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你究竟是谁?

掠天记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你究竟是谁?

    一代小仙王,终于生生被六道轮回大阵镇压,至死都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

    而他的仙命,也被方行抽离了出来,放入了腰畔悬着的骷髅头骨之中,至于一身血气,却是被厉红衣挥手镇压,这里面有着王琼的部分本源,她们却是要想办法帮她炼出来,重新归还于她,而在做罢了这一切后,他们一个个心里的惊疑之色也已提到了极点,无尽凝问的目光,皆向着方行看了过来,可还不等他们问,方行却已笑着摆了摆手,然后指向了一处,在那里,正有一道身影急急如丧家之犬,踏着殒石急急逃窜,惊的连头也不敢回……

    聂狂一,这个疯子此时总算做了一件冷智的事情,那就是逃走!

    他实在没想到,凶威盖世的烈阳王,居然死的这么简单……

    他居然被这么一个莫名的大阵,生生给镇死了!

    这让本来想借烈阳王之力斩杀帝流的聂狂一心间大惊,御下神奴都不要了,转头就跑。

    只可惜,刚逃出了没多远,他便感觉头顶之上多了一些什么,震惊的抬起了头来,就看到了一方高悬天上的血云,便这么低低的垂在了自己头顶,内中似乎蕴含着无尽的利剑,森然的指着自己,他心间登时大极,愤怒的挥剑向那一团血云劈了过去,但血云直接降了下来,便像是一堆绵花糖般裹住了他,只气的他破口大声,声音嘶哑:“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到了现在还敢骂我,真不愧是一个疯子啊……”

    头顶之上,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聂狂一猛然抬起头来,眼睛冒火,便看到了一道身影持着鬼头大刀,笑嘻嘻的看着自己,那神眼里满是嘲弄之色,居高临下,轻轻的咬着牙,带着一抹残忍之色,慢悠悠的问道:“狗奴才,你不是要杀我么?怎么现在倒往回跑了?”

    咋一听得“狗奴才”三个字,聂狂一脸上一阵痉挛,眼底怒火冲天,愤声大骂了起来:“帝流,你该死,这一次我杀不得你,早晚也要杀了你,便是化鬼,我也生生世世缠着你……”

    “呵呵,别装了!”

    方行看着他破口大骂,听了半晌,才忽然间冷笑了起来,道:“我打从一开始,就不相信你是个疯子,论起来,你也不过是借着疯魔来向上爬而已,心里估计比谁都聪明吧,刚才你可是看到了我与他们联手镇压烈阳王,也听到了烈阳王对我的质问,心里又岂能没猜到什么?结果你现在口口声声只说我是帝流,是为了要向我证明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么?”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帝流,我与你世不两立……”

    聂狂一听了他这番话,明显愣了一愣,旋及却是骂的更狠。

    而方行也不理他,冷笑道:“你现在骂我,是觉得反正自己也难逃一死,索性骂个痛快么?呵呵呵呵,这你可想错了,聂狂一,是时候收起你这副装腔作势的模样了,我敢保证,在我数三个数的过程里,如果你还这么装疯卖傻下去,我立刻就斩了你的脑袋……”

    说着伸出了右手,竖起了三根手指:“一!”

    聂狂一满脸的不屑,继续大骂:“你以我怕死吗?到了如今,你还有可能会放过我吗?”

    “本来我是有打算先留着你的小命的!”

    方行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继续数了下去:“二!”

    聂狂一一脸的疯狂之色,忽然就消失的干干净净,一点怒火也没有,道:“饶命!”

    方行一怔,立时笑了起来,收起了另外两根手指,直指着他,道:“跪下!”

    聂狂一“唰”的一声就跪下了,一点都不带犹豫的。

    方行更是笑的眼睛都快看不见了,笑问道:“你是谁?”

    聂狂一试探着问道:“聂狂一?”

    方行摇了摇头。

    聂狂一立刻道:“狗奴才!”

    方行笑道:“对喽,在这跪着,等我来找你!”

    说罢了,哈哈大笑,直起身来,便要离开这里,但也就在此时,老老实实跪在了血云之中的聂狂一忽然间抬起了头来,眼神冷厉,压低了声音道:“慢着,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

    方行回头:“什么?”

    聂狂一嘶哑着声音道:“你究竟是谁?”

    方行微微一怔,笑了起来,道:“再问这个问题,你可能会丢了命!”

    聂狂一道:“哦!”

    说罢了就老老实实的低下了头,哪里有半点疯意,比小绵羊还温驯。

    而方行也不再理他,起身目光看向了四方!

