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谁才是蝼蚁

掠天记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谁才是蝼蚁

    “你……你们……”

    烈阳王愤声大叫,怒火中烧,却又同时升起了无尽的诧异与惊恐,看到了自己这件压箱底的宝贝,居然莫名其妙的被一只妖魔吞进了那座大阵之中,与自己失去了所有的心神联系之后,他心里也就彻底绫乱了,根本想不通为何会出现如此诡异的事情,咆哮声中,他忽然间拼命大喝,一身血气震荡,容颜再度变得苍老了许多,与此同时,一身仙威却大震,整个人在这时候都像是变得模糊了,没有肉身一般,阴瘆瘆的目光狠狠的看了帝流一眼,然后……

    ……转身就逃!

    他居然毫不犹豫,转身就逃走了!

    看样子,烈阳王已经意识到,这一方大阵完全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了。

    本来那五个天元叛逆施展了此阵之后,就已经威力非凡,不然一年之前,他们也不可能凭此阵从他手中硬生生夺走都被他吸去了一半血液的王琼,哪怕是这一次,他对那五人施展的大阵一样不敢小觑,只不过这一年来,他已经推洐出了这一方大阵的一个致命弱点,这才一举奏效,几乎算是轻而易举的将这五人挫败了,打算完成自己一年之前就想做到的事……

    可无论如何,他也没想到,十拿九稳的事情,居然也会有这等变故出现!

    炼了两千年的血龙被人收走了,试图炼制魔云的粗胚也被收走了,收走也就罢了,甚至一点效果都没起到,烈阳王心疼的心脏都在滴血,可他也知道这一方大阵已经完全不是自己能够抗衡的了,此时此际,心中的惊恐之意难以形容,分毫战意也没有了,只得奋然聚起一身的仙威,拼命向四下里撑开,用尽了一切办法逃脱,离这群见鬼的家伙越远越好……

    当然了,这一方大阵的威力,还不是最让他绝望的……

    更为绝望的,是帝流的身份!

    怎么可能?

    他怎么会拥有补全这一方大阵的能力?

    真当这种可怖大阵,是随便过来个什么人,便可以弥补的吗?

    便是大罗金仙来了,恐怕也做不到这一点的吧!

    因为这根本就不是道家的阵法,这是佛门的大阵……

    佛家已经足足被灭了万年之久了,这六道轮回大阵,又怎么可能再现世间?

    又或者说,即便能现世间,又怎么可能被帝流给补全?

    再退一步讲,帝流便是有这本事,他堂堂帝子,又怎么可能与这群天元叛逆如此合拍?

    他……究竟是谁?

    烈阳王心里,当真是有无尽的疑问,只是,这些问题,他是没有时间来问了,此时着实已经吓破了胆子,毕竟眼前生的这一切太过可怕,最初时,那五人缺了一人,便试图以道家的五行阵来推动此阵,也确实展现了一定的威力,但在他这等修为眼里,却有着无法遮掩的弱点,因此在一年之前,他在此阵手上吃过了一个亏后,只用了一年时间,便推衍了出来其中的弱点,知道了怎么对付,但在如今,看到了此阵真身之后,哪里还有半点硬斗的胆量?

    这可是上古佛门第一大阵,六道轮回大阵啊!

    谁敢找死?

    因此,哪怕心里再疑惑,烈阳王也倾刻间便做下了一个决定,那就是逃跑,一点废话也不说的逃跑,那一团珍若性命的血云被抢走也就被抢走了吧,那不重要,小命才是最要紧的!

    倾刻之间,身上已经散出了道道血气,横铺十万里,遮掩着他急急逃窜!

    “别让他跑了,追他回来……”

    背后的大金乌等人,皆觉了烈阳王要逃走的意图,纷纷大叫,齐齐赶来。

    可烈阳王心间惊怒,却并不害怕,他与这五子交过手,知道他们的本事,若单论度,能够追上自己的,惟有那只贼金乌,可若是那贼金乌自己追了上来,那根本就是找死,没有了六道轮回大阵的加持,自己要杀它甚至都不用第二招,量它也没有这个胆量来追……

    “帝流有异,此事一定要禀告帝释殿下,甚至……直接禀告三位仙尊!”

    急急逃走的烈阳王,心里已经暗暗有了主意。

    “妖魔,一年之前,你夺走我的气血,害我修为大损,现在还不还我?”

    但也就在烈阳王心间笃定,已经暗暗筹思起了下一步的计划时,却忽然有一个声音愤恨的响在了自己面前,直惊得他心间一颤,急急抬头看去,然后整个人便差点崩溃了……

    拦在了他面前的,身穿淡黄衫子,手持青红双轮,容颜清丽,英气逼人……

    ……却不是一年前险些被自己吸光了气血的那个小丫头又是谁?

