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二百零七章 冲出阴狱渊

掠天记 第二百零七章 冲出阴狱渊

    通过阴阳神魔鉴,方行已看了出来,这道虚影只是那金丹期大修的一丝气机显化,力量有限,若是自己乃是普通的筑基初期,还会怕他,但如今的自己,真实实力远超普通筑基初期,且有万灵旗这等玄器在手,至少有七成把握连叶孤音带这道气息一起灭掉。

    “我这小徒性子孤傲,确实有些目中无人,老朽在此向道友赔罪了……”

    老者淡然说道:“我这一道气息,或许阻止不了道友,不过恕老朽直言,你若击杀吾徒,定然会将这道我寄存在她识海之内气息一起毁掉,而只要你灭了我的气息,冥冥之中便与老朽沾上了因果,日后你一旦出现在老朽千里之内,吾必生感应,且可以通过秘法,寻找你的位置……胡琴不才,但若一心与道友为难,只怕你的日子也不好过吧……”

    淡淡的声音飘在空气里,既像是威胁,又像是在叙述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只是方行听了,却顿时惊呆住了。

    “胡琴?”

    方行听到这名字,顿时呆了一呆,似是半天没反应过来。

    叶孤音的师傅,便是胡琴?

    宗主陈玄华口中所说的,那个惟一有可能帮自己化解诅咒的胡琴?

    这名字不应该是个娘们吗?

    怎么会是个男的,还是个槽老头子?

    “道友,我素知小徒的性子,所以这一次她与道友争锋,无论胜败,吃了什么亏。我都不会过问,只当是你们之间的私怨,只是,她毕竟是我的徒弟,老朽不可能看她丧命。所以恳求道友留她一条命下来,就算是胡琴老儿欠道友一个人情,你看如何?”

    胡琴见方行震惊,又慢慢补上了一句。

    方行心念转的极快,因为发现叶孤音的师尊就是自己要找的胡琴之事产生的惊讶很快便被他巧妙的隐藏了起来,不露半点声色。哈哈一笑,道:“老头,我这次可以给你面子,饶你这徒儿一命,不过你说这就算你欠我一个人情。我且问你,说话算话吗?”

    胡琴老人闻言,倒是微微一怔,颌首道:“谢过道友,胡琴之言,自然算话!”

    方行低头沉思,也不确定这老头说的话算不算数,随口道:“好。我记住了!”

    胡琴微微一怔,向着方行轻轻拱了拱手,投印在虚空之中的虚影。渐渐消失不见。

    而随着虚影消息,叶孤音嘤咛一声,幽幽醒转了过来。

    “有个好师傅就是牛啊,一身宝贝不说,还有一道气息在生死关头出来说情……”

    方行咂了咂嘴,感觉人与人之间。差别真是太大了。

    “你……你不杀我?”

    叶孤音并不知晓刚才发生的对话,看到方行站在自己十丈之外。似乎感觉有些意外。

    “你这样的小美人,杀了岂不是可惜了这一双大长腿?”

    方行忽地嘿嘿一笑。陡然贴近了她,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抬了起来,与她四目相对,在叶孤音惊惶的目光里,方行嘿嘿一笑,道:“小爷是个心软的人,看在你这段时间很乖的份上,决定先不杀你了,不过你可得记住,你欠了小爷一条命啊……”

    胡琴老人刚才已经说了,只要自己杀了这个女人,就会同时毁灭掉他的那丝气息,也就与他沾上了因果,这仇结大了,方行还有求于那老头,自然不会轻易杀人了。

    只是,虽然不能杀这女人了,凭白放过她,心里也不爽。

    方行琢磨了一下,望着这女人罕见的柔弱神情,忽然间起了坏心思,嘴巴一撅,便朝着叶孤音那苍白的双唇吻了上去,叶孤音死里逃生,正惊诧于这小鬼为何会饶了自己的性命,忽然间双唇被吻住,双眼一下子瞪得溜圆,身体如遭雷击一般,酸软无力。

    “小爷虽不杀你,也要给你留个念想……”

    方行其实只是跟啄食似的轻轻亲住,生怕叶孤音会借机咬他,一直提着小心。

    一吻过后,觉得还不过瘾,手掌偷偷的探到了叶孤音怀里,忽然间一声长笑,扯着一块红色的绸布拉了下来,飞身便向着黑狱尽头飞去,叶孤音失则魂落魄的坐在当场,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发觉胸口微凉,低头一望,顿时气的险些晕厥过去……

    自己的胸前,已经全无束缚,两只白鸽跳脱出来。

    那小鬼……竟然扯走了自己的肚兜……

    “王八蛋,我……我一定会杀了你……”

    叶孤音怒火烧去了柔弱之意,凄厉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了起来。

    而方行在哈哈大笑声中,已经冲到了黑铁玄门前的三道禁制前,毫无犹豫,飞身而起,人飘在空中,背后两道金翅一抖,金影漫天,一霎那间,足足有数百道真实无比的羽剑茫向着第一道禁制打了过去,正是十万八千剑,随着筑基成功,此诀威力暴增十倍。

    “轰”“轰”“轰”

    气流激荡,劲力四飞,第一道禁制迎剑而解。

    方行身如流光,从这残破的禁制中穿过,万灵旗往身上一裹,便直直冲进了第二道禁制之中,万灵旗上,霎那间便有道道黑烟涌了出来,便似诡异的铠甲一般,裹在了他身周,这第二道禁制中雷力无穷无尽,铺天盖地般的劈击了下来,却尽皆劈在了黑烟之上。

    第二道禁制,硬生生抗过,方行已经距离第三道禁制不远。

    “去吧!”

