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二百五十二章 暗流涌动

掠天记 第二百五十二章 暗流涌动

    要让楚域换个天!

    这话普通人说出来,便是个笑话,但在金丹老祖口中说出来,却无人笑得出来!

    尤其是说出这句话来的,还是曾经扬名一个时代,翻云覆雨的万罗老怪。

    这个老怪,猥琐、性子好,爱女色,又怕女人,说起来当真是没有半分高人风采,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老怪惹不得,虽然他的修为在楚域及周围七小国里算不得第一,但他懂得东西太多了,道法邪术,铸器炼丹,阵符医卜,简直算得上是包罗万象,无所不知。

    也正是因为参研这么多的东西,分了心,这老怪的修为才止步于金丹。

    但就连楚域第一人胡琴老人都承认,这万罗老怪若是专于修为,成就远在自己之上。

    当这样一个平日里嘻嘻哈哈,没个正形的人,板起脸来说他准备让楚域换个天时,楚太尚只感觉一道寒气从心底涌了出来,甚至手掌都在微微发抖。

    他不怕张道一,因为张道一实力不如他,也不怕幕龙吟,因为幕龙吟修为比他低了一重,甚至都不怎么怕胡琴老人,因为胡琴老人修为虽高,却家大业大,性子慈懦,平时与人为善,甚少会与人撕破脸,以他们楚王庭的手段,有太多克制胡琴老人的方法。

    但是面对着这平时笑嘻嘻、此时却忽然发火的万罗老怪,楚太尚却有些心惊。

    老罗老怪够强,偏偏孤家寡人,没什么好拿捏的。自然也没什么好忌诲的。他若说让楚域换个天。各各手段使将出来,楚王庭还真坐不稳这个天下。

    再者就是,楚太尚比万罗老怪小了一百岁左右,在他们那个年代,万罗老怪便是绝对的天骄,绝对的奇才,虽然嘻嘻哈哈没个正形,但偶尔对上了强敌之后。那轻描淡写便将无数强敌覆灭的本事,也让太多了解内幕的人心寒,而楚太尚却正是了解内幕的人之一。

    他在心底深处,是真怕这个孤家寡人的万罗老怪,知道此老若不是后来经历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变故,忽然之间退隐了,此时的名声绝不会低于楚域第一人胡琴老人。

    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楚太尚自然不会轻易低头认输,口气却变得郑重了起来:“万罗道友,我们也有几百年的交情。你却为了一个下人与我这老友说这等话?”

    万罗老怪冷冷道:“我们只是几百年前见过几面,算不得有交情。这一次我出山做这件大事,一是瞧了胡琴老儿面子,二是想为自己这一身的传承留个根,你还真以为自己有能力请我们出山为你们楚王庭效力吗?楚太尚,老夫知道修行界里,人人逐利,但当年老夫的万罗宗刚一解散,你们楚王庭以为我已兵解,便不顾脸面,谴人出手,劫掠了老夫留在万罗宗的所有的积累底蕴……重逢之后,老夫一直没提过这事,你真当老夫不记得吗?”

    “你……几百年前的旧事,还提他做什么?”

    楚太尚口音显得有些不自然起来,期期艾艾。

    “本来是不想提的,但想起来,便说出来了!”

    万罗老怪淡淡道:“这一次咱们五个人合在一起,要做那件大事,成则楚域大兴,败则万劫不覆,不可出现一丝的忿子。你们楚王庭的人,不管乐不乐意与我们几个闲云野鹤合作,总归是来到了大雪山。肯拉下身段,彼此合作也倒罢了,若在这大雪山之中,还想拿着王庭的架子,我看这件事还是作罢的好,免得到时候因为私心,凭白葬送了这群孩子的性命……”

    这一番话,万罗老怪说的太认真,一时之间,不但楚太尚怔了一怔,说不出话来,就连其他几位金丹老祖也都沉默了下来,场间寂静无声,惟有冷风拂过。

    “这几个老家伙之间,也有猫腻啊……”

    方行躲在万罗老怪身后,见场间气氛不对,也暗地里猜到。

    这五个老头之间,肯定也有一些争执存在,只是借机发挥出来而已。

    沉寂了几息功夫,幕龙吟忽然笑了起来,道:“按理说在场诸位里面,我年龄最小,辈份也低,不该插嘴的,不过既然话已经说到了这份上,也不防挑明白些,那件事着实凶险,咱们楚域虽有地利,却也不占太多优势,这一次本就是最后关头奋力一搏,若还要内斗不休,乱了给这群孩子们提升修为的节奏,那么三成的希望,也就变成了一成不到啊……”

    他虽然也是金丹老祖,但年龄却比另外四人小了二百岁左右,因此自称小辈,当然,也就是一个客气的说法,到了他们这等修为,一二百年的寿命委实算不得什么,再加上他心里也未必有以小辈自居的想法,刚才提剑就向着楚太尚砍,可没见他这么客气。

    楚太尚听了,隐隐感觉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自己,心里顿时有些愤怒,沉声喝道:“你们想说是老夫内斗么?哼,这一次的事情可不是老夫挑起来的……”

    方行躲在万罗老怪身后,叫道:“那就是说别的事都是你挑来的喽?”

