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一概不知,这时候还真个以为方行是在与青玄域主说他与自己的事情,顿时脸羞的通红,情急之下,也来不及细问,只是心惊胆颤的向青玄域主行了一礼,双颊飞红,小声道:“是真的!”

    “哈哈哈哈……”

    方行大笑了起来,指着青玄域主的脸喝道:“老奴才,你还有何话说?”

    “哎呀,怎么能叫我爹是老奴才呢?”

    魑儿听了这一声称呼,登时有些不满的抬起了头来,剜了方行一眼。

    “你赶紧回去,我还要跟他谈彩礼钱呢,老东西见我失势,不愿把你嫁我……”

    方行低声传音,然后让魑儿回去。

    魑儿登时醒悟,豁然开朗般的看了方行一眼,转头就要走。

    “贱婢,你给我站住!”

    青玄域主此时也是大怒,双目喷火,厉声大喝。

    只不过,虽然他是父亲,但却真有点不了解自己的女儿,唤作旁人被他一声大喝,绝计不敢再动一步,但魑儿胆子是真小,被他喝了一声,反而吓了一跳,“嗤”一声逃回去了!

    “你……”

    青玄域主真个险些气炸了,若不是顾忌方行,真想直接冲过去揪她出来!

    对于方行弄的小把戏,他丝毫没想疑心,这时候还以为魑儿是没脸见自己……

    “青玄老奴才,别在本帝子的夫人面前耍威风……”

    而方行也在这时候迎着盛怒的青玄域主大喝了起来,真个是威风凛凛,针锋相对!

    “夫人?”

    青玄域主心间一动,目光凶狠的向方行看了过来:“你与那个臭丫头……”

    “不错!”

    方行冷声一笑,点了点头,道:“我与她情投意合,已定了终身,早该对你换个称呼了!”

    说着,眉毛一挑:“你说对吧?老岳大人!”

    “好……好……好个帝子……”

    青玄域主可没有半分喜色,下意识的就觉得这是帝流的某种报复,本来他与青萝情投意合,但最终青萝与帝释订了婚约,他便故意又哄骗了魑儿,虽然自己对这个出身不正的女儿并不如何在意,但这件事想想却实在是有些气人,更严重的是,魑儿若是作证的话……

    而在这时候,方行也冷笑了起来:“呵呵,若是别的证人难以取信于人,但这个丫头可没问题吧,而且你也少在本帝子面前装糊涂,你是大罗金仙,我就不信你看不出你女儿曾经失了元阴,就算又以秘法弥补了,也定然可以看得出来,你若真认定了是我胡说,好啊,把青萝那贱人叫出来与我对峙,把我女儿叫过来检测血脉,若是不敢,便是心里有鬼!”

    “我的天,你这是在把一位大罗金仙逼疯啊……”

    鹿叟一颗心几乎骇了出来,满面震惊,心间暗暗叫苦……

    果不其然,青玄域主闻言,身上道道凶气盛放,如同道道黑焰,举火焚天,而在这时候,他身上的锋芒甚至已如厉刃一般,直接逼到了方行的眉睫,声音仿佛直从幽冥传来,随时要将方行抹煞:“老奴才?呵呵,你好大的胆,便是仙帝他老人家,也不会唤我作老奴才……”

    “那你自己说,你究竟是不是个奴才呢?”

    方行双臂抱胸,面对着盛怒的青玄域主,目光森然,针锋相对的说道。

    此时此刻,面对着堂堂大罗金仙,他赫然是在争一个气势!

    他知道,将青玄域主逼到了极点之后,此人要么就是盛怒之下一掌拍死自己,要么就是被自己折去了锋芒,老老实实的与自己谈条件,而他,则在此之前,便已经料定,青玄域主一定不敢向自己出手的,哪怕他是大罗金仙,哪怕他是这青玄天之主,也绝对不敢……

    人生在世,蝇营狗苟,但关键时候,就看这么一场赌!

    dt>黑山老鬼说/dt>

    我的老岳丈在哪呢……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