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报这一尿之仇

掠天记 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报这一尿之仇

    三百蛤蟆军,平定乱流海!

    不过一日之间,曾经消失千年的帝流战绩便已传遍了大仙界诸军,震惊无数人!

    不知有多少人都在谈论他,绘声绘色的讲述着那三百蛤蟆军是如何勇猛,强行攻入乱流海,半天元叛修击退,并在帝释殿下设下的两千不怀好意的赤宵军包围之下反杀强敌的!

    在许多版本的传说里,这三百蛤蟆军都已经成为了战无不胜的强军,而本是大赤天精锐的赤宵军,则成为了这一只无敌凶军的陪衬,甚至已经有人猜测这三百蛤蟆军便是帝流殿下消失千年之后,回来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仗之崛起的资本,是他的底气所在……

    “赤宵仙兵,那是何等不凡,修为强横,配备精奇,演练仙阵亦是玄奥莫测,放在平时,对阵其他仙兵,哪怕是神族生灵里的那些怪物,都是以一当十的存在,可如今,却被帝流殿下三百蛤蟆军镇杀,这岂不是说明,帝流殿下底子更强,掌御了一支所向无军的精兵?”

    “看样子诸仙还是小瞧了帝流殿下了,他毕竟千年之前就是公认的大赤天帝子,底蕴非凡,而今虽然消失千年,但一些最基本的底蕴还是有的,帝释殿下确实是小瞧了他……”

    “呵呵,你懂什么,据老夫所知,帝流殿下这消失的一千年里,实际上就是去寻常太虚仙王的仙藏了,别人只道他消失了一千年,失去了所有的东西,却不知,他这一千里,做到了更多别人想象不到的事情,而今乘势归来,底蕴比以前更强了,深不可测,否则你当他是傻么,为何敢直接到域外战场来与帝释殿下硬碰硬,却不担心被帝释殿下直接镇杀?”

    “此言不错,我亦听说,帝流殿下刚刚归来时,身受重伤,甚至连仙命也无,但现在众仙皆已知晓,从他一身的实力上来看,他定然仍有仙命,甚至仙觉,只是用某种法门藏起了仙命气息而已,不然他看似散仙,却连掌握了仙觉的太乙上仙也能轻易斩杀,这说明什么?”

    猜测之人愈的心间笃定,做下了断定之语:“说明帝流殿下虽然外面看起来丢失了太多东西,但却有了更高的起板,这一次归来,就是要夺回自己的东西,强势崛起啊……”

    短短时间内,不知有多少千奇百怪的猜测,流传在了仙界联军之中。

    而对帝流的实力,也出现了诸多版本,有人认为他只是运气,也有人认为他比以前更强!

    总而言之,此前那种轻视,如今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对于如今的域外战场,乱流海或许无足轻重,但对大赤天一脉来说,这则是一个信号!

    帝流以两千赤宵军的残尸,向人宣告着自己的强势归来!

    当然了,也就在别人都纷纷引了各种猜测之时,这位强势帝子,却还在吓的哆嗦。

    “妈的,老鹿你知不知道,那一剑离我有多近?”

    骷髅神殿之中,方行坐在太师椅上,愤愤的骂道:“只有不足一尺距离啊你知不知道,要不是紫玄仙帅出手,斩去了半截剑头,妈的那一剑就直接要了我的命了,神魂都会被他斩灭,就算将来能再长出两个我来,那修为也大半废了,真是太吓人了,谁他妈告诉我的烈阳王的修为比帝释强,烈阳王撑死他也没这本事杀我啊,可那帝释当时手快一点,我就真……”

    鹿叟在煮着一壶仙茶,苦笑着劝慰道:“这不还是没事嘛,仙帅在侧,又怎会允许他直接杀你?若是帝子间的争执,可以直接摆到明面上杀来杀去,这大赤天早就乱成一团啦!”

    “那也很吓人啊……”

    方行瞪着眼,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鹿叟:“当时我丢人了没有?”

    鹿叟急忙摇头:“没有,绝对没有!当时帝释一剑刺来,你面不改变,身形不动,就好像根本不将他放在眼里,刚刚我还听到有人夸你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呢,没有丢人!”

    “那还好,当时主要是吓懵了!”

    方行庆幸的点了点头,又狠狠咬牙:“这事不能往外说,我一定要报仇!”

    鹿叟赞同:“嗯嗯,不可鲁莽,却要小心他!”

    方行点着头,又道:“不过从现在开始可也要小心了,那个帝释其实是个疯狗啊,我怎么感觉他其实比聂狂一还疯?这一次算是撕破了脸,他一定会来找我麻烦的,咱们手下的那三百只蛤蟆可也得好好提一下他们的修为了,来来来,你让老文把他记下的功劳簿给我!”

    “又要分仙命么?”

    鹿叟呆了一呆,皱眉道:“会不会的太快了?”

    方行摇头:“不快,本来这一次的事情出了,就不知会有多少人怀疑我们呢,倒不如真个做出点什么让他们震惊到说不出话来的大事,好生的堵一堵他们的嘴,再说了,孩儿们建了功,不给点好东西也说不过去,你不必多说,把功劳簿给我拿过来,准备论功行赏!”“

    说罢了,目光凶狠:“等他们修为提上去了,就去找帝释报我那一尿之仇!”