    “她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度?”

    烈阳王心间的这一惊非同小可,眼皮子都剧烈的跳动了起来,下意识的回身一看,心更凉了半截,却在他的前后左右,那只贼乌鸦、身穿血袍的冷艳女子、梳着一根朝天辫的奇丑男子,手持长枪一言不的清俊年青人,以及眉眼之间带着一抹森然冷笑的帝流……

    居然一个不少,全部追了上来!

    这怎么可能,他们怎么都会有这等可怖的度?

    “呵呵,六道轮回大阵的威力,你连三成都没有试到,便要急着逃走么?”

    那只贼乌鸦似乎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冷冷笑了起来,带着一股子让人牙痒的得意:“如今我六人各归其位,神通共享,大金爷我有他们的力量,他们自然也有了我的度……”

    听着他的话,烈阳王的一颗心,已经止不住的沉入了海底。

    果然不愧是佛门第一阵啊,居然还有这等妙处?“

    那岂不是打也打不了,逃都没法逃了?

    除非度高过他们六人中的任何一个,否则被他们一人追上,就等于被六人追上!

    “你们是要与我不死不休么?”

    惊惶之下的烈阳王厉声大叫,知道自己不可能逃脱得了了,心间立时杀气狂涌,起了拼命之意,右手五指一张,赫然有滔天血光浮现,居然化作了一柄由凝血化成的长予,锋利无比,上面自动的浮现了无尽的血色符文,如在浪潮一般浮沉,而后一边怒吼,掌中血矛一边狠狠向着王琼击刺了过去,声音犹如疯魔一般:“蝼蚁,今日便是死,也要断了你的命!”

    “轰!”

    那血色长予带着难以言喻的锋芒与杀机,狠狠刺到了王琼的面前。

    论起修为,论起实力,王琼无一不比这烈阳王差着一大截,可在这时候,她赫然也是双眉倒竖,丝毫不惧,青红双轮高高的飞悬了起来,与此同时,其他几人会意,同时法印一变,道道仙威神光都通过大阵传到了王琼身上来,竟使得她一时间身上仙光大作,修为似乎在这一瞬间暴涨了数十倍,双轮重重向着一推,喀嚓一声,硬生生的向烈阳王撞飞了出去……

    “让路,让路!”

    烈阳王被王琼击退,心间惊怒,杀气更盛,愤声大喝,挥舞血矛,刺向四方!

    “六道轮回,掌御天地!”

    烈阳王不愧为一代小仙王,即便失去了诸般法宝,依然最后一刻凶狂难当,仙威浩荡,但在六道轮回大阵之中,一身仙威却失了作用,六尊虚影团团而立,同时大掌击了下去,轰隆一声接着一身,直接拍碎了他掌间的血矛,拍碎了肉身,也将他直接拍在了大阵之中!

    在他身周,六尊顶天立地一般的虚影围立,他自己则被人俯视,渺小如尘。

    “呵呵,烈阳王,你现在再来瞧瞧,谁才是真正的蝼蚁?”

    王琼的声音响起,真是怨气尽出,扬眉吐气。

    而在此时,烈阳王堂堂太乙上仙,却被六道天神一般的虚影镇住,气机运转不动,肉身更仿佛被压在了山下,便是心间怒火如狂,却也当真是半点力气也使不出来了……

    “你……你们须谨慎,自从你们出现在多宝仙河,与大仙界交手也有数年,大小征战不下数百次,但双方都尚未真正的动过杀机,斩杀对方的关键人物,你们最多也只被斩过几十个正仙,我们也从来没有殒落过太乙上仙,你们可要小心,吾乃赤帝亲口御封的烈阳王,一方诸候,便在大赤天仙军之中,也统御一部仙兵,你们若是真个杀了我,便要小心……”

    此时的烈阳王,实在失去了所有反抗之力,心思急转,大喝了起来,声音里暗含提点。

    他说的倒是实话,虽然天元叛逆与大仙界一直在交手,但双方都还算克制,一直都没有真正的大人物被斩杀,这说是双方留情也好,说是大人物自有本领也好,但确实是事实!

    只可惜,这话用来威胁别人还好,威胁这六个人的话,明显就会错了意了……

    甚至烈阳王的话还没有说完,眼神便忽然间呆了一下!

    帝流不知何时蹲在了他面前,伸手抓住了他的天灵盖,轻轻问道:“那又如何?”

    “你……你到底是谁?”

    烈阳王剩下的话皆吞回了肚子里,惊恐至极的看着帝流殿下。

    “我么?”

    可面对着他的问题,帝流却只是微微一笑,然后摇了摇头:“不告诉你!”

    烈阳王还有话要问,但下一息,帝流已经飞身向后退去,手里赫然握着一团光华,满面堆笑的塞进了他腰间的一个小骷髅头里……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