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二百六十七章 杀红了弯月

掠天记 第二百六十七章 杀红了弯月

    为保稳妥,丑时左右,方行便带着楚慈直往城外走了。

    随着他离开客栈,这座点将城却也热闹了起来,背后,屋檐上,街巷里,无数的人影都死死盯着他,尾随其后,这群人,修为不等,灵动自筑基都有,他们远远盯着方行与楚慈仅主,目光阴冷,宛若恶狼,随着方行一路出城,身上森然杀气,搅乱了夜空。

    玄棺机缘的特质决定了这机缘只能被天骄获得,但被玄棺机缘引过来的却不是只有天骄,反而三教九流在所多有,无数的修士都闻声而来,混聚在绝妖岭机缘地之外,妄图看看有什么可捞一把的,而这捞一把的对象则多了去了,手段也是五花八门……

    只不过,无论是什么样的筛选对象,又或是什么样的手段,都漏不掉方行。

    一个筑基前期的小修士,却带着几百上千的极品灵石招摇……

    这简直就是把肉凑到了狗嘴上,还指望它不会吃进肚子里啊!

    而方行,却是早就感应到了这潜伏在暗中的危机,神态自若,倒是楚慈被这莫名的肃杀气氛染得有些心里发毛,紧紧的抓着方行的胳膊,一边走一边四下里张望。

    “小友留步吧!”

    出城不到三十里路,前方一棵枯树下,却有一位灰衣老者闪了出来,拦在了路间。

    方行认得这老者便是那芙师妹的护道者,便笑了起来:“老头你拦在这里,是干嘛的?”

    灰衣老者淡淡道:“你得罪了我家小姐,我是专为取你性命而来!”

    说这番话时。他已经暗暗积聚灵气,身上森然杀气迸发,显露了筑基中期的修为。

    然而,本以为会被自己吓到的方行却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让老者微微一怔。

    “想杀小爷的人多了。你又算才老几?”

    方行左手牵着快要吓哭的楚慈,大拇指一翘,向自己身后指了一指。

    灰衣老者抬头向方行身后的黑暗看去,却也微微一惊。

    影影绰绰,不知有多少人现身,将方行团团包围住了。其修为有高有低,修为高的,身上气机恐怖,少说也是筑基中期,简直连自己对上了也毫无胜算。而修为低的,则灵动五重、六重的都有,最过份的是他甚至看到了那个客栈的掌柜躲在人群里左顾右盼。

    这一瞬间,灰衣老者都吓了一跳,虽然他早就猜到了这小鬼昨日在人前露财,必定是会引来不轨之人觊觎的,却也没想到这么多。

    只是在这时候,他也莫名有些心寒:这小鬼似乎表现的太轻松了些……

    “人差不多凑齐了吧?”

    方行右手取出了一面大旗。在空中一摆,面向众人,冷淡说道。

    人群尽皆沉默。无人回答,但身上的杀气很好的回答了他这个问题。

    方行哈哈一笑,亮出了身上的修为,抱拳道:“诸位道友,小爷跟你们应该素不相识吧,来到此地只为那一场天降机缘。却不知诸位从城里跟我跟到了这里,所为何事呀?”

    人群默然。无人回答。

    过了很久,才有一个声音阴瘆瘆的道:“小鬼。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还说这些做甚?”

    “哦,原来是劫财的?哈哈,看在是同行的份上,我再问一句……”

    方行沉下了脸来,扫视众人,道:“有没有不想抢了,准备离开的?”

    人群沉默,无人离开,反而有人围了上来,隐隐拦住了方行的去路。

    方行装作看不见,继续问:“有没有想离开的?”

    人群之中,已经有人祭起了法器,灵光隐隐的闪烁,杀气逼人。

    “还真是人为财死啊!”

    方行暗暗叹了口气,又问道:“有没有想离开的?”

    ……

    ……

    每问一句,他心里的杀气便浓一分,使得这无形夜空,也气氛凝重了起来。

    有一些修为高些的,已经隐然从方行身上感到了些许危险气息,心下犹豫,但最终还是留了下来,面对着一个筑基二重的小鬼,他们感觉实在没什么可怕的。

    “哈哈,这小鬼疯了吗?想用这等言语,把我们吓走不成?”

    忽然有人大笑了起来,却打破了场间凝重的气氛。

    “嘿嘿,这小鬼身上宝贝还真不少,听人说,他是趁着几位厉害修士斗法同归于尽之后,撞了大运捡来的,也不知道有多少,够不够我们分啊……”

    “各凭本事了,这小鬼就在那里,谁抢的便是谁的!”

    “哼,咱们骨龄超过了限制,机缘之地进不去,多宰些这样的小肥羊,倒也是份机缘……”

    人群里有人窃窃私语,渐渐的,却变成了轰然的议论与嘲笑声。

    “方小九,咱们怎么办?”

    楚慈何时见过这等大阵仗,只吓的脸色惨白。

    即便她是楚域小公主,即便她是灵动巅峰的天骄,在这群煞气逼人的匪修面前,也有些战战兢兢,神不守舍了,紧紧扯着方行的袖子,半个身子躲他身后。

    “哈哈,你看我也没办法,只能杀掉他们了!”

