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剑翅掠空显神威

掠天记 第一百七十三章 剑翅掠空显神威

    方行的眼神已经渐渐变化了,计划逐步实现。

    而肖剑鸣此时却几乎没有丝毫停顿,继续向方行逼了过来,神情阴冷,剑光如霜。掌中铁剑不断幻化出惊人的异象,滔滔威力向着方行压来,他始终感觉,方行在自己手底下已经快要撑不住了,似乎下一秒钟,便能够将他斩于剑下,只需要多加一点劲,再劈出一剑……

    “你根本就是个可怜人,阴谋诡计或可逞能一时,终究还是要落败!”

    冷冷声音里,肖剑鸣刺出一剑“御寒霜”!

    冰霜异象里,方行脸色苍白,连连倒退,垂垂欲倒……

    “你,一直就像肖某指尖上的一只蝼蚁,狡猾无比,却也逃不掉被我碾死的命运!”

    嘲讽声里,肖剑鸣使出一势“破晓光”!

    “噗噗噗……”

    方行祭起三四道金刚符,又御起屏障术,却尽在这一剑下破碎,身上添一剑伤。

    总是处于下风,似乎下一秒就会死,偏偏总是不死,还是活蹦乱跳……

    肖剑鸣有些不耐烦了,森然喝道:“肖某今日,便要让你认识到与我之间的差距!”

    大喝声中,剑出如电,使出了一式“入九天”!

    剑光如匹练,直向方行席卷了过来。

    青云九剑诀里威力最强,也是最耗灵气的一剑。

    在感觉可以压制方行的时候,肖剑鸣一直未用这一剑,他感觉自己没必要如此浪费灵气。

    直到此时,他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便决定用出这一剑,一剑斩杀方行。

    也就在这一刻,方行忽然放声大笑了起来,迎着肖剑鸣那刺目耀眼的剑光,他脸上却忽然失去了方行的郑重惊怖之意。表情变得轻松了起来,双臂一振,青龙碧焰刀架起,劲力浑厚,堪堪抵住了这一剑,一霎间剑气暴发。飙射的气流激得他衣衫翻飞,却未后退一步。

    这看起来无坚不摧的一剑,竟然就如此抵住了……

    肖剑鸣愤怒冷傲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傲然,甚至感觉自己好像忽然间换了一个对手一般。

    方行的表情很平静,浑不在意的抵着这一剑。目光阴冷,似笑非笑的看着肖剑鸣,轻声道:“你生气了?愤怒了?我杀了你的一只畜牲,你便如此生气,如此心疼么?那你知不知道……五年前,你一鹰一剑,斩尽了鬼烟谷上下几百口人时,我又是怎么想的?”

    “嗯?”

    肖剑鸣陡然一惊。霎那间抽身飞退了三丈,颤声道:“你……”

    方行将大刀往地上一顿,立在了石板之中。双手缓缓掐起了法诀,口中则轻声道:“没错,我就是那个逃走的第十盗首,我是来报仇的,肖剑鸣,你准备好了吗?”

    ……

    ……

    肖剑鸣惊愕的望着方行眼底的深深恨意。忽然间明白了很多事情,为什么在乱荒山时。自己明明抱着前所未有的善意接近他,结果这小鬼却完全不领情。反而对自己敌意极强,又为什么这小鬼明明修为不如自己,但自己却总是在他身上感到莫名的危险气息……

    原来如此!

    难怪自己当初无论如何都找不到鬼烟谷逃走的第十个匪首。

    原来他并非自己想象中的穷凶极恶的成年人,而只是一个十岁的少年!

    原来他根本没有留在楚西,而是悄然来到了青云宗,成为了自己的小师弟……

    “……那异宝在何处?”

    肖剑鸣脑海中闪过了无数个念头,最后脱口而出,却是这句话。

    他一直惦念的,便是自己叔叔所言的,那自九棺之中流落出来的异宝。

    以上界修士的记忆炼制而成的上界之宝。

    为了这件异宝,他在楚西呆了四年,与那些恶心的江湖人士为伍,杀了不下千多人,用尽了一切办法,甚至耽误了修行,却一直没有找到这异宝的下落……

    “那异宝,便在我手里,你想得到吗?”