    此时场间的战况,已然一片大乱,仙舟之上,三百仙兵冲杀了出去,从左至右,向着八百神奴掩杀,而在另一边,天元诸修也早已聚在了起来,从右至左掩杀,那八百神奴倒是被围在了中间,直杀的鬼哭狼嚎,死伤惨重,也有诸神奴想要逃走,只可惜,在这等乱局之中,在这乱流海内,它们逃走的结果更为的凄惨,几乎跑不出几步,便直接被人乱刀砍死了!

    最起码场间大局已定,方行倒是放心了下来。

    “你到底是谁?”

    也正在他心间略略放松之时,却忽然听到了一个焦急的声音。

    转身一看,就看到了五道各自惊异的目光……

    正是刚才联手镇杀了烈阳王的厉红衣等人了,此时他们五人赫然已经将方行团团围在了中间,便似一开始他们五人联手斗方行时一样,只不过这时候身上都没有杀气,反而有着无尽的疑惑之意,又激动,又警惕的看着方行,这么足足看了半天时间,却无一人开口……

    “我脸上长花了么?”

    方行摸了摸自己的脸,笑嘻嘻的道。

    “是他……”

    乍一听得这句话,王琼就变得异常激动,失声道:“瞧这不正经的模样一定是他!”

    “不对……不对……”

    大金乌则用力摇起了头来,道:“他长的哪有这么俊,再投三次胎也没这么俊!”

    “哈哈……”

    厉婴大笑了起来,道:“我同意!”

    方行则是一听便冒了火,怒骂道:“金六子你这个没良心的王八蛋,当初在鬼牙星时,若不是小爷暗中放你一马,现在就早就被人烤了鸡翅膀了,还能在这里胡说八道?”

    大金乌一听急了眼:“胡说,我是自己凭本事逃掉的!”

    方行冷笑:“真有本事你别掉毛啊……”

    “妈的我跟你拼了……”

    大金乌顿时急了眼,要冲上来厮打,被厉婴一把给拽住了。

    “唔……骂人的时候倒是像!”

    韩英似有悟,轻轻的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

    “你们两个给我滚开!”

    厉红衣一掌把厉婴与大金乌拍到了一边,轻轻举步,走到了方行面前来,一双清丽的眼睛直直的望着方行,直接要直接看进他的心里去,一直看了很久,才迟疑的开了口……

    “你究竟……是不是?”

    在问到了这个问题时,甚至连她的声音都在颤。

    此时此刻,她们实在是已经猜到了太多东西了,只不过,依然不敢确认,她们一直在想着那个人,也担忧着他,可是当他真的出现时,却又不敢认了,毕竟,眼前的这一切,实在太过难以置信,那个家伙,就算活着,又怎么不在龙界,而是在大仙界?退一步讲,他就算进入了大仙界,又是怎么混入了仙界大军里的?就算进了大军,又他妈……怎么成了帝子?

    这一切实在太过离奇了,让他们哪怕看出了再多的端倪,也不敢确认!

    而方行在这时候,也笑了起来,他忽然手掌一按,骷髅头骨飞了起来,座落在了他身后的星空之中,化作了一方巨大的神宫,而他则举步踏入了神宫,扬手一招,那张太椅师悬了过来,他跷着二郎腿,往太椅师上一座,眉心之间,却有一缕神念飞了出来,化作了一个小人的模样,神情蛮横,带着坏笑,道:“吾乃仙界大赤天帝子,尔等见我,还不跪拜?”

    “是他……”

    看到了这一幕的厉红衣,眼眶忽然就湿润了,向来冷静的脸上,居然出现了明显的激动。

    王琼在这时候也急步踏前了两步,望着坐在了太椅师上的他,瞬间笑靥如花。

    大金乌与厉婴也赶了过来,与韩英站在一处,目光直直的看了进来!

    然后不知过了多久,他们也笑了,笑的乐不可支,前仰后合,需要相互扶着才能站稳。

    明明方行只是随口讲了一个并不好笑的笑话,可他们都被逗乐了。

    笑了很久之后,他们才沉默了下来,一个个的眼神交汇,但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每个人都似乎在这时有很多的问题要问,但偏偏一个问题也问不出来。

    方行也是如此,有些不擅于应对这种场面,上去抱一抱吧,不符合自己的行事风格,痛哭一场吧,又太矫情,心里有种莫名的触动,在这时候一颤一颤的,总让他想说些什么。

    但过了很久,他才终于说出了一句话:“吃了吗你们?”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