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兵急战凶,不论末节

掠天记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兵急战凶,不论末节

    没有比这更为简单直白的回答了,但却像是洪钟暮鼓一般的敲打着诸仙的心脏!

    那可是足足两千仙兵!

    那可是帝释殿下座下三大仙将之一!

    那可是号称太乙境界,实力只在帝释大人之下的小仙王!

    如此有份量的存在,你居然一句轻飘飘的“战死了”就回答了所有问题?

    一时间不论是帝释御下的仙将,还是其他的诸仙,心里都被一种荒诞至极的感觉所充斥了,平定了乱流海的,若是帝释殿下的御下仙兵也就罢了,但偏偏是帝流殿下麾的三百蛤蟆军,这就不由得让他们心里又震惊又难以置信了,这还不说,再加上帝释殿下一众高手,以及两千仙兵,居然全都死在了这里,一个不剩,这里面就有太多让人想不明白的环节了……

    你究竟是如何斩杀了烈阳王那等存在的?

    你究竟是如何战退了天元叛修的?

    你又是如何将那两千仙兵屠戮一空的?

    可以说每个人在这时候都是疑惑满满,恨不得掐着方行的脖子让他说出来!

    但偏偏,帝流又回答的太轻松了……

    大概就是糊弄小孩子,也不会用这么轻松的借口吧?

    内心荒诞之余,则是每个看向了那斜坐在太师椅上的帝流殿下,内心里都升腾起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慌,这位曾经在千年之前便凶名昭著,震惊三十三天的仙帝之子,还真是让人可怕啊,本来在他归来之后,人人皆看不上他,更是觉得他御下的蛤蟆军就是一个大笑话,但如今,这死寂一片的乱流海,横尸星域之间的两千赤宵军,却无一不在宣告着什么……

    就像是,在宣告着那个凶名昭著的帝子,又回来了!

    ……

    ……

    “帝释殿下……”

    而在此时,那群开口质问的仙将,也皆义愤填膺,怒火升腾,而在这熊熊燃烧的怒火之下,却深藏着一抹难以形容的恐惧之意,他们知道自己的本领,也知道太乙如轩仙兵的本领,更知道那烈阳王的本领,以及那个没有被人提起,但实际上就像一条恶狗一般,人人都心下对他甚是忌惮的聂狂一的本领,更不用说其他大赤天一脉的年青一辈的天骄领军人物了……

    这些人来绞杀帝流,再加上他们故意设下的天元圈套,本来就足以斩杀帝流了!

    某种程度上,甚至已经可以说是牛刀宰鸡,大材小用!

    但偏偏,这牛刀非但没有宰了鸡,反而崩出了一个缺口,就由不得他们不心底生凉了!

    当时他们可都是也自己请功,抢太乙如轩仙将的这个机会的……

    当时,若是自己真个抢到了,那岂不是……

    也正因此,某种程度上讲,他们现在的怒火,几乎就等于是在掩饰内心的恐慌了。

    而在一片沉寂里,无数道复杂的目光里,帝释终于还是开了口。

    “三弟啊三弟……”

    自从被仙帅拦下,他就是一片淡然,除了在进入乱流海,看到了自己麾下的仙兵横尸星域之时,脸色稍有变化之外,他几乎没有半点表情,也未一言,沉默的像一潭湖水,可到了这时候,他终于还是有了反应,慢慢的走了出来,目光无喜无悲,看向了方行的脸……

    “大哥有话要说?”

    方行在此时也抬起了头,似笑非笑的直视着他的眼睛。

    “嗯!”

    帝释点了点头,但却又是一段沉默,像是不知道如何开口,数息功夫之后,他才抬起了头来,目光深沉的看了方行一眼,忽然间身形一动,在他身前,一位仙将腰间的仙剑便已经被他顺手摘了下来,而后剑光一闪,带着一股子沛莫能御的强横力量直接指到了方行的眉心位置,这一剑快的不可思议,突破空间,就像是他提剑之时,剑就已经到了方行的眉心。

    “喀……”

    一声轻响过后,画面定格。

    帝释手里的剑仍然指着方行的眉心,约有数寸距离,但剑却断了一截。

    若是剑未断,那这一剑,想必已经刺入了方行的眉心。

    “究竟生了什么?”

    所有人都在这一刻震惊莫名,半晌没回过神来。

    方行背后的蛤蟆军,更是惊恐莫名,半晌之后,才齐声暴喝,涌向前来。

    而帝释身边的诸位仙将,则也同时暴吼,向前逼来!

    两军对峙,一霎间星域之中,杀机陡升,难以言喻的狂暴。

    “我以前小瞧了你,以后不会了!”

    可在这当口,帝释却似乎没有了战意,反而直视着方行的双眼,轻轻开口。

    说罢之后,他转头看向了旁边似乎一直都没有动的大赤天仙帅一眼,那个不起眼的老头子,指间夹着一截剑刃,正是他在帝释忽然出剑之际,夹去了这剑上的一截兵刃,避免了方行眉心中剑的下场,而帝释那压抑了许久的一腔怒意,却也在这一剑里尽情宣泄了出来,此时已然没有了出手的欲望,低低叹了一声,随手扔掉了半截仙剑,然后轻轻拂袖,转身而走!

