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掠天记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南瞻上榜第一人

掠天记 第二百七十九章 南瞻上榜第一人

    “小爷就是方行,你伤我的人半根寒毛,我就杀你全家的方行!”

    一声冷静的回答之后,方行目光扫过了瞠目结舌的黑风、赤眉、蓝袍三位金丹的脸,又定定的看了一眼愤怒咆哮,几欲抓狂的金光老祖一眼,寒声一笑,抱着楚慈,大步向玄域深处走去。,背后的大鹏邪王汲取了原生莲与金芙的血气,飘飘摇摇飞了上来,悬在他身后。

    黑旗飘摇,身影孤峭,脚下,乃是一片狼藉的血肉战场。

    战场最中间,金芙被吸干了的身体平躺于上,干枯的眼眶望着天空。

    这样的一双眼睛,是注意看不到夜晚的月亮了!

    方行并不知道,在小石另一端的金光老祖也不知道,在这一战结束之时,玄域最深处,一座仙气飘枭的仙殿之中,最中间,有一座碑面蒙着层层雾气的石碑,碑首有一个仙文铭划的名字,而在碑面上,随着小石桥一战落幕,缓缓出现了一行字,同样是仙文书就。

    在这一行字上方,已经有三十多行文字,记录了一些普通人看不懂的文字。

    若是方行在此,以阴阳神魔鉴观碑,便可以看得明白,这石碑碑首上的文字,赫然便是“封神榜”三字,而下面那一行文字则显示:南瞻方行,阵斩七十二,排名三十七。

    在他这一行文字的记录上方,则是一片密密麻麻的“东胜”。

    此碑隐秘,外人难以观看,但若是看了。则必定会被一个消息所震惊。

    方行。南瞻上榜第一人!

    也就在距离此地约三千里的云端之上。一座金壁辉煌,周围纹满诸天佛陀的大殿之中,十数位金丹盘膝而坐,看着正前方一座金身佛像手中所持的一卷金经,此时那金经上显化的并不是经文,而是一幕一幕变幻不定的画面,其显化的,正是玄域之中发生的场景。

    此地。正是至尊神殿,而那金经,赫然便是灵山寺至宝,诸佛观照经。

    通过这卷金经,可以看到玄域之中的一些画面,诸金丹,也正是通过这一卷经文来了解自家晚辈于玄域之中的一些遭遇,虽然不全,却可以了解一些消息。

    一般来说,这卷金经。愈是在玄域越深的地方,愈是难以看到。反倒是边缘位置,会显化得更清楚,而此时的诸位金丹大修,则刚刚看完了适才发现在一道阵脉边缘的大战,那身后大旗飘摇身影抱着女孩深入了玄域之后,画面已经消息,众金丹却还未缓过神来。

    “万罗道友,你骗我们骗得好苦啊,原来你悄无声息,收了这么个弟子进入大雪山……”

    大殿左首,洗剑院老祖幕龙吟轻叹,向着同样是一脸呆滞表情的万罗老怪说道。

    鬼神谷张道一则呵呵一笑,道:“本来就在找他,一直未寻到他的身影,还感觉有些失望来着,却原来他就一直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倒也是件好事了,咱们大雪山的弟子,这段时间处境堪忧,有了这小鬼相助,倒是可以凭空添一战力了……这小鬼实力当真不错!”

    而胡琴老人则只是微微一笑,并未说话。

    万罗老怪也久久未曾开口,过了半晌,才看向了楚太尚。

    “楚老怪,你去不去?”

    楚太尚面色阴晴不定,谁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听了万罗老怪的话,他一言不发,却骤然站了起来,大袍一摆,化作一道金光向至尊神殿之外冲去了。

    老罗老怪冷冷一笑,也跟着他飞了出去。

    “方行,这小子名叫方行?为何有些耳熟?”

    玄域之外,太玄门、赤眉、蓝袍等三名修士尽皆大惊,隐然觉得这名字有些眼熟。

    过了半晌,赤眉才忽然惊叫道:“我说楚域还有何人能有这本事,原来是他,这小鬼,便是当初叛出了青云宗,斩杀青云宗天骄肖剑鸣,又与冰音宫叶孤音恶战,让那楚域筑基之下第一天骄吃了一个大亏的小魔头……他竟然已经筑基了,竟然有这般本事……”

    “竟然是他……”

    蓝袍老道也怔在了当场,心里的酸苦难以用言语形容。

    玄棺开启,众金丹无一例外都对周边几域的小辈天骄们做了调查,务求对众天骄了然于胸,以免自家小辈吃亏,而这个方行,无疑是众天骄里面最耀眼的人之一,主要是他露面虽少,但所做下来的事情无一不是劣迹斑斑,人神共愤,由不得众修不注意到他。

    只是便是他们,也万万没想到,今日碰到的这一个惫赖少年,竟然就是那个小魔头!

