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二百一十六章 通明幽寒玉

掠天记 第二百一十六章 通明幽寒玉

    莫耶长老顿时有些无语,不过转念一想,这却也是个好办法,若真是抢错了,不合冰音宫的意,大不了让应巧巧在明面上训斥自己几句,好好向被抢的人赔个不是,也能摆脱嫌疑,但若是抢对了,自己便等于是成功帮助应巧巧通过了一场考验,这功劳不小。

    “好,这便去找个合适的目标吧!”

    莫耶长老虽然有些迂腐,但也不是傻子,作了决定,便起身说道。

    方行笑道:“祝长老马到成功……”

    莫耶长老道:“我看你倒是机灵,去给我放个风吧!”

    方行顿时有些无语,不过一想这莫耶长老办事不怎么靠谱,自己跟着也不错,便一口答应了下来,这胆量倒让莫耶长老有些另眼相看,而应巧巧见其他两个下人一听放风的事,都吓的退到了一边,而方行却毫无惧色的答应下来,心里也有些佩服他的胆气。

    “这道符你拿着防身!”

    应巧巧从自己贮物袋里取了一道金符,递给方行。

    方行看也不看就收下了,然后便跟着莫耶长老跳下了法舟。

    “长老,我刚才一直留意着,那个最弱的门派,好像叫什么漠河崔家,他们的实力应该是最弱的,加上他们的崔家少爷和护道者,一共四个人,都是骑着妖禽来的,也正是这样,才见缝插针,抢在前面进入了寒魄谷,就拿他们下手吧,依您老的实力,定然手到擒来!”

    方行一干这种事就兴奋。两眼放光的向莫耶长老出谋划策。

    莫耶长老有些奇怪的看了方行一眼,不过见他说的有道理,便答应了下来,携着方行一步一步向那崔家抢占的小楼走去,却见此时谷内已经安静了下来。抢到了小楼的人都住了进去,没抢到的却将法器停靠在了山谷边沿,躲在里面御寒,没人抛头露面。

    来到了崔家居住的小楼前,莫耶长老却又微微皱眉,却原来小楼前都设下了禁制。随着木门关上,禁制便也跟着开启,他虽是筑基高手,也没有足够的实力破开这禁制。

    见他犹豫,方行却是胸有成竹。大摇大摆的上前叩了叩门,朗声道:“有人在里面吗?”

    “什么人?”

    楼内很快想起了回答,只是声音有些警惕。

    “不是所有人都是傻子,看样子这崔家也意识到了什么……”

    方行心里闪过了这个念头,与莫耶长老对视了一眼。

    莫耶长老见对方提防,便有了退意,正犹豫音,忽听方行冷冷一笑。高声道:“吾乃冰音宫弟子,这位是主持此次拜师仪式的灰胡子长老,前来与你讲拜师的规矩!”

    莫耶长老吓了一跳。忍不住斜眼看了看方行。

    竟然然冰音宫的地盘上冒充冰音宫长老,这小鬼胆子还真是出奇的大。

    就连他都觉得方行这胆子实在是大的没边了,楼内的人自然也没想到会有人敢在这里冒充冰音宫的弟子,很快里面便响起了一阵“失敬”之声,然后小楼的门“吱呀”一声,却是打开半扇。一个穿着仆役衣服的下人向外一看,见到了方行与莫耶长老的打分。微微一怔。

    “你们是冰音宫的弟子?”

    这奴役却是呆了一呆,明显不是冰音宫弟子的打扮嘛!

    方行道:“我们是你百兽宗的大爷……”

    说着飞起一脚。便将门踹了开来,回头叫道:“莫耶长老,上吧!”

    莫耶长老微怔,感觉有些无语,但还是闪电般向小楼内冲了进去。

    筑基便是筑基,远非灵动境修为之人可比。

    莫耶长老虽然几乎是筑基里面最弱的一类,但在崔家这几个灵动境修士的面前,却算是无敌了,见方行踹开了门,心里一边嘀咕着“这小鬼怎么看起来比我还老练?”一边冲了进去,那禁制却是与门相连,门关上,禁制便闭合,门一打开,禁制便也不会触发。

    小楼之中,霎时间响起了一连串的“噼哩啪啦”声,还夹杂着几声人的痛呼,不过很快便安静了下来,方行嘿嘿一笑,也进入了小楼,却见莫耶长老负手立在小楼楼梯上,一楼地面,则扔着四五个低声呻吟的男子,数了一数,正是崔家的人,一个不少,便放下心来。

    “这些人怎么处置?”

    莫耶长老沉声发问。

    就连他也没注意到,自己堂堂筑基,已经开始向一个“灵动”询问意见了。

    方行道:“我把他们扔出去,你快去接小姐他们进来!”

    莫耶长老微怔,点头道:“好!”

