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方大仙子

掠天记 第二百一十七章 方大仙子

    解除煞灵的法子,困扰了方行很久,一展莫筹,却没想到,自己在应巧巧手上已经见过了很多次的玄冰令,便隐隐有克制煞灵的作用,这可真有些喜出望外了,小脑袋瓜子里,已经开始琢磨各种计谋,说不定自己化解煞灵的契机,便会着落到这种通明幽寒玉上。

    就在此时,远远的,他已经听到了莫耶长老与应巧巧等人的脚步声,便将手中的玄冰令收了起来,然后提着崔家的几个人往楼外走去,在小楼外,遇见了莫耶长老等人,尽是脸色苍白,有些紧张,正要进入小楼,应巧巧忽然低呼了一声,道:“我忘了带酒……”

    莫耶长老有些不悦,低声道:“这时候还想什么酒?……再说你什么时候开始喝酒了?”

    应巧巧脸有些红,看了方行一眼,道:“那算了!”

    方行手里还提着崔家的人,便道:“我去帮你拿,你们先进去,闭好木门!”

    应巧巧还要再说,方行已经提着崔家的几个人一溜烟向法舟方向跑去了,她虽有些担忧,但也只好先与莫耶长老等几个人进入了小楼,关闭木门,启动了禁制。

    却说方行,实际上就是找个借口,先不回小楼去了,发现了这玄冰令的特质之后,他已经决定要多搞一些玄冰令过来,毕竟玄冰令内的蕴含的寒气,虽然有助于他压制道基煞气,但效果却太微弱了,必须多搞一些这样的玄冰令才行,积少成多,没准便有明显的效果。

    拎着崔家的几个人。方行先回到了法舟附近,登舟之后,将自己藏在后舱的独脚铜人槊取了出来,背在身上,犹豫了一下。又跑到后舱提了两坛子酒,扔进贮物袋里,做完了这些,才取出了一个贮物袋里,将里面的东西倒了东西,蹲在地上。也不知琢磨什么。

    “还缺点东西……”

    方行琢磨了半晌,站了起来,若有所思的拎着崔家的几个人往外走。

    将他们扔在外面,也不是随手一扔就可以的,寒魄谷实在太冷。这几个人又是灵动境的修为,随便扔到外面,会将他们冻死的,这样事就惹大了,不过在寒魄谷内,却有好几处温泉,方行打算把他们扔到温泉附近去,冻不死人那就没事了。

    位于寒魄谷西侧的一眼温泉前。正有几个侍卫森严守卫,方行见状,便施展了掠空术。悄无声息从他们身边窜了过去,这几个侍卫只是灵动境的修为,连他的影子都发现不了一丝,来到温泉眼附近,方行感觉到了热气扑面而来,便放下了心。准备扔下人就走。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听得一丛松柏之后。有女人说话的声音隐隐传来。

    方行登时眼睛一亮,悄悄摸了过去。

    “嘻嘻。你们听说了吗?这一次冰音宫的叶姑娘可是在那个小魔头身上吃了大亏啊……”

    “哼,那个女人骄傲无比,吃个大亏,也是老天有眼,不过,要说起天骄来,那个小鬼能够击败叶孤音,才真算是楚域筑基之下第一天骄了,既然冰音宫要聚集楚域奇才,共谋一件大机缘,那么你说,胡琴老前辈会不会给他也发一枚玄冰令呢?”

    “呵呵,你倒是敢想,只可惜那小鬼得罪了冰音宫,能不能躲过追杀还不一定,就算再惊才绝艳,也与那件机缘无关了,倒是我们,要认真一些了,我们家老祖来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让我无论如何都要听从胡琴老前辈的吩咐,一定要参与进这件大事中去的……”

    “嘻嘻,何必这么认真的,我倒觉得那个小魔头会来,说不定在偷看我们洗澡呢……”

    “我看你是思春了才对,想让那小魔头把你这朵花也采了么?”

    “太过分了!”

    方行藏在树丛后面,心想小爷是那种什么花都采的人吗?

    先看看你长的漂不漂亮再说!

    如此想着,神识探出,在温泉周围一转,便已将这两个女子的模样印在了脑海,倒有些满意了,这两个女子虽不说像许灵云那般清新脱俗,也不像应巧巧那么精致娇美,比起天生就一副祸国殃民之貌的小蛮来更差得远,但放在普通人里,那也是顶了尖的!

    “正要我的计划还缺一环,就你们吧!”

