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古世家的面子

掠天记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古世家的面子

    “小心!”

    一见那蓝衣老妪仗势出手,打向了那名顶着她的仙威喝止的仙将,鹿叟及文先生也皆是大惊,几乎不忍去看,只料蛤蟆军仙将定然要再殒伤一个,却是在这段时间里,因着诸大世家与道统闹事,蛤蟆军中正仙,为了阻止这些人,甚至也有七八位受伤了,而今,眼睁睁看着这蓝衣老妪要再伤一个,但如今距离她太近,在她仙威荡荡,神通影响之下,居然腾不出手去相救,当然,在他们心里也明白,此时哪怕他们二人可以出手,也是影响不了大局的!

    “哼,螳臂挡车!”

    那蓝衣老妪已经一杖朝着喝止她的仙将敲了下来,并无杀气,但分明十分阴险,要将其一仗打伤,而那仙将实力不弱,只是面对着比他高了足足一个境界的上仙,却毫无还手之力,甚至连飞身而退都做不到,只能睁睁的看着蓝衣老妪一杖敲下,已闭起了眼睛强受,但也就在劲风铺面之时,却忽然间感觉到了背后仙威一拂,旋及有一个平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谁要敲我脑袋?”

    这名仙将大吃了一惊,急急睁眼。

    鹿叟等人也心里一颤,齐齐转头看了过来……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身披黑甲,身材瘦长,黑散落,神情俊美,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仙将身边,单手握住了那枝堪堪砸到了他脑袋上的龙头拐杖,似笑非笑的目光看着那蓝衣老妪,似乎觉得这一切非常有趣,但笑意深处,却有种让人心寒的冷意!

    “帝流!”

    “帝流……帝流殿下出关了……”

    “道主,你出关了?”

    殿内出现了一霎间的静寂,旋及便是各种称呼的惊呼之声。

    称之为“帝流”或是“帝流殿下”的,自然便是暗影天梦家的人,而喜呼“道主”的,则无疑便是以鹿叟和文先生为主的截道蛤蟆军了,他们一直以截道道徒自居,除非在非常重要的场合,会唤方行为“帝流殿下”之外,平时皆唤之为“道主”,当然了,这里面也并不矛盾,三十三天向来便是如此,许多道统虽编入仙军,有仙职在身,但称呼也一如过往……

    便如这暗影天梦家,其家主实为暗影天域主,向赤帝效忠,统御一方天地,可因为这梦家本来就是暗影天大世家主,绵延十万年,分支众多,因此在暗影天,也是以家治天下,毕竟,赤宵仙王称帝,也才不过百余年时间,许多旧称、旧势力,都还没有适应了过来……

    像方行这等帝子身份,自创道统,也是非常常见的,倒是帝释这种,为了避嫌,只一心掌御赤宵军,不建道统,不创传承的,乃是大赤天的异数,代表他一心为赤帝效力!

    “我这才闭关修炼了几天啊,怎么就乱成这样了?”

    方行脸上带着笑意,看了看四周,挥手让这个险些挨了敲的仙将到自己身后来,然后目光便似笑非笑的向着那蓝衣老妪看了过去,大体感应了一下她的修为,神情也有些冷厉,淡淡的一笑,道:“这里可是军寨,什么时候已经乱到了可以让人随便闯进来打人的程度了?”

    “好……好,你终于出现了!”

    那蓝衣老妪见到了方行突然出现,心里也是一惊,但毕竟人老成精,很快便平复了下来,沉喝了几声“好”字,便想抽回自己的龙头拐杖,然后再说话,但却现那位帝子的手掌仿佛大山一般,运了几回力,拐杖居然抽不回来,脸色也顿时变了,森然喝道:“休要胡言,老身不是触犯仙禁,前来惹事的,是为了我梦家少主下落特来问循的,帝流殿下,老身正要找你,我梦家少主在乱流海失踪,生死不知,你今日就要给我们梦家一个交待……”

    “交待?”

    方行歪着脑袋看了她一眼,嘿嘿笑了起来。

    他在出了识界之后,倒是知道外面生了什么事情,鹿叟已制成玉册送进了神宫,让魑儿在他出关的第一时间交给他,好以最快的度了解生的事情,却原来纠纷的由来,还是因那几个大赤天五子而起,在乱流海一战之中,帝释损了两千仙兵,烈阳王身死,聂狂一手下八百神奴皆惨死,其本人也消失无踪,可这些事情,却都是无人关心无人问询的……

    烈阳王本身就是自己修行起来的,背后没有大人物照拂,聂狂一更是疯子一个,人见人厌,是以这二人便是死了,也无人理会,在帝释吞下了这个哑巴亏之后,便这么不了了之了,可那大赤天五子却不同,他们背后都有家族、有道统,有身份可怕的老祖宗照拂,如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消失了,那些家族又岂肯干休,已经引起了不知多少怒气冲冲的质问了!

