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勃勃野心

掠天记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勃勃野心

    “你们……哼!”

    暮渊圣尊显然也没想到这一幕,自己已经把话说的滴水不露,但这些人居然全然不信,一时间怒气深沉,过了半晌,才冷喝道:“不管你们信与不信,他都已经在准备着踏出那一步,难道这个结果不是你们想要的么?如今的奉天盟与众仙盟之争,人族与妖族之争,难道你们都视而不见么?现在人人都在暗中议论,入主三十三天之后的局势如何,却又没有任何人对此报有信心,原因为何?便是因为,你们谁都知道有一些最基本的问题解决不了,那就谁也逃不掉这一场大劫,方行小友,便是因为这个问题,决定踏出那一步……”

    说着话,暮渊圣尊忽然让旁边让了一让,冷喝道:“你们若真是不信,那何不直接进来,打断他踏出这一步的过程,然后准备好彼此厮杀,将身家性命葬送在这一场大劫中呢?”

    如此诛心之语,却让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是去救那魔头,还是坐享他将会给自己带来的好处?

    是一个人重要,还是诸族的命运与气数更重要?

    这是一个根本就无人能够回答的问题……

    暮渊圣尊,赫然是将这个问题抛给了他们……

    虚空寂寂,悄然无声,人人在这时候,都只是面面相觑,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个人若是只想等着别人救自己,甚至是逼着别人救自己……”

    沉默之中,有一句话打破了这死一般的寂静:“那这个人还有什么活下去的必要呢?”

    说话的是白衣萧魔女!

    她第一个站了出来,抬步向着关上走来,沉默而坚定,面无表情,但双目淡然。

    “将来或许会有很多问题,但总能想到办法去解决,这是大事,也是根伯交待给我做的事,我已经做好了应对所有局面的准备,但惟一没做好的,就是牺牲我兄弟来求安稳的准备!”

    大金乌第二个站了出来,在它的双翅上,伏着泪流满面的应巧巧与楚辞。

    “龙族不需要别人拯救,我们可以解决自己遇到的问题……”

    真龙敖烈也站了出来,手提龙鳞枪,缓缓向前走去。

    “贫僧不信你们!”

    白衣佛主神秀说的更为简单,提起了袍角,缓缓走上。

    越来越多的人走了出来,意见各有不同,甚至有些人根本就没有意见,只是凭着直觉这么去做了。

    “你们……是在自寻死路!”

    暮渊圣尊望着下方那些蝼蚁一般坚定而愚钝的生灵,一腔怒火放大到了极点,就连他,此时也按捺不住杀气,厉声大喝了起来:“他是为了你们才踏出那一步,可你们却……”

    “凡事都是值得与不值得的问题,或许圣尊所言,小方行踏出了那一步,化为无识之天,乃是惟一的办法,但小方行愿意踏出那一步,须是因为这世界值得他去做,而他们不同意让他被迫踏出那一步,便是让小方行感觉这世界还有值得让他牺牲的原因,若是所有人都在这时候保持了沉默,认为他应该踏出那一步,那么或许,这世界就真的不值得他踏出那一步了!”

    也就在此时,一个淡淡的话打断了暮渊圣尊的怒吼。

    有仙自星域深处飘来,声音在最后时,却变得有些讥嘲:“更何况,你是为了你自己!”

    “你……终于肯现身了么?”

    暮渊圣尊目光陡然变得锋利了起来,直直向着那数道身影看了过去。

    来的人是身穿白衣的女仙,以及穿着一身灰衣的矮小老头,而在他们身边,却还跟着数位靓丽的女子,只是容颜憔悴,明显吃尽了苦头,莲女走在最前面,一边走来,一边冷笑着:“太上道的路本来是好的,只可惜,再好的路也敌不过人的野心,你们大义凛然的逼他走出那一步,究竟是想推动轮回还是想让他化成一件你们掌握在手中,用来牧守天下的兵器?”

    “莲仙圣尊……”

    “根伯……”

    见到了那两个人之后,关上关下,所有人皆是一怔,有人急唤出声来。

    谁也没想到,就在这一场有史以来诸子道场最大的内哄即将出现之时,四位圣尊里面的最后一位到了,九圣之中,来历最为神秘的根伯也到了,本来以为他们二人是来化解这番凶险,但听到了莲女说出来的话之后,所有人却皆呆了一下,场间没有蠢物,直觉的从莲女的话里听到了某种愤恨之意,然后便不由得将目光从莲仙与根伯两人身上,转到了他身边的那几位女子身上,那几位女子,身上的气机好强,但却冷漠,甚至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呆滞。

    她们又是谁?

