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百九十八章 你咬我我咬你

掠天记 第一百九十八章 你咬我我咬你

    昏天暗地,不知身处何方,狂乱的力量不停向自己撕扯过来,方行根本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也早就已经在这狂乱的力量下放开了叶孤音,只觉头晕脑胀,无法辨清方向。身形似乎一直飘飘荡荡,向下坠去,哪怕用尽了全身力气,想施展掠气术却也施展不出来。

    “啪……”

    也不知过了多久,方行终于身体一颤,接触到了实地,虽然下坠之势很快,他倒没受什么伤,身体似乎摔到了一个软软的身体上,还听到了一声娇哼。虽然还在头晕脑胀,但方行知道这里不是什么善地,一咬舌尖,迫使自己清醒了过来,立刻四下打量周围环境。

    此地却似乎是一间巨大的石室之中,光线昏暗,上空是不见天光的深邃黑暗,下方则是坚硬的玄石地面,往前面看,似乎还有几根粗如磨盘的石柱,下接地面,上则不知通往了何处,而往后面看……一脸近乎完美的俏脸,也带着稍许迷茫之色,与他视线对到了一起。

    “我擦,臭娘们!”

    方行飞快的跳了起来,一拳捣了过去。

    与上同时,那张俏脸也满脸生寒,咬紧牙关,长腿向方行踹了过来。

    “嘭”“嘭”

    两声脆响,两声哼闷,俏脸女子被方行砸了个乌眼青,方行胸口也挨了一脚。

    两人同时跌开了两三丈,杀气四溢的看着对方。

    那女子,自然就是叶孤音,她与方行同时跌入了这诡异所在,没成想竟然落到了同一个地点。甚至还成了方行的垫背,替他缓冲了摔下来的落势。

    当然,见到方行,下意识就踹出去的她,也没想到方行这么不客气。一拳砸了过来。

    “小鬼,我要杀了你!”

    一向孤芳自许,从未吃过什么亏的叶孤音,一见到方行,便恨的牙痒,随手向身后一摸。想取来自己的玄器惊凰琴,却顿时摸了个空,微微一怔,这才想起,惊凰琴本是捧在自己手中。只是跌进了这鬼地方,那琴却在下跌的过程中失手丢了出去,想必落在了不远处。

    想到这里,目光急扫,很快便凭借自己与惊凰琴之间的感应,发现它就落在了自己身前七八丈处,急忙一咬牙,想冲过去将琴取在手中。可是就在此时,忽然大腿一紧,却是那小鬼竟然扑了过来。紧紧抱住了她的左腿,狠狠笑道:“琴丢了吧?看你还怎么耍威风!”

    叶孤音大怒,右脚一蹬,便向着方行那可恶的笑脸踹了过去。

    方行也大怒,叫道:“敢打小爷的脸?”

    身形一翻,直接将叶孤音甩了起来。而后揉身扑上,拳影如风。向着叶孤音打了过去。

    他却也发现了,眼前这是自己的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这娘们手里没有了瑶琴,便等于是掉了牙的老虎,自己一人能揍她俩,万万不可被她取得瑶琴。

    “可恨!”

    叶孤音咬紧银牙,明知瑶琴就在不远处,但被这小鬼缠住了,竟然一时抽不开身,况且这小鬼拳重招狠,不离自己要害,她也不敢硬受他的拳头,只能同样施展开了近战的功夫,便像江湖中的武者一般,与方行见招拆招,打算将他逼退了之后去抢瑶琴。

    但她却没想到,打小生活在土匪窝里的方行,一身拳脚功夫却不是盖的,而叶孤音则从生出来就是天骄,后期的修炼,也是以法术为主,对拳脚功夫并不擅长,拆了几招,身上已经挨了这小鬼几拳,若非自己这一身紫裙,乃是一件极品法衣,已经受了重伤。

    “小鬼,我定要杀了你!”

    左支右拙,眼见得抵挡不住,叶孤音只好一声闷哼,驱动了身上的法器。

    在她紫裙之上,系着几道紫色的飘带,看起来便像是装饰品一般,但在法力催动下,竟然诡异的飘了起来,灵蛇一般顺着方行的胳膊腿缠到了他身上,紧紧束住,而叶孤音则身上一轻,得了自由,冷冷一笑,便要趁着方行被束缚的功夫去抢瑶琴。

    方行却是大吃了一惊,极力挣扎,但一时之间,却挣扎不开,急切间,便动用了自己惟一能动的地方——嘴巴,向着叶孤音肩膀就咬了下去。

    “臭小鬼,竟然敢咬我……”

    叶孤音吃痛,反掌便向方行背上拍落下来,方行运起灵气,硬吃她这一掌,却也趁机驱动了自己捆仙索,他与叶孤音离得极近,小动作根本就无暇顾及,这也是方行这么容易被叶孤音身上的紫飘带缠住的原因,同理之下,他驱动的捆仙索叶孤音却也躲不开。

    待到她发现自己双腿一紧的时候,捆仙索已经顺着她的大腿缠到了她身上。

    “哈哈哈哈,你有紫飘带,我有捆仙索,看谁厉害!”

