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大赤天仙帅

掠天记 第一千五百零四章 大赤天仙帅

    “轰!轰!轰!”

    一队一队的仙兵急向仙关赶去,明显聂狂一等人惹出来的麻烦不小,毕竟这仙关乃是镇守退路之关,异常重要,若是人人都可以冲关,关键时候毁掉了众仙兵的退路,那岂不是断人生路?正是因此,一队一队的仙兵急急自星空深处掠来,赶向了仙关,倒是方行这一行人无人理会,任由他们慢慢悠悠向前掠去,那模样跟逛大街也似,居然就这么趁乱深入,一边兴奋的欣赏着场间乱象,一边颇有些好奇的打量着这一方森严的星域战场,仙家防线……

    星域战场依银河而立,与对方星空遥遥对峙,战线扯的极其漫长,两端相距怕不下有千万里之遥,这样长的战线,自然也不可能有足够的仙兵完全布守,因此方行此时看到的战场,却也只是东一簇,西一簇,如同棋子一般座落在一颗一颗的大星上面,排列甚有玄机,有的大星已经被他们炼化,火光冲天,也有的上面宫殿成群,却像是营地一般,倒也别有意境!

    方行心里明白,自己如今映入了眼帘的仙兵布守位置,便是这一片战场最大的机密,因此小心观看,仙舟慢悠悠的从后至前,左右闲逛,而在这过程中,他也尽可能的将这一片战场的仙兵摆布收在了心底,心里倒是略有所得了,这三十三天的仙阵果然与天元不同,已经适应了星空征战,不提战力如此,仅说这些仙兵驻扎的方位,便已经有了极深的道理在内!

    “前后左右,上下中枢,无不暗合阵理,看样子,统率这大军之人颇通阵术啊……”

    鹿叟也看得感慨颇深,倒是觉得这一行大开了眼界。

    “都小心的记下来,将来没准用得着……”

    方行小声的说着,让鹿叟也跟着自己去记这些仙兵的排布。

    而在这时候,那后面仙关之处,仙光已经消敛,想是有人化解了那边的战阵,不久之后,刚刚赶去了那个方向的仙兵也都撤了回来,大部分撤回了驻地,却也有相当一部分,急急的分散了开来,四处寻找着什么,方行知道这估计是有人猜到自己入了关了,在找自己,心里一乐,知道时间不多,就更快速的横穿战场,去看那些仙兵布列,一点一点的记在心里!

    “前方仙舟里是谁,在做什么?”

    也终于,在他们逛悠了数盏茶时间之后,还是引起了人的注意,有一队仙兵手持仙矛,胯下骑着紫睛赤毛的恶虎,踏着虚空拦到了他们的仙舟前面,为首之人森然大喝。

    方行向鹿叟使了个眼色,这老头便微一凝思,示意文先生在这时候表现一下,文先生明白他的意思,便整顿了一下衣袍,走出了仙舟,手捧仙旨,冷喝道:“休得无礼,舟内坐着的乃是帝流殿下,我等奉命赶往域外战场平乱,刚刚才入关,正要找地方递交印信!”

    “果然是他……”

    那一队仙兵人人警惕,他们却正是奉命来找帝流的,此时总算找到了他,也算松了口气,为首之人喝道:“仙帅大人等帝子很久了,却见帝子不至,这才命我等出来寻你,战域之间,非得上命,不得乱闯,帝子殿下唐突了,这就随末将前去总营地拜见仙帅大人吧……”

    “居然还有仙帅?”

    方行倒是有些意外,他这准备工作做的真心一般,还以为在这域外战场,帝释便是最大的统率呢,不过在跟着那群仙兵前去的过程中,听鹿叟一说,才知道大赤天一脉的仙帅并非帝释,而是与青玄域主并称赤帝御下五大仙将的一位大罗金仙,亦是这一次平叛的主心骨,某种程度上,帝释等人,其实只是带领着自己的部属,来到这域外星空历练的,不算统帅。

    那一队仙兵护在方行的仙舟左右,便向仙帅驻扎的中军走去,这一路上越来越多的仙兵过来,将方行的仙舟护在了中间,倒不像是护送,像是押送一般了,舟上诸人也不免有些担心,生怕他们也会对自己不利,便如聂狂一那样,但方行倒不担心,毕竟如今已经入了域外战场,于情于理,怕是帝释都不敢再做的那么明目障胆了,否则的话大赤天还有什么规矩?

    “启禀仙帅,帝流殿下到了……”

    很快他们便已经到达了一颗灰沉沉的陆地,犹如一只巨龟也似浮沉在这星空之中,上面座落有成片成片的行宫,上下左右,更是皆有仙兵森然把守,方行知道这便是中军所在了,便驾御着仙舟降临了下去,却见这一片大陆已经被无数的大阵改变,本来是死寂一片,毫无生灵之地,如今却生生用大阵再造了造化,居然处处绿草如茵,飞禽走兽遍布,极富生气!

