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天意剑

掠天记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天意剑

    铁剑之上,一个虚浮的淡淡影子出现,观其形貌,隐约便似肖山河一般。在这影子上,宛若实质一般的威压铺天盖地,充斥了整座小千岩空间,在他面前,方行便似一只弱小的可怜的羔羊,被这似乎力达万均的威压镇慑,要将他压迫的双膝屈软,跪在地上。

    肖剑鸣满身是血,狞声大喝:“小鬼,还不是要死在我手里?”

    此时的他,恐惧与得意交杂,疯狂与兴奋同现!

    刚才那短短的时间里,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方行身上那强烈的杀意,就算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他也要承认那一刻他害怕了,因为他发现方行是真的想杀他,而且有能力杀掉他,那恐怖而诡异的秘法,让他受到了无比恐怖的压力,身处漫天剑影之中,随时会丧命。

    那道道剑光,与他所施展的青云九剑里剑气幻化不同,竟然凝实如真剑……

    肖剑鸣颓丧之余,也不得不承认,方行的战斗力在那一霎已经超过了他。

    不过也幸好,他还有一招。

    他的叔叔肖山河不惜本命精血,在他剑上封印下来的筑基期一击。

    这是五年前他离开青云宗时他的叔叔给他的傍身之技,毕竟他是肖氏一脉这一代里惟一一个修行者,他的叔叔不可能一点保障不给便让他独自外出,只是,就连他也没想到,在外游历四年,不知碰到了多少凶险,都没有解开这一封印,却在此时用到了……

    疯狂的威压,汹涌着向方行盖落。

    这一刻。方行皮肤都通红色的,似乎要渗出血来。

    皮肤下面,则隐隐通明,似乎有明晃晃的火焰在他皮肤之上疯狂灼烧。

    他没有被镇压下来,勉力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一是因为他修炼十万八千剑的时候。逆百丈巨瀑而上,对强大压力的抵抗力极强。

    再就是,经过了差不多四年时间的三昧真火锻炼,他的体魄之强大,已经远远超出了普通的灵动境修士,就连肖山河这筑基中期的威压。仍然不足以让他下跪。

    “今天,就算把你爷爷搬出来,小爷也得宰了你!”

    方行大吼,背后金剑双翅哗啦一声卷起,便如人形金鹏。向着肖剑鸣冲来。

    面对筑基期修士的威压,他赫然选择主动出击。

    肖剑鸣似乎没有想到方行这么狠,登时被吓了一跳,慌忙将铁剑挥舞了出去。

    “轰……”

    狂爆无匹的力量随着剑势涌出,铺天盖地,无可匹敌。

    方行背后的金剑双翅,在身前交织,替他抵挡着这强大力量的袭击。哗啦哗啦声不断,不停的有虚幻的剑影被狂暴的力量磨灭,剑光破碎。金翅逐渐消失。

    终于,在他冲到了肖剑鸣身前丈余距离时,双翅全部消失,而他则被狂暴的力量击退。

    “哗……”

    方行单掌撑地,身形在地面上生生滑出了近十丈,脸色苍白。唇线腥红。

    还是太强了!

    筑基期的力量果然不是灵动期可以抵挡的,便是他修炼了妖族玄诀也不成。

    再加上。此时的他十万八千剑只修炼出了三十六道翔实剑光,连小成都算不上。

    到底还是无法成功将肖剑鸣斩掉!

    如今的他。金翅破碎,灵气枯竭,短时间内已经无法再凝聚金翅了。

    他灵气虽然精纯,但毕竟修为只是灵动七重,因此灵气量远不如肖剑鸣多,这也是他初时通过种种方法,激怒肖剑鸣,在他的进攻下又坚持不动用十万八千剑的原因,他在消耗肖剑鸣的灵气,同时也寻找一个破绽,好以十万八千剑一击奏效,将对手斩杀。

    因为他明白,若是各以最强的攻击手段对决,自己根本坚持不了太长时间。

    本来这个计策就要奏效了,却没想到肖剑鸣还留了这样一招。

    “嘿嘿,这小鬼灵气消耗的差不多了,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肖山河面容阴鸷,骤然扬声大喝:“剑鸣,断其四肢,毁其经脉……留一条命!”

    旁边的铁如狂大怒,跳了起来叫道:“肖山河,只是内门演武,为何如此狠毒?”

    肖山河阴冷的看了他一眼,寒声道:“这小鬼还没认输,剑鸣无论怎么做,都合规矩!”

    铁如狂暴吼一声,掌中多了一柄大锤,就要劈头向肖山河砸过去。

    然而旁边的陈玄华骤然出手,抵住了大锤,无奈的向铁如狂摇了摇头。

    事已至此,便是铁如狂与肖山河大战一场,也于事无补了。

    反倒会使得铁如狂与肖山河的梁子结深,日后待他突破了金丹,定然会找铁如狂的麻烦。

    “断四肢,毁经脉,留一条命?”

