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百九十二章 砣碑石龟

掠天记 第一百九十二章 砣碑石龟

    “这里竟然有人?”

    方行心里霎那间转过了这个念头,有点发毛。他在进入这青丘山之前,与进来之后,无论遇到了多少凶险的况状,都一直全无惧意,主要就是因为他准备充足,且有阴阳神魔鉴在身,可以趋吉避凶,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然而如今,却忽然在这死地,听到了一个人说话。

    或许,这并不是人,但无论如何,都是一个生灵,有灵性的存在。

    “是谁?是人是鬼是妖是魔?出来溜溜?”

    方行一惊之后,飞快向后跳出了一步,大刀横在胸前,高声喝道。

    金乌也“呱”的一声怪叫,眼珠子骨碌碌转,作好了随时开溜的准备。

    “吾乃玄武大圣,小贼,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那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威严无比,音浪震荡,在大殿内滚滚来去。

    这一次,方行总算发现了声音的来源,却是在那王座旁边,立着一面石碑,上面也以古怪的字符记载着一些东西,只是碑面似乎隐隐有雾气弥漫,以他的法眼术,却看不破那雾气,只能知道石碑上记载有东西,却看不清楚具体是记载了什么,用什么文字记载的。

    而那说话的,赫然是石碑下面的一只驼碑石龟,竟不知何时复苏了过来。

    方行眼神古怪的看着那石龟,过了半晌,诧异道:“王八说话了?”

    石龟勃然大怒,喝道:“小贼乱说话,吾乃玄武大圣,你竟擅闯仙殿。该当何罪?”

    方行仔细的看了它一眼,阴阳神魔鉴急转,再次鉴定了一下,发现它就是一座驼碑石龟,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复苏了过来。既像是灵物,却又像是死物,阴阳神魔鉴过了许久,也看不破它的修为,倒是发现它被一种特殊的“天碑镇幽咒”给镇压住了,动弹不得。

    “这老王八没法动弹。倒也没什么可怕的……”

    方行心里嘀咕,只是,毕竟这石龟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这鬼气森森的大殿之中,虽是无法动弹,没准也有些诡异之处。在摸清它的底细之前,他也不敢胡乱放肆,心里琢磨着无数的鬼点子,口中便顺着它话里的意思胡搅蛮缠道:“什么闯仙殿,你也没关大门啊……”

    石龟一怔,似乎没想到这小鬼如此回答,过了半晌,才喝道:“仙殿之门。永为有缘人开启半扇,自无关闭的道理,你这小鬼不请自入。便是为贼……”

    方行眼睛一亮,笑道:“那我肯定就是有缘人了!”

    石龟怒叱:“胡说八道,你可有仙殿玄令?”

    方行道:“没有!”

    石龟道:“没有玄令便是不请自入,不请自入便是贼!”

    方行道:“请来的是客人吧?我这种自己闯进来的才是有缘人……”

    石龟憋的半天说不出来话,过了半晌,才森然道:“小鬼牙尖嘴利。本圣不与你辩,我只问你。进入此殿之后,可有偷取什么东西?”

    方行拍了拍手。很无辜的道:“怎么可能?我就是进来逛逛的!”

    这话说的简直太假了,连躺在方行背后的金乌都有点牙疼。

    石龟更是异常无语,冷静了一下才森然道:“小鬼,仙殿所等的有缘人千年之前便已选定,百年之内,定会手持仙令而来,吾虽不知他是谁,但却绝不是你,这仙殿之中的一切也都是为他准备,你取了任何一件,都是与他结了因果,小心日后死于他的剑下……”

    方行怒道:“当小爷是吓大的?”

    石龟更是无语了,停顿了一下,才将话题引到了自己设想的轨道上,寒声道:“不过,你既能凭灵动之身活着来到这里,可见也有些气运,吾玄武大圣,便给你一个机会,若是你肯签下吾之血契,做吾之仆人,必有大机缘给你,纵横下界,也指日可待!”

    “去你大爷的,你怎么不做我的仆人?”

    方行一点一点试探,已经发现这石龟确实只能说话,就连脖子动一下也难,更不用说移动了,胆子也大了起来,再加上这老王八竟然说让自己做它的仆人,心里更是大怒,随口骂了一句,不再理他,大步冲上前去,五指张开,便要去抓那王座上的狐鬼面具。

    然而也就在此时,石龟忽然冷喝一声,大殿之中,骤然有莫名的威压向着方行盖了过来,方行眼角瞥见,赫然发现大殿内的法阵竟然再次运转了起来,八门挪移,那死门已经突兀在拦在了自己身前,若是强行上前,必会被闯入死门之中,被大阵镇压。

    吃惊之后,他背后两道金翅显化,在空中猛得一扇,改变了方向,退回原地。

    石龟冷笑道:“吾只为仙殿传人效力,你又有何本事,胆敢口出狂言,让我做你的仆人?嘿嘿,小鬼,本圣大机缘给你,你不肯受,那就休怪本圣无情,将你镇压了……”

    “这老王八竟然能够操作大阵运转……”

    方行心头微凛,发现这石龟虽然无法动弹,却可运转部分大阵力量,也非常恐怖。

    本来以他的阴阳神魔鉴之能,并不担忧会闯入死门,但若是有人操控大阵,刻意催动大阵镇压自己,那就很危险了,毕竟自动运转的大阵与被人操控来攻敌的大阵,不可同日而语,就好像一柄扔在地上的刀,与一柄持在敌人手里的刀,根本是两码事一样。

    不过,石龟虽然这样说着,大殿之内,法阵轰隆运转,但却含而不发,并未真个动手。

    方行察言观色,便知道这老王八是在吓唬自己,它好像舍不得杀掉自己。

    “看样子,这老王八是有求于我,想让我替它办什么事?”

