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一笔封天

掠天记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一笔封天

    末日景象里,一道身影冲天而起,炼石补天,这一幕深深的印在了方行的脑海。

    除了震惊于对方神通,可补识界连自己都控制不了裂隙之外,最让方行心里感觉古怪的,便是那一道身影给他带来的熟悉感了,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愈是看着那道身影,便愈觉得熟悉,虽然那道身形被神光包裹,看不真切,但却让方行觉得非常的熟悉……

    “还愣什么?镇压了它!”

    但也不等方行说些什么,那道神女模样的存在,已经转向了方行,低声开口。

    倒是方行怔了一下,忙道:“哦哦,好的!”

    眼见得那一道意志,虽然被神女补天,断了后路,但依然拥有着极其可怖的力量,一身神芒乍现,化作触须,森森然刺向了识界各个角落,方行也心里一惊,急急凝聚起了识界之力,鼓鼓荡荡,化作漫天漫地的犀利剑光,向着那似乎无处不在的触须斩了过去……

    崩崩崩……

    那些触须,在某种程度上,居然如命数一般,蕴含着强大至极的力量,被方行斩断之后,出了刺耳的声响,狠狠弹了回去,断落的碎片,一截一截的飘飞在了识界之中,却化作了点点滴滴如同落雪一般的光华,铺满了这一片充满着水与火的末日识界,尤为神异……

    对于方行而言,更是感觉到了某种强大至极的力量,正化入自己的识界之中!

    这种感觉,似乎比起他葬在了青玄天界的肉身,窃来的本源力量更多!

    “谁敢逆我?”

    而在那一方意志被方行斩断了触须之后,也立刻出了咆哮般的怒吼,那种声音里,蕴含着一种与普通人完全不怒的情绪,就像是,它真的高高在上惯了,想不通居然会有人连续两次重创于他,这种愤怒,让它忽然间变化了起来,显化了一只铺天盖地般的巨手,狠狠向着那一道神女影子盖落了下去,一种苍茫之意油然而生,蕴含了一切的法则与大道……

    “我来救你!”

    方行见到这一幕,意识里愤然大喝,天意剑光暴涨数倍,便要朝那只大手斩落!

    “用得着你吗?”

    可那神女居然并不领情,森然一道意念传来,生生阻止了方行的出手,然后就见她不慌不忙,祭起了掌间的古琴,那本来只是一具再普通不过的瑶琴,可在她的手里,却绽放了无尽的青色仙芒,古意盎然,居然像是活了过来一般,然后她御琴而飞,纤纤十指撩拔琴弦,便有声声清越冲宵的琴声响了起来,每响一起,空中便出现一道符文,如群星璀粲……

    盖天大掌从空而落,异常可怖,似乎在瞬间完成……

    寻常人在这一掌之下,根本没有机会弹出一曲子,甚至说,可能只是一个音符都没有谈出来时,那大掌便已经落将下来,镇压了切,但在此时在那神女旁边,似乎规则都已经对他不起作用,从她拔响了第一根琴弦开始,时间就已经放缓了,一切都已经凝滞……

    她便借着这个机会,十指飞弹,一曲琴音如长河般落定,而在此时,她身边已经浮现了无数道音符,一音一符,漫漫点点,犹如漫天星辰一般围绕在她的身边,浮沉不定!

    “轰!”

    那只大手只是缓了一缓,然后力量再次加剧,狠狠向下拍落下来。

    可在此时,那神女迎着巨掌,或说迎着上天,却只是冷冷一笑,而后再次撩动琴弦!

    “嗡……”

    随着最后一声琴音金戈铁马般响起,那无数的琴音尽皆变了!

    它们瞬间之后便绽放了无尽杀气,以音化剑,形成了呼啸漫天的利剑,直刺上苍!

    “噗”

    巨掌覆落,却被无尽的利剑迎上半空,直接撕裂!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头巨鲲,正在被无数的小鱼钻入身体,狠狠撕裂……

    足足九百九十九道剑光,刺入了巨掌之中,并来回穿越,将巨掌生生割裂,鲜血飞溅,血肉飞溅,所有的血肉都被九十九道利剑撕裂了开来,居然生生有一种凌迟一般的残忍感觉,而那巨掌之上无尽的血肉,则如瓢泼大雨一般洒落了下来,漫漫洒向了偌大的识界天地……

    这一片识界的大地之上,本来就已经覆盖了厚厚的一层落雪,那并不是真的落雪,只是那怪异存在的触须所化,尚未被识界完全的炼化,而在这时候,血雨又紧跟着来了,一层一层的铺落到了落雪之上,使得偌大识界,瞬间就变得红白相间,一种诡美绚丽景象……

    “恨……我恨……”

    那意志遭此重创,居然生出了一种犹如人一般的强烈恨意!

    而在那巨掌被削落了无尽血肉之后,也已轰然崩碎,在巨掌中间,却有一道灵光,逆天而去,瞬息间窜上了九天,居然像是要再次撕裂空间,回到外界中去……

    识界有地无天,有界无法,是为无法无天!