    而在这一片大陆的最中间位置,则立着一方黑色的玄铁大殿,仙兵便向大殿之内禀告。

    “请殿下进来吧!”

    玄铁大殿并未关门,大门敞开,里面黑洞洞的看不真切,只传出了一个深沉的声音,方行与鹿叟等人对视了一眼,也不害怕,便大步的朝着玄铁大殿深处走了进去,入得其中,才发现这所谓的中军大营,居然更像是一个清修之所,大殿之内空荡荡的,除了几面铜镜之外,便只在殿中有一个蒲团,上面盘坐着一个青袍的老者,一件紫甲挂在了大殿南壁之上……

    而在殿口位置,倒还有两个熟人,一身血污的守关仙将,以及被铁链绑的结结实实的聂狂一两个,此时皆被两队仙兵看守,老老实实的跪在下首,一见方行,却都情绪激动了起来!

    “仙帅,便是他,就是帝流殿下命聂狂一强行冲关,小仙才不得不率兵抵抗的啊……”

    那守关仙将大声嚷嚷了起来,却是一脸的委曲与愤怒。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聂狂一此时则明显还没有从癫狂状态里缓过劲来,又或是一见到方行,就癫狂的更厉害了,满眼都是怨毒之色,狠狠的就要冲到方行身前来,只可惜身上被仙链绑着,不停的将他一身的仙力汲取的干干净净,使得他没有足够力气,只是将铁链挣的哗啦啦作响而已……

    “殿下可真是一来就给老夫送了份好礼啊!”

    那青袍老者,或说大赤天仙帅,淡淡的看了方行一眼:“不知此事该如何解释?”

    “解释个屁!”

    面对着这堂堂大罗金仙,大赤天仙帅,方行却把帝流的狂性皆显露了出来,冷笑了一声,道:“若要解释,我倒要问问你这仙帅,本帝子遥遥自青玄天来此立功平叛,却在路上碰到了有人伏杀该怎么解释?辛辛苦苦到得了仙关之下,这守关仙将却不肯开关让我进来又该怎么解释?至于这狗奴才强行冲关……呵呵,他又不是我的狗奴才,为什么冲关又关我何事?”

    “我要杀了你……”

    那聂狂一又听到了“狗奴才”三个字,陡然间发作了起来,状若疯狗,似要扑将上来。

    “他明明就是……”

    那守关仙将也下意识的反驳,但忽然间看到了聂狂一这模样,却硬生生把下面的话咽了下去,到了这时候他如何还能看不出来聂狂一对帝流殿下的恨意根本作不得假?心里也明白,估计在仙关时自己是被蒙了,只是可恨的是,到现在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被蒙的……

    “好了,休得胡闹,将这二人押入大牢,等帝释殿下亲自来领人吧!”

    那大赤天仙帅倒也干脆,面对方行的冷嘲回答,居然不生气,也不问这冲关之事了,更没有追究谁的责任的意思,只是命人将聂狂一与那守关仙将带下去,稍后处置,然后直到这时,他才认真的抬头,打量了方行半晌,良久之后,轻轻叹了起来:“三十三天如此之大,殿下去哪里不好,为何非要到这域外战场来呢?那三个老不死也是,这是给老夫出难题呀!”

    “为何到这战场来?”

    方行笑了一声,道:“当然是建立功勋,好拿回本帝子失去的东西了!”

    “殿下真是这么想的么?”

    青袍老者似笑非笑,看着方行的眼睛。

    “怎么想的不重要,反正我是这么干了!”

    方行也看着他的眼睛,淡淡笑着回答,气势上丝毫不落下风。

    见他如此说,青袍老者倒是沉默了稍许,半晌之后,才苦笑了一声,道:“直言吧,殿下要来这域外战场的消息一传过来,所有人都知道会有一番龙争虎斗,只可惜,老夫对你和帝释殿下的争执不感兴趣,也无意去帮任何一方,既然赤天有旨,命老夫率仙兵仙将来平叛,那老夫心里关心的,便只是平叛结果而已,其他的事情非我之责,我也管不了那许多……”

    “你究竟想说什么?”

    方行感觉这青袍老者有话想说,却说的不甚痛快,忍不住皱着眉头问道。

    “老夫想说的是,在这一片域外战场,你们都要守老夫的规矩……”

    大赤天仙帅淡淡道:“但在规矩之中,要怎么斗,斗成什么样子,却不关老夫的事了!”

    dt>黑山老鬼说/dt>

    今天一大早五点就醒了,发烧,咳嗽的厉害,为免直接咳死在被窝里,老鬼不得不穿衣起床,跑去医院又是验血又是t,本来大夫让我留下滴水,但想起更新问题,还是坚持拿了点药就回来了……个人很喜欢这种状态!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