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装糊涂

掠天记 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装糊涂

    “少主……”

    “妍儿……”

    “婆夷……”

    “小影儿?”

    乍一看到这四块石碑,这四大家族的领却几乎都是同一个反应,脱口而出。

    石碑上绑着的,正是他们苦苦寻找的家族少主!

    若在一个月前,他们看到了这四人,可以说定然欣慰难言,但在此时忽然间就如此轻易的看到了他们,心里却顿时升起了一种莫名复杂的意味……毕竟在此之前,他们是真的以为这几人都已经丧命了,不然毫无道理解释此前与仙帅等人一起前往乱流海时,帝流绝口不提他们几人的事情,也无法解释这一个月来,他们屡次上门吵闹,这位帝子都避而不见,他御下的仙使幕僚也一脸没有主心骨的模样,而且他们的推洐中,也看不见这四人的生机……

    说句不好听的,他们口口声声的来要人,要交待,原因就是因为以为他们死了!

    堂堂大赤天诸候,结果传人却不明不白的死了,他们自然不能不装作什么也没生的样子,而且他们也根本不理会究竟谁是谁非,不理会究竟这几人是怎么死的,只是认准了帝流与大赤天四子之死有关,便忙不迭的来问罪,来逼宫,好为他们背后的势力挣回脸面!

    前前后后已经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你说他们想着把人找回来的心思,还真的不多!

    因为此前他们推洐过,只要这些小辈们还没死,那必然会在卦像上有所显示,但当时的卦像上,却实实在在是找不到他们的任何踪迹了,道理上讲,这只有两个可能,要么便是这些人已经死了,彻底的烟消云散,要么便是到了一方隔绝天地,与现实世界失去了所有的联系,而第二种可能,基本上是不会出现的,再高明的小世界,也无法完全隔绝现实世界!

    正是因为认准了方行害了他们各方的少主,所以他们才怒气冲冲,讨个交待!

    毕竟,在大家的内心都明白,哪怕是我家少主参与了帝子之争,得罪了你,但我们的身份与地位在这里,底蕴在这里,你也不能对他们下杀手,不然就是想和我们彻底翻脸!

    可这等怒火与理直气壮的底气,在方行将他们家要找的人亮了出来,并反他们讨要一个交待的时候,却立刻变成了难言的尴尬与恐慌,四方人马的目光,都齐齐向着那石碑之上被束缚着的少主看了过去,内心又是惊愕,又是担忧,以致唤过一声之后,便是大片的沉默!

    而在这时候,完全掌握了主动的方行却是心底冷笑,怒火暗升。

    实际上当初留下这几人的命来,便有着想从他们身上崛点潜力的意思,只不过后来自己的修行出了岔子,不知不觉间一个月时间过去了,却拖到了今日,而拖延的这部分时间,也使得五大势力会错了意,反倒像一个个不知死活一般的来找自己的麻烦了,此时将这四人放了出来,望着这些本来盛气凌人的老不休那一个个又惊又怒的表情,他心里也是暗爽!

    “呵呵,这四个王八蛋,还有七昧天一个红头的王八蛋,居然敢与烈阳王、聂狂一联手,趁我平乱流海叛逆之时行刺于我,结果实在太高估了自己的本领,被我拿了下来,之前一直闭关修行,最近才刚刚腾出手来,好好审了一审,虽然他们究竟为什么来行刺我,这件事还没有说清楚,不过行刺这件事却都是承认了的,我倒实在有些好奇了,你们怎么想的?”

    望着他那阴瘆瘆的脸色,四大势力之人同时脸色大变!

    “究竟为什么行刺你,你当真不知道?”

    他们心里都在暗骂,以他们的地位,自然也知道家族背后,要与帝释亲近的意思,也知道这几位少主出手帮助帝释,以示诚意之举,行刺这件事的本身,他们是相信的……

    可就算相信如何,这件事能摆出来讲吗?

    别说他们了,就连帝释自己,怕也不敢亮明车马说想杀自己的亲弟弟!

    而且人有一张嘴,怎么说怎么行,若是这帝流认定了他们是帝释派来的也好,但若是他非要一口咬定少主刺杀他,是背后家族、宗门的意思,那五大势力就彻底头疼了……

    闲着没事刺杀帝子,这是要造反吗?

    “事情还没有确定,帝子慎言!”