    方行做下了决定,而后戴上了青狐鬼面,一声低吼,从温泉后面的树丛里跳了下去。

    “打劫……”

    “嘭”的一声,他直接跳进了温泉池里,直击起水花四溅。

    温泉池内,两个光溜溜的女子顿时大惊失色,尖叫一声,便向着两边岸上爬去。

    方行哈哈一笑,五指虚抓,两个女人都被他拉了过来,竖掌在其中一个女子脖颈上一砍,这女子便被他劈昏了过去,而后方行盯着另一个女子道:“臭娘们,跟小爷说说,你们刚才说的众天骄参加试炼,是为了获得什么机缘?若是不说,嘿嘿……你身材不错啊……”

    这个女子直接被吓呆了,在那青狐鬼面后面的两道炯炯目光注视下,浑身上下都像是有毛毛虫在爬,整个人缩在水里,只露个脑袋在水面上,颤声道:“我……我不知道啊……是……我们家老祖说的……别的人……也都说有大机缘……但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啊……”

    “只知有大机缘,却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方行呆了一呆,有些郁闷,又问询了两句,发现这女子确实不像说了谎的样子,再加上他已经听到,不远处已有脚步声快速传来了,知道是这两个女子的尖叫声惊动了其他人,便不敢多作耽搁,一掌拍晕了这个女子,然后嘿嘿一笑,取出了一柄飞剑。开始剃起头来。

    待到周围侍卫赶来之时,登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温泉之中,朱家的小姐与张家的天骄赤条条躺在温泉边上,身上不着一缕,最关键的是……俩人都被剃了个光秃秃的脑袋。一头乌丝消失不见……

    “哈哈,现在计划才圆满了!”

    看着手里的两顶秀发,方行满意起来。

    躲回法舟里,他将叶孤音贮物袋里的一套衣裙取了出来,穿在了身上,又将一顶秀发套在了自己脑袋上。对着应巧巧居住的船仓里的铜镜照了照,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抛了个妩媚的表情,相当满意自己的扮相,不过仔细想了想,还是取了一条白纱蒙在脸上。

    万罗鬼面可以变化形貌。但却难以改变发式,而方行自己也不会梳女子发髻,若是胡乱一梳的话,露馅的可能性很大,所以他才打劫了两顶“假发”过来。

    “嗖……”

    他掠空而去,来到了不远处的一艘孤伶伶的法舟前,直接登舟。

    “是谁?”

    舟舱之内,立刻响起了一声低喝。里面的人极其机警。

    方行冷冷一笑,逼尖了自己的嗓音,学着叶孤音那副冷淡的样子。道:“冰音宫弟子!”

    “嗯?”

    法舟之中,已经有两个人冲了出来,其中一个,乃是一位筑基前期的老者,另一个则是一个灵动九重的公子,这两人一见方行。上下扫了几眼,便不疑有他。齐齐躬身行礼,沉声道:“仙子深夜驾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不知仙子有何吩咐?”

    方行取出了一块令牌,也是叶孤音贮物袋里放着的,在他们二人眼前一晃,不待他们看清,便收了起来,冷冷道:“吾奉师尊之命,前来寒魄谷,将你们手里的玄冰令一一收集起来,以作他用,反正你们已经来到了这里,再留着那块令牌便没什么用了!”

    “要将玄冰令收回去?”

    这筑基长老与灵动境的少主微微一怔,颤声道:“莫非有什么深意?”

    他们在拿到玄冰令时,都曾听说,这令牌便是他们拜师的凭证,如今竟然要被人收回去,莫非是自己还未等到试炼开始,便无形中触犯了什么规则,被取消资格了?

    “咳,并无此意,你们不必担心,我只是奉命收回令牌而已,其他的一切正常!”

    方行面无表情,淡淡说道。

    “若是如此,那还好……”

    筑基长老吁了口气,便转头让那个少主交出玄冰令。

    这两人完全没有怀疑方行的身份,毕竟方行身上穿的衣裙,上面有冰音宫法袍所特有的玄音冰裂纹,裙角亦绣着冰音宫的印记,根本不可能是冒充的,在他们看来,这“女子”不仅是冰音宫的弟子,甚至还能算得上冰音宫地位不低的弟子,至于那块弟子令牌,虽然没有看得太清楚,但上面的气息也分明不是作伪,与其他冰音宫弟子的令牌很像。

    玄冰令顺利到手,方行心里也乐开了花,正转身要走,忽然间看到了那个少主腰间的一块玉佩不错,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道:“你们二人……想要独门消息吗?”

    “独门消息?”

    这一老一小怔了怔,几乎不敢相信这是冰音宫的“女弟子”会说出来的话……

    但也只是一怔之后,他们却快速反应了过来,急忙躬身道:“愿闻其详!”

    方行不语,向那少主腰间看了过去。

    那少主醒悟,急忙将玉佩解了下来,双手捧上,低声道:“仙子厚爱,不成敬意!”

    方行满意的点了点头,将玉佩接了过来,扫了两眼,便塞进了贮物袋。

    “欲拜师,抢小楼!”

    方行说完了这六个字,身形飘起,便向着远处掠去。(未完待续)

    ps:今天本来打算上传两章,不过我码出来的字个人觉得不是很满意,会再修改一下,看看时间,十二点之前能修改好,就上传,实在不行就明天,请大家见谅,这段时间实在太忙了,思路有点乱,我又不想将自己不满意的故事传上来,删了改,改了删,更新的节奏有点慢了,不过我会趁着这个假期尽快调整过来,攒下存稿,继续像之前一样稳稳的更新!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