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借大阵,压美女

掠天记 第一百九十七章 借大阵,压美女

    一乘疾速金乌,一御极品飞行法器,这两名灵动境修行者,速度却比普通筑基还快。朗朗晴空之中,一眨眼,便有一道金光飞过,随后不到三息时间,便有一道银光跟着划过。驱散了空中的几缕云气,留下了几道光痕,映着朝霞,倒颇有几分美感。

    只是空中不时传来的对骂声,却让这凄美景色失色不少。

    “你大爷的大长腿,小爷又不是你男人,你死追着我干什么?”

    “死小鬼,有胆便回身一战,别用这些下作手段……”

    “你有本胆便把瑶琴扔了,小爷陪你一战!”

    “此琴乃师尊赐给我的法宝,吾自幼修行,大半功力皆在琴上,凭什么不用?”

    “仗着法宝欺负人,算什么本事?”

    “这一路上,你用的法宝还少了?若是还有,不防也用出来!”

    “……”

    “……”

    “我擦,你还敢追上来,小爷再尿你一脸信不信?”

    “无耻的小鬼,我定要杀了你!”

    ……

    ……

    用“尿遁”大法吓退了叶孤音稍许,方行转身坐了回来,心下也有些焦急,这一路上,他可真是什么方法都用过了,连脱裤子这招都使了,偏偏那叶孤音竟然像条野狗一样,狠狠盯上了他,无论用何种方法,都不能吓退她,打又打不过,逃又逃不掉,着实头疼。

    方行也知道,这样下去,终究倒楣的是自己。

    金乌毕竟是生灵。会疲劳,哪怕是修行了大鹏一族的秘法,也不如飞行法器持久。

    如今惟一的方法,便是去金乌跟他说的那个地方碰碰运气了。

    “死乌鸦,还没到吗?”

    方行抬头向前看着。远远的眺望。

    “快……快到了……他奶奶的……我也实在快顶不住了……”

    金乌飞得肺都快炸了,气喘吁吁的向方行叫道。

    方行也脸色一冷,道:“好,呆会到了地方,你就逃命去吧,小爷跟她拼了!”

    说着握紧了手里的青龙碧焰刀。决定与这女人硬拼一场。

    他也不是个好气性的,被这女人从晚上追到白天,整整一天,早就憋了一肚子火了。

    “终于……终于撑住了……”

    又疾飞了半个时辰左右,金乌忽然一声低吼。有些虚脱之感。

    方行心里一喜,急忙向下看去,赫然发现山林之中,竟处处是断壁残垣,似乎曾经有一座巨大的城池,却已经损毁,也不知破败了多少年,如今已经变成了山野间的一处遗址。藤蔓纠葛,野树丛生,变成了一处败落残城。处处幽森阵阵,似乎还有各种鬼物飘荡。

    “这就是你说的有希望反败为胜的地方?”

    金乌费力的传音道:“不错,这里是渤海国曾经的妖址所在,当年渤海国大妖无数,便在此建城,只是后来妖族迁徙到了北俱。这座城池也毁于战火之中,如今已有三千年以上的岁月了。此城已毁,不过里面却还有一些残缺的法阵。能否利用好,就看你了!”

    方行冷笑道:“若连这机会都抓不住,那就是我该死!”

    金乌喀啪一声,将一直含在嘴里的一颗九九生气丹咬碎了,补充了大量生气,再次提起了一点灵气,低声道:“行不行的就看这一次了,把这娘们引过来……”

    说着,骤然提速,向着残城中飞了下去。

    方行则站了起来,叉着腰,愤愤不平的向着后面银梭上的叶孤音破口大骂:“臭娘们,小爷是把你睡啦还是偷看你洗澡啦,这么死追着小爷不放,没人要啊?”

    叶孤音顿时大怒,只气的七窍生烟,银梭骤然加速,向前追了过去,打定主意要将这小鬼抓住,扒皮抽筋,以泄胸中怒气,不过刚刚赶上前来,却见那看起来本来速度已经在下降的金乌,忽然一脑袋向下方一座荒凉的遗址中钻了下去,登时微微一怔。

    她却不傻,见这一人一乌往遗址里钻,心下便觉得有些诧异。

    “这娘们有点脑子啊……”

    方行见她竟然停下了,心思登时转动起来,他与金乌商定的计策,却不能让这个女人有准备的时间,不然很可能会失败,因此微微一想,便又别出心裁,唱起歌来:“大长腿,长的美,发起火来像只鬼,逮住卖进窑子里,一晚赚个钱如水……”

    “小鬼,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以泄你侮我之恨……”

    叶孤音何曾被人这样侮过,顿时气的脸色发青,扬手祭起了三道金符,护住自身,而后疾催银梭,俯冲了下来,追着金乌的影子,闯进了遗址之中。

    这一路上,方行憋了一肚子火,她又何偿不是?