    而仙帅虽然已经表过态,表示在帝子之争里面,只看结果,不论过程,明显是不愿掺合这一摊子浑水,可那些家族却不愿意啊,好在自家年青一辈的领军人物,总不能这么糊里糊涂的没了,因此那一家一家的各种什么护道者啦,什么长老啦,什么随从啦之类的,便天天去闹,而按着基本规矩,鹿叟还是将乱流海内生的事情写了一份陈情递交了上去的!

    当然了,他那份陈情实在是油的厉害,基本上就是避重就轻,轻描淡写,一推四五六,除了这拿下乱流海的功劳,什么也不认,除了天元的叛逆,谁也没见过,有了这份陈情在,仙帅便可以明正言顺的不多追究,推开这份责任,可这些家族却不认啊,作为乱流海里惟一生还的存在,他们认定了自家少主的下落肯定与蛤蟆军有关,便按捺不住,屡屡来问……

    若只是问也就罢了,但一方死死咬了找你要人,一方却抵死不认,本来就是个糊涂账,谁拳头大谁有礼,这就成了浑水一摊了,再加上本来预计闭关三两天的方行,一下子延长了十倍,足足一个月不见身影,蛤蟆军没有太乙上仙坐阵,在这等争执里,更是屡屡吃亏了!

    也不知是不是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反正这一个月来,乱流海实在是乱的可以,因为种种争执,蛤蟆军十大仙将里已经伤了好几个,这等混乱的局面,就连仙帅也懒得理会,闹得不太过就不会管他们,毕竟这几方大家族,在大赤天都是影响深远的,他紫玄仙帅地位非凡,但见了那些大家族的老祖宗们也是平起平坐,自然不愿在这等小事上得罪他们太深……

    这一个月来,鹿叟与文先生已可算是殚思竭虑,把控局面,尽了最大的力!

    只不过,他们如今也不过正仙修为,比别人低了一头,这却无话好说……

    而如今,恰好赶上了方行出关时在闹的这位,便是世代经略暗影天的大世家梦家大长老,此妪没有官身,但身份地位与修为都在那里摆着,见了她,哪怕是帝释这样的身份也要客客气气,敬的不是她,是她背后的梦家,而有这身份在,又有这年龄在,梦家少主梦红脂又是被她一手带大,几种原由交在了一起,自然使得她行事猖狂了些,说话也不怎么注意了……

    这样的事也不好说什么,便是传进了大赤天三位仙尊耳朵里,也只会一笑而过!

    毕竟身为上阶古世家,万世大道统,便是仙帝,也是要安抚他们的!

    当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在这个时候的方行,却是心里不痛快到了极点……

    “你家少主死也好,活也好,你却来找我要交待?”

    他微微歪着脑袋,似笑非笑的看向了那蓝衣老妪,口吻不善。

    “人是在乱流海不见的,不来问你要交待,又该去找谁来?”

    那蓝衣老妪居然不怕方行,仗着身份,咄咄逼人:“你是帝子,但也不可不敬我梦家人!”

    “道主,须谨慎……”

    就连鹿叟等人,见状也急传音,惟恐方行下了杀手。

    此时正是方行以帝流的身份与帝释争锋之时,这些大赤天大家族、大道统一个个底蕴非凡,可不能轻易得罪,否则的话,牵连成势,会让方行这个帝子失去所有的根基……

    而这段时间以来,他们处事,最为头疼的,也正在这里!

    这些大家族与大道统,各有底蕴,掌握太乙命脉,绝不可轻易得罪……

    可方行明显不理会这些事情,听了这蓝衣老妪的话,反而淡淡的一笑,而后忽然之间,一步踏了上去,身形如山,震荡空间,那老妪也是老牌的太乙上仙,在此时居然连神通也施展不出来,便被他生生的撞到了身前,直将肉身撞飞了出去,紧紧握着龙头拐杖的手也松了开来,而方行则顺势夺过了她手里的龙头拐杖,然后反手一拐,敲在了蓝衣老妪的脑袋上!

    “噗……”

    这堂堂梦家大长老,口喷鲜血,跌出殿外,神魂萎蘼,肉身瘫软,半天爬不起来!

    “也好,你们要交待,我便给你们交待!”

    方行把龙头拐杖往地上一丢,冷笑道:“三日之后,还有谁想找我要交待,一起来吧!”

    说罢,直接回身入殿,心头只觉又好气,又好笑:“这大仙界也是真有意思,方大爷我从天元混到了大仙界,从来都只有我找别人撒泼的份,没想到今天居然反过来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