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饵

掠天记 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 饵

    “嘻嘻,千年未见,你真的不想我?”

    青萝仙子此时真个宛如一条蛇一般,对方行的喝叱视而不见,反而媚眼如丝般缠了上来,吃吃笑,吐气如兰,在方行耳边轻轻的说着,外面的裙袍已滑落了下来,两条光溜溜的白嫩玉臂,带着一种甜腻腻的感觉缠在了方行的身上,直把个方行吓出了一身冷汗,血雨腥风里闯了若许年,这种情况却是真个不曾见过,按道理说挨了这一巴掌就得跳起来跟我拼命才是呀,就算不拼命你也好歹骂我两句,却没见过这等挨了打之后,反而更腻乎的起劲的……

    “这女人真臭不要脸……”

    方行往她身上一推,便落得满手滑腻,却连劲都不好使出来了。

    “以前的你可没有这般束手束脚,现在怎么反倒像个道学先生了,莫非你也怕帝释?”

    青萝仙子几乎贴在了方行的脸上,像是呻吟般的轻轻说着话。

    “说谁像道学先生,骂谁呢?”

    方行心里有点恼,再听青萝这么一说,却也提了醒他如今的身份,便干脆伸手揽住了她纤细的腰肢,用力捏了一把,而后也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的脸,道:“你好像不怕他?”

    “我怕……”

    青萝仙子吃吃的笑着,声甜如蜜,腻的吓人:“我一直都非常的怕他,你们兄弟二人,还真个都这么难伺候呢,以前的你是喜怒无常,但终归能让人看到你的心意,可帝释在外人眼里儒雅平静,波澜不起,在我眼里却深沉的可怕,以前我好歹能知道你的脾气,可是和他在一起,我根本连他心里在想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怕他,非常的怕他,哪怕他表面上对我很好,但我心里还是总忍不住担心……担心他知道了我们以前的事情,会……会杀了我!”

    “那你还来勾搭我?”

    方行听得兴致大起,斜斜抱了青萝仙子,怪笑着问道。

    “反正我已经来了,要么这个消息能瞒过他,那我在这里做什么都不重要了,要么就是瞒不过他,他心里自然也会各种乱想,我到了你这里做什么,反倒不重要了,毕竟你就算出去说我什么都没做,他也不会相信,而你出去说我做了什么,他也一样会怀疑的呢……”

    青萝仙子脸凑了上来,眼神似乎有些迷离:“而且,我现你真的没有忘了我,是么?你会留魑儿在身边,甚至不惜以仙命救她,便是因为忘不了我,想要气我,是么?”

    她一边呢喃的说着,一边轻轻抬起了头,向方行唇间吻了过来。

    “当然不是,她比你年轻多了……”

    方行一边含混回答着,一边也低下了头来去吻。

    可却没想到,青萝仙子听了这一句话,脸色却是一变,迷离的神情瞬间顿消,身形如游鱼一般“嗤”溜一声滑了出去,冷冷的站在了神殿之中,纤手一招,地面的罗裙便飞到了她的身上,裹住了身体,然后她看着方行的眼神,极为不善,冷冷道:“这是你的真心话?”

    方行呆了一呆,看着空空如也的双臂之间,小心道:“我收回刚才的话好不好?”

    “不必了!”

    青萝仙子一脸的寒霜,定定的看了方行一眼,忽然转身就走。

    “哎,你回来咱们再聊聊……”

    方行十分的失望,急忙跳了起来追了两步:“你还没说要我答应你什么条件呢……”

    “不必再谈什么条件了!”

    青萝仙子的声音冷冷传了回来:“三天之内,我会将那丫头送回来,记得你的承诺便好!”

    “这娘们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啊……”

    方行气咻咻的坐回了太师椅上,感觉相当的失望。

    “咦,吵架了?”

    魑儿的小脑袋从神殿门口探了进来,有些好奇的打量着方行,又看了看殿外,满面疑惑的道:“我刚才看青萝姐姐气呼呼的走了,我跟她说话,她却只瞪了我一眼,非常生气……”

    “何止吵架,还差点打了一架呢!”

    方行回的非常惋惜,又愤愤的一拍大腿:“这年头连真话也不让人说了,什么世道!”

    “那她答应了把小瞽儿送回来了吗?”

    魑儿走了进来,小狗也似的在方身上闻了闻,皱着眉头问道。

    “应该是答应了吧,只是希望别出什么意外就好!”

    方行沉吟着回答,一手把魑儿的脑袋推开了,自己则琢磨了起来:这个女人真是张狂到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啊,她担心我坏她名声,想与我达成协议,但又偏偏在我提出了条件的时候下意识的想提价,甚至还想勾搭我,瞧瞧我还能容忍她多少,有多少供她利用的价值,只不过,虽然最后她权衡了一番,还是会答应用在她手上无用的小盲女来换我一个承诺,但也须得小心她给我玩阴的,不论如何,只要小瞎子乖乖回来便罢,若回不来的话……

    眼神渐渐阴沉了起来:那就撕破脸瞧瞧,方大爷我怕过事大吗?