    单论心里的怒意,恐怕她比方行都要猛烈,早就恨不得将这小鬼扒皮抽筋了。

    也正是这道怒火,让她哪怕冒些风险,也要冲进来抓住方行。

    闯进遗址后,金乌似乎也达到了极限,速度慢了下来,叶孤音心里更是得意,急催银梭赶了上来,站在金乌背上的方行,似乎也害怕了,转过身去,朝着前面指指点点,似乎在急不可支的指点金乌向哪个方向逃,叶孤音嘴角登时升起了一丝冷笑,杀意毕露。

    “小鬼,今日你必死……”

    距离一点一点拉近,眼见得方行已经进入了自己的施法范围,叶孤音便将背后瑶琴取了下来,横在身前,纤手微扬,便要拔动琴弦,然而也就在此时,正疾飞的金乌忽然间猛然转向,与那小鬼一起拐到了一个忿道里,叶孤音登时微怔,想要追上,却忽然脸色大变。

    她追得太急。竟然没有留意到,此时自己正在经过一处隐秘的深渊。

    这道深渊,突兀的出现在一道断壁的后面,极难被发现。

    而在她前面三十余丈处,急急拐到了一道岔道中的方行。也在此时,忽然间伸手扔下了一道旗幡,随着这道旗幡扔下,看起来空无一物的断壁残垣间,忽然有一道强大之极的力量波动了起来,骤然横在了叶孤音身前。叶孤音心念急转,银梭嘎然而止,旋及直冲天际。

    她并不知道那小鬼搞了什么鬼,但心间警惕,却不愿以身犯险。

    然而也就在此时。方行贱贱的大笑响起,从不远处的断壁后窜了出来,手持七道紫幡。

    “快,将她逼下阴狱渊……”

    金乌有气无力的声音从旁边传了出来,提醒方行。

    “放心,她逃不了……”

    方行冷笑,口中说话,手中连掷七道紫幡。便似扔出了七道阵眼,每一道紫幡皆有引动残阵的力量,一霎那间。道道法阵之力随着他的紫幡投掷,从四面八方聚拢了过来,便如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从天而降,要将叶孤音盖落下去,在她脚下。赫然有一道深渊。

    “这小鬼竟然激活了城中的残余法阵?”

    叶孤音也是大吃了一惊,她已然留意到了自己脚下的深渊。此渊更像一道裂隙,宽约三丈左右。幽森寒气从下面袭来,凶煞气息让人惊心,想必就是那怪鸟所说的什么“阴狱渊”了,听名字便不是善地,而这小鬼,赫然便是借了这残余法阵的力量,要将自己逼下去。

    “小鬼,你想坑我,那是做梦!”

    叶孤音大叫,神念一动,提前祭出的三道紫符便飞了起来,堪堪抵住盖下来的大阵之力。

    只是,这三道紫符虽然神异,却还不足以与这妖城残留的大阵之力相比,只抵挡了几息时间,便有微微破碎的声音传了出来,符上竟已出现了蛛网一般的裂纹。

    “邪凰碎音曲……”

    叶孤音则趁着三道紫符为自己争取而来的几息时间,飞快的将瑶琴横在了身前,纤细修长的十指急拔琴弦,叮叮咚咚,竟然飞快的弹了一首曲子出来,这曲子,凄厉,哀伤,却又隐隐带着神圣之意,随着曲音响起,瑶琴之中,更有无数道诡异力量,狂飙而出。

    “啪啪啪……”

    三道紫符很快便已破碎,大阵之力向着叶孤音盖落。

    而在这时,叶孤音所弹的曲子已经成形,瑶琴之中涌出来的力量,赫然化作了一头火红色的凤凰虚影,仰天长鸣,带着些许凄厉绝然的气息,向着大阵迎了上来,那力量,强烈到无法想象,铺天盖地的法阵之力,竟然无法阻挡它的冲天之势,隐然有破碎的迹象。

    “噗”“噗”“噗”“噗”

    一连串的闷声响起,却是方行用来引动残余法阵力量的紫幡,在这瑶琴的力量之下,竟然开始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力量,开始被崩碎。每破碎一道,便代表着法阵之力消失一道,待到所有的紫幡破碎,甚至是紫幡少于两道,叶孤音便将破阵而出,无法抵挡。

    急切间引动的大阵力量,毕竟只是借助,威力不足,困不住叶孤音。

    方行的眼神立刻冷厉了起来。

    此时金乌已经到了极限,无法再带着他逃了,叶孤音冲了出来,自己便是死路一条。

    “他妈的,臭娘们,真当小爷好欺负不成?”

    方行发起狠来,抬手一粒血莲子扔进了嘴巴里,眼中凶气毕露,狠狠向着阵中的叶孤音扑了过去。

    “臭娘们,小爷带你去下面逛逛……”

    在方行的大吼声中,他飞身扑进了阵里,一把将正全神抚琴抵御大阵的叶孤音抱在了怀里,叶孤音全力催动瑶琴,想要破阵而出,却没想到,阵外的方行竟然会主动朝她扑过来,一时不察,被他抱个满怀,猴子似的盘在身上,心神失守之下,琴音骤乱。

    “轰……”

    琴音一乱,那向阵外冲出的虚凰之影便也随之破碎,大阵之下盖落了下来。

    方行与叶孤音,则同时一声大叫,向着阴狱渊中落了下去。

    “这小鬼……你搞毛啊,阴狱渊进去容易……出来难啊……”

    金乌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惊慌的大叫了起来。(未完待续)

    ps:从今天开始恢复正常了,少不了的,自然是求票!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