    鹿叟见他说的认真,也有些无语,只好去唤了文先生来,平时三百仙匪的功劳都是由他来记录的,方行接了过来瞅了几眼,点了点头,道:“那个安胖子一阵斩了二十余名赤宵仙军,这功劳不小,该赏仙命,还有这些,冲阵勇猛,不得不赏,就先一人一条仙命分了吧!”

    鹿叟闻言却是吓了一跳:“这可是三十多人呢……”

    方行略有些得意,低低一笑,道:“我仙命多得是呢!”

    说罢了,他走到了后殿,去看那怪树,却现上面枝干繁茂,已挂满了星星点点的果子,都是这一战的收获,不仅烈阳王的仙命被抽取,给这怪树上增添了十数颗造化果,那两千仙兵里的数位正仙也被抽取了仙命,化作了怪树的养份,一人能有三两颗,而且那两千仙兵死后的冤孽,某种程度上也被方行大肆截取,皆成为了滋生仙命的养份,共有三十余颗!

    方行却不打算留了,直接全都分出去!

    毕竟经过了这一件事,他也真正意识到了仙兵的重要性……

    “截道道主宣铁血狂刀马有金、铜头铁嘴安胖子、神出鬼没赵上单……等仙入殿!”

    很快的,在这一次大战之中,立下了功劳的数十名仙匪皆被唤了进来,一个个面露兴奋之意,抬头看着端坐在太师椅上的方行,神情激动,看样子都已经期待了很久了……

    “仙命在此,拿去吧!”

    方行一挥手,数十颗仙命飞落过去,落在他们手中,人手一颗。

    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惊的诸仙匪几乎热泪盈眶,他们早就知道方行手里有仙命,因此奋力冲杀,但也从来没想过,这些仙命可以这么快的下来,可以说这么说,他们都已经做好了九死一生,趟刀山闯火海的准备,但结果,这位帝流殿下的大方,出了他们想象!

    “多谢道主!”

    所有人捧着仙命,喜不自盛,诚心拜谢。

    “唉,本来就已经有十数人得了仙命,经此一事,又分出去了三十余颗,咱们这区区三百蛤蟆军里,倒接近有两成得了仙命了,谁家仙兵里面有这么多的正仙存在啊,那位帝释殿下离去之时,曾说不会再小瞧道主了,但估计,下次见面之时,他还是会觉得自己小瞧了……”

    鹿叟与文先生对视了一眼,皆在心里感叹。

    直至如今,他们还是觉得把仙命当果子分的感觉,有种不太真实感……

    众仙匪兴高彩烈的出去了,想必又能引起一片震憾议论之声,不过方行也不在意了。

    他现在考虑的是,该再次斩断数条命数了!

    让鹿叟惊叹的仙命之数,不过是小节,方行赚的最多的,则是斩断命数的资本……

    “要报这一尿之仇,光靠那群蛤蟆也不行啊……”

    分罢了仙命之外,方行又琢磨了一番,便让鹿叟等人好好把守乱流海,然后自己则封了神宫,让所有人都不可随便打扰,自己则盘坐其中,展开了那幅以识界天意炼制的卷轴,却见上面云气缭绕,杀气纵横,分明只是一幅卷轴,但却分明给人一种杀气荡荡,如渊如海的感觉,那种纯洁至极的杀气,乃是一种神秘至极的力量,蕴含着莫可言喻的神威……

    不仅如此,看过了卷轴上面的杀气之后,方行又微闭了双眼!

    半晌之后,他忽然睁眼,却见两只眼睛,赫然变成了不同的颜色……

    左眼空明,印照虚空,却显化出了一团云烟,内有无尽的大战,翻翻滚滚,难以尽叙!

    右眼幽暗,印照虎空,却照出了一方世界,树木丛山,兽走鹰飞,生机勃勃!

    再加上卷轴上面浩荡的杀气,便仿佛三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同时浮现在了他的面前。

    “葬肉身于天界,窃青玄天界本源,炼肉身!”

    “制截道神魂卷,御三百道徒厮杀,炼神魂!”

    “战同阶最强仙,借对手强大压力,磨修为!”

    方行感受着这三种力量,放空了心神,喃喃自语了起来:“太上九经,确实夺天地之造化,行万古之妖智,别人修得是仙,偏偏他斩得是命!而欲斩仙命,我便需要这三种力量为底蕴,我以太上化灵经守本我肉身,夺青玄天界本源;以识界天意制截道魂卷,借三百道徒争杀气;而我战强敌,磨励修为,实际上是以他人智慧印证我的法门,却是抢他们的智慧……”

    “夺天地本源,可长我法力!”

    “争人心杀气,可炼我道心!”

    “抢他人智慧,可悟我神通!”

    自语之后,他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呵呵,下次见面,你还是会小瞧我,因为你根本想不到我的修为进境有多快!这样要是还吓不尿你,就算小爷我怂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