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局面控制不住了

掠天记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局面控制不住了

    聂狂一真的背叛了帝释大人,又或是从一开始就没有背叛过帝流?

    这个念头已经在仙关上面的那位仙将心里止不住升腾了起来……

    他第一个念头就是不信,不信聂狂一会背叛帝释大人,毕竟帝释大人对这疯子可谓仁之义尽,连仙命都给他了,他又怎么可能背叛?当然疯子是不能以常理度之人的,可就算聂狂一是疯子,他也不是傻子啊,须知道,当初帝流失踪之后,他可是所有的部属里第一个投效了帝释大人的,更是甘做帝释大人手里的一把刀,属尽了那些不肯归顺的帝流旧部,更是带头冲进了帝流大人的后宫之中,将帝流大人的姬妾给杀了个干净,这已经是血海深仇了吧?

    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还与帝流大人有和解的余地?

    可偏偏眼前摆出来的情景,又不由得他不信……

    首先,聂狂一既然已经去星空埋伏了,帝流殿下又怎么可能轻易抵达仙关?

    他甚至比青玄天给出的预计时间,还要更早的到达,这说明他路上没有绕路,也没有经历什么大战,简直可以说是一帆通畅的直接到达了此地,而若是这样的话,那聂狂一号称与帝流殿下有血海深仇,又怎么可能真个这么轻易的放他过来,难怪那血海深仇是假的?

    那片殒石海,根本不可能随便绕过,既然帝流这么快的来了,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聂狂一没有对帝流殿下动手,直接就放过了他……

    毕竟,就算帝流殿下本领再强,也不可能毫发无伤的通过那片殒石海吧!

    仅凭这一点,便足以让这仙将生出三分疑心了……

    而帝流大人那满面的冷笑鄙夷之色,似乎胜劵在握,更让他又多了一分疑心!

    若不是真个信心满满,他此时又怎么会这么乖乖的等在仙关之前?

    此时此刻,这仙将心里便已经有了四分疑心,而在他看到,鹿叟奉方行之命传信召唤聂狂一前来冲关,而说出了这句话之后不久,甚至盏茶功夫都不到,前方的星空深处,居然真个出现了腾腾杀气之时,他也忍不住立刻变了脸色,心里对帝流的话又多信了一分……

    “要不要全员戒备?”

    鹿叟在这时候心神也紧张了起来,低声向方行发问。

    “完全不用,就在旁边看戏!”

    方行却是一挥手,制止了他们,而后掐起法诀,身周血雾淡淡流转,一步踏出了仙舟。

    而在此时的外界,星域漫漫,杀气腾腾,所有的仙兵仙将都只关注着前方星域里那正急急赶来的聂狂一,甚至都无人去留意方行那艘老老实实停靠在边上的仙舟,更是没有人注意到,随着一抹淡淡的雾气飘散,偌大虚空里已经多了一条看不见的人影,正在暗中冷笑!

    轰!

    几乎在万里之外,忽然之间一颗拦路的大星,被人的仙剑斩成了两半,硝烟阵阵,而后,一个披头散发,其凶如魔的男子冲了过来,目光之内精光曝露,狠狠的向前扫了过来……

    也就在他真正现身的一霎,这仙关之下,所有的仙兵仙将都皆是一惊,提神戒备。

    聂狂一实在名声不小,没有人敢小觑于他,不将他放在眼里!

    尤其是盛怒之下的聂狂一,在传言里根本就是一个宛若妖魔一般的存在……

    “嗯?”

    聂狂一出现的第一瞬间,目光凶冷,便已经扫过了这一片仙关之前,而后一眼扫过之后,身上的杀气却稍稍的一敛,只是愤然的“哼”了一声,转头就要看向别处,此时的他自然是在找帝流,这一路赶来,他一腔怒火就没有消散过,被那一颗又一颗大星上面留下的“狗奴才”字样几乎逼疯了,如今急急赶了上来,便是想着一眼看到帝流,然后冲上去杀了他!

    可是他刚刚目光扫过了,却没有看到帝流的身影,身上的杀气自是一敛……

    但偏偏,他没有看到,仙关上的仙将却认为他已经看到了!

    毕竟帝流殿下所乘坐的仙舟就那么明摆着停泊在边上,聂狂一看不到,难不成是瞎了?

    他可不知道,聂狂一与方行打照面时,根本就没见过这仙舟的存在!

    在他的意识里,只以为方行是孤身纵掠星域,并无什么帮手的……

    那仙将可不这么想,只是这么一个照面,他心里对聂狂一的怀疑又更增了一分:“这怪物可是被帝释大人派出去伏杀帝流殿下的,就算刚才你是不小心被帝流大人瞒过,绕了过来,然后急急追赶到此,可是此时帝流大人的仙舟就在那里,你却丝毫不为所动,这说明什么?”

