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二百四十章 太上感应经

掠天记 第二百四十章 太上感应经

    《太上感应经》,正是与青狐鬼面一起放在仙殿王座上的玉册,方行拿到手中时日已不算短,在阴狱渊中,也翻看过几次次,却是越看越觉疑惑难明。○

    这经文乃是以仙文书就,艰涩玄奥,却似蕴含至理,方行最初在阴狱渊里,虽然借助着阴阳神魔鉴之功,将这仙文全部看懂了,但里面蕴面的意思却全然难以明白,这种感觉,就好像他小时候看着九叔叔的诗文选集,每个字都认得,就是不懂什么意思一样。

    也正因为几次三番参悟不透,方行便将它放了起来,准备找机会再参悟。

    到了此时,在这金丹五老专为楚域天骄所建的参悟院内,方行却忽然间想了起来,别的地方参悟不透,在此地或许可以,反正还剩了三天时间,不利用白不利用。

    看了一会玉册上的经文,方行还是感觉有些头昏脑胀,打定了主意归打定了主意,但面对着这些古里古怪的经文,还是无法理解它的含义,越读越越是疑惑,一气之下,随手将玉册丢到了一旁,自己在玉台上躺了下来,望着天花板呆呆的喝酒。

    他也算是有韧性的,这经文便是再古怪,还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记了下来,深印脑海,只是仍然无法理解其含义,更无从谈起修炼了,即便是在这悟道院洞府之内,漫天寒气也只是能压制他的杂念,让他将经文记得更清晰而已,对于如何参悟,则无一丝思路。

    “罢了罢了。难道小爷真没天份修炼这些高深的东西?”

    方行一口一口灌着酒。叹息着想到。他倒没想着急着出去,好容易进入了这样一个玄奥的洞府,便是在里面睡足了三天,也不能出去,总不能吃亏吧?

    抱着这种想法,方行悠悠在这洞府之内喝起了酒来,一口灌着一口,渐渐的酒劲上涌。也不运转玄法炼化,渐渐的酒劲上涌,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鸿蒙道果,缥缈宇宙……”

    因为一直在想,因此在方行睡着了之后,有意无意间,那深深烙印于他脑海的太上感应经经文也在不停的回荡于脑海,渐渐的,却有神妙发生,冥冥之中。方行的神念被经文所引,开始了一种奇妙的变化。灵力运转,神识变化,整个人,却似陷入了怪梦之中。

    寒冷……

    这是方行第一个感受。

    此时的他,就好像变回了婴儿时候,独自一人艰难的在冰天雪地里向前爬去。

    酷冷如刀,剐骨剔肉,荡筋洗髓,冰血刺肤。

    方行冻得想咬牙,但此时的他却连牙齿都没有,只能硬生生的抗着……

    莽莽无垠,惟余冰雪,漫无希望,只有天地杀机。

    不知过了多久,这份寒冷使得身为洞府之中玉台上睡觉的方行身上都裹了一层寒霜,拳头捏得咯咯作响,青筋暴露,对抗着梦里的漫天风雪,无边酷寒。

    不停的爬,哪怕每爬出一步,都会被风雪刮的向后滑出三步,还是在不停的爬……

    然而拼命求生的勇气,终究改变不了被冰封冻死的结局。

    一块雪晶出现在雪原之上,愤怒的婴儿被冰封在寒玉里,怒目圆瞪,初啼叱天。

    不知过了多久,场景再变,方行已经进入了一片战场。

    大地龟裂,天降雷火,整片大地化作了焦枯的战场,战火毁灭了大地,搅乱了星空风云,无数天骄星辱般殒落,无数的强者悍死而战,冲向如星雨般的恶敌,而方行亦似乎化作了一个铁甲战士身上,与潮水一般涌来的恶敌大战,手起挥刀落,敌血染寒甲……

    自己这一方的战阵已溃败,周围的敌人越聚越多,斩杀不尽!