    方行一声厉吼,将早就提在手里的惊凰琴扔了出去。

    “轰”“轰”“轰”

    一霎间,第三道金属性禁制里面,无数道诡异的飞剑被激活,宛若一片剑海,纷乱的劈在了惊凰琴上,这些飞剑,每一道都锋利无比,堪比极品飞剑,但这惊凰琴却是坚硬异常,连方行都无法毁掉,如今却恰好拦在了这些飞剑之前,被劈的铮铮有声,却全无损坏。

    方行躲在瑶琴之后,以琴作盾,一连闯过了大半的禁制,在最后时,将瑶琴往身后一背,施展开了筑基期的灵力,撑起屏障术,身如飞鸢般向着黑铁玄门飞了过去……

    ……

    ……

    此时的妖城废墟之上,也正有两位筑基之修飞临在半空,严密搜索,其中一人,宽袍缓带,狮面褐目,正是百兽宗宗主应狮吼,在他身边一人,身材枯瘦如柴,一把山羊胡,却是莫耶长老,他们在叶孤音与方行一前一后追逐逃离之后,也尽快赶了出来。

    只是,方行与叶孤音都速度惊人,便是他们也很难追上。

    碧空渺渺,竟不知这二人去了哪里,堂堂楚域筑基之下第一天骄出事,这责任应狮吼可负担不起,满心惶急,派出了百兽宗所有的人手搜集,这一找便是十几天时间,几乎搜遍了整个渤海中,却终于在这片妖城废墟附近察觉到了叶孤音以秘术送出来的微弱气息。

    “宗主,已经可以确定了,叶姑娘现在应该就在曾经的妖族黑狱阴狱渊之内,也惟有那个地方,禁制重重,才会导致叶姑娘无法破禁而出了,甚至连传信玉符都无法使用,只能传递出一丝气机出来,希望能被我们感知到,里应外合,破开阴狱渊,将她接出来!”

    莫耶长老沉身禀告,听应狮吼示下。

    “叶姑娘一定不能出事,不然将是我百兽宗大祸,不惜灵石,立刻催动大阵,将这阴狱渊破开,接叶姑娘出来……另外,那小鬼竟然莫名其妙从青丘坟内落了下来,恐怕已经得了一些连我们的宗祖都没有得知的秘密,却是不能让他跑了,抓住之后,好好审问……”

    应狮吼沉吟半晌,冷冷作下了决断。

    “是,宗主!”

    莫耶长老答应下来,便安排人手,前往阴狱玄门布阵破门。

    这边大阵布好,正欲全力发动大阵,将阴狱玄门打开,却忽然听得玄门内部,响起了一阵沉闷的“喀喀”声,莫耶登时微微一怔,疑惑向玄门方向看去。

    也就在此时,忽然之间,阴狱玄门大开,一个兴奋的笑声传了出来。

    “哈哈,小爷终于出来啦……”

    玄门之内,一道裹着黑旗的身影飞速冲了过来,势若闪电。

    “他……他怎么自己跑出来了?……困住他!”

    莫耶长老吓了一跳,闪身冲了上去,同时向周围布阵的弟子大吼。

    这玄门之中冲出来的人自然是方行,甫得自由,心里也是兴奋,但一出来,还未来得看清周围景色,便耳边一声大喝,一个枯瘦的老头子向自己冲了过来,枯瘦的两只手抓出道道无形之力,宛若绳索一般向自己缠了过来,心下也不禁呆了一呆,然后一巴掌抽了出去。

    “你大爷的,吓死小爷了……”

    分明就是随手抽出了一巴掌,但无论是速度与力量,却都远远超出了莫耶长老的意料,分明看到了他这一掌抽过来,偏偏来不及抵挡,只觉脸上一麻,木了半边身子,疾冲过来的他以比冲过来时更快的速度飞了回去,一脑袋扎进了断壁残垣间,生死不知。

    周围众弟子大惊,呆呆望着这个从玄门后面冲出来的小鬼,不敢冲上来。

    分明已经筑基的莫耶长老,竟然被他一巴掌抽飞了……

    这小鬼是什么修为?

    就连方行也有些意外,感觉那莫耶长老实在太不经打了。(未完待续)

    ps:唉,每天疯狂加班的节奏……向大家求下票安慰安慰自己!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