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十里挪移符

掠天记 第一百六十五章 十里挪移符

    也就在栖霞谷内青鸟长老向许灵云发火之时,锻真谷内,铁如狂也神色复杂的看着方行,过了很久,才拍了拍方行的肩膀,道:“小鬼,我不知道你发了什么神经,苦心巴拉,非要与肖剑鸣斗这么一场,不过明日之凶险,我也不必多言,希望你心里有数。”

    方行撇了撇脑袋,道:“说这有什么用啊,有没有厉害法器给我一件?”

    铁如狂气的直接抬起手来想给他一巴掌,却又叹了口气,放了下来,取出了一块玉符,道:“法器倒是给你准备了,不过却不是让你用来斗法的,说句实话吧,我便是再给你厉害法器,在真正的厮杀手段面前,作用也不大,倒不如准备这么一件保命法器给你!”

    方行一怔,接了过来,目光凝视,登时明白了其中的作用。

    铁如狂不知道他有阴阳神魔鉴,可以鉴别天下法器,轻叹着给他解释:“这是我的一样防身利器,名唤十里挪移符,暂时先借给你用了,明日你与肖剑鸣对阵之时,若是不敌,便要立刻认输,不过那肖氏父子对你也满怀敌意,恐怕你就算认输,他也不会甘休的!”

    “如果他要对你赶尽杀绝,那你便催动此符吧,此符我已经灌注了足够的灵气,可以随时催动,瞬间挪移十里,足以让你逃出小千岩了,希望届时可以保你一命……”说着,忽又想起了什么,瞪眼道:“这可不是送给你的,你用完了还得还我!”

    方行急忙收了起来,笑道:“我是那种借了东西不还的人吗?”

    铁如狂无语。道:“那捆仙索用得怎么样?”

    方行嘿嘿笑了起来,转变话题道:“看样子没白叫你一声师尊,人还是不错的!”

    “小王八蛋,这会嘴倒是甜了,滚去睡吧!”

    铁如狂一脚将方行踢了出来。

    而在山河谷中。肖剑鸣及肖山河叔侄则是另外一种反应,肖剑鸣面带微笑,满脸期许之意,而肖山河则不知为什么,手持一块玉简,久久凝视。沉默不语。

    就连肖剑鸣,也觉得有些奇怪,自己的叔叔自从半个时辰前收到了冰音宫传来的这块玉简之后,便一直是这种模样,似乎大受震惊。内心正在做着什么煎熬的决定,只是他也不知道该不该问,只能静静的坐着,相信叔叔既唤了自己来,就必然会说些什么。

    “剑鸣,若是为了我肖氏一脉久远传承,冒些险,是值得得么?”

    “冒险?”

    肖剑鸣怔了怔。道:“咱们肖家的祖训:犯禁世家,造反王候,还是您亲口告诉我的!”

    言下之意。他却是支持冒险。

    因为他了解自己这个叔叔,虽然年龄已经不小,但偏爱行险棋。

    当初他忌惮白千丈,不敢斩杀方行,自己这叔叔却说白千丈出关找他们麻烦的可能性不足一成,认为他应该冒着这个险。杀掉方行,从此事便可见一斑。

    肖山河闻言。脸上的皱纹舒展了开来,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精光。

    “不错。不错,前不久刚说过你胆小了,如今胆小的反而是我了!”

    ……

    ……

    翌日,旭日东升,红光满天。

    小千岩附近,青云宗众弟子皆已赶至,兴致勃勃,期待着此次内门演武的最终结果。

    “这小鬼费尽心机,赢了最后与肖师兄对决的机会,图个啥呀……”

    “呵,他还真当自己有机会夺取那筑基丹不成?”

    “唉,总有种不妙的预感啊,或许肖剑鸣师兄剑下,又要多一亡魂了……”

    众青云宗弟子窃窃私语,议论声不绝。

    众人倒也不是都对方行抱有敌意,只是莫名觉得,他挑战肖剑鸣,太不自量力了。

    或许惟一有资格与肖剑鸣一战的,便是许灵云,偏偏她被这小鬼阴了一把,输掉了。

    也因为方行那一局赢的太不光彩,众人便对他更是不抱什么期望。

    对于众青云宗弟子各种复杂的眼光,方行视而不见,盘膝坐在青石上打坐。

    面临自己这人生最重要的一战,他表面轻松,心下也不敢大意。

    “方师兄……”

    有人轻松呼唤,方行睁开眼,便见吴相同与一众锻真谷弟子都站在他身前。

    方行笑道:“怎么了?一个个都像是死了大爷一样?”