    而那识界与现实世界的隔阂之界,其实就是方行的意志,是一种冥冥之中无法打破的壁障,可那灵光上面蕴含的某种可怖力量,却是比方行掌中的天意剑都要锋利的多,拥有斩裂一切之能,眼看着就要成功做到这一点,使得方行自身,都感受到了一种意志被撕裂的痛楚!

    “妈的我跟你拼了……”

    方行心里也起狠来,驾御天意剑光,就要跟它对拼一计!

    “老实在旁边呆着!”

    可那神女模样的存在,又是一声厉叱,紧紧赶了上来,却是在驾御剑光撕裂了那巨掌之后,她便一直在等着,似乎等的就是那一道灵光的出现,在那一道灵光尚未凝聚起足够的力量,将九幽撕裂之时,她便已经赶了上来,纤纤玉手遥遥一扯,也不知从哪里扯出了一道长长的帛卷,像是一片漫无边迹的云朵一般覆盖在了偌大的天空之中,似能容纳一切……

    然后她姣姣身影,快如闪电……或者说不是她快了,而是那道灵光慢在了,在她的面前,万事万物都慢了下来,惟有她的度如常,却使得她在此时度比那一道灵光快了许多,在星域之中连踏了几步,居然便已经赶到了那灵光之前,一把扯着,按进了下方的帛卷里……

    “你敢困我!你岂能困我?”

    那一方意志愤怒挣扎,瞬息间便欲撕破帛卷,逃出生天!

    “呵呵,残缺意志而已,也敢猖獗?”

    面对着那意志的怒吼,神女却只是冷笑一声,而后低喝一声,双指捏印,点在了自己眉心,赫然从她头颅之中,飞出了一方紫匣,悬在半空之中,金光大作,而后开启,然后匣内一枝朱红色的大笔飞了出来,悬在了空中,霎那间紫光湛湛,天地色变,时光仿佛凝滞!

    “不……”

    那被神女强行按进了帛卷里面的意志,本来仍然是桀骜不驯,挣扎不已,但在此笔出现的一霎,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可怕的力量,居然霎时间就变得惊恐至极,挣扎欲逃!

    “圣笔定因果,让你封你就得封!”

    而那神女则在此时冷喝,提起朱笔,龙飞凤舞,瞬间在帛卷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封”字!

    随着那一个字写了出来,那意志惊天动地的气息,居然飞快的收敛了起来……

    “收!”

    随着她最后一声轻叱,帛卷立时缩小,最后时,却从漫天大小的帛卷,化作了一座只有三尺高的石碑,座落在了她的身边,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封字,轻轻摇晃了几下……

    偌大识界,可撼根基般的暴乱,就在这么一霎间,瞬息而止,仿佛完全没有出现过一切!

    只有漫天漫地的血与雪,以及混乱不堪的法则与山川大地,记载着适才的崩坏……

    “嗯?”

    方行在此时,也是心间一凛,不顾多想,瞬间将第九条命数斩断,而后飞身落将了下来,进入识界之时,已经化作了自己的原本模样,飘飘荡荡,大袖如龙,向着那神女飞了过来!

    “你是……”

    他紧紧皱着眉头,死死的盯着那个神女,尤其是她手里的那枝笔与石碑。

    他可是看得清楚,那帛卷以及后来变成的石碑,其实都只是普通的神通,最简单的变化,由随时扯来的云气所化,并无神异,但居然因着那只朱红色大笔写下的一个字,便有了如此惊人的效果,居然连那等可以在识界之内与自己争锋的可怕的存在也封印在了其中?

    那简直也太可怕了,出了自己的想象!

    “你……”

    此时离得近了,这一眼却是看得仔细,方行心间登时大震!

    此前他见到了这道身影,见到了被这道身影抱在了怀里的瑶琴,下意识的就以为这是小盲女,毕竟小盲女身上的古怪,他一直都知道,也在等着她觉醒的一刻,可是如今距离近了,细一打量,却诧异的现,眼前这个并不是小盲女,而是与其截然不同的一位女子……

    “你究竟是谁,居然可以唤醒我?”

    那神女似乎没有丝毫回答方行问题的意思,反而目光森冷,朝他看了过来。

    “在我的地盘,你怎么倒来问我?”

    这个问题却问得方行一怔,心里暗想着,反问道:“你又是谁?”

    “本尊问你问题的时候,你就该好生回答!”

    只是一句简简单单的反问,却似惹恼了这位神女,目光一冷,狠狠落在了方行脸上。

    “额……嘿嘿,你不说自己是谁,我也无法告诉你我是谁嘛!”

    方行笑着说道,心里却在揣测这女人的来历。

    他如今可是有两种身份,究竟要说哪一种,还是要看这女人究竟什么底细……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嘻皮笑脸?”

    可方行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女人脾气居然这般坏,暴躁无常,听了他这般话,居然就彻底翻了脸,面上犹如罩了一层寒霜,一言不合,便陡然间反掌朝着方行的脸上掴了过来,这一掌之中,蕴含着滔天怒焰,越法则,居然直接到了方行面前,要将他一掌打飞……

    “臭娘们,敢跟爷们动手?”

    方行也是脸色一变,双臂一振,一身法则缠绕,突破无尽空间,急急抽身急退!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