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帝流身上的秘密(二更)

掠天记 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帝流身上的秘密(二更)

    “那帝流做事,越来越教人捉摸不透了!”

    也就在方行答应了出使神族联盟之后不到半天时间里,青萝仙子便急急的赶到了帝释的宫殿前,却是听人说帝释在闭关推洐着什么,无奈之下,她也只好捺着性子等了数个时辰后,听人说帝释有功夫了,这才入宫殿见到他,一入宫殿,看到了孤伶伶盘坐在殿中央的帝释,她便立刻状作无意般的笑着开口,然后留心注意着帝释此时的反应,叹道:“我当真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轻松便答应了下来,他就不怕离开了仙帅的庇护之后,会有人向他出手吗?”

    “他若是肯躲在仙帅身边,那么他就不是帝流了!”

    帝释睁开了双眼,面对青萝仙子的时候,他似乎总是显得很有耐心,微微的笑了一笑,然后淡淡的解释道:“况你也知道,就算他不答应,咱们也总有办法叫他答应的!”

    “这个……我只是觉得,他答应的太快,可能会有什么变故!”

    青萝仙子顿了一顿,小心的提醒:“毕竟你也该现了吧,他身上的秘密实在太多了,多到让人心惊,最初归来时,我觉得她那时候的修为,连正仙都不如,可这才多长时间?他居然一次比一次更强,而且他手下的人马,虽然一直隐而不,但似乎也拥有不下十位正仙,又是从哪里招幕而来?总不能他自己便有仙帝祭天的本领,可以得来仙命,培养正仙吧?这些秘密都很是让人头疼,最可怖的,便是在乱流海那一战时,连斩烈阳王、聂狂一,或斩或杀或囚,挫败诸方少主,天元乱修在那一战后干干净净的退出了乱流海,两千赤宵兵无一生还……这是何等战绩啊?”

    她说着,似乎心有余悸,连连摇头,道:“我很长一段时间里,根本就不信他有这等本事,甚至怀疑他是不是与天元叛修达成了某种协议,联手害了咱们手里的两千赤宵兵……”

    “其他的秘密且不说,拿下了他,自然一清二楚,只说最后一条,呵呵,背叛大仙界,与外敌联盟,此乃万世不赦之大罪,帝流他敢吗?”

    帝释听到了这里,眉毛微挑,笑着问道。

    青萝仙子点头道:“我也正是知道此罪的严重,才不敢往那个方面想,可是除了这个解释,却也当真没有别的解释了……直到被他囚在了手中的诸天少主们安全归来,我便第一时间去见了他们,细细问过许多遍,才从他们口中得知,原来帝流他这千年时间不见,居然学会了某种阴森毒辣的暗杀法门,配合法宝,无往不利,当初进入了乱流海后,他正是仗了此术,连续刺杀了天元方面四位太乙上仙,震惊得天元诸修齐逃,又在他们出手之后,不知用了何等方法,策反了聂狂一,出其不意,暗杀烈阳王,然后与聂狂一连手,斩尽赤宵军……”

    她一边说着,一边连连摇头,眼底惧意大炽,似乎至今仍然心惊肉跳!

    “你只问到了这些?”

    在青萝仙子说完了这番话时,帝释轻轻向她看了过来。

    “问到的东西并不多……”

    青萝仙子摇了摇头,道:“梦影儿、冰妍仙子他们几个,神魂遭到了很严重的损伤,似乎帝流曾经想抽离他们的这部分记忆,可是没有成功,但毕竟也让他们受尽了折磨,记忆残缺,只记得一些大体的经过与残缺的画面,能够确定的一点是,帝流现在自身的实力异常可怖,据他们所说,当时他斩杀被聂狂一刺伤的烈阳王,居然只用了一招,然后……他好像还曾经召唤了某些厉害的傀儡,在绞杀赤宵仙军时起到了大作用,更多的……便混乱了!”

    帝释听了此言,沉默了稍许,道:“你觉得她们说的可信么?”

    青萝仙子连连点头,道:“不光是我,便是那几方势力的长老们,也不会容许这些宝贝疙瘩身上被人下禁制,因此早就里里面面,仔仔细细的探查过许多遍了,他们确实受尽了折磨,但神识清醒,神魂也没有被任何意志支配,因此他们说的话应该是可信的,这帝流表现出来的实力,简直就是可怕,我怀疑,他如今展露出来的外貌,根本就是他在扮猪吃老虎,如今的他其实比千年前强出了太多,可却表现的如此不堪一击,是在蒙蔽我们……”

    说到了这里,她微微一顿,神情严肃了起来:“我怀疑,他在这千年时间里,确实已经得到了太虚仙王的传承,说不定,那一株传说中的……太虚宝树,也落在了他的手里!”

