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二百十二章 对自己最好的人

掠天记 第二百十二章 对自己最好的人

    劝应巧巧放下仇恨,倒真是方行难得的真心话,他可没有留祸端的习惯,一听这应巧巧对自己恨意如此之浓,险些手一哆嗦就把她从法舟上扔下去。

    不过转念想到,自己还得靠这个小丫头混进冰音宫,而且她爹已经是自己的人了,所以还是劝她放下仇恨的好。

    应巧巧因为方行那一句“放下仇恨”,肚子里的火气升了上来,那句“为什么”,已经带着森森怒意,但是忽又听方行给出来的回答是“不然你会更悲哀”,整个人顿时微微一怔,下意识道:“那小魔头已经害得我如此之惨,又还怎么让我更悲哀?”

    方行郑重其事的道:“你想啊,你如此恨他,肯定会再去惹他,而他又那么厉害,你偏他不是找死吗?万一他又把你爹杀了呢,岂不是更悲哀?”

    应巧巧哼了一声,道:“他又怎么会是我父亲的对手?”

    方行道:“那可不一定!”

    应巧巧道:“他一定不是我父亲的对手!”

    方行无语,道:“那好吧,那他万一把你也杀了呢?”

    应巧巧憋红了脸,大声道:“我不怕死!”

    方行道:“那若是把你扒光了衣服挂在树上呢?”

    应巧巧脸色大变,震惊道:“他……他怎么做这么过份的事情?”

    方行道:“是你主动招惹人家,人家怎么做都不算过分了!”

    应巧巧一时竟感觉无言以对,一种无力感从她心底升了起来。

    事实上,女孩的心思非常难猜,在她第一次于乱荒山吃了方行的亏之后。自然是恨方行恨的要死,而第二次,那小魔头从天而降,一刀砍下了在她心目中非常强大的楚昭阳的脑袋,而那脑袋偏偏飞到了她手上。鲜血喷了一身,却也让她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

    别人劝她,总是说好好修行,将来总能杀掉那小魔头。

    但应巧巧的内心里,却是怕极了那小魔头,她刚才无意中说出的那番话。前面是说自己如何的恨方行,后面跟的“但是”,便其实是想说,自己如此恨他,但是却偏偏一想到他便恐惧的要命。甚至连帮昭阳哥哥报仇的想法都升不起来,这才是真正的悲哀。

    方行如今只说自己厉害,劝应巧巧收了报仇的心,却正合了应巧巧内心最深处的想法。

    不过,倒底还是女孩的自尊心作崇,呆了一呆之后,便怒道:“你为什么帮着他说话?”

    方行道:“天地良心,我这是为你好!”

    心里想。妈蛋不是为你好早把你丢下去了。

    “为我好?”

    应巧巧呆了一呆,觉得这个下人说话的样子非常的认真,心里竟微微一暖。

    微微别过了脸。忽然伸手向方行的酒葫芦抓了过来,道:“把你的酒给我喝!”

    方行可舍不得,这是他自己配的灵酒,挥手打开了她的手,道:“小丫头喝个屁酒!”

    应巧巧瞪起了一双杏核眼,道:“我是你的小姐。你竟然叫我丫头,还不给我喝酒?”

    方行一捂脑袋。叹道:“竟然你也用身份来压我,我的人生真他妈悲哀……”

    心里在琢磨要不要把这个死丫头扔下去!

    应巧巧听了。倒略略感觉歉疚,觉得这个下人虽然粗鲁无理,却是为自己好的,不让自己喝酒,也是觉得自己还太小,饮酒对身子不好,这样的感觉,倒有些和自己那个有点笨、有点凶,但对自己特别忠心的凶奴有点像了,难怪父亲会专门指定他跟自己去冰音宫。

    “好了,我不怪你怎么称呼我,但是我就要喝酒!”

    应巧巧撅起了小嘴巴,微微露出了以前的刁蛮脾气。

    “喝喝喝,我让你喝,喝死拉倒!”

    方行背着手走进了船舱,提了俩坛子过来,却是莫耶长老放在法舟上的好酒,名为“六阳春”,却是以六种妖兽之丹炼制的好酒,不过这种灵酒酿制的非常巧妙,酒劲控制在了一个烈而不伤的程度,却不像方行那种灵酒,除了他与金乌之外,普通人根本没法喝。

    “你……”

    应巧巧看着方行抱着俩酒坛子过来的模样,眼眶忽然有些红。

    “这他妈酒都给你抱过来了,你还哭个蛋啊?”

    方行有点恼了,把其中一个酒坛子推到了应巧巧身前。

    应巧巧却不接,倔强道:“我就要喝你那种差的酒!”

    方行道:“放屁,这酒才是差的,我那是好酒,不给你喝!”

