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败家笔

掠天记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败家笔

    现了一个惊人可能的方行,再也不理会其他的事情,只是一心的拿着渡仙笔,一分一分验证着自己心间的猜想……

    活了下来的大赤天四子如今变成了他的试验品,已经被他从石碑上解了下来,跪坐在他的身前,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惊恐之色,身上道道激越法则之力气息冲宵,使得他们的脸色也一会青,一会白,肉身似乎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可偏偏一动也不能动,在识界之力的镇压下,他们只能老老实实的跪坐在方行面前,惟有眼珠偶尔转上一转!

    而在这时候,方行也是又惊又喜,手里持着朱笔,低头微思。

    过了许久之后,他才抬头,看向了那个生着一双蛇目的男子,眼底精芒闪烁,轻声道:“你是上清天太岳天宗选出的这一个千年的传人,亦可称为道子,拥有湿婆血脉,体内的湿婆蛇血脉与人族血脉维系了一个最佳的平衡,两种仙觉合二为一,因而神通叠加,生来不凡,不仅天生就拥有比别人强一倍的法力,斗法厉害,而且将来更容易修成大道神通……”

    说到了这里,微微凝神,转头向蛇目男子看了过来:“我说是可是对的?”

    “你……你究竟想怎样?”

    蛇目男子神情可怖,不敢答应,颤声问。

    方行不答,又看向了那个身材矮小,身披麻衣的女子,轻声道:“你是九岭凤凰天的凤凰族血脉,是九岭凤凰天暂时选定的九子天骄之一,体内天生便觉醒了凤凰业火,掌御着完全不同于三昧真火,但在神通威力之下却不输于三昧真火的焚天仙觉,只不过你们凤凰血脉与众不同,不修成大道神通,便驾御不得法则之力,所以论起血脉,你恐怕最强,但论起实力,你反而是场间最弱的,最多也只能催动些法宝,给别人打打鼓助助威,是也不是?”

    那麻衣女子神情憔悴,眼底隐隐有明火浮现,只是爆不出来,此时听见了方行问,她废了好大力气才开口,低声道:“……你说的,又不是个秘密,何时再多费口舌?”

    “这可不是多废口舌!”

    方行摇了摇头,转向了那身穿白衣,脸色一片淡漠的白衣女子,道:“你就更不用说了,暗霜天暗界域主的宝贝疙瘩,据传那个老怪物十万岁上才生了你一个,天资非凡,修成太乙上仙时领悟了降寒仙觉,血脉里又继承了化雪仙觉,两相叠加,实力倒是所有人中最强的一个,而且你家老怪物也挺个性,听说他从来都不压制你的修为,反而一力促进,所以真按年龄来说的话,看起来差不多,实际上你连千岁都不到,足足比旁边这几人小了一半……”

    “便是如此,那又如何?”

    淡漠白衣女子此时也失了那等清冷之意,只是目光冷冷看着方行。

    方行一样的不理她,只是目光看向了她的身边,那个身穿一身黑甲,连张脸也露不出来的人,此子一直身穿甲胄,偏偏这甲胄还是经常变化的,时为黑色,时为青色,时为赤红,时为暗金,居然没有个定数,而且他整个人都被罩在了黑甲里面,几乎从未露出过脸,方行也一直没想起来揭开瞧瞧,在被俘的大赤天四子里,他的存在感也最低,可如今方行却专门将他放在了最后一个来讲,看向他的时候,眼神也最不客气,冷冰冰的没有半点笑容……

    “你就更不用说了,暗影天梦家的少主人,一方小诸候,藏头露尾的让人一看就烦,妈的还有那你们家那个什么大长老,居然跑到我军阵中来,当着我的面找我要人……”

    “帝子……恕……恕罪……”

    那黑甲里面,一个尖细的声音飘了出来,时断时续,显然非常惧怕方行。

    “恕个屁的罪,最是看你不惯,先揭开来瞧瞧你是什么东西……”

    方行愤愤的骂着,伸手朝那黑甲之上揭来,想要掀开他的头盔面罩。

    但这一个动作,却把旁边三人都吓了一跳,那个一脸冰霜的冰妍仙子急急喝道:“不可,他修行的是大梦天功,不成金仙,不可脱离大梦仙甲,否则定然神魂消散……”

    “哇……”

    那黑甲里,那个断断续续的声音也吓的直接带了哭腔。

    “还真是个小怪物!”

    方行掀了一下,却是现,那大梦仙甲居然是连成一体的,根本掀不开。

    除非欺天霸蛮刀来劈他两下,否则是不可能打开了。

    “帝子殿下,你究竟……究竟想把我们怎么样?”

