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胜者的宣告

掠天记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胜者的宣告

    “哈哈,这战利品倒要收好!”

    方行望着大金乌仓皇逃窜的背影,心里也是一阵大乐,将从大金乌屁股上薅下来的一把金羽揣了起来,寻思以后见了这贼乌鸦倒是可以笑它一笑,然后望着这厮化作一道金芒消失在了星域之间,不会再有人追上他了,他也放心了下来,平静了一下心绪,慢慢的转过了身去,然后目光就刚刚为青萝疗仙子伤完了伤,缓缓向这个方向来的帝释,二人目光相交,似有某种火花在这星域之中崩溅了出来,然后方行微笑:“好久不见了……”

    “此人究竟是谁?”

    而在这时的星域之中,也不知有多少散仙人物,将目光向着方行投了过来!

    一个个皆神情凝重,满面震惊!

    在这时候,甚至那惹人厌的贼乌鸦究竟还是逃走了都无人关心了,他们已经完全的被方行的身份所吸引了过去,尤其是不久前双方还说过话,甚至还讥讽过方行胆大包天,敢抢帝释殿下猎物的那几位仙人,此时更是望着方行的眼神一个劲儿的直,他们没想到,这个家伙真的敢抢帝释殿下的猎物,甚至还无比的狂暴,一出手,便将青萝仙子给打伤了……

    这厮究竟是谁啊……

    就算是其他几大仙帝御下的帝子级人物,也不敢对帝释殿下如此无礼吧?

    且不说冒犯什么的,这世上还有什么样的羞侮,能胜过当着人家的面打伤人家的道侣?

    “要么此人乃是不敬天地的魔头,要么就是个疯子啊……”

    已经有人在内心深处给方行下了断言!

    更有人释已经神情平静的为青萝仙子辽了伤,并喂她服下了一颗宝丹,然后慢慢站起来了,他们便也急急的向后退去,目光闪烁,以为一场好戏就要在面前上演了……

    只是出人意料的是,在那疯子面带微笑释殿下时,帝释也正一脸平静的,旁人见了总下意识的觉得帝释殿下那一脸的平静之下,蕴含无尽的怒火,随时会爆出来,可过了许久,他都没有真个出手,反而脸色愈平静了,良久之后,也轻轻的开了口。』』. .

    “好久不见了……”

    说到了这里时,他的目光微微一黯,轻轻接了下去:“我的弟弟!”

    “这……”

    乍听得此语,漫天诸仙,皆呆了一呆,一时没反应过来。

    良久之后,他们才忽然间听懂了这一句称呼里蕴含的复杂内容……

    帝释殿下的弟弟,那岂不是……

    ……传闻中重现三十三天的帝流?

    轰!

    莫名其妙的,似乎有种炸裂般的感觉,在诸仙心头升腾了起来!

    虚空寂寂,没有半点声息,而在这时候,也没有任何人说话,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两个人身上,一左一右,平静相对,一个,平静如湖,儒雅俊逸,身穿赤袍,巨大的血色披风披在身后,星域之中本来无风,但那一件血袍却仿佛被大风撩动一般,不断的翻腾着,另一个,则妖异俊美,眼神凶悍,身穿黑甲,长披肩,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复杂难言!

    联想到了最近的一些传闻,不知多少人心间都激动了起来……

    帝流殿下果然还活着啊,而且来到了这域外战场!

    这兄弟二人,一个千年之前天纵奇才,凶名昭著,震誉仙界,隐隐有被人誉为第一帝子之势,另一个,却是这千年以来才展露头角,但进境颇,处事更得人心,无论是修为还是名望都在短短数百年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今,已经是众所周知的大赤天真正帝子……

    “这俩人碰到一块,热闹了啊……”

    “不知道会不会打起来……”

    “难,若论以前的修为,自然是帝流殿下厉害,帝释殿下那时候连仙命都没有,拍马也追不上他,可是现在啊……此前便有传闻,说这帝流殿下已经丢了仙命,实力一跌万丈,如今瞧瞧,仙命气息虽淡,但还是有的,从他刚才暴起出手,打伤青萝仙子的模样来能确定他确实有越普通正仙的本领,但应该尚未达到太乙,又如何敌得过如今的帝释殿下?”

    “这帝流三殿下一出手便伤了青萝仙子,可不像是害怕帝释殿下的模样啊……”

    “帝流千年前便是凶名昭著,不可以常理揣之……”

    周围的诸仙,都已经在议论纷纷,争相猜测,只是不敢开口,皆以神念探讨。

    “……帝流,你为何一见面便打伤了青萝?”

    帝释与方行二人对视了良久,似乎心里也有许多话想说,但过了太长时间,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放弃了说起从前以及一些客套话的意思,帝释轻轻开口,直接问了一句。

    “幸好幸好……”

    方行心里也有些庆幸,其实他最怕的不是别人以什么样仇视的眼光而是怕有与帝流太熟的人过来嘘寒问暖,谈及过去由来,那样他就容易露馅了,可自从冒充了帝流至今,还真个没有碰到这种情况,真是让他心里有些感念这帝流的人缘之差,或说是感念这三十三天的人情之淡薄,此时见帝释也没有多说些什么,他心里倒是一定,笑的得为邪性了!

