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二百零五章 恶人磨

掠天记 第二百零五章 恶人磨

    方行这几天时间里有些闲得浑身疼,再加上刚刚筑基成功,空有一身力量却没个较劲的对手,感觉有些不爽,一肚子的促狭,本来还想逗逗叶孤音,但见到了这瑶琴,却想起了这女人一路追杀自己的事情来,恨从心来,直接反掌一勾,轻巧巧的将这瑶琴夺到了手中。

    他身形暴退,退到了三丈之外,嘿嘿笑道:“大长腿,当初你用这琴欺负小爷欺负的可狠呐,今天小爷就毁了你这破琴,看你拿什么耍威风……”

    说着,双手抱住,用力将瑶琴往身边的石壁上摔了过去。

    “嘭……”

    他用尽了真力,将瑶琴当大棒,砸的这石壁簌簌作响,大量灰尘洒落下来。

    “那是我师尊赐下的玄器,小鬼你敢?”

    叶孤音呆了一呆,旋及更疯狂的冲了上来。

    这把惊凰琴,乃是她正式拜师之时,师尊赐给她的本命法宝,曾经有过让她终生爱护此琴此语,而叶孤音,也曾经在某些场合说出来过“琴在人在,琴毁人亡”之语,平日里一直背在身上,时时抚拭,裙能染灰,琴不沾尘,真是看重的比性命还重要。

    可是如今,这小鬼竟然拿了惊凰琴去砸柱子?

    这种感觉,比用琴砸她的人更让她倍感痛心……

    “我擦,还挺结实?”

    方行用力在石柱子上砸了两下,却见此琴竟然没有丝毫损坏,也有些意外,又见叶孤音冲了上来。直接便掠空而飞,一边飞一边将惊凰琴重重砸向了任何他能看到的东西,一时音只砸得这石室之中,硝烟弥漫,乱石崩飞。惊凰琴上,不时发出嗡嗡怪声,十分难听。

    而叶孤音,则疯狂的追在他身后,又是心焦,又是心疼。像个疯子一般。

    “小鬼,把琴还我……”

    她疯狂的厉叱,全无初时那孤傲淡然的风采,浑似一个疯婆子。

    只不过,方行速度原本就比她快。此时筑基成功,更是不将她放在眼里了。

    叶孤音气成了这样,他却更开心,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将惊凰琴砸向四周。

    让方行有些郁闷的是,这惊凰琴确是一件玄器,乃是以千年凤桐木制作出来的,竟比普通的玄铁更为坚实。他砸了半天,也只见琴上落了些许灰尘,连琴弦都没断一根。登时有些郁闷了起来,想要随手塞进贮物袋里,却赫然发现,此琴竟然塞不进贮物袋……

    “难怪这娘们一直将琴背在身上!”

    方行见实在毁不掉,只好随手将琴提在了手中。

    “小鬼,还我惊凰琴。还我筑基丹……”

    叶孤音此时也向着方行冲了过来,状若疯狂。

    “臭娘们。没有了琴,你还想在小爷面前撒泼?”

    方行反手就是一个耳朵。叶孤音登时身形倒卷,断线风筝一样的飞了出去。

    “你……你竟然敢打我?”

    叶孤音捂着脸,直接呆住了。

    她并不傻,只是被方行气昏了头脑。

    这几日的经历,差点将她折磨疯,因此见到了方行之后,有些失去理智。

    不过方行这一巴掌,却打醒了她,让她意识到了眼前这个小鬼的强大。

    就在五天前,刚刚跌入这阴狱渊的时候,这小鬼还不是自己的对手。

    哪怕自己弃瑶琴不用,单论自身的实力,这小鬼也不可能随随便便一掌抽飞自己。

    更何况,他刚才击溃琴音的方法,如鬼魅般的身影……

    叶孤音忽然惊诧的望向了方行,声音颤抖:“你……你已筑基?”

    方行嘿嘿一笑,慢慢走来,身上一道慑人的气机释放了出来,铺天盖地。

    “怎么可能?五天前,你还只是……灵动八重……”

    叶孤音惊呆了,比刚才见了鬼时还吃惊。

    “这就要多谢你了!”

    方行得意洋洋,向着叶孤音逼了过去。

    叶孤音脸色大变,连连后退,若说她刚才还有反抗之心的话,此时面对着已经筑基的方行,则没有丝毫抵抗之意了,筑基与灵动之间,本就是一道天堑。

    “小鬼,你……你堂堂筑基,欺负我一个灵动弱女子……是何道理?”

