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大雪山之乱

掠天记 第二百七十八章 大雪山之乱

    萧雪如何能是楚太尚的对手?

    虽然拔剑反击,但还是被楚太尚以大力压制,禁锢在了空中,更是因为剑气逆袭,闷哼一声,受了重伤,嘴角鲜血滑落,而后楚太尚扬手一抓,便将那贮物袋摄在了手中,神识一扫,脸色骤然,金丹威压狠狠向着楚太尚压制了过来,冷喝道:“怎么只有一颗?”

    萧雪脸色苍白,但性子极是倨傲,寒声道:“你今日伤我,须得问过萧家与我师尊!”

    楚太尚寒声道:“我问你其他四枚龙血圣丹在何处?”

    萧雪自知他们所说的事情,当与侯鬼门有关,但她性子倔犟,楚太尚愈是逼她,她愈是不肯说,反倒目光冰冷的向楚太尚望了过来,充满敌意。△¢

    楚太尚胸中怒火大炙,正要给这丫头些苦头尝尝,楚煌太子却伸手拦住了,向萧雪冷声说道:“萧姑娘,此事事关重大,你最好不要隐瞒,还是告诉我们的为好……”

    萧雪冷笑了一声,反唇相讥:“本姑娘问心无愧,杀人都不会明着杀,没什么好隐瞒的,但你们当本姑娘是容你们这般随便拿下逼问的吗?楚王庭的人果然好大的威风,真有本事,不防杀了本姑娘试试,看我们萧家的老祖与我师尊会不会就这么与你们善罢干休!”

    “现在的小辈,都这么盛气凌人的么?”

    楚太尚大怒,身上滔天寒气迸发,五指戟张,向着萧雪抓下。

    楚煌太子急忙唤道:“老急莫恼。我倒觉得萧雪姑娘之言无虚。待我来问她一问!”

    楚太尚见状。知道自己这个晚辈行事稳妥,便比自己也不遑多让,况且这萧家的丫头性子太倔,在自己这金丹面前也直言相斥,偏偏以自己的身份,又不好软下性子来向她询问,杀了她又不好,便压下了一口气。退到一边,捺着性子让楚煌太子去问。

    楚煌太子与萧雪面对面,一时没有说话,气氛肃杀。

    过了半晌,楚煌太子忽然眉不抬,眼不看,淡淡道:“待此事明了,我陪你一战!”

    萧雪怔了怔,道:“可会施展楚王庭的王道秘术?”

    楚煌太子道:“尽如你所愿!”

    萧雪长长吁了口气,道:“一言为定!‘

    顿了顿。便道:“这贮物袋是我适才与侯鬼门斗法的时候,他着急逃走。无意中丢下来的,告诉你也无防,但这与你们今日伤了我的无关,待我师尊知道,再与你们计较……”

    “侯鬼门?”

    楚太尚与楚煌太子没心思听她后面的挑衅之言,而是同时微微一怔。

    “是那个鬼神谷的小子?若是他的话,倒有本事潜入落雪谷内!”

    楚太尚沉吟片刻,他亦是听说过,大衍宗天骄侯鬼门精擅阵法,乃是年青一辈中阵法造诣最深之人,落雪谷周围布满法阵,等闲之人根本无法随意进出,若说这大雪山内,除金丹五老之外,还有一人可以轻易潜入,想必便是他了,倒是立刻信了三分。

    楚煌太子则是微微皱起眉头,感觉与自己猜测的不太一样。

    但他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便忽见鬼神谷方向,一道精气直冲云霄,正是龙血圣丹气息。

    却原来,侯鬼门手里的那枚龙血圣丹也封印不住,暴露了气息。

    “果然是他……”

    楚太尚本来还想向萧雪确认几句,但乍见这龙血圣丹气息出现,哪里还有什么怀疑,一声暴喝,便向着鬼神谷方向掠去,与此同时,也未曾放开萧雪,事情明了之前,他自然不可能任由萧雪离开,虽然侯鬼门听起来嫌疑更大一些,但也有可能是这两人合谋。

    “轰隆隆……”

    金云阵阵,直向鬼神谷方向掠来。

    而此时一脸迷茫的侯鬼门,也正呆呆的看着自己贮物袋里的那枚龙血圣丹,满脸不解,心想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察觉不对劲,检查了一下,发现自己的贮物袋里少了几件宝贝,但却又多出来了一枚更为值钱的丹药,到底是谁如此戏耍自己?

    “侯门小儿,给老夫出来……”

    也就在这时,一朵金云掠至鬼神谷上空,一个声音愤怒大喝。

    侯鬼门吓了一跳,急忙收起了贮物袋,掠至洞府外面,向着金云大叫:“哪位前辈找我?”