    方行松开了嘴,大笑了起来,合身便向叶孤音撞了过去,像个滚地葫芦。

    “王八蛋,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叶孤音心里的恨意难以形容的炙烈,腿脚胳膊动弹不得,竟然也一口向着方行咬了过来。

    “啊哟,竟然咬人,要不要脸?”

    方行肩膀一痛,发现这疯女人竟然跟自己学,顿时大叫了起来。

    “你咬我,我也咬你!”

    他可不客气,也是反身一口咬了下去,看谁牙口好吧!

    一个是楚域筑基之下第一天骄,一个也曾经是青云宗三大真传之一,因为都被对方法器禁锢住的原因,谁也不肯先放开对方,竟然就这么不顾形象的互咬了起来。

    一阵子乱嘶乱咬,活像两只恶狗一般。

    “臭小鬼,你……竟敢咬我那里……快松口……”

    混乱之中,忽然间叶孤音的声音惊惶响了起来,似乎是吃了亏。

    “呸……大长腿你很香么,你咬我我就咬你……”

    方行呜哩哇啦乱叫,咬着一块软肉就不松口。

    叶孤音咬了那小鬼好几口,已经撒掉了不少怒火,冷静了不少,再加上女人与男人拼牙口,毕竟还是容易吃亏的,待到发现这小鬼下口无情,已经完全没有跟他硬拼的心思了,只吓的拼命挪动着身体,要向旁边蹭去,方行却死死咬着,被她身子扯着往前滑。

    “你……你王八蛋,我与你拼啦……”

    叶孤音又羞又愧,想死的心都有了,忽然间一咬牙,捏起了一个她平时绝对不会使用的法诀,随着法诀捏起,她的紫裙之上,骤然有诡异的符文亮起,灵蛇一般游走一周,而后一声爆响,紫裙竟然突然间爆裂了开来,一时间紫影飘飞若蝴蝶,方行与叶孤音同时自由。

    却原来,叶孤音的紫裙,也是一件法器,她被捆仙索牢牢捆住,无奈之下,便一狠心,崩碎了紫裙,那捆仙索,却是捆在紫裙之上的,紫裙崩碎,捆仙索也被炸了开来,叶孤音趁机逃出了捆仙索的捆缚,不过,紫云丝乃是与紫裙一体的,紫裙一爆,云丝同解。

    方行倒是被这一幕吓了一跳,还好自己嘴缩的快,不然满口牙都要炸掉。

    定了定神,他忽然看到了眼前的叶孤音,哈哈大笑了起来。

    叶孤音低头一看,也是满面羞愧,紫裙爆开之后,她身上便只剩了一件肚兜与下身的亵裤,晶莹的皮肤大半露在了这小鬼眼前,晶莹如玉,似乎隐隐有着一层柔和的光芒,只是这若凝脂一般的皮肤上,却有好几个明显的牙印,正是这小鬼刚才咬出来的……

    “小鬼,我非杀了你不可……”

    叶孤音恨声大叫,长到十九岁,却还是她第一次被人看到身子。

    再加上方行那鬼笑声,更让她又羞又怒,心里恨意大起,杀气无穷。

    顾不得遮掩什么,飞身便向惊凰琴掠去,要取此琴,杀这小鬼!

    方行见状,也立刻意识到了不妙,爬起来就要跑,然而手一撑地,却像是按住了一物,低头看去,却是一个白色的贮物袋,他立刻意识到了这是叶孤音的贮物袋,本是系在她腰间,但随着她紫裙炸开,这贮物袋却也被崩飞了出来,没想到落到了自己手边。

    “哈哈,你要光着,就一直光着吧……”

    方行哈哈大笑,捡起了贮物袋便向远处冲去。

    “臭小鬼,哪里逃……”

    叶孤音抢到了惊凰琴,回头一看方行却逃了,急急甩开两条长腿追了上来。

    然而方行背后,金影一闪,两道金翅陡然张了开来,掠空而去,势如闪电。

    “哈哈,傻了吧,爷会飞……”

    很快,方行便已经消失在了黑暗里,张狂的声音远远传来。

    “王八蛋,你给我回来……”

    叶孤音跌下来的时候,同样也失去了银梭,这时候也没功夫去找,然而仅凭自己的身法,却追不上方行,越追越远,没多时,方行已经逃得连个影子也不见了,黑暗里已经只剩了她一人,无奈之下,叶孤音只好暂且回来,准备先从贮物袋取套衣衫换上。

    只是,回到了先前的地方,一片碎衣衫里,叶孤音找来找去,却都找不到自己的贮物袋。

    幽幽寒风吹拂过来,几乎等于没穿衣服的叶孤音呆呆怔住,感到浑身发寒。

    以她的修为,这等寒气伤不了她,但一个妙龄女子,这么光着身子,却让她心里发寒……

    更让她心寒的则是,自己竟然丢了贮物袋里的那个东西……(未完待续)

    ps:快到一百票了,兄弟们可以加把油么?老鬼已经做好加更的准备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