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百五十三章 酒肉僧

掠天记 第一百五十三章 酒肉僧

    这僧人看起来三四十岁,体架强壮的像座小山,高达一丈左右,只是身上却没有几分肉,只有一层腊黄的皮肤裹在壮大的骨架上,披一件黑色的袈裟,眼睛深陷,头发一指多长,一边走来,一边鼻头掀动,闻着味便来,喃喃吟诵,唱着一句非歌非诗的佛谣。

    “不拜佛祖不敬神,三千大道爱红尘。彼岸在望回头渡,灵犀难比真金银……”

    “这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个秃驴?”

    方行听见了佛谣,转头瞅了一眼,微微一怔,再听这和尚唱的歌谣,也与别人的不一样,一个当和尚的,却不拜佛祖,也不敬神明,三千大道里只爱红尘道,看到了彼岸却要调头回来,佛家最重的灵犀一悟,在他看来还不如真金白银更重要……

    这样的和尚,不是高人就是二百五啊!

    心里留了意,便以阴阳神魔鉴向和尚看了过去,然而凝视半晌,却又心下微怔。

    阴阳神魔鉴可一眼看破人之修为,但此时却未看出这和尚的深浅来。

    这只有两个可能了,一是因为这和尚确实没有修为,自然无法看出他的修为。

    第二,便是他修为太高了,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所能看破的极限。

    而如今方行已经突破了灵动后期,看人修为时,即便是宗主陈玄华那筑基后期的修为也能看出来,若是看不破这和尚的修为,岂不是说明他已经超过了宗主?

    “这和尚了不得啊……得拍拍他的马屁,看有没有点好处……”

    方行眼珠子骨碌碌转了起来。

    正思虑间,却见那和尚已经来到了近前。装模作样的在一块大青石上坐了下来。

    他盘膝而坐,单掌立于胸前,口中默默念诵着他那句佛谣。

    只是那双深陷于眼眶里的眼睛,却似乎总是有意无意的瞄向火上那只黄羊。

    “这和尚够馋的……”

    方行心里想着,便向那大和尚招了招手。笑道:“大和尚,请你吃肉,你吃不吃?”

    那和尚眼底一喜,慢慢站了起来,道:“施主盛情,贫僧就却之不恭了!”

    说着。竟然真的慢慢走了过来。

    方行割了一肉递给他,这和尚却摇了摇头,自己伸手撕下了一只羊腿,凑到嘴边大嚼。

    方行有些无语,这和尚还真不客气。嫌自己给的这一块小了。

    见了外人,金乌便不说话,只是贼眼骨碌碌在和尚身上转悠着看。

    方行也不理那和尚,吃了块肉,拿起葫芦灌了一口,金乌见状脑袋就伸了过来,张大了嘴巴等着,方行只好往它嘴里倒了一口。金乌咂吧下嘴,非常满意。那和尚也闻到了酒香,眼睛一亮。放下了羊腿,沉声道:“施主,既然请了贫僧吃肉,再请我喝口酒如何?”

    方行左右打量了一下,道:“那先找个盛酒的东西来!”

    和尚道:“不必如此客套,贫僧直接喝就是了!”

    方行道:“我嫌你脏。才不让你用我的葫芦喝!”

    一边说一边瞅着这和尚,看看他脾气怎么样。

    若是脾气不好。就不招惹他了,毕竟这和尚看起来可不怎么慈眉善目。

    要是脾气好。就可以适当的敲诈一下,方行最爱干这种事了。

    和尚听了,也有些无语,不过也不生气,四下打量了一下,竟然真的起身,去旁边摘了一片大树叶子过来,卷成了酒杯模样,递到方行面前,方行便给他倒了半杯,这和尚一口饮尽,口中长长吁了口气,叹道:“似是古法所泡制的啊,这酒却是不错……”

    方行笑道:“你一个做和尚的,又是喝酒又是吃肉,羞也不羞?”

    这和尚敛神,郑重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方行大笑起来,道:“你肠子里油糊糊的,佛祖还呆得下去吗?”

    这和尚微怔,平时他说出这番话来,每一个听到的人都会含笑夸一句“大师洒脱”,或是“大师不羁”之类的话,这样的回答却是第一次听到,略略感觉有些尴尬,只好苦笑道:“那就只能请佛祖搬到别处去留了,反正贫僧就爱喝酒吃肉,这习惯是改不了的!”

    方行笑道:“这才对嘛,想喝酒吃肉,就喝酒吃肉,找那么多借口干嘛?”

    说着又满满给和尚倒了一杯。

    和尚嘿嘿一笑,又是仰脖喝尽,然后提起羊腿来大嚼。

    两人一乌,都是大食量,这一只黄羊不多时便全下了肚,一葫芦灵酒也快见底了。

    方行摸着小肚皮,倚在岩石上,笑道:“大和尚,你怎么称呼?”