    ……

    ……

    也就在方行自己耐心的等着青萝仙子把小盲女送回来,并暗中作准备时,回到了帝释驻扎神殿的青萝仙子,也正神情平静的站在了帝释的面前,轻声道:“我已经去见过他了,他确实对那个小丫头非常关心,甚至不惜与我达成协议,我觉得你这步棋走的非常正确!”

    帝释端坐王座之上,半晌才悠然开口:“如我所料不错,那小盲女身上,应该藏着青邪仙王传承的秘密,如今三弟他大难不死,劫后归来,只可惜大赤天的一切都已经不认同他了,他若想取得与我角力的资格,便非得获得其他的助力不可,而能够帮到他的助力,偌大的三十三天,怕也只有那些罪王们遗留的传承了,只是大部分的罪王传承,皆已神秘消失,留在了三十三天,或是附近星域的寥寥无几,太虚仙王与青邪仙王的传承便是其中之二……”

    “三弟他应该已经得到了太虚仙王的传承,不过区区太虚传承,还不足以让他与我对抗,所以他才打上了青邪仙王的传承吧,呵呵,如此倒也难怪了,那小盲女身上的封印我亦探查过,里面奥秘无穷,非我等修为可解,况且你亦从关飞兴的语中听到,真正解开青邪仙王传承的秘密,已经落在了三弟的手里,那我们留着这丫头倒也无用了,不如物尽其用……”

    “他的人头,归我所有!”

    旁边一人忽然冷冷的开口,声音里杀意无限,正是双眼血红的聂狂一。

    满殿之内,静悄悄的,敢出口打断帝释殿下说话的,也惟有这个半神半仙的疯子了。

    “狂一,我信你的本领,但三弟也不可小觑!”

    帝释淡淡的看了聂狂一一眼,轻声道:“直到看到了三弟手里的欺天霸蛮刀,我才意识到,我与他之间实在是非争不可,胜者得到一切,输者一无所有,在我得赐仙命之时,就已经注定了不再像以前那样拥有退路,所以这一次我要求十拿九稳,你就不要再单独行动了,烈阳子等人欲代表他们背后的家族,向我效忠,这些凭白的力量不用白不用,带上他们吧!”

    “哼!”

    聂狂一不屑的冷笑一声,道:“那些世家若不是听说了仙帝闭关,知道以后大赤天一脉的事务很有可能会由你来处理,决定他们的利前轮,恐怕也不会这么早便向你效忠!”

    “两千仙兵,八百神奴,再加上足足十七位世家子,这一次帝流殿下恐怕……”

    青萝仙子见聂狂一说的难听,轻轻叹了一句,插口说道,似乎感觉非常的惋惜。

    “只要那厮上了钩,便是只我一人,也教他有来无回!”

    聂狂一森然冷喝,信心满满,杀气腾腾。

    “呵呵,这样的鱼饵若许对别个不起作用,但若是帝流的话,却一定会咬饵的……”

    帝释轻轻一笑,道:“若是他不上这当,我反倒要怀疑他究竟是不是帝流了!”

    “嗯?”

    青萝仙子听了这话,也是微微一怔,若有所思。

    而在这时,帝释已经轻轻的一点头,波澜不惊的道:“记得将欺天霸蛮刀给我拿来!”

    “遵命!”

    所有人皆低头答应,包括了疯子聂狂一。

    之后,所有人便皆拜别帝释离去,惟有青萝留了下来,静静的看着帝释。

    过了许久,她才脸颊飞红,忽然开口道:“以前的事情……”

    帝释微微一笑,抬手制止了她,温言道:“不必再提,你这件事做的很正确,与其等着三弟把那件事抖落出来,伤了你我之间的情份,倒不如你自己主动告诉我,也省得给他可趁之机,青萝你放心,我心意如山,不动不摇,更不会拘于往事,这一次的事情当记你功,引得三弟入瓮之后,我只要他手中的欺天霸蛮刀,青邪仙王的传承,当归你所有……”

    “多谢殿下体谅……”

    青萝微微一笑,似乎有些感动,眼眶红,轻轻行了一礼,而后退下。

    只不过在离开了神殿之后,她的眉宇之间,才渐渐变得有些冷冽了,心间暗道:“殿下啊殿下,你还不如帝流来的爽利,此人若是厌恶了我,便会表在脸上,可你实在是伪装的太好了,连这等事都表现的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可又让我该如何信你才是啊,没奈何,我也只能先考虑着我自己了,与其一心做你们的皇妃,倒不如先将青邪仙王的传承拿到手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