    小千岩内的肖剑鸣听到了叔叔的吩咐,脸上现出了一抹冷笑,紧紧盯着方行道:“我很喜欢叔叔的这个安排,小鬼,我要将你做成人棍,日夜拷问你……”

    之前的肖剑鸣,并没打算留方行一命,他只恨不得立刻杀了他。

    不过此时胜劵在握,再加上忽然得知方行就是那鬼烟谷逃离出来的第十大盗,这让他心里的执念也难以歇制的升腾了起来,他要抓住方行,逼问九棺异宝的下落。

    铁剑一挥,其中蕴含的筑基之力涌出,化作道道锁链一般的幻影,将方行牢牢束缚住了,面对这铁链的捆缚,方行根本连躲的能力都没有,筑基之力对于他,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根本不了解的力量,与灵动期的力量性质上已有不同,不可躲闪,更无法抵抗。

    肖剑鸣手持铁剑走了过来,面带森然冷笑,扬手提剑,直向方行的左臂斩了下来。

    小千岩外。锻真谷弟子、秦杏儿、刘黑虎等人,都忍不住别过了头。

    不忍心看到下一幕血肉飞溅的场景。

    这时的方行,怒火如海,牙齿咬的咯崩作响。

    在肖剑鸣这一剑斩落下来之际,一股介于生与死的危机感刹那间浮现在了方行心头。生死倏关之际,他眼中忽然掠过了一道奇异之芒,整个人不由自主的浮现了一抹血光,耳畔响起一声嘶吼,那是一副图曾经在方行心中留下的不可磨灭的投影。

    “斩首图……”

    方行呢喃,福至心灵……

    他的体内。识海之中,金翅大鹏王正惊恐无比的看着眼前的火海。

    他也不知为什么,忽然间方行的识海之中,熊熊三昧真火都愤怒的燃烧了起来。

    无奈之下,他只能躲到方行的真灵祭坛下面。才能避免自己被炼化的下场。

    这种不属人间的三昧真火之恐怖,简直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而更让他感觉到惊恐的则是,在那火海深处,竟然蕴孕着一道剑光。

    仅仅是一道剑光,若隐若现,却赫然让他感觉到了一种难以揣测的恐怖之感。

    看不透,看不懂,却深知其恐怖。

    须知道。大鹏邪王本是金丹期妖王,如今虽然失去了妖躯,没了修为。但见识还在,可是就连它这等见识,都完全无法揣测那道剑光的深浅与玄奥……

    那种感觉,就像是天意!

    天意之剑,莫测深浅!

    “嗡……”

    在肖剑鸣这一剑斩落下来之际,被筑基之力束缚住的方行身边。忽然有一道奇异的颤鸣之声响了起来,这种声音清越悠远。就像有人持剑轻弹,非常悦耳。但却蕴含着无比恐怖的力量,在它响起之时,束缚在方行身上的筑基之力忽然间便节节破碎,宛若撕纸。

    就连一剑斩落下来的肖剑鸣,也是脸色大变,踉跄后退了几步,难以置信的看着方行。

    他感觉到,在方行身上,竟然出现了一道隐约难测的恐怖气息。

    仅仅是这一道气息,便让他惊恐非常,甚至产生了下跪膜拜的冲动。

    就好像面对着天意!

    缥缈无踪,却莫测其威的天意!

    天意,那是高于仙的存在!

    筑基之力又如何?

    在天意面前,小如芥子!

    小千岩外,肖山河等人的脸色也渐渐变了。

    修为愈高,愈是能感受到方行身上那一抹奇异的恐怖气息。

    肖山河虽然也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气息,但他心头浮现的危机告诉他,那很危险!

    “不好,肖剑鸣速退……”

    肖山河骤然大叫,不顾一切,要让肖剑鸣从内部打开小千岩逃出来。

    虽然这样就代表着肖剑鸣输了,但这也顾不得了。

    可是让他想不到的是,此时的肖剑鸣心神皆被慑住,竟似听不到他的话了。

    “快快快……打开小千岩……”

    肖山河大吼,飞身掠起,来到小千岩外,要从外面打开小千岩。

    他不敢有丝毫怠慢,生怕下一秒钟,肖氏这一代里惟一的一个传承者便会丢了性命。随着他身影掠来,一道红影也跟了过来,与他一起出手,另有一道青衣掠来,正是青鸟长老与书文谷长老陈宝砚,三个人齐向小千岩出手,灵光道道,拼命破解小千岩的法阵。

    只是,小千岩法阵繁复无比,从外面开启非常之难,即便是三人,也无法短时间内破解。

    肖山河愤怒的转过头,吼道:“你们两个人要见死不救吗?”

    看台上,陈玄华轻轻叹了口气,慢慢走了过来,那速度比八十岁的老太太也快不了多少。

    而铁如狂则干脆的转过了头,冷笑了一声,道:“比试还未结束,急什么?”(未完待续)

    ps:我是分身,老鬼本体见到订阅下滑,已经哭昏在厕所……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