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我一定不会打开的

掠天记 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我一定不会打开的

    “机缘巧合,碰到了你,也只能托付给你了……”

    青邪仙王似乎直觉上有些狐疑,但仔细揣测之后,却还是决定相信方行。

    毕竟无以她的修为,一眼看穿神魂,自然能现,方行乃是来自于天元祖地,这却是做不得假的。又见他身上不具仙命,却有这等本事,现在的天元也只有那几个老怪的欺天大计里封神榜上有仙名者才能做到,甚至说此子在封神榜上的仙名估计还不低,才能有现在这般厉害修为。而只要他在封神榜上留了名,青邪仙王便不担心其他的事情了,以她所知,只要是在封神榜上有名之人,但可以信任,那是不可能做出违逆或是背叛自己的举动来的!

    “此宝事关重大,对天元有大用,本来当初我用尽了残余修为,才将它封在了那个丫头识海,布下十万仙禁,以免被人窥得,只可惜如今我已将它祭出,无力再封印了,也只能交给你,你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他交到九棺守护者手中,有此大功,他们一定会好好奖励你,切记切记,万万不可私自打开此匣,此笔因果你承受不住,一旦启匣,必将大祸临头!”

    最终又是一番叮嘱,青邪仙王才沉沉一叹,将那木匣交到了方行手中。

    “哈哈,前辈放心,我肯定好好送回去,绝对不会私自打开!”

    方行抱着木匣,信誓旦旦的保证。

    “你……”

    青邪仙王眉头又紧紧的皱了几分,心里有种不知该如何形容的感觉:“本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我都不应该对你有怀疑,但怎么偏偏就是越看你,便越对你不放心呢?”

    只可惜,再怎么样,现在也没有时间更改决定了。

    她一介残魂,意外醒来,又耗费了可怖的仙威去封印那个意志,实在已经支撑不住。

    最后,她也只能定定的看了方行一眼,似乎要将他的模样牢牢印在心里,半晌后长叹了一口气,松开了一直紧紧捏着的法印,一霎那间,仙威消散,她也失去了所有的神光……

    两只湛然可怖的眸子闭上了,她也在此时变了模样……

    “小瞎子?”

    方行本来躲得远远的,可在她闭上了眼睛之后,却是心里一惊,急忙飞掠了过来,这青邪仙王闭上了眼睛之后,整个人都已经变了,身量变小,一身仙威也散去无踪,甚至连模样也变了,化作了身上没有半点修为的小盲女,失了御空之能,飘飘摇摇往地面坠了下去……

    方行急忙将她抄在了怀里,以神识探查,却见她身体虚弱至极,微微晕眩。

    感觉到了被人抱住,她轻轻抬起了手,摸了摸方行的脸,然后才略略放心,又晕了过去!

    “那女仙王苏醒了这么一次,小瞎子至少折去了三十年阳寿啊……”

    方行暗想着,却已经看了出来,青邪仙王的神魂,其实是隐藏在了瑶琴之中,但她苏醒之时,借的却是小盲女的肉身,刚才那只笔,也是从小盲女识海里取了出来的……

    神魂纵然有些残余仙力,也需要用肉身施展,刚才那一幕,对小盲女伤害很大!

    略略神回,他挥掌在识界之中化出了一座高山,然后将小盲女放在了山顶,自己则盘坐在了山上,望着一片狼藉的识界,运转起了心神,让这一片刚刚破碎了的大地重归平静,海归海,山归山,倒塌的巨木重新扶起,肆虐的熔岩归于地底,四处奔涌的海水恶浪再次归于平静,便是坠落了下来的星辰,也皆被识界规则托了起来,重新嵌在了高高的九天之上!

    这个度当然不会太快,事实上刚才的识界面临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凶险,险些就被那神秘的意志夺去了控制权,便是好些的结果,也是直接崩碎的下场,变得如同外面的乱流海一般,不过好处在于,危机危机,有危险也有机遇,过了这一劫,却也得到了莫大的好处,那意志的触须、血肉,都铺在了这一片识界之中,那丰厚强大的底蕴,简直就是可怕……

    若是让方行自己修行,自己窃取,这等底蕴,怕是一千年也攒不出来!

    而在做着这些事的同时,方行则强捺住心间的激动,把那木匣拿在了手里翻来覆去的看!