    方行非常轻松的说道。

    楚慈都快哭出来了:“你怎么可能打得过他们呢?还是想办法逃走吧!”

    方行道:“我自己逃容易,带上你可逃不掉!”

    楚慈一怔,泪水便流了下来,委屈道:“你要把我扔下吗?”

    这可怜样儿倒让方行心里一软,笑道:“你哭个鬼,我也没说扔下你不管啊,跟紧我……”

    楚慈急忙扯住了他的衣角,亦步亦趋。

    方行回头看了一眼,叹道:“若是厮杀的话,这样可不够。小爷吃点亏,背着你吧!”

    此时的楚慈已经完全没有了主意,乖乖的爬到了方行背上,小脑袋埋到了他后背里。

    而方行则一挥大旗,整个人都变了。寒声道:“三声劝过,生死由命,休怪小爷心狠了……”

    “呵呵,一个筑基境的小鬼,也敢在我等面前放肆?”

    人群之中,一个蒙面的老者站了出来。呵呵冷笑了一声,挥指点了过来。

    此人的修为赫然已经是筑基四重修为,那一指点出,周围十丈之内狂风劲扫,于他指前凝聚成了一点。便似无数道细小的风刃凝聚而成的钻头一般,威力极其恐怖。

    便看这一式法术,就可以猜到这老者来历不凡,定然不是普通的散修,说不定便是哪个大家族的护道者,只是见方行身上财帛动人,便也蒙了面,过来发一笔横财。

    “不知死活。给我破!”

    方行冷喝,手中大旗一晃,卷在一处。以旗作枪,直点了出去。

    这大旗黑黝黝的,并不起眼,甚至都没有半分灵气波动,蒙面老者初时并不将其放在眼里,但待到一指与大旗点在一处。才然发现有些不对劲,自己这几可撕裂玄铁的大风指竟然连这黑旗那看起来非常普通的旗面都没有撕裂半分。心觉不妙,立刻便要回撤。

    “走得了吗?”

    方行寒声厉喝。手上加劲,大旗一抖,“轰隆”一声,劲力狂飙。

    “啪……”

    那蒙面修士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霎那间,指前风刃破碎,然后手指破碎,再然后大旗直戮过来,竟然一下子便将他的身体戮了个窟窿,鲜血沥沥洒落……

    只不过,洒落的鲜血却并未落在地上,而是尽被黑面大旗吸收了进去,哪怕是已经滴落到了半空中的血线,也似乎被一道奇异的力量吸引,重又飞到了旗面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胆寒,失声叫道。

    “一式击杀了这筑基中期的修士,这小鬼……是什么修为?”

    惊惶之中,已经有人开始向后退缩,心意动摇,想要逃走了。

    “哈哈,勿慌,这小鬼实力强大,却也说明他身上的东西更值钱,那杆大旗,我要了!”

    忽然间,一个森冷的笑声响了起来,一个身高两丈的大汉冲了出来,赫然也是筑基的修为,一拳击出,震荡空气,宛若风雷,几欲排山倒海,直向方行迎面打来,仅从这一拳的力量,便可见此人是个标准的战修,也只有战修才能将力量修炼到这种惊人的地步。

    更有威胁的,则是他那句话,一下子便挑起了众修心里的贪欲,蜂拥而上。

    “人在财死,鸟为食亡,说的果然不错……”

    方行暗笑一声,挥舞了大旗:“老邪,趁此机会,吃顿饱的吧……”

    大旗之上,黑烟滚滚,笼罩了一方天地,中间还夹杂着大鹏邪王的大笑声。

    “杀……”

    众修士皆冲了上来。

    方行凛然不惧,万灵旗往空中一掷,由大鹏邪王独自驾驭,而他自己则反手取了独脚独人槊在手,运转灵力横扫了出去,“轰隆”一声,正逢那两丈身高的壮汉冲了上来,独脚铜人槊与他的拳头撞在了一起,顿时激起狂风万丈,这壮汉踉跄后退,拳骨已裂。

    “啪”

    方行得势不饶人,一步踏上,地面踩出了一个坑,独脚铜人槊再挥,这壮汉闷吼一声,脑袋已经被打得爆碎,身形摇摇晃晃,萎蘼倒地,也就与此同时,方行惊人的神识探扫,回手一抓,将一个身材矮小,极擅偷袭的筑基之修从暗影里抓了出来,高举掼地。

    腥风血雨,大杀四方!

    方行挥动独脚铜人槊一次,面前的修士便被他扫飞了一群,便是连普通的筑基前期修士都不是他一合之将,更惶论这中间还夹杂了很多混水摸鱼的灵动?

    这一战,却当真是酣畅淋漓。

    方行本就抱了杀意,出手更不容情,前来劫杀他的修士里面,最少也有三个筑基中期,七八个筑基前期,余者也多是灵动巅峰,可谓是极强的力量了,却被他一人一旗,逼进了死角之中,大杀特杀,鲜血崩溅,直将那已经斜斜坠向天边的月牙儿染成了血红色……(未完待续)

    ps:ps:晚上还有一章,求支持!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