    身形一闪,便掠了出去。

    方行则蹲了下来,在这几个人身上摸摸索索。

    出手不落空,这是规矩,虽然自己如今已经是筑基了,但也不能坏了规矩!

    崔家几人都已经被莫耶长老打昏了,倒也没人反抗,方行把这几个人的贮物袋都摸了出来,略略查看,顿时有些失望,太寒碜了,就没个能看上眼的东西,不过还是顺手塞进了怀里,蚊子小也是肉嘛!

    “你……你们是谁……好大的胆子……”

    正要拎着这几个人扔出去,那崔家的少主忽然悠悠醒了过来,高声大喝。

    “嘭”

    方行又一脚将他踢晕了过去,不爱与他啰嗦。

    不过这一脚却踢的重了点,把这崔家少主踢的在地上滚了两圈,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牌落在了地上,方行微微一怔,知道这是玄冰令,曾经在应巧巧手上见过,便五指一张,将此令牌摄在了手中,顿时感觉一道冰凉的触感从指尖传递了过来,头脑为之一清。

    “咦?这玄冰令有点意思啊……”

    方行怔了怔,运转阴阳神魔鉴向这令牌看去。

    “下品通明幽寒玉……袪邪抑魔,卫灵护神……”

    却原来,此玉竟然是由冰音宫的一种独特玉料所制,此玉生于阴脉之下,万载悠悠,不见天日,玉性极寒,名唤通明幽寒玉,拥有克制邪念,明朗精神之效。

    “袪邪抑魔?不知道对煞灵有没有作用……”

    方行心间一动,握紧玄冰令,继续鉴定,很快便从阴阳神魔鉴里获得了利用此玉的方法。

    将它当作灵石,方行运转了修炼法门,将这寒玉之内的道道寒气引进了自己体内,幽凉森寒的气息便仿佛是灵气一般,沿着他的经脉流进了四肢百骸,方行整个人打了个激棱,汗毛似乎都竖了起来,头脑为之一清,便仿佛大夏天喝了一瓢冰水一般,说不出的舒爽。

    与此同时,他神识内照,观看识海,赫然发现,他的道基之上腾腾缠绕的黑色煞气,在这股寒气进入体内之后,煞气竟然微微收敛了一下,虽然不是很明显,但其性质的相克却显露了出来,方行心里顿时微喜,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可能无意中找到了窍门。

    自方行的道基被煞灵所污了之后,状况日益严重,道基之上,黑烟滚滚,不断蚕食着他道基的力量,在这种状况下,他甚至不太敢随便施展法术,甚至修炼都停了下来,因为他愈是催动道基力量,煞灵便会愈发的强壮,待到煞灵突破封印时,方行便愈难压制它。

    简单来说,这一只煞灵,几乎断了方行的修行之路。

    在来的路上,他还一直在想,胡琴老人到底有什么方法可以治愈自己的煞灵,猜测了诸般方法,却是一无所获,而这个问题,就连指点他来寻找胡琴老人的青云宗宗陈玄华也并不确定,他之所以会觉得胡琴老人可以化解方行体内的煞灵,是因为胡琴老人的一个经历。

    胡琴老人在尚未结成金丹之时,曾与一个源自西贺牛州的妖煞宗对上,那个邪派,拥有十大筑基强者,号称十煞,在楚北云慈山一代立宗,盗娶婴儿,炼制“血婴咒”,最擅诅咒术,胡琴老人找上门去,与十煞在云慈山一战,胡琴老人琴弦作剑,破阵灭咒,连斩十煞,以一人之力扫平了整个云慈山妖煞宗,一时名震楚域南北。

    但他自己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被十煞临死时施展的诅咒缠上,几近殒落。

    那一战后,胡琴老人便闭了死关,不解诅咒,绝不出关。

    世人皆以为胡琴老人断无幸理,只当他是一个死人,加上冰音宫内部倾扎,他的大弟子被人排挤,惊才绝艳的二弟子也被人阴谋害死,胡琴一脉就此凋零,只是谁也没料到,三年之后,胡琴老人竟赫然出关了,而且一举冲出了筑基境,结成金丹,强势归来。

    事后,自不必说,一向平和的胡琴老人,亦大开杀戒,将冰音宫清洗了一番,为自己的二徒弟报了仇,他这一脉,则从那时起,奠定了在冰音宫的地位,传承至今。

    陈玄华认为胡琴老人有可能帮助方行化解煞灵的原因,便是觉得当年胡琴老人所中的诅咒术,远比方行所中的诅咒术要强,既然他可以化解,那说不定便有帮助方行的办法,当然,他也是有些不确定的,毕竟方行的煞灵乃是以命灯为引施展,与别的诅咒不同。

    “莫非那老头解除诅咒的法子,便和这种通明幽寒玉有关?”

    方行忍不住心动了起来,眼睛发亮,心里开始琢磨起了鬼点子。(未完待续)

    ps:求大家支持一下!!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