    应巧巧倔犟的杵了一会,还是默默的伸手,接过了一个酒坛子。

    方行却不知道,此时的应巧巧,心灵极其脆弱,且联想能力无比的丰富,刚刚他这一个举动,却又让应巧巧想起了很久以前,她见凶奴蹲在马槽里喝酒,便觉得好玩,跑过去跟他要酒喝,凶奴却不给她,而是溜进了膳司,给她偷来了一坛子好酒。

    那一次,凶奴在被发现偷酒之后,狠狠挨了两鞭子,却也让应巧巧记住了那件事。

    后来她尝过凶奴喝的那种酒,又酸又涩,一点都不好喝。

    此时此刻方行的表现,却让她再次感觉到了那种疼受的感觉,这个凶巴巴的下人,果然和凶奴很像,他定然是觉得下人喝的酒,配不上自己的身份,才拼着挨莫耶长老的惩罚,跑去给自己偷酒的……不过凶奴当时就偷了一坛,他却直接偷两坛,胆子比凶奴大。

    方行坐在船舷边坐了下来,拍开塞子尝了一口,咂吧了下嘴,觉得味道太淡。

    应巧巧以为他没喝过这种好酒,馋馋的样子倒挺可爱,微微一笑,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清风拂面,晚霞漫天,空中已有星辰渐次点亮在空中。

    “你说你的人生很悲哀,是怎么回事?修行资源不够吗?”

    应巧巧沉默的坐了一会,轻轻开口问道。

    跟随她出来的仆人也都是身上有修为的,不然也没有足够的能力替她办事或是卖命,但这些人又多是在百兽宗身份比较低微的外门弟子,经常为资源发愁。

    方行决定趁机教育教育她,道:“是啊,可不都像你这种大小姐一样……”

    应巧巧嘻嘻一笑,道:“我平时都是用中品灵石修炼的,你要吗?”

    说着取出了三块灵石,递到了方行面前。

    方行噎了一下,心想小爷现在打赏别人都用上品灵石了……

    应巧巧将灵石放在了他的手上,道:“别担心,莫耶长老如果问的话,就说是我赏你的,以后你若是缺修行资源了,就过来跟我要好了!”

    说完别过头去,看着空中的点点繁星,沉默了一会,忽然轻轻问道:“你有过那种非常讨厌一个人,但又非常怕他的感觉吗?”

    方行下意识想了想,道:“很小的时候有过,我原来有九个叔叔,对我很好,大家聚在山谷里,喝酒打架,吹吹牛皮,日子好不快活,但后来忽然来了一个很厉害的家伙,把他们全都杀了,我吓的从密道里钻了出来,当时非常的恨他,但也怕他会追上来……”

    应巧巧听的怔了怔,急忙问:“那后来呢?”

    方行刚想说“后来我把他宰了”,忽然想起再说下去,自己就露馅了,便嘿嘿一笑,道:“后来我这不就到你们百兽宗来了嘛……”

    “那个恶人呢?”

    应巧巧转过头问,似乎非常关切,没发现自己离方行很近,睫毛都快碰到他的鼻子了。

    “后来他死了!”

    方行淡淡道。

    应巧巧吁了口气,道:“真好,有人替你报仇了!”安静了一会,她轻声道:“你也挺伤心的吧?我知道你想劝我,恶人自然会遭报应的,所以不必一定去找他报仇是吧,我其实也不敢的,我一想到他就害怕,有时候半夜里梦到他,都会吓的不敢再睡……”

    一边轻轻的说着,她声音愈来愈低,脑袋轻轻靠在了方行肩膀上。

    “要睡就回房里睡去……”

    “不要,你让我靠一会……”

    “我肩膀酸……”

    方行转头训她,却忽然看到应巧巧闭着眼睛,两行晶晶亮的泪痕挂在脸颊上。

    此时的法舟前舱里,两个婆子见小姐不回来,正出来找,却骤然间听到,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灵气波动,却见夜空一轮巨大的明月前,忽有一艘巨大的银色战车撕裂了空中缭绕的一团墨云,轰隆隆向着法舟侧面冲了过来,险些便要一头撞了上来。

    “不好,前面有法舟……”

    银色战车内有人冷喝,旋及战车猛然调头,从法舟面前擦过。

    只是,这战车毕竟太大,足足是法舟的三倍大小,再加上似乎刚刚施展了瞬移,甫一出现,带出了剧烈的劲风,风力之强,几乎将法舟掀翻了,靠在方行肩膀上的应巧巧一声惊呼,整个人便跌飞了出去,方行眼神一冷,将她扯回了自己怀里,一手揽着,向战车望去。

    “何方道友,惊我百兽宗法舟?”

    在这一瞬间,一直在前舱闭目打坐的莫耶长老陡然飞出了法舟,立在空中大喝。

    “呵呵,百兽宗?渤海国的那个小宗门吗?莫要拦路,我们急着赶路!”

    战车之上,传来了一个有些余庆的声音,似乎战车之人,见险些冲撞了法舟,本来有些担忧,不过在听说了这是百兽宗的法舟之后,登时松了口气。(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