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二百六十一章 玄棺之秘

掠天记 第二百六十一章 玄棺之秘

    先将发着呆的楚慈扔上了马车,方行又把这四个阴侍的贮物袋也收了起来,地上这条锁链,倒是挺好的用的,一块收了起来,取出了万灵旗准备挥动时,却忽然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又飞快的来到了那红衣阴侍身边,“嗖”的一声将飞剑祭了起来,直指红衣阴侍……

    “你……你要做什么?”

    这红衣阴侍虽然被方行巨力崩飞了,却未死,顿时吓破了胆,脸色苍白的大叫。

    “方小九,你不许杀人……”

    马车里的楚慈也探出了头来,向方行大叫。

    “嘿嘿……”

    方行鬼鬼一笑,不理她,飞剑急转,银光划过。

    “嗤”的一声,红衣阴侍闭上了眼睛。

    然而绝望的等待了半晌,却没有死亡降临,反而是裆里凉艘艘的。

    “哈哈,原来真没有……”

    方行朝红阴侍下面看了一眼,总算满足好奇心,哈哈大笑,又向红衣阴侍瞪了一眼,收起了万灵旗,狠狠骂道:“死太监,算你走运,暂且不拿你喂老邪了!”

    说完便转身上了马车。

    还要指望这丫头驾车,四条人命便当是给她一个面子了,况且老邪真有些抵触吃这东西。

    “翘屁股,给我驾车!”

    方行翘起二郎腿,在车厢里躺了下来,舒舒服服的蹭了蹭,吩咐楚慈。

    “不驾!”

    楚慈恨他恨的牙痒,他让自己驾车,自己偏不驾,哪怕他们要去的是同一个地方。

    “嘿呀。你信不信我这就去宰了那四个死太监?”

    方行瞪起眼来了,自己面子都给了,这丫头反倒来劲了。

    “你要是敢乱杀人,我就自杀,没有了我。看你拿什么催动紫雷车!”

    楚慈气鼓鼓的说道,看那样子,似乎是想跟方行谈条件。

    “敢威胁我?”

    方行忽然间一指点去,封住了楚慈的经脉:“说好听的你不懂,就说点你能听懂的吧……”

    “你……你要干嘛?”

    楚慈紧张的大喊。

    “扒光你的衣服……”

    “不要……啊……浑蛋……”

    “会驾车吗?”

    “……会……”

    “那就赶紧出发吧……”

    “……先……解开我的禁制……把衣服还我……”

    “给你破衣服,当小爷爱看啊……”

    “……你是个浑蛋。彻彻底底的浑蛋……”

    “不老实我还扒你的……”

    紫雷车终于顺利的启程了,如闪电一般向空中掠去,这是一件极品飞行法器,速度比当初方行从百兽宗而来时乘坐的法舟不知快了多少倍,而且在灵石足够的情况下。每隔三个时辰,还可以瞬移一次,足可以瞬移万里距离,却是不知高出了普通法器不知几何了。

    也是到了此时,方行才发现马车里竟然出奇的宽敞,狐裘雕榻,紫台玉盏,美酒灵丹、珍肴美酒应有尽有。这却是把个方行乐坏了,往狐裘上一躺,左手玉盏盛得美酒。右手提着一只梨木熏的七阶野猪妖兽腿,喝一口酒,啃一口肉,那生活,美得很。

    这紫雷车乃是极品飞行法器,倒不需要楚慈一直驾驭。实际上只需要她在马车内,这法器便可以运转。但若是她,或是楚王庭其他血脉的人不在车里。便无法正常驱动,这却是特别定制的法器,乃是为了维护楚王庭的尊贵血脉而设下的禁制,实际用处不大。

    “翘屁股,咱们多久能到啊?”

    方行问气鼓鼓的坐在车厢前端的楚慈。

    “不知道!”

    “我揍你啊……”

    “三天!”

    “哦,那群老头子什么时候能到?”

    “不知道!”

    “我非揍你不可……”

    “啊……你别过来……他们驱动神通,多次瞬移,一天就能到!”

    方行被楚慈的尖叫震的耳朵疼,掏着耳朵坐了回去,气愤的问:“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楚慈气呼呼的道:“对着你就没办法好好说话!”

    方行叹了口气,道:“脾气臭还怪到我身上来了……”

    楚慈直接无语了。

    想她堂堂楚王庭楚慈公主,那在哪个人眼里不是端庄大方、性情娴淑的存在啊,别说周围七小国了,便是南瞻北漠、西秦、南商等四大国的王室也很早便有求婚的使者来过王庭了啊,哪个不梦想着将有母仪天下之象的自己娶回去?只是自己的皇兄压下了罢了。

    只是,分明如此沉静娴淑的自己,偏偏到了方行这里,想不发火都难。

    这个浑蛋不从他自己身上找原因,反倒怪起了自己脾气臭来了……

    楚慈干脆就不理他了,自顾自坐在一边生闷气。

    方行更懒得理她,有酒有肉还需要时间修炼,谁还理这臭脾气的女人啊……

    最终还是楚慈先忍不住了,开口问方行:“你什么时候筑基成功的?”