    “传说中,他只是灵动境界,可是今日看来……传言有误啊……”

    太玄门黑风道人面容苦涩,无奈的摇头笑了起来。

    “管他什么方形圆形,老夫定要杀他全族,现在就是你们几个……”

    忽然间,一个声音森然的咆哮传了过来,三位金丹大惊,看到的是怒发如狂的金光老怪。

    “金光道友,我们三脉亦是死伤惨重,你不可迁怒于我等啊……”

    太玄门黑风道人察觉到了金光老怪的杀气,慌忙大叫。

    “若不是你们联合了那小鬼算计老夫,事情又怎么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金光老怪根本不听劝告,盛怒之下,挥掌便向黑风道人拍了过去。

    一霎间,小石桥周围,大战再起。

    四位金丹之战,何其磅磗,金光老怪宛若一头怒狮,杀气腾腾,凶法纵横。

    虽只一人,他却直接压着另外三位金丹打。

    轰隆声中,一片战场自小石桥转移到了高空,又向北移,直到了点将城上空。

    金丹恶战。很快便已引发了四方关注。

    在发狂的金光老怪攻击下。太玄门黑风老道以及赤眉老道、蓝袍道人三个金丹。模样已经落得凄惨无比,身上法袍都变得破破烂烂,几乎衣不蔽体了,饶是他们三人联手,且不求有功,只求安全逃走,还是被金光老怪一个人杀的肝胆俱裂,左支右拙。

    尤其是修为最低的赤眉老道。若不是另外两人护着,已经近乎殒落了。

    “你们三个都要死……”

    金光老怪下手不容情,凶气无匹,打定主意要灭掉这三个金丹撒气。

    而黑袍、赤眉、蓝袍三道,也只能且战且退,伺机逃走。

    周围的虚空里,有不少金丹在旁观,但哪怕是一直维护着点将城不能斗法之律的韩家老祖,这时候也只能闭紧了嘴巴,老老实实的观看斗法。毕竟盛怒之下的金光老怪,那可真不是一般人能惹的。他们虽是金丹,也要拈量一下自己的本事大小再上前劝架。

    也就在黑袍老道等三人眼见得无幸之际,忽然间,天边有一朵金云疾速而来,云上的气息,便是金光老祖也心中一凛,暂收了手,冷眼瞧着那朵云彩。

    发狂也要看朝谁发,这朵云上的气息明显不是自己可以轻视的。

    云朵来到近处,显露出了一个猥琐老怪的身形来,只是这老怪的面色看起来却颇有些严肃,一双怪目盯在金光老祖脸上,寒声道:“你就是金光?”

    金光老祖目光一冷,冷冷道:“老夫便是西漠金光,道友有何指教?”

    猥琐老头不答,又问:“你是不是招惹了一个叫方行的小子?”

    金光老怪眼中煞气陡然,厉声道:“是又如何?”

    猥琐老头冷笑了一声,道:“听说你要灭他全族,杀他满门,断他传承?”

    金光老怪拿不准这猥琐老怪的目的,冷冷一笑,道:“老夫说过,又待如何?”

    猥琐老怪冷笑了起来:“老夫就是他的师傅,你来杀!”

    “你?”

    金光老祖顿时大怒,心里明白了过来,这人是来报仇的!

    但面对这样一个莫知深浅的老怪,要不要动手,他却有些犹豫。

    还未做下决定,又有一个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你就是金光?”

    金光老祖大怒,冷厉回头,便见一朵金云之上,一个金袍的老者踏云而立,此人身上的气息赫然也是金丹大乘,却使得金光老怪不敢放肆,开声冷喝:“你又是何人?”

    金袍老者不答,冷冷喝道:“你可是伤了一个紫衣的丫头?”

    金光老祖厉喝道:“那是老夫的孙女伤的,但算老夫伤的又如何?”

    金袍老者沉默了下来,过了半晌,徐徐吐气开声:“那是老夫的玄孙女!”

    “唰……”

    金光老祖脸色真正的变了。

    本来只是两个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少年与丫头,自己险些就随手捏死了他们,又哪里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故?那两个人,竟然都有这么深厚的背景?他心里忍不住凝重了起来,这等修为的老怪物,便是一个他都不会轻易开罪,如今却同时出现了两个来寻仇!

    但凝重之余,他心里却也有些委屈,更多的是憋屈。

    “老夫的玄孙女孙女婿,再加上弟子都死光了,你们还要如何?”

    金光老祖暴喝了起来,暴躁难言。

    面对着盛怒的金光老祖,万罗老怪却只是与楚太尚对视了一眼,而后楚太尚森然开口:“此乃楚域,你一个西漠老怪,哪里来的胆子敢在这里撒野?老夫既为楚王庭太上老祖,若是放任你在此放肆,却不加理会,岂不是助长了妖人气焰,祸乱楚域一方?”

    若说楚太尚架子拿惯了,动手之前还要找个理由,先在道义上将对方压倒才会动手的话,万罗老怪则更简单了,翻着一双怪眼,只大喝出了两个字:“斩他!”

    轰隆隆……

    大战再起,不过这一次,却是金光老祖仓皇而逃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