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洗劫三谷

掠天记 第一百七十六章 洗劫三谷

    “那小鬼用了腾挪法器……”

    小千台周围,毕竟都是筑基期修士,很快便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一声大吼,肖山河飞身上了半空,法眼睁开,四下扫望,这一刻他不惜灵力,将视线远远投了出去,很快就看到,青云宗西侧荒林上空,空气泛起一阵涟漪,旋及一个小鬼头出现,大叫着掉了下去。

    “嗖……”

    在那小鬼掉落的附近,树冠之中,一只巨大的金乌窜了出来,直接将他接住,飞速遁逃。

    “小鬼,你还想逃……”

    肖山河怒目而视驾起青云急急追赶了过去,而其他几位长老,却心忧适才的爆炸,担心不已,没有与肖山河一同追上去,而是急急往山谷飞掠而去。宗主陈玄华向着方行逃走的方向看了一眼,也是长叹一声,驾云而起,施展法术扯来一片乌云,降下大雨来灭火。

    青云宗上下弟子,也是四下奔走,也在火势里抢救财物,阻止火势。

    这里面,身材肥胖的余三两站在松树之下,看着方行逃走的方向,表情似哭似笑。

    他隐隐的,想起了一个场景,小叫化子一般的方行跳着脚冲自己喊:“我把你个头顶生疮脚下流脓的死肥猪牛鼻子,就凭你那五短身材朝天鼻的丑模样,也敢来骂你爷爷穷酸。老子来你们青云宗拜师是看得起你。今天你有眼不识泰山。改天爷爷一把火烧了你们破观……”

    这是方行留给他的第一个印象,当初的自己又如何能想到,这小鬼竟然真的做了?

    他不但斩了肖剑鸣,而且真的烧了青云宗?

    也就在肖山河驾云去追方行的时候,青鸟长老则心急灵焚,飞回到了自己的栖霞谷上空,看着一片狼藉的栖霞谷,不由心下大急。飞快的向谷上自己的洞府掠去,来到洞前一看,却不由心凉了半截,洞府大门敞开,里面狼藉一片,处处柜翻架子倒,像是招了贼……

    也确实是招了贼,青鸟急急忙忙来到了洞府深处,这里本来有一个隐秘之极的石室,里面放着青鸟多年修行。积攒下来的各类资源,也可以说是她所有的财富了。而如今,石室大门赫然大开,青鸟来到门前,往里一张,整个人顿时如遭雷击,只气的眼睛都红了。

    她修行多年,珍藏下来的种种珍奇丹药、宝贵法器,竟然一件都没剩下!

    对修行者来说,功诀与资源缺一不可,如今她刚刚从扶摇宫拿到了可成金丹大道的玄诀,可谁能想到,还未开心半天,多年积累的修行资源却被人一扫而空?

    “是谁?那小鬼一直在小千岩内,是谁干了这件事?”

    青鸟长老大恨如狂,一边大吼着一边升上了天空,也朝着那个方向追了过去。

    也就在她飞身冲上半空时,书文谷方向传来了一声怒吼:“怎么把我的宝贝也洗劫啦?”

    ……

    ……

    却说方行,按照之前与金乌的约定,直接激发十里挪移符,闪身逃到了青云宗西方的山林上空,还未落地,便见金乌从不远处窜了过来,带起了自己就逃,看它这喜气洋洋有劲头的模样,方行便知道它差不多得手了,一屁股坐在它背上,笑道:“收获怎么样?”

    金乌哈哈大笑:“赚大发啦,看不出这小门小宗的,长老们一个个富得流油,栖霞谷、山河谷都洗劫干净了,顺带一边埋了五张爆炎紫雷符,给他炸了个干净,另外我路过书文谷,觉得不光顾他一趟也太可惜了,就顺手也给洗劫干净了,只可惜锻真谷……”

    方行忙问道:“锻真谷没动吧?”

    金乌嘿嘿一笑,道:“给你留了个面子,没动他!”

    方行叹了口气,道:“其实动了也没什么……”

    这回轮到金乌无语了,心想这小王八蛋竟然连自家师尊的宝贝都不放过……

    却原来,在与金乌回峰之时,方行便发现,随着酒肉僧肩挑两峰而走,青云宗的护山大阵已经破了,也就是说,在重修护山大阵之前,青云宗简直就是一座不设防的宝库,再加上对青鸟与肖山河的恨意,便暗暗做下了一个决定,要给青云宗留个念想。

    做下了决定之后,他便没有让金乌与自己一起进入小千岩,而是将十道爆炎紫雷符都给了它,自己往小千岩上去对战肖剑鸣,却让金乌趁着这个千年难逢的机会,去把栖霞谷与山河谷两大传法长老积攒了多年的资源洗劫干净,顺便再把这两座山谷给炸了。

    金乌一听,却是异常兴奋,兴冲冲的领命去了。

    干这事它是轻车熟路,再加上青云宗没了护山大阵,干起来就更没什么难度了,宗门内的诸多法阵都成了无根之源,威力大减,在他们面前简直就是洞府大开呀!