    叶孤音声音发抖,颤声叫道。

    无奈之下,她搬出了修行界里通用的规则。

    一般来说,上境压下境,乃是一件非常有失身份的事情。

    很多人自持身份,对修行低于自己的人,都会网开一面。

    但方行心里却没这个道理,冷冷一笑,便道:“不服就揍你,便这道理……”

    说着五指一抓,脸色颓败的叶孤音登时被他凌空抓了起来。

    筑基之后,引力术的威力也随之增涨,在他这强大的力量之下,就连叶孤音这等半步筑基之人也没有丝毫反抗之力,无形力量缠住脖子,将她的脸憋得通红。

    “有本事……你……自封修为,在灵动境……与我一战……”

    叶孤云极不甘心,到了此时,竟然还想使用激将之法,让她自封修为。

    “哼,当初你拿着破瑶琴在小爷面前耍横,我也让你扔了瑶琴,与我凭真本事一战,你又是怎么说的来?还是省省吧,你是个聪明人,不肯丢掉瑶琴与我一战,我也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笨到自封修为?当初你瑶琴压我,小爷今天,就是要用修为压你……”

    方行冷笑,手掌一弹,顿时向叶孤音扔到了她身后的石壁上,又从石壁上滑了下来,玉体无力横斜,身形一颤,吐出了一口鲜血,面色颓然。

    “你……你杀了我吧……我师尊……会替我报仇……”

    叶孤音已经不报希望了,但她到底还是孤傲非常的,到了这时候,竟然没有求饶的意思。

    声音低沉。似乎已有求死之志。

    “哼,现在杀了你,太可惜了……”

    方行偏又不杀她,嘿嘿一笑,向着叶孤音打量了起来。眼睛里贼光大现。

    叶孤音则顿时大吃了一惊,她不怕死,却害怕另一件事情的发生,任何女人都怕的事情。

    “小鬼……你永远……都别想对我做那……龌龊事……”

    叶孤音忽然间一狠心,抬手掐在了自己脖子上,五指甚至陷入了皮肤。

    “我宁愿死……也不会被你得逞……”

    此时此刻。她甚至死意已决,要了断自己的性命,防止恶果的诞生。

    方行见了,倒是微微一怔,心想老子不过是把你抓回去给大鹏邪王打个下手。待到炼成了万灵旗再杀掉你,怎么就成了你宁愿死也不会被我得逞了?

    不过见这女人威胁自己,他也不怕,悠悠道:“随便你,如果你自杀的话,我就把你的尸体带出去,扒的光溜溜的,扔到大街上。扎个帐篷,谁给我一个铜板,我就让谁看……嘿嘿。这可是楚域第一天骄的身子啊,你说这个招牌打出去了,我生意得有多好?”

    叶孤音登时惊呆了,眼睛里现出了恐惧之意。

    若这小鬼真会这么做,那么她连死都不敢……

    骄傲如她,难以想象自己死后。被这小鬼展览出来,让那些凡夫俗子评头论足的场景。

    “你……你敢……”

    “你敢自杀我就敢把你带出去展览!”

    “你若敢这样做……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你活着我都不怕。会怕鬼?”

    一番对话,叶孤音彻底败下了阵来。身体颤抖着,伏了下来,声音微弱的道:“你……你……随便你吧……但我有一个条件……给我一张引雷符,或是爆炎符……我只求……将自己炸成碎片……一点都不要留下来……小鬼……我下辈子……仍要杀你!”

    见她似乎认命了,方行才嘿嘿一笑,扔出了捆仙索:“跟我走吧!”

    “走……”

    叶孤音失魂落魄,任由他将捆仙索套在了自己脖子上,木偶似的跟着他走。

    穿廊入室,不多时便来到了那座石室。

    大鹏邪王正蹲在一堆法器前挑选,头也不回的道:“怎么这么久?”

    “竟然……两个人?”

    叶孤音脸色骤变,不过很快就发现,大鹏邪王只是阴灵,并非真身。

    但不论如何,见到有外人在场,她还是心若死灰,含恨欲死。

    “你不是说要人把这三百多个法印铭画到旗上吗?给你带了个打下手的!”

    方行嘿嘿一笑,把叶孤音拉了过来,指着大鹏邪王道:“去干活吧!”

    叶孤音倒是怔住了,难以置信的转头看着方行:“你……把我带来就是为了干活?”

    方行一瞪眼,道:“你不肯干吗?信不信我揍你?”

    叶孤音脸上涌起了一阵红晕,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无穷的恨意从心底升了起来,忽然放声大叫:“王八蛋,我早晚杀了你,我发誓早晚一定会杀了你……”

    “去你大爷的,不干活小爷现在就杀了你……”

    方行一脚踢在了叶孤音屁股上,大喝道:“干活!”

    心里很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已经驯服的女人为什么忽然发火。

    叶孤音从地上爬了起来,目光阴冷的看着方行,一语不发。

    方行瞪眼道:“看什么看?”

    叶孤音声音像是牙缝里挤出来的:“给我一件外袍,我给你干活!”

    “女人真麻烦,光着屁股不一样干活?”

    方行无语的摇了摇头,从自己的贮物袋里取了一件道袍扔了过去。这女人自己的衣服可不敢给她,虽然她的贮物袋里也确实放置了几套衣裙,但每一件都是威力惊人的法衣,方行虽然不穿裙子,却也把这些东西当成了自己的,绝对不可能再还给叶孤音的。(未完待续)

    ps:加班加到死,还没有妹子……苦b的老鬼向大家求安慰!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