    那身矮小的凤凰女实在忍不住了,提气开口,大声叱问。

    “怎么样?”

    方行呵呵冷笑了一声,眼底目光一凛,喝道:“我要给你们点好处!”

    说罢了,便提起笔来,直直朝前点去!

    “唰!”

    这一笔,直接点在了那个开口的凤凰女眉心,便如一颗朱砂也似,也在这一霎,天地之间,似乎有某种变化出现,若有人修成了本源仙目,看这识界,便能现,这天地之间,布满了无数道丝线,牵连万物,而所有的丝线,又皆系于方行一人之身,可在此时,随着方行一笔点出,却有一根丝线,脱离了原来的轨道,直接打入了那凤凰女的额心深处……

    “你……你这是……”

    那凤凰女呆了一呆,体内深处,凤凰业火之力隐隐暴涨,可更加诡异的是,在她身外,居然有濛濛水汽浮现,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法则之力,内外交夹,立刻使得她脸色大变,感觉像便是大雨落在了熊熊大火之中,滋滋作响,彼此反噬,不停的消耗起了她的修为……

    “她……小凤凰体内怎么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法则……这不可能……”

    蛇目男子这一惊非小,像是看到了一个根本不可能出现,违返了常理的现象。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方行的第二笔,便已经点在了他的额心蛇目之上!

    “唰!”

    又有一根丝线打入了蛇目男子体内,居然是可怖烈焰,他体内立时通明一片,被烧炙的几乎快要叫出声来,本来他便是风系仙觉,如今体内居然凭空多了一道烈焰仙觉,火借风力,登时节节暴涨,那种力量已经出了他的掌御范围,眼睁睁看着便有被生生烧死之虞!

    “这怎么可能,你居然可以……居然可以……”

    剩下的冰妍仙子与身披大梦仙甲的梦家子已经被眼前这一幕幕吓坏了,惊恐大叫。

    可方行毫不留手,接连两笔,点在了他们的额心。

    也随着这一笔点落,他们的体内,居然皆多了一道法则,或是与他们本就拥有的仙觉相斥,或是相生,但无论如何,一道法则凭空出现在体内,又岂是小事,毕竟他们觉醒的仙觉,乃是他们花废了不知多少年,不停的参悟,不停的服用各种资源,这才引了出来的,他们的肉身也只适应这种法则,凭空多了一道,立刻就引动了巨变,使得他们一个个哀嚎不已!

    而更为恐怖的,却是内心之间的震惊!

    怎么可能会有人,直接将一道完全陌生的法则,种在别人体内?

    这根本就是出了常理的事情啊,仙觉,就是要自己领悟,然后觉醒的啊……

    “果然可以……”

    而在他们的震惊之中,方行则是提着手中的笔,一脸的激动。

    在这几日里,他其实一直就在试验这一点,因为此前脑海中无意的灵光一闪,却让他现了渡仙笔的一个妙用……既然此笔可以操控法则,而自己又只能操控这识界之中的法则的话,那岂不说是说明,自己可以将自己这识界里面的法则,封印在别人体内?

    他修炼的道路本来就与众不同,别人是靠着自己的领悟,或是血脉继承,得到一道或是两道的仙觉,可他却是拥有整整一方识界,可以说包含了三千大道的所有仙觉啊……

    只不过,这些仙觉,都是他的,与别人无关!

    但是通过了渡仙笔这等威力可怖的法宝,却让他有了一个逆天的本领……

    那就是,将自己识界之内的仙觉,封印在别人体内……

    而如此一来,那些没有觉醒仙觉的正仙们,岂不就拥有了仙觉可用?

    而正仙,与太乙上仙之间的差别,又是什么?

    ……不就是区区一道仙觉?

    当然了,与方行一开始预想中的不同的地方在于,本来这只渡仙笔最大的用途是驾御天地法则为自己谋好处,但方行却准备用它来将自己的法则分给别人,作用恰恰反了!

    也正因此,他决定叫这枝笔作为“败家笔”!

    在这大赤天四子身上试过了这种方法的可行,方行心间大笑,也不折磨他们了,大手一挥,扯回了强行打入了他们体内的法则,然后便神思一动,离开了识界,兴冲冲的从骷髅神宫里走了出来,望着骷髅神宫外面,各自忙活着的蛤蟆军仙兵仙将,很快便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对象,笑盈盈的朝着那位正指着两位做了错事的蛤蟆仙兵破口大骂的小仙将走了过去。

    一手搭在了那仙将的肩膀上,笑的极具诱惑力:“小半截,你想不想做太乙上仙?”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