    “说明这怪物对帝流大人根本就是毫无杀心啊……”

    心间诸般念头急转,这仙将目光冰冷警惕,骤然大喝:“聂狂一,你……”

    他毕竟是堂堂仙将,做事自然不会那么鲁莽,哪怕心间再怀什么,也要问个明白的。

    只不过,他刚刚开口,却忽然听到聂狂一的一声暴喝:“是谁……谁干的?”

    诸仙兵皆惊诧莫名,就连那仙关上的仙将,也吓了一跳,闭上了嘴,目光冷冷望来。

    此时的聂狂一赫然又已爆怒一片,却是在这时候,已经留意到了仙关上面的“狗奴才”三个大字,这一路赶来,他实在是被这三个大字气坏了,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了他的心魔一般,一触即炸,这一路赶来,所有刻了“狗奴才”三个字的星辰,皆被他斩爆了,无一例外,此时一见仙关之上居然也有这三个字,眼睛立刻红了,一身仙威荡荡就要斩出去……

    与此同时,一个可怖的念头在他心里生了出来:“帝流既然已经留了这三个字在仙关之上,那岂不是说他早就到了这里?难不成早就已经入关去了,进入了域外战场?”

    一想到有可能已经失去了斩杀帝流的机会,他心里的怒火便腾腾而生,压抑不住了。

    那一身可怖的战意勃发,何其明显,仙关之上的仙将更是太乙境界,感应的尤其分明,立刻便发觉聂狂一又意要动手,而且敌意所指,正是自己这仙关,便以为他真个是一到这里,便要强行冲关,只惊的心神都要跳了出来,急急伸手阻止,大喝:“聂狂一,我且问你……”

    “哗啦啦……”

    在这一刻,下方的仙兵也感受到了聂狂一身上的可怖怒火,只吓的皆提起了仙矛,一瞬间如刺猬一般密密麻麻的指着聂狂一,军阵森严,滔天杀气似乎凝固在了星空,一触即发!

    “嗯?”

    在这堂堂军队杀机刺激之下,聂狂一还真个怔了一下,那一剑,究竟是没有立刻斩出去!

    别人都说他是个怪物,是个疯子,但就像方行说的,若真是疯子,岂能活到现在?

    就算那怒火已经快要崩碎他的理智,但还是强行忍住了出剑……

    下意识的,抬起了头来,看向了仙关之上,要听那仙将想要说些什么……

    “我且问你,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仙关之上的仙将,冷声喝出了这句话。

    他自然不能大厅广众之下说,帝释大人命去伏杀帝流大人,你为何没杀,反而让帝流殿下平平安安的来到了这仙关之前,因此只能用这般含混的一句,喝问聂狂一,而且这一句话应该也是够了,毕竟大家对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心知肚明,难道非要我问的很清楚才行么?

    “我干什么去了?”

    聂狂一凶横的抬起了头来,心间暗想,怒火又熊熊燃烧了起来。

    “我他妈去为帝释大人杀人去了,结果苦苦追到了这里,你们居然将他放进去了……”

    他这等人,最受不得冤,那仙将本来就对他有些怀疑,问话之时口吻自然不怎么好,而聂狂一又是心高气傲,哪怕这仙将是太乙上仙也不被他放在眼里,怒火自然更盛了……

    只不过……

    饶是怒火如此之盛,他还是打算喝问一声,最起码问问帝流是不是已经入关了!

    若是能问出这一句,误会也是可以消除的,大家都不是傻子!

    但他这仅剩的理智,却在一个声音响起时来,彻底的崩溃了……

    “狗奴才,仙将大人在问你话,还不快快交待……”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在仙关下方响了起来,蕴含仙威,震荡四方,看起来,正是从仙兵群里传出来的,似乎是某个仙兵嫌聂狂一回答的慢了,便厉声喝斥,这也是一种正常的反应,就连那仙关上面的仙将,也一时没起疑心,只是心里感觉有些古怪,觉得不对劲……

    “找死……”

    但这一句话,听在了聂狂一耳朵里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几乎一瞬间,他便彻底的疯了,疯吼一声,刚刚按捺住的剑气便呼啸着冲了出来……

    剑意疯魔,剑光如匹练,直向着那一片戒备森然的仙兵冲了过去!

    此时此刻,聂狂一心里甚至没有了任何念头,只有无尽的怒火,无尽的杀意……

    但他的本意,也只是一剑劈死那个喝出了“狗奴才”三个字的仙兵而已!

    可在这一剑还未劈到时,又有一个声音大喝了起来:“大家小心,这狗奴才果然要冲关!”

    这么一来,局面是彻底的控制不住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