    方行森然笑了起来,法诀已成,背后呼的一声张开了两只金羽巨翅,剑气森然夺目。

    “过来拿!”

    “咻……”

    这样说着,方行却已主动出攻,金翅裹身,凌空飞起,化作金光。

    “咻咻咻……”

    在他扑来之时,空气中已经凝聚出来了十几道金色的剑光,宛若实质,甚至在空中碰撞,发出了类似的真实的金属碰撞之声,轻微悦耳,割裂空气,杀气森然。

    “青云一剑锁横江……”

    肖剑鸣大吃了一惊,身形急退,剑势披展开来。

    他第一次展开了守势,因为他感觉到了莫名的危机……

    “嗖……”

    一剑横空,肖剑鸣身前似乎出现了一道大江,江上铁链横锁。

    明月当空照,铁锁横大江。

    任何剑势乃至敌意,都被大江封锁,拦在了铁锁之外。

    青云九剑内的守势,锁横江!

    这一剑施展了出来,便立如铁锁横江,拒敌于外。

    “扑棱棱……”

    剑光袭来,斩于铁链之上,尽皆破碎,毁于一旦。

    方行见状,目光一冷,潜运玄诀,更多的剑光呼啸而出。

    “唰唰唰……”

    金光闪动,漫天皆是羽翅般的剑影。

    三十六道剑光,方行所能运转的最强十万八千剑倾囊而出。

    “嘭……”

    异象被绞碎!

    在足以逆百丈瀑布而上,将青石斩成霁粉的剑光面前,肖剑鸣布下的剑势瞬间破灭,铁链断碎,大江绝流,横空异象被一扫而空,而剑光还剩下了七八道,呼啸着向他飞刺了过来,肖剑鸣大惊之下。铁剑拼命挥舞,格开了几道,还是有四五道斩在了他的身上。

    “嗤嗤嗤……”

    白衫碎裂,鲜血迸溅,肖剑鸣断线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

    虽然他在剑光临身之际。已经拼命的运转灵气来护体,但仍然受了重伤。

    毕竟这不是法诀,而是大鹏一族的秘法,妖族玄诀。

    威力之强,便是筑基期修士碰到了都要头疼。

    “你以为我是谁?小爷是要践踏扶摇宫的人,就凭你也想抢我的东西?”

    方行怒吼。得理不饶人,背后两道金翅哗啦一声展开,飞身而起,剑光如雨。

    先前是肖剑鸣驾驭铁鹰,自空中攻击他。

    而如今。他展开十万八千剑里的掠空之能,开始在空中压制肖剑鸣。

    “咻咻咻……”

    羽状剑光纷纷落下。

    如大雨磅磗,又如落英缤纷,笼罩了方圆十丈之内的所有空间。

    肖剑鸣勉力提起铁剑,左支右拙,施展青云九剑格挡。

    但是没用,虽然格开了刺向自己要害的几剑,但身上却又顿时多了七八道伤口。

    他此时已经满目恐惧。难以置信的看着向自己逼来的方行。

    他几乎不敢相信方行如此之强,这简直就像看着一只狡猾的狐狸忽然变成了猛虎一般。

    狐狸让人头疼,可是猛虎让人恐惧!

    而此时的小千岩外。众青云宗弟子也尽皆睁大了嘴巴,哑口无言。

    “这……这小鬼竟然在压着肖师兄打……”

    “他要赢了吗?”

    “这是什么法术?他手中明明无剑,为何剑气如此凌厉?”

    看台上,肖山河也骤然站了起来,目光森然:“这不是我们青云宗的秘术!”