    楚太尚勃然大怒,恨恨的瞪了一眼,却发现连这个小鬼的影子都看不见。

    不过就算看到,楚太尚也不敢胡乱出手了,至少不敢当着万罗老怪的面动手。

    他心里恼火,说话便更有些夹缠不清,但也就在此时,楚煌太子淡淡开口:“诸位前辈,其实太尚老祖只是想查清楚,到底是谁坏了试炼,盗走了龙血圣丹而已,侯师弟,萧师妹,难道你们就不想知道谁嫁祸给你们,才平地引起了这一场风波么?”

    “我想知道!”

    别人还没说话,侯鬼门第一个高声叫道,满脸愤愤不平。

    他才是最冤的。被人一棒子打晕不说。还给鬼神谷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

    比起楚王庭。他可以说是更恨那个嫁祸给他的王八蛋了。

    方行听了,向他低声训道:“这王八蛋在转移话题,你这人怎么这么不以大局为重呢!”

    侯鬼门怔了怔,发现自己的太上长老也正向自己投来了不满的目光,登时恍然大悟,知道自己随便插嘴,说错了话,此时的局面。金丹五老已经不是在讨论要不要查清谁坏了那一场试炼的事情了,而是别有意图,急忙低下了头,向方行低声道:“多谢小师弟提醒……”

    方行摆摆手,道:“大家都是好兄弟,客气什么!”

    然后向楚煌太子叫道:“查自然是要查的,但先把眼前的事处理了吧!鬼神谷都被你们砸烂了,这位侯兄也被打伤了……伤药还是我给的,你们就不赔偿吗?还有这漂亮的师姐,也被打伤了。一些伤药总要给的吧?我就更不用说了,被你们的奴才暗算。险些身死,到现在还头晕呢,你们楚王庭还想不认账么?解决了这些问题,随你们怎么查!”

    在场众人微微一怔,却停了下来,虽然以他们的身份,不会随便附和,却也觉得这小鬼说的不无道理,楚王庭伤了人,惹下了麻烦,自然要赔偿。

    而侯鬼门则有些感激的看着这小鬼,心想这位小师弟只是灵动境的修为,却胆大包天,见义勇为,开口向楚王庭讨报酬的时候竟然还不忘了自己,真是个好人!

    至于楚太尚与楚煌太子,则分明不是这么开心了,望着方行的目光冷若寒冰。

    方行下意识往万罗老怪身边一凑,还真怕楚太尚一怒之下挥掌拍死自己。

    “你想要多少?”

    楚煌太子冷淡问道。

    方行不怕他,抱起了双臂,耍无赖道:“你们有多少?”

    一时间场间都安静了下来,目光古怪的看着这讹人的小鬼。

    倒是鬼神谷的张道一微微一笑,打破了僵持局面,道:“既然有如此大胆的人在大雪山内部捣乱,查自然是要查的,不过也不能为了这件事,便耽误了大事吧?这位万罗院的小友说的不无道理,楚太尚,老夫这鬼神谷的弟子修行本来到了要紧的时候,却被你毁了山谷,耽误了修行,这笔帐是要给你算一下的,我这徒孙受伤不轻,也需要你们给个话来!”

    洗剑院的幕龙吟呵呵笑了一声,道:“楚道友也是一时气急,倒非有意,该赔偿的自要赔偿,不过我觉得,这倒是小事了,经此一事,便可看出,咱们大雪山内部,委实少了一些规矩存在,现在便乱成了这样,到了那件大事来临的时候,还不知会如何呢,依我看,咱们几个老家伙还是先坐下来,把一些章程定来吧,也免得到时候乱了分寸……”

    他们两人说完之后,便看向了胡琴及万罗老怪等三人。

    万罗老怪却是冷冷一笑,道:“老夫孤家寡人一个,没什么意见!”

    胡琴淡淡道:“有些章程也没什么不好!”

    一时间,四个人同意,楚太尚便是有意见也说不出来了。

    楚煌太子目光锋利,忽然在一边开口道:“晚辈愿在一旁奉茶煮丹,聆听教诲!”

    万罗老怪笑了笑,道:“你不急着查那个坏了试炼的人了?”

    楚煌太子恭敬一礼,道:“只要那人不离开大雪山,总有水落石出之时,又何必要查?”

    大雪山内部五位金丹,便说是五道势力也也无不可,如今忽然间四道势力,都隐隐有敌意指向了楚王庭,便是楚太尚与楚煌太子,也感觉压力倍增了,而这件事,则都是因为那个坏了试炼的可恶小鬼引起,楚太尚与楚煌太子心里的恨意,便不必多提了。

    方行看着这局势,却是心里兴奋,心想这一次恐怕能讹来不少好东西,要狠赚一笔了。未完待续。。

    ps:今天还是三章,也求大家给些月票,鼓励一下!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