    “帝释殿下……居然就这么走了……”

    所有人都呆呆看着帝释那一袭血袍消似徐实快,消失在了星域之间,神情皆怔怔。

    除了少数太乙上仙,大部分甚至不知道刚才生了什么事情!

    “帝释殿下这次是动了真怒啊……”

    仙帅身边的几位紫节仙将低声叹着,目光闪烁,心间更是沉闷……

    如今这场间生的一幕幕实在太让人震惊了,帝流殿下居然没死,还反败为胜,拿下了乱流海,更坑杀了帝殿物殿下两千仙兵,这等鬼神莫测的手段,已经使得不知多少人想起了千年之前的他,想起了那个咳嗽一声,大赤天一脉都会颤上三颤,人人心惊的帝流殿下……

    而帝释殿下,明显也隐忍够了!

    两千仙兵的死,激了他心里的怒火,因此他顺势刺出了一剑!

    本来帝子之争,永远都只会在暗中进行,但他却忍不住,当面刺了一剑!

    有大仙天仙帅在,这一剑自然不可能成功!

    可是帝释殿下却也用这一剑证明了,若不是仙帅在侧,那帝流必死……

    这却又像是在告诫着诸仙什么,那就是帝流毕竟不是千年以前的帝流……

    千年以前的帝流所向无敌,而如今的帝流却非他一剑之敌!

    而且他刚才说的话,也甚是让人咋摸……

    其实帝释没有小看帝流,任谁看来,乱流海这一场伏杀,烈阳王、聂狂一,两千仙兵,再加上数名愿意向帝释殿下效忠的太乙上仙,都足以斩杀帝流了,这简直就是可以捏死帝流的力量,属于大人打小孩,可帝流殿下毕竟还是手段太可怖,那蛤蟆军的厉害,也明显出了诸仙的意料,因此才出现了这让人大跌眼镜的一幕,表面上看,却是帝释小瞧了帝流……

    而帝释最终留下的那番话,无疑就是在宣告,他以后会全力对付帝流殿下!

    损失了两千仙兵算什么,他自己还有八千赤宵兵!

    损失了烈阳王算什么,他自己才是公认的太乙境界第一上仙!

    当然了,这所有的心思变幻,只会在人心底进行,不会拿到明面上来说些什么。

    在普通人看来,帝释只是愤然向帝流刺了一剑,然后转身就走!

    但在明眼人看来,这两位帝子之间,已经经历了一番唇枪舌箭的争执……

    “青萝仙子,这……”

    帝释飘然而走,他御下的仙将却一个个六神无主,眉头紧皱,向青萝仙子看了过来。

    “唉,走吧!”

    青萝仙子轻轻闭目,低叹了一声,转头看了一眼方行,神色复杂。

    在这时候,谁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仙帅,这……”

    帝释一方的人马,倾刻间走了个干净,其余人等,却皆有些犹豫的看向了仙帅。

    他们负责记录功勋,赏罚功过,一些明面上的事情还是要做的,虽然方行确实是拿下了乱流海,但却有太多让人想不明白的环节了,按照常例,他们也是要将一切问询清楚,然后记录在案的,只不过,现在的帝流实在凶威太盛,却让他们心间颤颤,不敢随便问……

    “呵呵,兵凶战急,过程不重要,结果才要紧!”

    而对于这个问题,紫玄仙帅却轻轻一笑,挥了挥手。

    他周围的仙将听了,皆是一怔,而后拱手施礼道:“末将明白!”

    其实在此之前,当他们都认为帝流殿下有死无生之时,便已经达成了这样一个结果,那就是乱流海之役,只问结果,不论由来,可结果让人震惊,居然是必死的帝流殿下大获全盛,却让他们心间迟疑了起来,真心想搞明白究竟生了什么事情,而紫玄仙帅却是又提醒了他们,如今原则不变,对于两位帝子之间生的事情,只论结果,不问由来,一切如常……

    当然,这只是一种说辞,具体如何,却谁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心间怎么想的了!

    聂狂一就不用说了,但烈阳王以及大赤天五子那些人,身份皆是不凡,他们战死也好,失踪也好,总是需要给他们的家族一个交待的,便是帝子殿下,事后也需要解释一下他们究竟何时战死,如何战死的,但是现在仙帅说了不再追究,也即是说,暂时不论这些事情了!

    “恭喜帝流殿下建下大功,扬名仙界!”

    有了仙帅的态度垫底,诸仙将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反应快的,立时上前恭贺。

    以前的帝流纵是废物,但如今那个刚刚险些被帝释刺了一剑,却仍然面不改变,深不可测的帝流殿下,却让他们不敢再怠慢了,就算不承认他,好歹也会客客气气的做足了礼仪!

    “道主,该起身行礼了……”

    鹿叟等人皆松了口气,却是此前也有些担心会有人深查到底。

    “先扶我一把……”

    方行仍是面不改变,小声朝鹿叟道:“妈的,刚才那一剑差点把我吓尿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