    陈玄华也震惊的看着,猜测道:“这怎么如此像三百年前大闹我们青云宗的那头妖王的秘法?难道……难道是三百年前。白千丈师叔制伏那头妖王的时候,逼问出了它的秘术。又传给了这小鬼?难怪……难怪……难怪这小鬼敢挑战剑鸣,原来有此倚仗……”

    “可恨的小鬼。原来他果真有妖族玄诀在身,当初却是戏耍了我……”

    青鸟长老目露恨意,寒声说道。

    铁如狂亦是喃喃道:“这小鬼隐藏的挺深啊,一直没露过口风……”

    众人皆以为猜到了方行真正的秘密,心情无比复杂。

    这妖族玄诀虽然比不得白千丈的真正传承,却也是适用于战斗的极大助力。

    论起真正的威力,青云九剑诀根本无法与其相比。

    如今的肖剑鸣能够勉力支撑,纯粹是因为这小鬼修为太低,还不能完全的驾驭此诀,发挥出其真正的威力,而肖剑鸣又在青云九剑诀上下过苦功的原因!

    不过,饶是如此,看这局面,肖剑鸣也是输定了。

    众长老有意无意,都向肖山河看了过去。

    他们不相信肖山河肯让他们肖氏这一代惟一的血脉丧命于台上,定然要出手救援。

    却不料,肖山河竟然没有强行中止这一战的意思,反而森然一笑,道:“可笑,这小鬼真以为区区一套掌握尚未纯熟的妖族玄诀便能赢得了剑鸣吗?”声音骤然一冷,向着小千岩喝道:“剑鸣,你还在等什么,此时不用那件东西,更待何时?”

    小千岩上苦苦支撑的肖剑鸣乍闻此声,也顿时一怔:“是啊,我怎么忘了那件东西了?”

    念头一闪而过,他咬牙大喝了起来:“小鬼,你真以为赢定了我?”

    怒吼声中,他忽然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吐在了掌中铁剑上。

    “嗡……”

    铁剑沾染了他的本命精血,立刻嗡嗡作响,鸣声大震。

    黝黑的剑身上,隐隐有一个古朴的符文出现,旋及,强大无匹的气息从剑上释放了出来。

    这气息,浓郁如实质,遮天蔽日,瞬间笼罩了整座小千岩。

    这已经是一道超脱了灵动境修士极限的力量。

    “筑基期修士的力量!”

    铁如狂大吃了一惊,起身喝道:“此乃犯禁,这并不是他的力量!”

    宗主陈玄华也是眉头一皱,看向了肖山河。

    他们人老成精,自然看了出来,肖剑鸣那铁剑上释放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他个人的,而是筑基期修士以秘法封印在了那柄铁剑之上的,可以用肖剑鸣的本命精血将那道力量解封,并释放出来,那根本就是一位筑基期修士的一击之力,已经属于外力。

    毫无疑问,封印了这道力量于其中的,自然就是肖山河了。

    “哼,当初那小鬼用符篆和法器击败华宛业,不也是借助外力?如今剑鸣解开铁剑上的封印,释放我给他护身的力量,也是同样的道理,正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肖山河冷冷面对着众人的目光,不屑冷笑:“不然,你们真以为我会任由剑鸣涉险?”

    “好,我们认输了!”

    铁如狂明知肖山河的话里有毛病,但这却不是辩解的时候,他急急站了起来,大声说道。

    若不是因为小千岩只有合他们几人之力,才能强行从外部开启,他已经自己出手了。

    无论方行实力再强,也不可能在一位筑基期修士的全力一击下活命。

    为此,他宁愿立刻认输。

    可没想到,肖山河却是冷冷一笑,悠悠道:“他们这一战还未结束,急什么?”(未完待续)

    ps:感谢一下兄弟姐妹们,昨天求了一下首订,一夜之间,首订过千了,谢谢谢谢,谢谢大家,真是太给力了,老鬼非常感动!另外也求一下月票,上个月老鬼没赶上月初上架,只能等到这个月来求一下月票了,希望大家能支持老鬼一票,最后呢,祝大家儿童节快乐……再宣传一下群号:193466328!嘿嘿,欢迎加入……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