    身在空中的楚太尚,神识一扫,便发觉了侯鬼门身上释放出来的龙血圣丹气息,勃然大怒之下,喝道:“到了此时,还在装糊涂,给老夫上来说话……”

    说着大手一挥,化作一只长达十数丈的巨掌,向着下方的侯鬼门捞了下来。

    侯鬼门吓了一跳,也是个不肯吃亏的,转头就向谷内逃,同时大叫:“太上长老救命……”

    “轰……”

    楚太尚大手抓至侯鬼门身后,但就在此时,鬼神谷内部,一道白影闪电般袭来,霎那间挡在了侯鬼门身前,拂尘一扫,却有滔天巨力释放了出来,将楚太尚的巨掌扫于无形之中,此人白须白眉,身材矮小,手上持着一柄拂尘,正是大衍宗太上长老张道一。

    “楚道友,我这徒孙有何处得罪了你,竟直接到我鬼神谷来抓人?”

    张道一神色平淡,寒声说道,同时目光一扫,看到了被楚太尚束缚在云上的萧雪,略略一怔,淡淡道:“洗剑院的萧丫头也被你捉了,看样子你火气不小哇……”

    楚太尚这时候哪里有心情跟张道一详细解释,声音发寒,冷冷道:“张道一,我只问你,你这小徒潜入落雪谷,搅了我与胡琴道友布下的试炼,害得我后辈失去了继承龙弦筝的机会,还顺手盗走了我楚王庭的五枚龙血圣丹,犯下滔天大罪,此事你是知也不知?”

    张道一闻言,倒是微微一怔,看了侯鬼门一眼。

    一脸迷茫的侯鬼门都快哭出来了,呆呆道:“我啥也不知道啊……”

    楚太尚厉喝道:“龙血圣丹便在你贮物袋里,还要狡辩不成?”

    侯鬼门叫起屈来:“我哪知道是谁放在我贮物袋里的?”

    只不过这话一说出来,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实在太难以让人相信了,这颗龙血圣丹的价值谁都看得到,价值连城,又有谁舍得放进他的贮物袋里?

    一时间,侯鬼门只急的抓耳挠腮,顿了一顿,又叫道:‘我被那个臭女人……啊不,萧雪姑娘逼得躲进了法阵之中,却被人偷袭了,醒来之后,却发现自己在一雪湖之中,贮物袋里也多了这样一枚丹药……萧雪姑娘,你可要为我作证啊……‘

    萧雪听这侯鬼门顺口称自己为“臭女人”,心下不悦,再加上她当时也确实没感觉到那雪谷之中有第三个人存在,不屑说谎,便冷哼了一声,道:‘我在破阵之时,与你近在咫尺,并未察觉有人,倒是在破阵之后,发现地上有一个遗失的贮物袋,里面便有一颗龙血丹!‘

    侯鬼门快急哭了,大叫道:‘我说的是真的,绝无虚言……那贮物袋不是我的……‘

    他这时候甚至感觉满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了,谁知道凭白无故会惹上这样一个大麻烦?

    张道一看了一眼自己这一脸憋屈的徒孙,冷哼了一声,向楚太尚道:“老夫虽然还不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我相信以他的为人,不会做出这等事来!”

    “就连萧丫头都证明了此丹是你这徒孙遗落的,你一句相信他的人为人,便能解释所有的事情不成?试问这大雪山之内,除了我们五人,又有谁有资格潜入你徒孙的法阵之内将他偷袭,且不被萧家丫头察觉到?张道一,此事重大,老夫必须查个明白,你莫要阻我……”

    楚太尚声音冷厉,这张道一修为不如胡琴,甚至比他也差着一筹,所以他并不十分忌惮,再加上事情越来越复杂,他也着实有些按捺不住怒火了,甚至心里已经开始琢磨,莫非是其他几个老鬼忌惮我们楚王庭势大,要连起手来暗中给王庭使绊子不成?

    越是这样想,说话便愈不客气了,隐隐然开始咄咄逼人起来……

    但张道一身为金丹老祖,大衍宗的太上长老,又岂会没点气性?

    本来还想捺着性子好好分说几句,查个清楚,但见楚太尚如此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为了几颗破丹药,便当着这一谷的鬼神谷弟子的面,向自己这个金丹老祖大吼小叫,害自己失尽了颜面,心中怒火也升了起来厉喝道:“老夫便要阻你,有本事你闯我的鬼神谷试试看?”

    “区区破谷,拦得住我?“

    楚太尚也火了起来,厉喝一声,身周金焰爆涨。

    “老祖,莫要急着出手……”

    楚煌太子心中愈发感觉不对劲,急忙阻止,但盛怒之下的楚太尚已经厉吼一声,向着鬼神谷内的侯鬼门抓了下去,而张道一见状,则拂尘一甩,将侯鬼门拉到了身后,而后举足一踏,大地震颤,玄门陡生,凭空出现了八道青铜巨门,结法在阵,要困住楚太尚。

    “轰……”

    楚太尚运转玄法,强力破阵,一时间,鬼神谷周围飙风阵阵,诸小辈抱头鼠窜。

    “楚王庭的人好嚣张,要请我师尊来主持公道!”

    萧雪被楚太尚封住了修为,却也有一种向师尊传讯的手段,白洁额头闪过一道若隐若现的剑符,凝思默念:“师尊,徒儿被楚王庭的人打伤,缚在鬼神谷口……”

    一时间,整个大雪山内,隐隐开始乱了起来了。(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