    暗霜天的一位白袍老仙忽然间站了起来,神情显得极是凝重,冷声开口道:“我们倒没想到,冰妍她真的在帝子的手上,还扣留了一月之久,刚才帝子说她是在行刺你的时候被你擒下的,这件事只能算一念之辞吧,且不说我暗霜天冰氏一族向来都是对赤帝忠心耿耿,绝不可能有行刺之事,就算她真的承认了……帝子殿下用刑折磨,也很容易逼她承认吧?”

    “不错,帝子殿下,倒打一耙太过了吧,你说他们是行刺你时被你真压,才落进了你的手里,那为什么不早将人交出来,一直拖到现在?而且看他们身上伤痕累累,却是没少在你手下受罪吧,莫说逼着他们承认行刺之事,性命威胁下,让他们承认行刺赤帝都行得通吧?”

    “帝子殿下,人既在你手里,还请还给我等,待我们问过之后,是非公道,自然明了!”

    “我可怜的小影儿,你这是吃了多少苦啊……”

    紧跟着那白袍老仙的话,四大势力的领人物尽皆色变,连声开口,有人直接驳斥方行言语站不住脚,就算是有这些人的口供,那也是用刑逼迫得来,有人则喝骂方行倒打一耙,还有人直接便要讨还他们,那个梦家的大长老,则更是心疼的心肝肉一通乱叫起来……

    老实说,认定了帝流用过刑之事他们倒是确定的,因为他们相信自家的少主会这么蠢,轻易承认行刺之事,甚至他们都不相信他们是真的在行刺之时被抓到的,因为他们这几个世家、宗派一开始的目的,便不是真要被那帝释当枪使,行刺帝流,只是表示亲近之意,在帝子之争里稍稍的掺与一下,表示一下对帝释的支持而已,这些少主们,也不可能真的亲手去行刺帝流,因为他们一开始盯上的行刺人选,便是那个背后没有势力罩着的烈阳王……

    当然了,更合适的角色就是聂狂一那个疯子!

    所以,他们相信事情的真相应该是帝流现了这些少主们站到了他的对立面,然后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便将他们拿下了,而后又用了足足一个月时间,严刑逼他们承认!

    某种程度上,他们猜测的真相其实与事实相差并不远!

    “想要人?”

    方行脸色一变,十指微扬,那四块石碑,立刻飞到了他的身后,而他则斜坐在了太师椅上,神情阴鸷,杀气暗浮,眼睛盯着表情各异的场间诸人,冷笑说道:“究竟他们是不是行刺我,是不是我冤枉了他们,辩别起来很困难么?呵呵,大赤天一脉三位仙尊,应该就有这等抽魂炼真的手段吧,将他们交到三位仙尊手里,让他们去想办法找一下真相不就好了?”

    “你敢?”

    “上仙之身,岂能被人抽魂炼真?”

    诸方势力之人尽皆色变,大声喝斥了起来。

    且不说他们心里有鬼,根本就不敢让方行把人交到大赤天三位仙尊手里,就算他们很有底气,这种事也不能做的,太乙上仙,神魂一体,真个被人抽了魂,那就成了废人……

    “呵呵,没事,如果抽魂之后,真证明他们无辜,我赔你们几个上仙!”

    方行笑盈盈的,似乎觉得这很有趣。

    “上仙也有赔的?”

    “帝子休要胡闹……”

    一时场间倒是乱成了一团,这五方势力之人眼睁睁看着有些心乱了。

    “都给我闭上嘴!”

    一片吵闹声里,满面笑意的方行忽然间脸色一冷,重重一掌拍在案上,巨大的力道使得偌大宫殿一颤,石案被击成齑粉,下方地面出现了一道深深的沟壑,一路向着殿外延伸了出去,殿下的诸仙也皆被吓了一跳,忽然间寂静了下来,无数双目光“唰唰唰”看向了他。

    “呵呵,这些人究竟有没有行刺我,又在我与帝释的暗斗里充当了什么角色,你们心里清楚,少在本帝子面前装糊涂,当初在乱流海,我本可将他们随手宰了,之所以留下来,就是为了给你们点警告,若是我将他们交给三位仙尊,你们真觉得他他就没有手段搞明真相?你们这些个老谋深算的世家,真觉得可以没有任何代价的在我与帝释之间左右逢源?”

    听得方行这一番话,诸大势力的人同时都是一片沉默。

    有些人说破了之后,便是以他们的油滑,都不好再继续装糊涂下去了。

    “那么……帝子的打算是?”

    不知沉默了多久,忽然那九岭凤凰天的鹰鼻男子,轻轻的开口问。

    “我怎么打算,当然就看你们有多少诚意了!”

    方行冷笑了起来,五指叉开,然后又紧紧握住,仿佛握住了什么,目光一片森然!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