    方行白了她一眼,道:“关你什么事?”

    一句话便气的楚慈不想理他,又是许久的沉默,她又问:“你是如何击退那四名阴侍的?”

    方行得意洋洋的一笑,道:“那是小爷修炼出来的神通,怎么样?”

    “哼,不就是有什么厉害法器么,还吹什么神通?”

    虽然方行的说的是实话,但楚慈一看他说话的那个轻松样子,反而以为他说的是假的了,又想起了皇兄与老祖曾经私议过,皆认为这个百兽宗的下人乃是为寻机缘,隐藏了真正实力潜入了大雪山的,其真实修为应该也不甚高,只是手上多半有什么厉害的法器。

    楚慈相信皇兄与老祖的判断,这时候很难相信方行有一式神通崩飞四名阴侍的本事。自然而然便归结到了皇兄与老祖推测的那件法器上,有些不屑一顾。

    “哈哈,你管我靠得是什么,反正小爷本事大的很,早晚把你哥哥干掉!”

    方行光明正大的在楚慈面前宣传自己的雄心壮志。

    楚慈却似并不担心。翻着白眼道:“别做梦了,一件法器就能赢我皇兄么?顾着自己吧,你已经筑基了,便是有厉害法器在这一次的机缘之中,也不见得能自保!”

    “嗯?这是什么意思?”

    方行呆了一呆,心想这丫头话里有话。怎么筑基了反而更难自保的样子?

    在楚慈的心底,还隐然以为方行是临时破阶的人,再加上被这个浑蛋欺负的够呛,便故意吓唬方行道:“你不知道么?此次夺机缘,并不是实力高就可以的。灵动境有灵动境的机缘,筑基有筑基有筑基的机缘,也就是说,只有每一境修士里实力超绝、表现殊异之人,才有可能获得机缘,如果你未破阶的话,进入了灵动境的机缘里,还有实力与别人争上一争。但你若是临时破阶了,在一众筑基境高手面前便失尽了优势,也难怪万罗老祖不带你!”

    “还有这回事?”

    方行这才明白过来。为何大雪山内部既有筑基境的天骄,亦有灵动境的天骄,若要提升实力,那直接提升一境修为岂不是更好?到了此时,却才明白还有这一说。

    “那叶孤音和侯鬼门是怎么回事?”

    方行忽然想起了这两个人,他们却也是在大雪山临时破阶的。

    楚慈鄙夷的看了方行一眼。道:“你能跟人家比吗?叶姐姐与侯师兄皆是惊才绝艳,在灵动境积累足够了的天骄。此时提升了修为,也至少可以结成无瑕道基。况且他们二人各有擅长,与我皇兄他们进入了玄棺结界之后,可以帮得上大忙,共取筑基机缘……”

    “嘁,惊才绝艳个屁,一个被我扒光过,一个被我打昏过……”

    方行嘀咕,对楚慈的话不屑一顾,忽又想到了一点,道:“你怎么知道的?”

    一直以来,万罗老怪虽然没有告诉过他这机缘确切是什么,却曾经提到过,这份机缘乃是修行界里的最大的秘密,便是他也说不太清楚,对于普通弟子来说,更是几乎什么也不知道了,楚慈这丫头根本就是被人留了下来没打算带过去的,又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楚慈见方行这么好奇的问自己,反而不爱说了,脑袋一撇,道:“我不想告诉你!”

    方行不说话,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衣服。

    楚慈被他看的心里发寒,双手捂着胸叫道:“你想干嘛?”

    方行道:“忽然看你的衣服很不顺眼……”

    楚慈又怕又气,骂道:“你能不能别这么无耻,再碰我的衣服我跟你拼命!”

    方行道:“谁让这一招最有效来着?”

    楚慈无语了,知道这小鬼真敢动手,只好老老实实的回答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关于这场大机缘的消息,最早是灵山寺传递到各势力手里的,好几年前我们楚王庭就得到过一份了,老祖和皇兄也探讨过,并未瞒着我,我在他们身边听到了一些,自然就知道了……”

    “嗯?”

    方行听着,顿时来了兴奋,威胁的看着楚慈道:“快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楚慈道:“我……”

    方行道:“不说就扒你衣服……”

    楚慈的气一下子跳了起来,却“咚”一声撞了脑袋,又痛又急的她一手捂着脑袋,泪水在眼窝里打转,一手叉着腰,都快哭出来了,气呼呼的向方行道:“你这浑蛋怎么就敢欺负我?我警告你,你要再敢碰我衣服一下,我立刻就咬舌自尽,你自己飞着去绝妖岭吧!”

    见楚慈快气哭了,方行气焰也稍稍弱了三分,低下头不去瞧她,嘴里嘀咕道:“你自己撞脑袋还怪我?动不动就自尽拼命的,我说你脾气能不能别这么臭?”

    楚慈:“……”(未完待续)

    ps:ps:老鬼记得还欠大家六更,稍一攒稿,再爆发一阵子!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