    大多数人都感觉那几位女子异常的陌生,只有黄金一代里的数人,认出了几个。

    然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诧异……

    “莲丫头,你可知你究竟在说什么?”

    暮渊圣尊看到了莲女之后,脸上的表情已然无比的愤怒,这一句话喝问了出来,却已不仅仅是在喝问了,谁都听了出来,他的话里满是警告与威胁的意味,似乎在担心什么……

    “我说的,不过是你们几个人心里那点子龌龊念头罢了……”

    可莲女却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他的愤怒,只是神情冰冷,淡淡道:“当初我父等人选中你们三人,监视这欺天大计的运转,本是看中了你们的本份,也看中了你们的天资平平,没有立鼎江山的资格,按照道理,你们只是引导天元崛起的使者而已,大局定时,便是你们归隐之日,可大概连我父亲他们也没料到,你们三人,尤其是你,野心生长的如此之快吧……”

    她一边与根伯向前走来,直向关上走去,一边平静的说着,只是谁都能听出她话里的愤懑之意:“你们野心勃勃,妄图将天元当作你们的军马,打下三十三天,来做仙帝也倒罢了,但在意识到了这仙帝不见得能做得长远之时,你们居然又将主意打到了太上道的身上,呵呵,对别人说起,便是经过了无数推算,算定三十三天的三位仙帝必死,你们劝那太上道传人踏出最后一步,化身为天,斩断长生,推动轮回,是为了这天下大势,为了渡劫……”

    “你住口!”

    暮渊圣尊听到了这里,勃然大怒,陡然间横推一掌,遥遥击落了下来。

    可在莲仙身边,那矮矮小小的根伯,却在此时脸色一冷,拐杖重重的拄在了虚空之中,只听得轰隆一声,天地之间,赫然出现了一株神木虚影,横贯天地,拦在了那一掌之前!

    哗啦……

    那一掌就此被神木阻断,半分也没有波及到莲女身上。

    而莲女则是动也不动,只是斜斜的看了一眼,便又抬起了头,继续向前看去,接着道:“……但实际上呢?你们三人,因为扣押了九棺之内的四座仙殿资源,以致于如今的天元,都没有出现可以抗衡仙帝的人物,可你们又天资不够,不可能真正修炼到比肩仙帝的程度,在你们心里,怕仙帝怕的要死,便试图一力推动太上道之路,使得太上道传人化天,借此制衡三位仙帝,而待到太上道传人化天之后,世间再无长生,你们的仙帝之梦,才真正开始……”

    “太上道大概也从未想过,他们推洐了如此之久的路,在你们的眼中,却只是可以利用的傻瓜吧?他们试图重换一个天,让这天地生灵,安稳渡日,可你们,却在这天还没化天之时,便开始想着如何将这一个天控制在自己的手里,别人的长生皆被斩断,你们的长生不断,别人皆入轮回,你们不入轮回,太上道徒化天济世,你们却要将这一方新天,控制在手中!”

    莲女的声音传遍四周,亦传入了关内,轰隆作响,震颤人心。

    “你在胡说些什么,简直荒唐,满口胡言!”

    暮渊圣尊已然咬紧了牙关,可下意识的望了一眼下方的仙殿,却生生不敢出手。

    “胡言乱语么?”

    莲女冷笑了一声,指向了身后那几位女子:“那你倒解释解释,你们百年之前,暗中将忘情天女囚禁起来,花废了大心血、大代价来推动她们的修为,又是在参悟什么?”

    “忘情天女?”

    关下人人皱眉,他们并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只是看到了莲女与那三位圣尊的表情,却明白此事重要性,不敢妄动。

    在这时候,却是根伯慢悠悠的开了口,话语里有着说不尽的讥嘲之意:“呵呵,太上忘情是为天,忘情天女又是绝情绝性,她们的状态与太上道徒化天之后的状态最为接近,你们将她们囚禁,从她们的身上,花废了足足百余年的心血与无尽的资源,只是为了从她们身上找到一条掌控化天之后的太上道徒之路,实在是难为了你们这等大魄力与大智慧了……”

    “人家还未化天,你们便已经开始琢磨着如何去掌控……”

    最后时他一声冷笑:“也难怪那小方行不肯化天了,大概是因为从一开始就信不过你们吧,也幸亏他三百年前没有化天,否则的话,就算是他强行斩断了长生,也难逃你们这些人的算计,或早或晚,终究还是要沦落为你们这些人手里的工具,真是哭都哭不出来了……”

    “什么?还有这等事?”

    这些话当众说了出来,星域之中已是鸦雀无声。

    每个人心里都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连口气都喘不过来,打从心底发冷……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