    “太虚宝树不会落在他的手里!”

    听到了她的话,帝释却忽然间开口,轻轻摇头。

    “嗯?”

    青萝仙子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何如此确定。

    可帝释却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只是沉吟了半晌,轻轻开口道:“你说的这些事情,这几个月里我也想了许多,与你的推算出入不大,那诸天少主回来之后叙述的经历,我更是详细的推敲过,确实可信……倒是可以确定了,我这位弟弟,确实骗过了你我,也骗过了众仙,照他在乱流海内的那一战的表现来看,估计他如今的实力已经不弱于我,大概也正是因此,当初在乱流海,我试探他的那一剑,他才会表现的如此笃定,没有分毫慌乱之色吧……”

    “原来在那个时候起,你便已经怀疑他的实力了!”

    青萝仙子微微一怔,目光复杂的看着帝释道:“我早该知道,没什么事情可以让你愤怒!”

    帝释也不作解释,又道:“另一件可以佐证的事情便是,我早就知道聂狂一没有死!”

    他顿了一顿,道:“我修过太古巫法,可以感知聂狂一的生死,在当初的乱流海一战之后,我便觉他还活着,最让我感觉奇怪的地方便是,聂狂一第一个背叛了帝流,又曾亲手斩杀帝流的侍妾,照我那弟弟的脾气,怎么也不可能饶他性命,因此,聂狂一既然没死,那就一定有什么我们猜想不到的秘密,后来与那几人的话一印证,倒是可以明白原委了……”

    青萝仙子愤愤的接过了话口,道:“那个叛徒又一次背叛了过去!”

    帝释轻轻一笑,道:“或许他根本就没有叛过帝流,谁说得定呢?这千年里,我以心交他,本以为已经换得了他的真心,心甘情愿为我效力,现在看看,是我想的简单了!”

    “我早就说过你对人太好了……”

    青萝仙子一听此言,忍不住有些埋怨的道。

    帝释淡淡一笑,并不辩解,续道:“所以从那时候起,我就一直在猜测,我这个弟弟究竟隐瞒了多少事情,他究竟有多少本领,后面的事情,多多少少,都验证了我的猜测!”

    微微一顿之后,他长长吁了口气,道:“他的实力,我猜与我相差不远,否则他也没有那个胆子当面抄衅于我,而他御下蛤蟆军,估计只是一个幌子吧,我怀疑他另有一部仙兵,或是炼了某种傀儡,不过很明显,那种傀儡不是凭白可以催动的,需要大量的宝贵资源,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这么着急的用那些诸天少主,来换取各大世家的悟道仙药了……”

    “原来如此!”

    青萝仙子闻言一亮,轻轻击掌道:“这就对上了,他急于将那些少主子们交回来,是因为他没有了仙药,就等于没有了手头上那可怖的战力,也就失去了最大的倚仗,难怪他用了最粗暴的手段去抽离那些诸天少主们的记忆,只可惜,他还是算错了一点,就算他抽离了他们的部分记忆,但我们还是可以从一些片断里推敲出真相来,没能让他得偿所愿……”

    “不错,也正是因此,我才会确定,太虚宝树不在他的手上!”

    帝释轻轻的点着头,微笑示意。

    青萝仙子恍然大悟:“若是太虚宝树在他手上,他就不需要这么急着向诸天世家交换了!”

    “不错,而也正是因为确定了这一点,我才有了后面的安排!”

    帝释轻轻点了点头,道:“我既然决定要出手一次,那自然要有十足的把握才是!”

    青萝仙子听得眼睛微微亮:“你打算什么时候出手?”

    帝释微微一笑,道:“不会再等太久了

    青萝仙子闻言,欲言又止,半晌之后,才一脸的娇嗔,轻轻顿足,埋怨起了帝释:“原来你早就知道了这一切,却不来告诉我,害我白担心一场,这段时间每天往那几个老家伙那里跑,去分析,询问这些事儿,已经搞得他们都对我没好脸色看了呢……”

    说着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既然帝流隐藏了这么多的实力,那你……”

    “那我也只好拿出所有的精力来了!”

    帝释淡淡的笑了笑,似乎也觉得有些无奈。

    青萝认真的想了想,低声问道:“有把握吗?”

    帝释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道:“便是大罗金仙也活不了,更何况他还不是大罗金仙?”

    青萝仙子闻言,脸上露出了小女儿望向了大英雄时的崇拜目光,似乎有些羞怯,迎着帝释明亮而温和的眸子,过了很长时间,才有些扭捏的道:“我果然没看错,还是你厉害呢,与你比起来,帝流就是个只会胡闹的小孩子!”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