    和尚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长长叹了口气,道:“既做了和尚,不过是佛下沙弥,哪里还有什么名字?只不过贫僧因爱喝酒吃肉,所以旁人都唤我一声酒肉僧!”

    旁边的金乌一听这名字,立刻眼睛一亮,冲着方行一阵子眨眼。

    方行看到了它的眼色,琢磨了一下,好像自己在随着白千丈游历世间修行时,也曾经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不是很熟,但他之前便以阴阳神魔鉴看过,知道这和尚不一般,便嘿嘿一笑,道:“酒肉和尚,你说句实话,我烤得这肉怎么样?我这酒怎么样?”

    酒肉僧回昧了一下,笑道:“肉不错,酒也不错!”

    方行点了点头,贼兮兮的伸出了手,道:“拿来吧!”

    酒肉僧一呆,道:“拿什么?”

    方行道:“报酬啊,我请你喝酒吃肉,你还没点表示么?”

    酒肉僧有些无语,道:“是你说要请贫僧的!”

    方行翻白眼道:“我请你,那是有礼貌,你吃了,给我点好处,这不也是有礼貌么?”

    酒肉僧彻底无语了,直接站了起来,拍拍身上,道:“你看贫像有钱的样子吗?”

    方行笑道:“知道你没钱,你这样的大人物,身上一般都不带钱,不过我也没要你的钱啊,什么佛门的丹药啦,功诀啦,法器啦,什么都行,我不挑!”

    酒肉僧道:“你怎么知道贫僧是大人物?”

    方行道:“一般和尚谁闲得没事往这野林子里钻!”

    酒肉僧一直堵得说不出话来了,噎了半晌,才道:“贫僧是真没钱,平时也不用丹药,至于功诀法器什么的,更是用不着啊,要不贫僧给你讲段经吧……”

    方行眼睛一亮,道:“经里面有修炼功诀吗?”

    酒肉僧摇了摇头,道:“就是普通的金刚经……”

    方行叹了口气,道:“算啦算啦,就当我吃个亏吧,不跟你要了!”

    见他这失望模样,酒肉僧倒觉得有趣,笑道:“那我可真走啦?”

    方行摆了摆手,道:“走吧走吧!”一边说,一边蹲了下来收拾东西,嘴里嘀咕着:“还以为无意中碰到一个大人物,请他吃肉喝酒,都会得到点好处呢,四叔叔讲的奇遇故事里都是这样的,没想到碰到这么个小气和尚……我又不是和尚,听什么鬼经?”

    酒肉僧觉得有点尴尬,犹豫了一下,道:“要不就当贫僧欠你的,下次给你?”

    方行道:“下次算利息吗?”

    酒肉僧一怔,苦笑道:“那就算吧……”

    方行眼睛一亮,立刻站了起来行礼,笑道:“谢谢大师!”

    酒肉僧无语,心想这脸也变得太快了吧?

    还未说话,方行直接拿出了一块玉符,道:“要不你先画个押?”

    酒肉僧神色僵硬,直接不说话了,转身就走,“嗖嗖”几声,窜进了林子,没影了。

    方行与金乌都呆了。

    这和尚逃得还真洒脱。

    过了半晌,方行才大怒道:“这和尚太不够意思了,吃饱喝足就溜了!”

    金乌翻个白眼,道:“碰见你这样的,谁都得溜!”

    方行道:“不是你使眼色让我要好处的吗?”

    金乌长叹一声,道:“好处是你这样要的吗?你得表现的恭恭敬敬,装作不知道他是个大人物的样子,还得把他当爷爷一样伺候,然后再有意无意的表现出自己正在受到别人的欺压,人生陷入了深深的低谷,这样他没准就一动恻隐之心,就赏你点什么好处了……”

    方行无语,过了一会,道:“这样太无耻了!”

    金乌道:“你直接要东西更无耻!”

    方行不屑道:“做人坦白些不好吗?”

    金乌道:“坦白可不是无耻!”

    一人一乌叙叙叨叨,总是感叹失去了一份机缘,心里觉得有些可惜,不过和尚反正已经吓跑了,再追也追不回来,只好作罢,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回潜龙谷去了,不过刚刚飞到了空中,却忽然间感觉到山林东北方向,一道迫人灵气袭来,极为惊人。

    他们吃了一惊,同时转头向那个方向看去,却见东北天际,一道五色华彩疾速飞来,自这片山谷上空掠过,华彩飞的极快,抬头看的时候,便只能看到一道淡淡的影子,华彩已经飞临了青云宗上空,却化作一道丈余长短的符篆,悬浮在青云主峰上空,大作光华。

    “嗖嗖嗖……”

    青云宗筑基期的修士尽皆抢出了闭关的洞府大殿,来到青云宗上,仰望此符。

    “不必惊慌,是扶摇宫的符信,贵客提前到了,诸位长老,准备迎接吧!”(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