    “这玩意儿……”

    他愈看愈是心惊,欢喜的抓耳挠腮,眼睛放光的琢磨了起来:“这应该就是金六子它们说的封神榜缺少的一部分了吧?有榜就得有字,有字就得有笔,这倒也是说得通的……”

    这一个答案实在是有些惊人,可方行却是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青邪仙王苏醒过来的时间不多,又为了封印那神秘的意志,消耗了大量的底蕴,可以说是匆匆陷入了沉眠,没有机会好生盘问方行,自然也就没有机会为他详细说些什么,当然了,估计就算她有机会解释,也不会多与方行说些什么的,看她那样子根本就懒得多理会方行,不过从她的重视程度来看,再印证大金乌等人的话,方行还是觉得非常的有这个可能……

    “封神榜有仙名,可造就堪比仙命,甚至更强之仙,那这笔的用途将会是……”

    他几乎是兴奋般的把这木匣握在了自己的手中,暗暗揣测它的用途。

    而在此时,这识界深处,天翻地覆中惟一没有被波及的迷雾区内,怪塔之内也是一片沉默,他们预见了青邪仙王的出手,但显然没有预见到后面生的这一切,尤其是在听说到了方行厚颜无耻的承认了自己就是封神榜上有名之人,并且信誓旦旦的接过了那个甚至可能影响天元大局的须弥宝时,怪塔之内的存在们心情就更古怪了,甚至隐隐开始担忧了起来……

    “额……这小儿应该没有这么大的胆量,将此笔据为己有吧?”

    过了许久,才有人开了口,明显有些信心不足。

    然后,就像是在证明他的话一般,将这宝贝的重要性猜了个七七八八的方行,紧紧的握住了那卷轴,然后像是在宣告着什么似的,兴奋说道:“……从现在起,这玩意归我了!”

    怪塔之内的存在:“……”

    “他知道这东西的重要性吗?”

    有怪塔内的存在心底虚的问了一句,心里的不解难以形容,他觉得方行肯定还是强盗思维作崇,才有了将这宝贝据为己有的想法,若是他知道了这东西对天元,对封神榜,甚至对那群人的计划有多重要,一定不敢想这个心思,心里还在犹豫,要不要提点他一句……

    可也就在这时,方行的自言自语又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这玩意儿十有八九便是封神榜残缺的那一部分,不过就算不是,也一定是对天元有很大用处的东西,绝对值钱……”

    “你用值不值钱来衡量这东西的价值,会遭天打雷劈的知不知道?”

    怪塔内的那位存在不吱声了,心里暗想。

    过了良久,才又有一位存在开口:“渡仙笔可是青邪仙王的宝贝,当初那些人为了说服青邪仙王,可是废了不少口舌啊,只可惜,青邪的性子太过偏激,终究还是没有答应他们,使得那欺天大计缺了一环,而等到青邪自食恶果,在仙王之争中败下阵来时,九棺都早已到了天元,连她也没有能力将此笔送到天元去了,只能败落之际,孤注一掷,可机缘巧合,这东西终究还是没有送到天元,反而落在了这小滑头的手里,也实在是教人哭笑不得了!”

    “曾经那些人从封神榜上划掉了这小儿的名字,现在他们一心想要得到的至宝却又落在了这家伙的手中,当真有些命中注定的意思,倒是可以想象,以后的事情肯定会很有趣!”

    另有人低声道:“呵呵,就先让他留在手里吧,反正此笔绝非等闲,上古圣人曾以此笔逐仙,书太古仙史,拥有大因果,而这小儿此前也得了青邪的叮嘱,量他也没那胆子私自打开,运用不得此笔的造化,便等若是寄存在了他的手里,早晚还是会回归天元的……”

    “……”

    也就在怪塔之内的存在们都在私声议论之时,方行却也将那木匣研究了个遍,翻来复去很是好奇,看那脸上的模样,倒像是一直有百十只爪子在他心里不停的挠着一样……

    “切记切记,万万不可私自打开此匣,否则因果你承受不住……”

    他心间又响起了青邪仙王沉眠之前告诫他的话,心里愈沉甸甸的。

    纵是他胆子再大,一位仙王的告诫,又岂敢视作无物?

    也不知道那青邪仙王究竟是吓唬自己,还是真的打开了它,便有大祸临头……

    手里捧着匣子,看了看旁边晕迷着的小盲女的小脑袋,又再低头看着匣子,内心似乎非常的纠结,也非常的为难,但这犹豫也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他忽然间起了狠心,将木匣放在了地上,端坐于前,像是在壮着自己的胆一般,自言自语道:“小爷我是吓大的吗?”

    “他……他不会真要打开吧?”

    怪塔之内的存在们也跟着心提到了嗓子眼,一个个呆怔怔的。

    “没这么简单,那匣子上的禁制不小,凭他的见识,没这么好解开……”

    另一人也急急跟着猜测,可话还没说完,就忽然间闭上了嘴。

    方行根本就没有试图解那禁制,只是扬手一招,本来就存在于这片识界之中的欺天霸蛮刀立刻不知道从哪里角落飞进了他的手里,然后方行便高高的将刀举在了半空之中……

    “这……不会吧……”

    看到了这一幕,怪塔内的存在都呆了一呆。

    话犹未落,那刀便已落了下去,“噗”的一声,劈烂了木匣,露出了那只笔!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