    方行脑子转的急快。琢磨了起来,嘿嘿一笑,道:“别生气啊,再聊聊……”

    石龟倒是拿起了架子,冷冷喝道:“还有什么好聊的。这就镇压……”

    口中说着,大阵却还是没有压过来。

    方行心里更是笃定它不舍得杀自己,便笑道:“你要是杀了我,估计千儿八百年的,也不会再有人能进来了,这样吧。咱俩还是聊一聊,你口口声声说我做了你的仆人,就会有好处给我,但也不能就空口无凭的说说吧,到底是什么好处。说给我听听先……”

    石龟微怔,旋及寒声喝道:“你若做了我的仆人,仙殿之内,除仙丹神莲之外,一切之物,在仙殿真正传人到来之前,皆可为你所用……”

    方行听了,眼睛一亮。指着那龙椅上的青狐鬼面道:“包括它吗?”

    石龟看了青狐鬼面一眼,暗想:“这小鬼看起来甚是机灵,我若说青狐鬼面不能给他。他必然不肯乖乖签下血契,偏偏等了这么多年,就这么一个小鬼闯了进来,我还不能杀他……罢了,权且答应他,反正他签订了血契之后。便无法违抗我的命令,强行羁勒便是!”

    想到此处。便森然道:“自然可以,只是仙殿传人到来之后。须得物归原主!”

    方行哈哈一笑,道:“那是自然,咱也不是个借人东西不还的人啊,怎么签血契?”

    石龟心里一喜,便张嘴吐出了一块玉符,道:“将你蕴含神魂的精血,滴到玉符之上!”

    “原来与青云宗的命灯差不多……”

    方行仔细看了一眼玉符,便以阴阳神魔鉴鉴定出了它的作用,却是与命灯一样,乃是一种契约玉符,只是要比命灯强了不少,青云宗那种程度的命灯,对筑基境的修士,控制之力便很有限,对金丹境的修士,便基本上没有控制之力了,随意便可打破。

    但这玉牌,虽与命灯原理相通,控制之力却强大了不小,恐怕就连元婴修士,也可反制。

    “小鬼,怎么样?你若签了此契,便大机缘在身,自此飞黄腾达了……”

    石龟森然开口,诱惑方行。

    方行琢磨了一下,忽然道:“我先考虑一下!”

    说着盘膝坐了下来,微闭双目,似乎真的很认真的考虑了起来。

    他背后的金乌有些焦急,小心翼翼的踢了他一下,让他千万别答应。

    石龟发现了金乌的小动作,破口大骂:“那贼鸦,想找死不成?”

    金乌只吓的一缩脖子,不敢说话了。

    却说方行,闭目半晌之后,慢慢睁开了眼睛,微微一笑,道:“好,我答应!”

    石龟大喜,松了口气,张口一吹,将那玉牌吹到了方行面前,寒声道:“滴入精血吧!”

    方行点头,在金乌焦急的目光里,划破十指,将一滴精血滴到了玉牌之上。

    石龟喜不自胜,一道无形力量探出,卷起这块玉牌卷进了它的肚子里,神念探入玉牌,而方行趁着石龟检查玉牌,也急忙向龙椅冲了过去,一把将青狐鬼面抓在手里,忽然发现,鬼面之下,还放着一本灵光闪烁的玉册,便顺手收了起来,退回原地,示意金乌赶紧走。

    石龟探测过后,见这玉牌里确实有方行的精血气血,知道没有作假,心下大松了一口气,抬头一看,见方行取了狐具,正与那只金乌贼兮兮的向外走,便森然笑道:“小鬼,你且回来,既为吾奴,便有一事要你去做,你且去沧澜海内,将现今龙王的龙珠为我盗来……”

    “好的没问题!”

    方行大声答应,与金乌走的更快了。

    石龟觉得有些奇怪,喝道:“你将青狐鬼面放下,本圣有别的法器赐你!”

    “不用啦,这件就凑合着用吧……”

    方行答应了一声,直接扯着金乌小跑了起来。(未完待续)

    ps:抱歉兄弟姐妹们,更新的时间晚了点!公司忽然对网络管控严格起来了,封了很多网站,不允许登陆,起点也包括在内,看样子以后我没办法在公司更新了,只能提前一天预定更新时间,最后,向大家求下票,新书不好活,全凭成绩,你们给老鬼投下票,或是花几分钱订阅一下,就能决定这本书能不能好好的活下去啊,老鬼真的很想写好这本书,不求发财,不求成神,只求每个月能拿到一点烟钱而已,让我有动力写下去,要求真的不高,希望大家理解一下!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