    众锻真谷弟子登时有些无语,心想这小王八蛋一开口便不愿跟他说话了。

    吴相同勉强笑了笑,道:“现在宗门里有人开口了盘口押注,大家都赌你输!”

    方行眉毛一挑,等着他的下文。

    吴相同看了一眼旁边的弟子,深吸了口气,道:“但我们都买了你赢!”

    其他几位锻真谷的弟子也都挺起了胸膛,这种方式,也是他们惟一能支持方行的了。

    “我也买了你赢!”

    旁边有人开口,方行转过头,看到了一男一女慢慢走了过来,女的眼睛红的像只杏子,满面忧色,男的也是一脸勉强的笑容,却是秦杏儿与刘黑虎两个。

    “哈哈,你们干嘛一个个都跟死了大爷一样,押小爷赢,那是你们聪明啊!”

    方行笑着,向秦杏儿道:“你忘了当初咱们俩怎么赢钱的了?”

    秦杏儿勉强笑了一下,道:“那……毕竟是不同的……”

    远处,几朵青云飘了过来,却是扶摇宫人已经在宗主陈玄华的陪同下飞了过来,众青云宗弟子知道他们一来,这最后一场对决便要开始了,登时一个个满眼期待。

    秦杏儿与吴相同等人见状,也长长叹了口气,准备离开,让方行好好休整。

    扶摇宫主人来到了看台上,宗主陈玄华等人也已坐定,小千台旁边的黄长老看了这边一眼,便准备宣布最后一场对决开始了,不过也就在此时,青鸟长老忽然站起身来,满面堆笑,向着扶摇宫萱四娘笑道:“娘娘,暂不急着观看演武,青鸟的小徒尚有一事相求!”

    萱四娘微微一怔,笑道:“是昨天那个叫小蛮的女孩么?她有何事?”

    青鸟长老笑道:“这丫头如今正在学习煮制丹茶之法,手艺略显生疏,不过感念昨日娘娘眷顾之恩,却是连夜煮了一炉丹茶出来,欲请娘娘品尝!”

    萱四娘笑道:“这却是多承她一片好意,端来我尝尝吧!”

    青鸟长老微微点头,便向旁边的弟子示意,这弟子立刻到了远处,将小蛮唤了过来,这一日的小蛮却是换了一身素雅的淡黄色衣衫,梳了云髻,更显得灵动可爱,手上托着一个墨绿色的托盘,上面则摆放着一盏天青色的瓷盏,正有枭枭热气蒸腾出来。

    来到萱四娘身前,小蛮微微蹲下了身,将瓷盏奉上。

    萱四娘笑了笑,双手接过了茶盏,浅浅啜了一口,回味半晌,淡淡的一笑,道:“小小年纪,便有这等老练的手法,着实不错了,看赏!”

    说着话,似有意似无意,扫了青鸟长老一眼。

    青鸟长老脸色微红,稍稍退开了一步。

    钱婆婆则也不动声色的笑着,和言悦色的将小蛮唤了过来,丰厚的赏赐给了她。

    小蛮谢过,退下之后,萱四娘微笑着看向了青鸟长老,道:“这女孩儿聪明灵秀,也是个难得的美人胚子,再加上她虽然是妖蛮,但一身木灵血脉却属上乘,若是好好调教,定非池中之物,青鸟长老,我昨天也细想过,欲将她讨了来,好好教导一番,你看如何?”

    青鸟长老顿时大吃了一惊,有些惊讶的抬头看着萱四娘。

    她本是见萱四娘喜欢小蛮,便刻意自己动手煮了丹茶,让小蛮献给萱四娘,讨个好印象,以便自己开口求教丹法的,却没想到,萱四娘竟然真的看上了小蛮,甚至还想将她讨走,对修行中人来说,一个好徒儿可遇不可求,一时之间,就连她也觉得有些不舍。

    萱四娘见了她的反应,便微微笑道:“青鸟长老不舍得?”

    青鸟忙道:“不敢,娘娘看上了她,那是她的福气……”

    萱四娘笑道:“你也别心疼,我们扶摇宫自不会占你的便宜,我讨你这样一个好徒儿,却也不会亏了你,这样吧,我出门在外,也未带什么好东西,腹中倒有玄诀一卷,当可助你参悟金丹大道,便当作回礼送给你,以作报酬如何?”

    “玄诀?金丹大道?”

    青鸟长老怔了怔,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未完待续)

    ps:月底啦,还有哪位亲的月票没清仓的么?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