    它不但潜入了栖霞、山河两谷,将青鸟与肖山河积累多年的的宝库都洗劫了个干净,并且每一谷都埋下了五道爆炎紫雷符,顺便还把书文谷也洗劫了,然后就到了与方行约定的地方来等候,同时留意着青云宗那边的方向,待到听见大乱将起,便直接引爆爆炎紫雷符。

    最终,他们两个合作顺利,成功干了这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票。

    只是青鸟与肖山河倒还罢了,书文谷长老陈宝观却有些委屈,自己得罪这小鬼什么了?

    “咦,后面那老家伙追来了……”

    金乌发觉背后有一朵杀气腾腾的青云向自己疾追了过来,笑着问方行道。

    方行则哈哈一笑,道:“让他靠近一点!”

    金乌一呆。道:“干嘛?”

    方行清了清嗓子。道:“我现在还打不过他。不过要骂他两句!”

    金乌:“……”

    “哇呀呀,小畜牲,老夫要将你挫骨扬灰……”

    背后疾追而来的青云之上,肖山河怒火冲冲,放声大吼。

    方行站在金乌背上,两手叉着腰,猛吸一口气,叫道:“挫你大爷。姓肖的老畜牲,你以为能追上小爷?有本事你来呀,你来呀!看你这么心疼,那姓肖的是你亲儿子吧,跟你嫂子有一腿才生下来的吧,小爷弄死他你不开心是不是?早晚把你们肖氏一族灭个干净……”

    肖山河大怒:“我要杀了你……”

    “杀你大爷,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老浑蛋,你们家祖坟上被狗撒了尿吧,才生下你这种不是东西的玩意,就你这穷酸样还修道呢。修你大爷去吧……哟,脸怎么绿了?这是被小爷气的吗?……我擦。你还敢释放剑气打我,小爷我尿你一脸……”

    正骂的起劲的方行冷不丁被肖山河劈出了一剑,虽然隔着百丈距离,亦险些被劈中。

    他顿时着恼起来,解开裤子便是一泡尿呲了出去……

    明哗哗的一大片,顺着风向肖山河满头满脸的浇过去,胜怒之下的肖山河未曾感觉到危险气息,不曾注意,加上飞的太快,等于是自己撞上来的,登时被洒了一头一脸,初时还以为是毒,后来发现嘴里有点咸,这才明白过来,只气一口老血险些喷了出来。

    “哇呀呀……小畜牲,老夫与你势不两立……”

    在肖山河狂吼之中,方行哈哈大笑,金乌双翅一展,速度提升到极致,飞速逃离。

    肖山河以筑基中期的修为,竟然越追离得方行越远,到了后来,直接不见了踪影,这份忿怒可说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整个人简直要炸掉,在空中便发狂般大吼了起来。

    “肖长老,那小鬼到何处去了?”

    过了一柱香时间之后,青鸟长老也驾着云追了上来。

    在她身后,还跟着青云宗真正的受者书文谷长老传法长老,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

    “那小鬼的坐骑好生厉害,逃得非常快……”

    肖山河脸色阴沉如水,声音都有些嘶哑了。

    青鸟长老恨声道:“看样子这小鬼早有准备了,在我们观战小千岩之战时,他的同伙……说不定便是那是丑乌鸦……潜入了我们的山谷,将我栖霞谷还有你们山河谷、陈师兄的书文谷多年积累一扫而光,甚至还把咱们两个的山谷给炸了,栖霞、山河两谷已不存在了……”

    “什么?”

    饶是肖山河伤心过度之下,已经有些麻木,闻言还是震惊的抬了头来。

    修行之人最看重的便是资源,若是所有的资源都被盗走,没盗走的也被毁掉了的话,那岂不是说自己多年修行,最终却除了一道玄诀,什么都没剩下了?

    “千真万确,我已经去肖长老你的山河谷去看过了……一无所剩!”

    陈宝观苦笑着开口,表情比哭还难看。

    在这件事发生之前,打死他也不敢相信,一个灵动期的小鬼敢洗劫他们三位筑基。

    “可恶的小鬼……不论天上地下,碧落黄泉,老夫都与你不死不休……”

    肖山河发狂大叫,声音远远传入了四空之中。

    青鸟长老也是表情阴沉如水,忽然道:“这小鬼就算跑得再快,我们也不是没反制之法!”

    “嗯?”

    肖山河充血的眼睛一下子望向了她:“你有什么主意?快说!”

    青鸟冷冷一笑,道:“肖长老忘了每个内门弟子入门时,都会留下命灯一盏了么?”

    ps:(今天晚上六点左右,还有两章,然后明天也是三更,都是还上个月的月票,另外老鬼也考虑着为了大家看得更爽,以后要不要把更新的章节都放在一个时间段?大家觉得怎么样?最后,向大家求一下月票,逢着月初,大家手里都宽裕,就赏给老鬼一张两张的吧……)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