    “为何打她?”

    方行声音低低的笑了起来,瞥了一眼伤势刚刚被控制,脸色兀自苍白的青萝仙子,然后阴瘆瘆的笑了起来:“自然是因为……她丢了咱们大赤天的脸了,呵呵,你不自量力,与天元叛逆打赌,输了也就罢了,这贱人却公然违反规矩,插手帮你,却不是丢人现眼么?在她出手之前,你还不算完全输掉的话,那么在她自作聪明的出手帮你时,你就彻底输了……”

    说着,从怀里取出了那一把鸦羽出来亮了亮,冷笑道:“若不是本帝子在旁边切,出来一脚踹飞了这贱女人,又给了那贼乌鸦一点厉害瞧瞧,咱们这大赤天的脸面可丢光了!”

    “咦?”

    周围诸修闻言倒皆是呆了一呆,没想到方行还真是就事论事的模样!

    他们本以为能听到些猛料的,毕竟传闻中青萝仙子与帝流殿下也曾经有些不清不楚的!

    “你……”

    就连青萝仙子,在这时候也是神情微凝,下意识开口,但终究还是闭上了嘴。

    她想了太多帝流会说的话,若是揭露一些以前的丑事,或是将她在浮屠天做的事说出来,这些都很容易对她现在的情况造成困扰,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帝流居然一句也没说……

    这一霎间,倒让她觉得心里更没底了起来!

    她自忖是了解帝流的,他既然现在不说,那就一定隐藏了什么更深的阴谋……

    “你说的是!”

    帝释也轻轻开了口,眼身边的青萝仙子,微微一笑,然后转向了方行,道:“刚才那一场赌确实是我输了,收伏了星火之后,我本打算以心算之法推算那贼乌鸦的去向,却没想到青萝担心我,反倒坏了规矩,这样一来,本来当时尚未分出胜负的赌斗,确实便是我输了,不过这件事怪不得青萝,是我当时未曾顾全,便是有错,这错也须得在我身上……”

    轻轻说着,他目光渐寒,神情也渐渐严肃了起来,声音里也有些些许肃杀之意。

    “不过就算如此,你暴起出手,伤了青萝,也是不该……”

    “毕竟,她是我的道侣!”

    说着,他目光更为幽冷,轻轻续道:“她是不是丢了大赤天的脸面,也容不到你来插嘴!”

    “毕竟,我才是大赤天帝子!”

    呼啦啦……

    似乎有狂暴而幽冷的劲风,从这一片星域扫了过去,让满天布满杀机。

    “天啊,这话真有些……”

    周围人听了,都心里无比震惊,甚至下意识同情起了帝流殿下来!

    帝释居然说的这么直白,实在是有种赤果果打脸帝流殿下的感觉,毕竟在三十三天,可有不少人知道帝流曾经与青萝仙子之间的故事,而在此时,帝释用这等直白的话说出了他与青萝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当着帝流与这么多旁观者的面,简直就像是在宣告什么一般了……

    我抢走了你的身份,荣耀,地位,以及无数部下的效忠!

    如今,就连你曾经的情人,也被我抢过来了……

    听在了了解大赤天之争的诸仙心里,这番话,简直就像是胜利者的告白!

    “唰唰唰唰”

    不知有多少目光,忽然就在这一刻集中到了方行的脸上,有的意含嘲讽,有的意含不嫌事大的激动,有的是露出了对他恼羞成怒下出手的期待,甚至还有一些同情……

    “居然说的这么认真?”

    倒是方行没什么感觉,只是见帝释认真,忍不住呆了一呆,然后冷笑道:“那又如何?”

    帝释的目光阴冷,沉默良久,才幽幽道:“你是我的弟弟,这次我不杀你,只不过青萝被你一脚踏伤,断了四根肋骨,一条小臂,两根手指,三分脏腑,你……也要付出这个代价!”

    “嗯?”

    方行呆了一呆,目光为之一凛。

    而帝释则是怀里揽着青萝,身形如仙,遥遥一指向他点了过来:“还来吧!”

    (ps兄弟姐妹们,明天掠天记小书评的活动就要终止了哦,还想参赛的尽快了,现在已经调整到了五百字便可以参赛,最高奖金十万起点币,而且获奖者还可以选择领取现金或是充值,希望大家踊跃参加哦,时间不多了,另外由于此前有人恶意来书评区捣乱,不得已设制了书评区的表等级,兄弟们有不了书评区的,可以加入掠天记书友群:【193466328】,找管理员芦苇爱上鱼投稿,最后的机会啦,大家嗨起来吧!)公告: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按住三秒复制)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