    便有掣天之力,却无逆天之命。

    直到最后,方行被无数涌上前来的敌人乱枪戮死,愤怒的仰面长嚎……

    画面再变,方行化身为一个赶考的书生,逸兴遄飞,踌躇满志,然而最终名落孙山,失意而归,他收拾了行囊,再回故乡,苦读三年,再来京师,结果未变,再次无缘金榜,方行再回了故乡,再次苦读,三年复三年,白了青丝,皱了面庞,败了家业……

    凄风苦雨里,白发苍苍的方行缩在漏雨的茅屋之中,大哭三声“休矣、休矣、休矣……”,绝望咽气,黯淡的双眼望着屋顶的悬梁之绳,似乎想起了年青时的意气风发。

    一场一场梦,一次次人生。

    或许短若夏虫,或许数十寒暑,或许灿烈结束,或许孤苦而亡……

    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晨钟暮鼓般在方行脑海里回荡了起来:道在真实,道非虚侫……

    “嗯,怎么会有这么邪灵而来,莫非是隔绝天地的大阵出了问题?”

    悟道院山下,镇守此间的老仆陡然睁开了双眼,目光冷厉的向空中看了过去。

    大雪山周围,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残灵仿佛萤光虫一样浮现,足有成百上千只,宛若一片流星雨一般,围绕着大雪山团团打转,大雪山之内,残存的太阴玄玉寒气竟然驱不散它们,更有一些厉害的,直接向着大雪山周围布下的法阵冲了过去,烟消云散也在所不惜。

    “孽畜,敢来扰我大雪山弟子闭关,想要魂飞魄散不成?给我退散!”

    这老仆厉喝起来,飞身上了虚空,手捏法阵,一道紫意盎然的竹箫出现在了他身前,老仆执箫,呜咽吹动,悠长箫声立刻响了起来,宁静箫音之中,却蕴含着一种恐怖的力量,诸邪灵被箫声震慑,若冰雪遇着了沸水,凄惨叫声中,纷纷消散,余者四下飞遁……

    “哼,区区邪灵,也敢来大雪山扰事,自寻死路!”

    这老仆驱散了邪灵,冷哼一声,下来检查法阵,见法阵无恙,心下也有些诧异。

    “法阵未损,如何引来了这么多邪灵?”

    思索了一阵,老仆想不明白,便又重新坐回了山角,镇守悟道院。

    事虽诡异,却并不严重,悟道院这种地方,本来就易染来邪灵窥伺,非常常见,便是再无疏漏的法阵,也难保邪灵无法冥冥之中感应得到,便如道劫一般,很难躲避,因此他也没有怀疑些什么,毕竟悟道院内,此时就有两人在筑基,许是他们的道劫影响,也说不定。

    “道在真实,道非虚侫……”

    此时的方行,幽幽醒转,呢喃自语,只觉头疼的厉害,便似宿醉一般。

    这却是一种久违的感觉了,踏上修行路后,他体魄愈发强壮,已经与这种感觉无缘了。

    脑海里面,还有洪钟大鼓一般的声音嗡嗡回荡,久久不绝。

    “妈的,到底出了什么事?”

    方行揉着脑袋,慢慢坐了起来,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捺着性子坐好,开始仔细查看自己的身体状状,刚才发生的事情太诡异,一觉睡去,无尽的奇异怪梦,潮水一般的绝望感觉,身体空乏无力,头疼欲裂,让他怀疑自己是强修《太上感应经》,出了什么问题。

    “嗯?不对……不对……”

    一番探查之下,方行发现自己的身体问题不大,只是灵力消耗过巨,仿佛经过了一场大战一番,休息一段时间,补充灵力便没问题了,但他的神识却有些不对劲……

    无形之中,神识竟然强大了许多,仿佛被硬生生拔高了一截!

    “我筑成二重道基,神识提高是肯定的,但似乎也不该提升这么多吧……”

    方行咂舌,神识如鞭,向着周围扫视了过去,霎那间发现,以前只能扫视十丈方圆的神识,如今赫然已经提升到了二十余丈的程度,比预料中要远了三四丈!

    他脸色肃穆,又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变化,发现确实没什么隐患留下,这才稍稍松了口气,暗暗沉思起来:“莫非我睡着之后,有意无意,却触动了《太上感应篇》的修行契机?那无尽怪梦,让我分不清真假,经历生死百态,绝望之中,竟然温养了神识……”

    “我勒个乖乖,这破经,根本就是剑走偏锋,以怪法炼神识的经文啊……”

    方行大体猜透了原因,心里却更震惊了,久久不能平静。(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晚上还有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